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名侦探 第286章 不速之客


    【官方Q群:】

    因近日有人表示吟诗太水,故而这一夜风流,竟未有只言片语传出,欲窥其全貌者,只能在番外篇中寻找踪迹。

    第二日刚闻得鸡鸣破晓,孙绍宗便鬼鬼祟祟的出了正院,顺着那偏僻的夹道,大步流星的赶到了书房门外。

    叩叩叩~

    “来了。”

    轻轻的敲了几下,就听里面司棋慵懒的应了一声,不多时她便披散着头发开了房门,将孙绍宗让了进去。

    而她自己却是迈着内八字,一路风风火火的赶回了正院。

    悄默声的推开房门,迈着小碎步到了里间,那珠帘子一响,却听贾迎春在里面紧张的问了声:“谁……谁在外面?”

    “是我。”

    司棋答应着,便挑开了那轻纱幔帐,只见迎春、绣橘正并肩躺在一床被褥里,脸上俱是红潮未退、香汗淋漓,想是天亮前刚又偷欢了一场。

    眼见司棋进来,贾迎春脸上的红晕更胜,拥着被子便想要坐起身来。

    司棋却一个健步上前,把她又按了回去,然后在迎春诧异的目光中,撩开了下面的被褥,将一个备用的枕头垫在迎春身下。

    只听她义正言辞的劝解道:“太太可别只顾着快活,倒忘了咱们这么做的本意。”

    被她撩开被子,看了那许多狼藉,贾迎春直难堪的一塌糊涂,正不知该如何以对,就听旁边绣橘小声央告道:“好姐姐,你也帮我垫一个呗。”

    话分两头。

    却说这一早上,孙绍宗被便宜大哥灌了两耳朵‘一鼓作气’、‘再接再厉’、‘早生贵子’的叮嘱,直到坐着马车出了府门,这才勉强得了些清净。

    一路无话。

    等到了府衙,孙绍宗正准备去门房里应卯,那放着‘肃静’、‘回避’木牌的栅栏内,便忽然闪出一人,跨步拦在孙绍宗面前,躬身道:“孙治中,下官在此恭候多时了。”

    此人一身湛蓝官袍,身材修长、五官冷峻,望似颇有几分儒雅,细观却又透着些阴沉,正是那贾政的得意门生,顺天府钱粮通判——傅试。

    这厮素来以文人自傲,又仗着贾政的情面,并不将孙绍宗放在眼里,即便孙绍宗升任了五品堂官,他也依旧不假辞色。

    可眼下这厮却忽然如此殷勤,若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便是别有所图!

    “我道是谁呢。”

    孙绍宗心下暗自提高了警惕,面上却摆出一副桀骜的样子,将头微微扬起,用鼻孔对准傅试道:“原来是傅通判,却不知你在这里等候本官,可是有什么公务要商议?”

    因傅试这般一反常态,他便料定必是有什么私事相求,故而特意点出‘公务’二字,想要堵住傅试的嘴。

    谁知傅试听了这话,四下里鬼祟的打量了几眼,却又凑近了些,压低声音道:“大人所料不差,下官正是有公务要与大人商议!只是此处说话有些不便,还请大人随下官移步他处。”

    公务?

    公务用得着这么鬼鬼祟祟的么?

    孙绍宗愈发的狐疑起来,但既然他说是公务,倒不妨先听一听究竟,再做打算。

    于是先去那签押房里应了卯,这才跟着傅试到了二门夹道附近的偏僻处。

    眼见那傅试停了脚步,孙绍宗正待问个清楚,忽见那草丛里又闪出一条人影,几步抢到孙绍宗面前,二话不说便一躬到底,口中哀声道:“孙大人,求你救救我那苦命的儿子吧!”

    却只见这人浑身上下,都用兜帽披风紧紧的裹住,只露出两只浑浊的眼睛,一瞧便知是有些年纪了。

    略略打量了这人几眼,孙绍宗脑中忽的灵光一闪,脱口道:“可是马少卿当面?”

    这少卿二字指的并不是名字,而是光禄寺左少卿的官职。

    前日孙绍宗才听便宜大哥提起过,说是光禄寺左少卿马淳峰的儿子,在踏青时被贼人绑了去。

    而此人一上来,便央求求孙绍宗去救自己的儿子,再加上傅试当初,也正是从光禄寺寺丞转任的,这方方面面勾连在一起,自然不难猜出他的身份。

    “大人果然是慧眼如炬,在下正是光禄寺马淳峰。”

    那马淳峰说着,伸手将那兜帽解了,露出一张憔悴的老脸,苦笑道:“因那伙强人曾威胁老朽,说是胆敢报官的话,便立刻杀了犬子泄愤——所以老朽也只好这般藏头露尾,倒让孙大人见笑了。”

    只听了这几句话,孙绍宗便已经皱紧了眉头,不急着跟马淳峰搭茬,倒是先斜藐了傅试一眼,道:“既然有此一说,经手人怕是越少越好。”

    这意思,明显是嫌弃傅试在一旁碍事。

    那傅试脸上微微显出些怒容,不过马上又收敛了,依旧陪笑道:“实不相瞒,我的胞妹正是马少卿之儿媳,同马家委实算不得外人。”

    光禄寺在六部五寺当中,几乎是排名垫底的存在,而左少卿也不过是正五品的副职,论实权,还未必能赶得上顺天府的钱粮通判。

    故而方才看傅试如此殷勤,甚至不惜对自己前倨后恭,孙绍宗还觉得有些古怪,眼下才算是恍然,原来两家竟是姻亲关系。

    既是如此,倒不好再将他排除在外。

    孙绍宗便干脆忽略了他,冲那马淳峰正色道:“敢问马大人,你可是在前天晚上,便已经接到了那些贼人的书信?”

    “这……孙大人怎会知晓此事?!”

    马淳峰闻言顿时大惊失色,绑匪送来书信之事,他府里也只有五六人晓得,又都是好几代用惯了的忠仆,绝不可能将此事外传!

    既然不是自家泄露出去的,那这孙绍宗又是从何得知?

    莫非他……

    老头心里犯起了嘀咕,再看孙绍宗时,便透着些警惕与敌意。

    孙绍宗见状,只觉哭笑不得:“马大人不会是在怀疑孙某,跟那些贼人有所勾连吧?”

    “自然不会!”

    马淳峰立刻否认,随即却又狐疑的道:“可此事我从未对外人提起,孙大人又是如何得知的?”

    “自然是猜出来的。”

    孙绍宗两手一摊,道:“既然那些贼人,曾威胁马大人不要试图借助官府的力量,便必然会尽早将这消息送到贵府——否则耽搁久了,大人提前报了案,岂不时坏了他们的如意算盘?”

    “而白天人多眼杂不易脱身,推测那贼人是趁夜将消息传入贵府的,岂不是顺理成章么?”

    马淳峰听的连连点头,这才去了心下的狐疑。

    正待小心赔个不是,却听孙绍宗又道:“而且大人昨日未至,今日才这般打扮来找孙某帮忙,怕是已经向那伙贼人付过赎金了吧?”

    “只是那些贼人收了赎金,却仍不肯放人,大人在无奈之下,才请托到了傅通判这里,不知是也不是?”

    “正是如此!”

    眼见只是几句话的功夫,孙绍宗便将事情推断了个七八不离十,马淳峰心下钦佩之余,忙又深施了一礼,激动道:“孙大人果然不愧‘神断’之名,这下犬子可算是有救了!”

    孙绍宗却是闪身避开了这一礼,摇头道:“孙某只能保证尽力而为。”

    稍一犹豫,他还是给马淳峰打了个预防针:“恕我直言,马大人实在不该这么快就送上赎金的,那些贼人眼下不肯依约放人,若仍有所求倒还罢了,若是已经别无所求……”

    虽然只是点到为止,并未把话说全,但马淳峰能混到五品,自然也不是愚笨之辈。

    他略稍一寻思,顿时面色大变,抬手便给了自己一巴掌,顿足捶胸道:“我真是老糊涂了!若是爵儿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也不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