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七十五章 大师再现


    盛海股市的黑市交易早年间以预约券为主,现在的热点是认购证,其实同时也慢慢发展成了炒家聚会交流的场所。

    此外私人垫资,高利借贷,坑蒙拐骗,杂七杂八黑水上浮,没点力量的人是压不住的。

    褚涟漪代掌王宫饭店沙龙这个盛海最大的股市黑市多年,当然不只是站在柜台后面看看而已……

    这样一个女人私底下都做什么呢?

    就跟其他女人一样啊,追逐新近流行的衣服饰品,追看电视剧。这两年港片流行,褚涟漪很早就弄了录像机和彩电,天天空下来就抱点儿甜的酸的,看得不亦乐乎。

    其实她跟那个人这几年来已经几乎完全等同于老板和员工的关系了,有时候看着电视电影里的故事,回想那个十五岁起傻乎乎为他洗衣做饭的自己,褚涟漪才觉得,好像其实没恋爱过。

    今天的情况有点惨……现在,搁这帮人贩子面前,她有什么能耐都使不上,只能被江澈拖着跑、跑、跑……

    “这家伙真能跑啊,拖着一个人还跑这么快。”

    明明被抓住了就很危险,可是偏偏跑着跑着,褚涟漪突然找到了一种看港片的感觉,男主是小混混,带着女主亡命街头,被好多人追杀……

    也是秀逗了。

    褚涟漪见过一个踏实沉稳、果断睿智得不像话的少年江澈,除了很好看,还觉得看不透。

    今天她第一次见识了另一个江澈,满嘴的脏话,少年冲动,死鸭子嘴硬……打架凶,冲过来一下,“砰啪”就弄倒一个。

    “狗日的继续追啊,别怂。”

    就隔着一条马路,亏得有车子挡了一下才拉开这么点距离,他竟然还回头挑衅……褚涟漪也是哭笑不得。

    就隔着这么一段距离,两人率先跑进了小公园,拐角进去,树木遮挡,暂时脱离了人贩子们的视线。

    褚涟漪突然发现自己被打横一把抱起来了,直接放进了一丛灌木墙后面。

    “趴草坪上”,江澈说,“现在没工夫解释,你老实趴着不要动……还有,一会儿不管看到什么都要冷静,别出来。”

    说完他独自向前跑去。

    “不管看到什么都要冷静?小澈是准备自己去引开他们。”褚涟漪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接着,她看到江澈的方向,向着远处,密密麻麻练气功的人群去了……

    第二反应:“去找练气功的帮忙?倒是个办法,那边好多人,不会上千人吧,整个公园都是人……但是他们会帮忙吗?”

    褚涟漪的视线里。

    江澈突然就不跑了,脚步放慢变成走,双手背在身后……

    “这是干嘛?还怕引不走他们吗?”

    杂乱的脚步声,叫骂声已经传进褚涟漪耳朵里了,很近,她趴在灌木丛后面,想着,一会儿万一江澈被抓住,自己一定要出去,试着说几个名字看能不能吓住那群人贩子。

    不过他们是外地流窜的,所在的层次也不同,怕是没什么用。

    …………

    火车站公园练气功的人当然多,如果说盛海是九转金身功的发源地,真正最火热的地方,那么这里就是圣地,也是九转金身功的总堂。

    虽然放在全国范围九转金身功还是小功种,但是至少在盛海,在这里,他们已经一统江湖。

    一千六百多人,要不是实在塞不下了,分了一些到附近几个点,人会更多。

    赵老四是那天见过韩立大师第一次出现,当场立论并引雷印证的那拨人之一,后来得到功法那天,他还和大师当面交流过。

    所以他是真正的元老,这里的人叫他“四师兄”。

    唯一得到亲传的大师兄赵武亮不在盛海已经有一阵了,赵老四等几个元老总喜欢聚在一起,看着满公园的人,谈笑忆当初……

    韩立大师追人贩子被堵巷子里,被追杀跑路的时候,他们正在聊天。

    一个说:“何二麻前头连着俩闺女了,当时媳妇正怀着第三个躲着,见面那天他拉着大师一个劲地问,他这回能不能有个儿子。大师拍他肩膀,笑着说,平常心,其实儿女都一样……何二麻子也是个机灵的,回去就让媳妇把肚子抵在他肩膀上抵了一天,结果前几天,真就生了个儿子。”

    “是啊,韩立大师跟外面那些胡搞瞎搞的不一样,他们是使劲吹,大师是使劲藏……这平稳气场,谁赶得上?“

    “四师兄,韩立大师当时真的引雷了?”有新加入的弟子在一旁一脸向往的问道。

    “那是当然,几百人现场看见的,你就是去问别家功法的人,他们也得帮咱们作证,事实摆在那里。那口诀什么来着了,煌煌天威……”

    赵老四陷入了回忆,有些郁闷自己当时没听清,但是想想,这样高深的功法,韩立大师暂时不肯传下来,也是对的。

    “我们都还在后天阶段呢,别好高骛远”,赵老四仰头笑着,和蔼道,“好好生活、工作,好好锻炼,养成平稳气场……我相信总有一天,先天阶段的门,会打开的,大师兄走之前就说过,他已经有要突破的感觉了。”

    “毕竟是得了亲传的啊!”另一个元老感慨。

    “杂志上说韩立大师是个少年郎?”一名扎着两条辫子的年轻女弟子两眼放光问,“大师到底长什么模样啊?”

    赵老四想了想,“钟天地之灵秀。”

    “……那不是形容山水风景的么?”

    “对,但是放韩立大师身上,一样适用”,赵老四回忆着江澈的样子,说话间抬头瞥了一眼,又一眼,愣了愣,“……韩、韩韩……韩立大师?”

    旁边的几个元老已经站起来了。

    其余弟子也保持各种姿势纷纷侧目……

    韩立大师微笑,“气在天地间,德养在心怀,我今天送你们一场功德修心,养成平稳气场。”

    …………

    只是车子阻拦一下拉开的距离而已,其实真正时间过去,也就江澈那几步,那一句话,再加几句解释的工夫。

    寸头毛爷带着人冲进了公园。

    他知道对方带着一个女人肯定跑不远,那女人已经没力气了;这两人必须先扣住,要不老窝里那二十几个孩子、女人,根本来不及转移;还有,刚刚被江澈一肘子砸倒的那个,是他亲弟,所以毛爷是真的准备挑对方手筋脚筋,反正有些孩子不好卖,弄残了乞讨,他又不是没干过,反正接下去盛海也不能呆了,走,卖掉手上的货,换个城市……

    他看见江澈站在不远处,冲他微笑。

    “小子你有种……上,弄死他!”

    “弄回去,我要挑他手筋脚筋。”

    毛爷压着阴狠,向身后人说了一句,冲了一步,其余二十几人也动了一下……

    “轰”!一千六百人四面八方轰隆一下,全部站起来。

    毛爷僵住了,脸色瞬间苍白,面部有几块肌肉在抽动,先是整个人震一下……再开始不断地,筛糠似的抖……

    这么多人个个目光狂热,神情激动、亢奋,把你围住,开始一起冲你喊着:

    “打死人贩子,打死人贩子……丧尽天良……”

    他真的是人贩子,所以那是什么感觉?

    当然是吓一跳,然后眼睛里密密麻麻的人,密密麻麻的拳头……耳朵里嗡嗡嗡……脑子里一片空白……膝盖有点软。

    身后已经有人开始哭了。

    这可不是广场舞时代,都是大爷大妈,练气功的各个阶层、各个年龄、各行各业都有……青壮好多。

    毛爷就很壮了。

    现场比他壮的,一眼望去就好几十个。

    努力冷静,第一个念头:“不能打,动都不能动,动一下就成酱。”

    毛爷是干过仗的人,所以他很清楚,这种局面其实无比危险,他们……真的会被打死。

    每个人丢块石头他们都得死干净。

    事情是这样的,这种群殴,本身或许是不准备要命的,然后每个人都想着,我就打几下,不打死……

    嗯,一千多人这么想!!!

    一方面对人贩子恨之入骨,另一方面,他们还都迫切想在韩立大师面前表现下。

    实力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亢奋的人群已经压过来了,围住了,还有丢石头的……身后被砸哭了,吓哭了,一片哀嚎。

    当机立断,毛爷双膝一屈,抱头直接跪下,有些错乱地按江湖套路拱手道:“别,别……我们认栽了,对不住,有眼不识泰山……那个,不知爷您是哪条道上的?”

    “问我么?”江澈两手往身后一背,微笑道,“好说,青云门弃徒……”

    “韩立!!!”一千六百多人齐声喊道。

    寸头毛爷等人跪着,耳朵脑子嗡嗡嗡……

    …………

    画风就这么突然切换,远处的褚涟漪:“……”

    这都什么?!她是知道金身功很热的,也知道金身功是韩立大师传的……对了,他刚刚好像说,mb,跟我比人多?

    ……真的,好多!

    “没有手机拍照,照相还得奔照相馆的年代,就是好啊!至于韩立,关我什么事?”江澈想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