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三十八章 2333股


    关于刘曹和管大海的“坑害”,江澈之前没有选择告诉谢兴他的判断。

    因为如果告诉了,却解决不了,报复不了……

    那么谢兴如今好不容易沉下来的心,很可能就会被仇恨充满。然后只剩下两种选择:

    要么他去拼命,拼命的结果能否成功暂且两说,至少他自己,还有他的家,肯定毁了。

    要么他咬牙隐忍,跟着长期压抑,渐渐充满戾气,由此影响,他做人做事也可能会变得急功近利,不计手段。

    两条路,都不可取。

    至于江澈出手帮忙,刘曹和管大海若是死活不进场,那么江澈作为守法公民,模范青年,其实短时间内一样拿他们没办法。

    你说指使胡彪碇的小弟去行凶杀人?

    不存在的,那般下乘手段,简直失了智,又岂是大师所为。

    后来,郑书记一个电话,御驾盛海,君临沪市,以他独特的气质,如同一只黑暗中的萤火虫一般,轻而易举吸引了刘曹和管大海。

    自此,江澈果断决定把年初五对自己说过的话,改邪归正,从此高大上的追求,身为重生者的自尊……延迟到过完元宵再开始,毕竟过完元宵才算过完年。

    万一实在来不及,也可以等到正月结束再开始嘛,毕竟过完正月,才算过完年。

    要还是来不及?那就只能等过完这个春天再开始了,毕竟夏天,才是万物开始走向成熟的季节。

    还好,没有涨停和跌停的错乱年代,事情进展奇快。

    到现在,江澈已经不着急告诉谢兴了,他只是先让谢兴过来,实际操盘,亲手将刀子捅还。

    …………

    “被人阴了一把。”管大海有些郁闷说。

    “我知道,到这会儿还不知道,你以为我脑子进水了吗?”刘曹大吼大叫,把情绪发泄在管大海身上。

    这一夜,两人没法入睡。

    刘曹和管大海两次下套的操作手法,其实是完全一样的。

    明面上,他们和合伙人同个战壕,从刚开始一起炒作拉升;到后来,当出现下跌,一起拼死护盘,稳住股价;再到最后,无奈一起惨败离场。

    这样表面上看起来他们也同样蒙受了损失,谁都怨不得谁,但实际背地里他俩赚得盆满钵盈,吞掉的,除了散户,还有合伙人。

    这个套路玩的就是一个明暗两手准备,还有时间差。

    上次他们这样吞掉了谢兴等好几个人。

    这次的新目标,以郑忻峰为主,毕竟新手中能掏几百万出来“做庄”的也没那么多。

    只不过这一回,他们进的是江澈的场子,江澈不但掌握一切情况,而且手头握有相当比例的爱使股票,这些股票,拥有极大的价位优势。

    他们帮江澈抬了一波,江澈还不让他们走——情况就是这样。

    算了算,稀里糊涂手头上爱使股份的持有量,已经大到可怕,几个账户之间完全可以宣布控股,再控股,反控股……可是控股有毛用,他们得卖啊!

    至于卖,又算了算,每股入手均价莫名其妙已经达到16.9之高。

    再算一算,外面拆借的资金,高利贷,已经接近两百万。

    这样算完,两人互相看着,面无表情不吭声……简直失了智了。

    撑!必须撑!

    第二天天亮,两人强打精神,准备再战。

    还不到跳楼的份上,经过昨天收盘前最后关头的几笔大额成交,目前爱使股份的股价稳定在20元上下活动,散户持股的持股,持币的持币,都在纠结,观望,想看清楚买家主力和卖家主力到底谁强势。

    现在这个价格,如果能直接用加减法计算的话,刘曹和管大海非但不亏,还有不小的赚头,但问题股市不是加减法,只要他们敢大额挂卖,散户就敢疯狂跟上,股价就敢崩给你看。

    所以,用这个价格完成那么大量的出货是不可能的,他们暂时不用跳楼,但也不敢让卖盘跳水。

    “挂买,试探一下,那个王八蛋到底卖完了没有。”刘曹横下一条心,他不甘心,他觉得还有机会。

    管大海犹豫了一下,说:“没钱了。”

    刘曹扭头看他,“……再借一点。”

    管大海回看,良久,说:“……好。”

    这一局,他们骑虎难下,不肯断臂四肢求生,就只能赌上一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挂买的单子没有动静,那个王八蛋没有出现……所以虽然被坑得很惨,但是总算对方弹尽粮绝了,刘曹和管大海稍稍安心。

    …………

    “各位,大家都看到了,昨天,有人使绊子,咱们的股价,跌了一点。”

    语重心长说完开场白,沙龙包间里,刘曹和管大海神情不漏破绽,像是仗义的兄弟,视死如归的豪杰,把一张百万元借款单拍在桌上。

    刘曹接着开口,慷慨道:“这是我们俩的态度。”

    “现在,看各位了,只要我们把股价稳住,安全出货,大家就能一起发财。反过来,一旦崩盘迹象出现,我们就只能一起死了。”

    管大海接上,这段词他很熟,因为一样的话,半年多以前,他就是这样的语气,对谢兴等人说过。

    那次说完,其他合伙人纷纷出去借款,死撑股价,直到他俩背地里完成出货,拿钱离场,股价才崩。

    那次过后,两人身家翻了两番不止。而其他人如谢兴,彻底破产,债务加身,甚至其中有公务人员因此还不上挪用的公款,被捕入狱,甚至有人跳楼,自杀未遂,落得一个终身残疾。

    “各位筹措的资金到底到位了没有?”刘曹压抑火气,扭头看向郑忻峰道:“郑总,这十万火急了,你那边?”

    他错就错在选择先问郑忻峰。

    “说了明天。今天你们先撑一下。明天一定到。”资金没到位,郑忻峰一点内疚没有,沉稳回答。

    同时,他在心里连连思索:

    “想老子拿钱出来填,你大爷哦。别说我现在没有,就是有,我能傻乎乎冲前面?”

    “竟然他妈的跌了,干。对了,我有五十万下场比较早,入手价比较低,要跑肯定是我先跑掉。现在卖,应该不怎么亏吧?”

    “算了,老子再看一天,这一天要是稳不住,别怪哥们就撒由那拉,先跑就是。”

    就像他们低估了郑总满嘴跑火车的本事一样,他们同时还低估了郑总“见势不妙,哥们先撂”的不仗义,完全没有半分犹豫。

    “你们他妈的又不是老江,爱谁死谁死,别拖着老子就好。”郑书记最后想到。

    剩下几个合伙人都被他带坏了,纷纷找借口在拖。

    刘曹和管大海把涌到胸口的一口老血咽下去,强烈谴责了几句,先行离开包厢。

    “那帮王八蛋。”管大海一路骂。

    “没事”,刘曹勉强稳住说,“他们手上的货也都不少,贪心、胆小,只要看到形势好,一样还是会进来。外面的散户也还在观望,情况还没到没救的地步。”

    事实上,若不是自己明暗两手加起来的量实在太大,若不是昨天被那个王八蛋莫名其妙又塞了几十万股,而且把入手均价拉到这么高,他们自己都想不顾一切先跑了。

    可是现在,他们不能动,他们是绝对大头,量最大,价最高,一旦股价崩盘,他们谁都跑不过。

    他们目前只能先尽全力阻止发令枪响。还有希望,要是完全没有希望,他们也就不管了,可是看形势,还有希望,他们不能放弃。

    “那现在怎么办?”管大海没主意了。

    刘曹站住,一咬牙,“外面应该没有大户了,对吧?”

    管大海跑交易所花钱查了一遍,回报:“买卖都是些小单。”

    “好,把借来剩下的钱花掉,再扫一批小单。”

    “还买?”

    “不买能怎么办?不买怎么稳住他们明天投钱,不买怎么稳住散户?放心,只要稳住他们,”刘曹咆哮,“稳住,我们必须稳住。等明天,把股票卖给他们,我看最后谁死。”

    他抬眼示意了一下沙龙包厢的位置。

    管大海口干,咽了口吐沫,“……好。”

    …………

    另一边,酒店房间。

    江澈亲手写下一单,价格:19.8;数量:2333.

    “照这个,价格跟着市场走,数量不变,上午一单,下午一单,临近收盘前,再挂一单。”江澈对胡彪碇交代,“剩下的,你让小弟按自己的心思挂,有零有整,数量不超过3000股,价格不能太低就好。”

    交代完这些,江澈就出门了,今天不会有大动静,他准备去看一下林俞静学校的那位石教授,以韩立大师的身份,帮他解决下孙子的求子问题,同时也是去商量,看怎么替自己的大学路做点铺垫。

    【19.8】【2333】

    交易截止,这一天,散碎买单不少,但是没有大户出没,管大海和刘曹自己更是根本不敢出货,股价好歹被稳住了,上午完全就是刘曹和管大海在死撑,到下午,有几个心急的合伙人追加了一点投入,还可能有些许散户进场。

    “终于撑下来了,明天,可以开始出货了。”

    真正彻底的弹尽粮绝,借都没处可以再借,撑住了,管大海长出一口气,起身,伸了个懒腰。

    他隔着玻璃穿随意扫了一眼,瞥见交易所大屏幕上保留的一个挂卖单子,恍惚觉得有些眼熟,同样的价格,数量,好像买过,好像还不止买过一次。

    凑巧吗?

    【2333】

    什么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