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六十五章 马厩下的密室

魔金法则 第六十五章 马厩下的密室


    莱泽西从阿诺尔手中拿过头盔,上下把玩了一番,看着头盔似乎是在对着空气说话:“我的母亲并不是城主的夫人,那时现在的城主只是原城主的一名守卫长,但能力出众被上任城主看中,而上任城主膝下无儿无女,便将他收为义子,这才有了他的今天。”

    “而我母亲在他还是守卫长时便成为了他的妻子,可城主在爱情和前途之间选择了后者,并且为了稳定自己的地位,娶了上任城主的妹妹,一个比他大了近十岁的老女人,当时已经有身孕的母亲被现在的城主夫人赶出了城,母亲在她母亲家生下了我,可因为生活的巨变对她造成了深入骨髓的打击,生下了我之后虚弱的她离开了人世。”

    “谁知道三年后,我的父亲,他已经成为了莱空城现任城主,竟然回来把我接了过来,理由是想尽父亲的义务,可后来我才知道,是现在的城主夫人没有生育能力,为了避免外人的风言风语才将我接回来作为掩饰。”

    “因为母亲的死,现在的城主对我十分愧疚,对我在宫殿里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我不想见到那个丑腻的女人,一个人搬到角落的小房间住。这话已经憋了十几年了,还算幸运,我以为要等我离开这里后才能找到倾听我牢骚的人呢。”

    阿诺尔静静地听着莱泽西诉说自己的往事,直到他说完,才出声道:“我们还算有共同之处,我是一岁时母亲去世,我都没有见过她的样子。不过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你是你的父亲抛弃了你,我则是抛弃了我的父亲。”

    莱泽西眨眨眼,问道:“他对你不好吗?”

    摇头,阿诺尔道:“他对我很好,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不想去见他,短时间不会。”

    莱泽西想勾上阿诺尔的脖子安慰一下,察觉到他身上冷冰冰的盔甲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先把过去的事情放一边,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阿诺尔笑笑:“这么快就要把那个机会用掉吗?”

    莱泽西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地道:“问个名字而已哪有那么困难!”

    摆摆手,阿诺尔道:“开玩笑而已,我叫阿诺尔,刚加入盗贼公会。”

    莱泽西轻轻念了一遍,然后伸出手道:“我是莱泽西,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当然。”阿诺尔握住莱泽西的手,莱泽西能感觉到这只手蕴藏着很强大的力量。

    起身,莱泽西说道:“走吧,我们需要去一个地方,路上我告诉你蝠翼猪的秘密。”

    阿诺尔也站起身,不过并没有跟上莱泽西的脚步,而是问道:“你这样做是不是在报复城主夫人?”

    莱泽西转过身,大方的点头承认:“我为什么不能报复她?她可是间接地害我母亲去世,现在我还小,等我再长大一些就打算离开这里,离开时我要把这里珍贵的东西全部搬空!”

    阿诺尔走过来,抬手按在莱泽西的小脑袋上,声音放低说道:“不要让报复变成你生活的唯一乐趣和动力,你要认真想想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

    还没等莱泽西反应,阿诺尔又继续说道:“还有,你现在已经不小了,我在比你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四处闯荡了,年龄不是你踌躇不前和懈怠的借口。”

    莱泽西将阿诺尔这两句话深深印在脑海里,初听两句就已经让他有些发晕,他要等没人的晚上再细细品味,现在还是先办正事。

    莱泽西带着穿着盔甲的阿诺尔,一路上没有引来任何人的阻拦,一方面是现在宫殿里的守卫力量所剩无几,大部分守卫全在莱空城搜寻盗贼的下落,另一方面则是莱泽西的身份特殊,哪个守卫惹了他不高兴,就算被赶出去城主都不会管自己的。

    两人一路无阻的来到一间马厩里,一个没有任何马的马厩,一副荒废的样子,不过阿诺尔倒是能发现有人出没此处的痕迹,那人细心又粗心地留下了没有清理完全的脚印,从脚印的深浅上来看应该是夫人没错。

    “这里倒是让人很意外,我还以为会在宫殿的某个房间里装着一道通往地下的门。”阿诺尔环视四周,发表了自己的第一印象。

    “城主夫人通常晚上来这里,不过要想进去则需要动点手脚,但这样会让城主夫人有所察觉,肯定会加强这里的防御。”莱泽西小心地不在地上留下足迹,阿诺尔则完全不担心,丽贝卡教他的步法应付这种情况。

    两人走到马厩的最里面,莱泽西指着墙上和墙颜色一样的门说道:“这里就是入口,不过需要把锁弄开,撬锁我还是很在行的,不过会被城主夫人察觉……”

    莱泽西话音没落,阿诺尔按在门上的手用力,“嘎吱”一声门被推开,阿诺尔扭头看向目瞪口呆的莱泽西说道:“检查一下能不能发现痕迹。”

    莱泽西凑上前自己检查了一番,揉了揉眼睛又检查了一遍,才看向阿诺尔感叹地说道:“不愧是职业盗贼啊!说真的你不干这个职业真是可惜了。”

    阿诺尔摸摸下巴,这话听上去像是在夸奖自己,为什么自己并没感到多高兴呢?

    莱泽西在前面带路,阿诺尔跟上去,并无声地拉上暗室的门。

    而关上门的瞬间,走廊的两边依次亮起魔晶灯特有的冷色光辉,阿诺尔不禁咋舌,真是奢华啊这些魔晶灯全是中阶魔兽的魔晶,每一颗都是以金币作单位的。

    “我可以把这些魔晶带走吗?”阿诺尔舔舔嘴唇问道。

    “我忽然发现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竟然把一个盗贼带进宫殿的密室!”莱泽西故作夸张地说道。

    “里面的东西更值钱,你比我更清楚!”阿诺尔指头捅捅莱泽西的背。

    莱泽西无言,继续向下走。

    走廊修的很粗糙,有的台阶都不平整,空气也充满潮湿的腐烂气息,阿诺尔开始怀疑里面是不是藏着很多尸体……

    走廊倾斜向下,大约走了五分钟,两人踏上了平地,不过依旧是走廊,两边的墙距离很近。

    “前面就是了。”莱泽西指了指前面,继续走去。

    再往前走,两边逐渐变得开阔起来,两边的墙变成粗糙的岩石,很显然里面并没有太过修整,里面的情况也有点出乎阿诺尔的预料。阿诺尔本以为里面会修的更加精细,设置更多保护措施,没想到里面是未开发过的类似矿场的地方,再往前走就彻底变成了矿场,几乎没有平整的地面。

    “莫非是什么珍贵的宝石?”阿诺尔问道。

    “差不多吧,不过还是不太一样的,具体怎么不一样我也说不清。”莱泽西翻上一块岩石,指着前面说道:“就是那里,那块石头就是。”

    阿诺尔跟着莱泽西来到石头前,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被腐蚀地坑坑洞洞的石面,看来这就是蝠翼猪的作用了,利用蝠翼猪具有腐蚀性的喷射物来融化岩石,把岩石里珍贵的东西弄出来。

    莱泽西想把一块深绿色的石块抠下来,试了试无果便放弃了,对阿诺尔说道:“就是这东西,貌似这东西很值钱呢,不过不知道他们把它卖给了谁,相比对方很需要这东西,不然怎么会持续购买这么多年,开价还这么高。”

    阿诺尔凑近看了看,还没看两眼,忽然手心出现异动,“左”和“右”已经咧开了嘴巴,幸好有手甲的阻挡,不然肯定会被莱泽西察觉到。

    阿诺尔心里一惊,莫非这并不是宝石,而是某种特殊的金属?不过现在并不是试验的时候,旁边还有一双眼睛盯着,虽说两人已经建立了友谊,不过这种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我不清楚这东西是什么,不过我想到了一件事情,”阿诺尔看着莱泽西说道:“我接到的任务并不是盗取蝠翼猪,而是帮城主夫人寻找丢失的魔兽宠物,有人打着城主夫人的名义发布任务,看来是有人发现了蝠翼猪的秘密,说发现有些不准确,怀疑比较妥当。”

    莱泽西也大吃一惊,他一直都以为阿诺尔是来盗取蝠翼猪的,虽然他的确是这样做的……

    “难道有别人知道这个密室的事情?”莱泽西今天吃的惊比较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问了个很无聊的问题。

    “你们源源不断地给人提供那么多珍贵石头,是个正常人都会起疑心吧?这么多年来人家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不很正常嘛,要是我的话直接让人来这里做守卫,专门看管马厩。”阿诺尔对莱泽西的智商表示着急。

    而话音刚落,阿诺尔的耳朵微微动了动,自从觉醒了“左”和“右”之后,他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听力就是其中之一,他能在安静的夜里听见黑塔外树林里野兽穿过灌木的“沙沙”声。刚才,他听见身后有一点异样的声音。

    “的确,这点是我疏忽了,”莱泽西皱着眉头,他有些懊恼:“不过现在想找到那个内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城主夫人并没有留守卫守在这里,而且每天晚上换班的守卫都会严格遵守安排。”

    阿诺尔手指点在莱泽西的眉头之间:“你也是刚知道这件事,不要总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扛,还有,要找到他也不难,去问问那名守卫特别随和,经常主动和他人换班,而且这个人的外貌一定很平常,体型中等,给人的影响应该是不多话,这种人类型的人一定不多,比较好找吧。”

    莱泽西再次震惊了一下,心中已经不再有比较的心思了,他已经清楚两人的差距并不是短时间可以弥补的。

    正要张口说话,阿诺尔忽然说道:“我们先回去吧,今天不适合继续待在这里了。”

    敏感的莱泽西察觉到阿诺尔的话里有问题,并没有质疑,老实地跟在他身后返回。

    突然阿诺尔说道:“跑起来!”然后撒腿就跑,莱泽西短暂地一呆,立马跟上。

    于是他也发现了为什么阿诺尔要跑起来,这个密室很安静,他能清晰地听到第三个脚步声!

    阿诺尔冲到楼梯处停了下来,并伸手拦住了莱泽西,两人停下来之后,那个奔跑中的脚步声就更加清晰了。

    莱泽西对阿诺尔的行为很是不解,正要开口问道却又一次被阿诺尔拦下,这会直接是用手捂住了他的嘴,气得莱泽西狠狠把阿诺尔的手拨开。

    阿诺尔听了一下,忽然吹了一声口哨,然后示意莱泽西往后推。

    然后莱泽西就听见了沉闷的撞击声和痛哼声同时响起,接着就是盔甲和楼梯接连不断亲密的接触声,莱泽西立马退到一旁,大约十几秒后,一个卷成球型的物体甩了出来,又在地上滚了几圈才缓缓停下,身体张成“大”字型趴在地上,样子十分安详。

    莱泽西并没有第一时间冲到那人身边,而是看着楼梯算了算长度,然后感叹做内奸真是不容易啊。

    似乎想到什么,莱泽西问道:“你刚才的口哨难道是在叫你那只魔兽?”

    “我又没有锁笼门,它一撞就开了,算了一下时间,那人冲到门口时正好是钢珠滚滚撞上来的时候,”阿诺尔走向内奸,蹲下来在他鼻子下试探了下,随口说道:“还没死,休息一会儿就能缓过来。”

    莱泽西先跑上去,把钢珠滚滚推进笼子里,关上笼门,检查了一下周围才合上密室的门,回到两人旁边。

    阿诺尔已经将内奸扶了起来,让他靠在墙上坐下来,并将他的头盔取下来。莱泽西一看,果然长相普通,脸上并没有什么淤伤,这人应该是被震得有些晕乎了,应该过一会儿才能说话。

    谁知阿诺尔一脚踢在那人胸口,虽然有盔甲护着,但力道之大还是让守卫哼出了声,莱泽西这才明白感情这家伙是在装晕!

    阿诺尔抬脚踩在守卫的肩膀,小臂支在大腿上,身体向前微倾,十分霸气的姿势问道:“刚才我们的话你应该听得很清楚吧,至于解释什么的就不要再说了,我们很想知道你背后的人是谁,能不能告诉我们?”

    守卫倒也没有白费力气,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干脆翘起嘴角,冷冷地看着阿诺尔语气里充斥着不加掩饰的不屑:“你以为你问什么我就会说什么吗?那你也太……”

    “嘭!”守卫话还没说完,阿诺尔一拳下去将他打晕在地,看得莱泽西一愣一愣的。

    看着阿诺尔面无表情地活动着手腕,莱泽西脸色很是精彩:“我觉得如果努努力还是能问出来的……”

    “嗯,但还是不要指望他能把背后的人供出来,毕竟内奸可不是普通的职业,他们都是训练过的。既然问不出干脆不问了。”阿诺尔摸上守卫的盔甲,悄悄将他的盔甲全部封死,只有脖子一处空隙,除非把整个盔甲破坏掉,否则根本不可能出来。

    阿诺尔将守卫丢在一边,往岩石那边走去。

    莱泽西追上他,说道:“你刚才说不适合继续待在这里只是为了把他引出来?”

    “当然,我对那个石头兴趣还是很大的,别忘了我可是盗贼啊。”阿诺尔跳上岩石,走到通道尽头站定。

    莱泽西看看阿诺尔,看看墙上的深绿色石块,有些搞不懂他想干什么。

    阿诺尔忽然转过身问道:“如果我说我想把这里据为己有,你会怎么办?”

    莱泽西迟疑了一下,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阿诺尔也有些惊讶,没想到他还是挺沉稳的,也许他知道即使反对也没多大作用吧……

    “我想了一下,既然我打算离开这里,这里的事情就和我无关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你说的不错,我年龄也不小了,是时候出去闯闯了,待在这里只会一事无成的,这里的石头,如果你能拿走就全拿走吧,就当是我离开送给他们的礼物了。”莱泽西似乎想开了,很是轻松的说道。

    阿诺尔点点头,对他说道:“我想今天待在这里,那名守卫是你解决还是我解决?”

    “我来吧,你不出去的话怎么处理他的身体,”莱泽西道:“蝠翼猪不在,城主夫人不会来到这里,这里很安全。”

    说完莱泽西便转身离开,路过守卫一手拽过他的盔甲拖着他继续走。

    “用不用帮你搬上楼梯?”阿诺尔问。

    “不用。”莱泽西的声音显示他已经走到了楼梯口,然后就是盔甲和楼梯密集的碰撞声。

    阿诺尔已经将盔甲化成砂状吸进了嘴里,此时“左”和“右”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阿诺尔刚把手掌凑近深绿色石块,两条舌头便卷了上去。

    这回阿诺尔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果然这东西是金属,刚碰到两条舌头便像冰块遇上灼热的铁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化,而融化后的液态金属一滴不漏地被卷进口中。

    阿诺尔身体一震,从两手处涌入大量的能量,这能量的纯度是比爆金还要高,和粉红晶体很接近了。

    虽然不清楚这深绿色金属有什么作用,但光是这庞大的能量就让他赚到了!

    阿诺尔闭上双眼,把注意力全部放在身体内部,引导着能量顺着手臂来到腹部,这里是他全身能量的储藏地,所有吸收的能量都要经过这里消化提炼之后才能为他所用。

    消化提炼可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对精力的消耗达到一个很恐怖的数值,当初吸收粉红晶体时阿诺尔就困得要死,连眼睛都睁不开,现在应该也不会差太多。

    可问题是现在自己并没有完全安全,虽然莱泽西已经确保不会有人来,但阿诺尔的性格不允许他完全没有防备,现在他只能加快提炼的速度,早一点睁开眼睛。

    内视身体,两股深绿色的能量汇集到腹部,逐渐渗透进最大的一团暗红色的能量团,渗透的速度和“左”“右”吸收的速度完全不成正比,大量的能量涌入但只有很少的一点渗透进了能量团,阿诺尔已经感到体内开始发胀,可现在的他却不能阻止“左”和“右”,饱涨感越来越明显,尽管不能看到自己的脸,但阿诺尔确定自己的脸已经憋得通红,因为他已经有些喘不过气了。

    危急关头,阿诺尔只有加快渗透的速度,再这样下去他会像焰火筒一样炸开的!

    体内的能量团似乎察觉到了主人的危机,原本接近静止的能量团开始旋转起来,而随着能量团的旋转,能量团外还没有被提炼的能量也缓缓动了起来,饱涨感没有继续增加。

    阿诺尔见有效,立刻全力运转能量团,能量团越转越快,能量的提炼也有了明显的提速,阿诺尔完全将精力投入到体内,并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逝比他想象的快了很多……

    —————————————————————————————————————————————

    莱空城北部,亚丝娜和崔斯特分成一组,他们已经搜索完北部地区,并没有发现任务单所描述的魔兽,一路打听,城里人纷纷说没有见过,眼看时近黄昏,两人赶往集合的地方。

    崔斯特边走边刷着塔罗牌,绚丽的技巧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视,亚丝娜本就话不多,两人直到集合地点都没有说话。

    集合地点在他们分开的路口,他们赶到时,曼妥思和蔚已经在等他们。

    “看来鲍勃和两个小丫头还没回来。”崔斯特对曼妥思说道。

    “唉……”曼妥思的叹气中混杂了七分无奈和三分习惯。

    “我们回来了~”鲍勃有些虚弱的声音从南边的街口传了过来,众人一看,顿时理解了他们为什么这么慢,两个小丫头一人抱着他一条腿,另一只手举着什么食物小口地咬着,鲍勃移动起来十分费劲,两腿叉得像螃蟹一样,走起路来全靠前一步的惯性,倒是比崔斯特还吸引路人目光。

    几人默契地没有伸出援手,完全无视鲍勃祈求的目光,亚丝娜和蔚聊天,崔斯特和曼妥思打屁,鲍勃苦着脸,当两个小丫头叫他时却又不得不摆出一副笑脸。

    好不容易走到集合点,鲍勃脸上的委屈让众人无法直视,曼妥思拍了拍手道:“看来大家都没有什么发现,北部和西部已经搜索完,南部呢?”

    “没有!”(“没有!”)安妮安米异口同声地说道。

    “今晚我们找个地方住下来吧,明天去中部和东部。”曼妥思说着看向亚丝娜:“阿诺尔没有和你联系?”

    亚丝娜摇摇头,她一直在担心阿诺尔,倒不是担心他遇上什么危险,而是担心他会不会迷路,跑到了别的城去。

    曼妥思也有些难办,他对新成员不太了解,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还是先安顿这里的队员吧。

    正要说话,突然听见一声爆炸声,众人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一团光焰正在空中消散,几人都被转瞬即逝的璀璨吸引,没有人注意亚丝娜眼底的担忧随着焰火一同消逝。

    “好漂亮!”(“好漂亮!”)安妮安米一同说道。

    “谁没事干放的魔法,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曼妥思嘀咕一声。

    “是阿诺尔,这是阿诺尔发的信号。”亚丝娜说道。

    “哦?那家伙已经跑到中部了吗?”曼妥思摸着下巴说道:“我们先过去和他汇合,希望他已经找到我们的任务对象。”

    众人顺着焰火筒爆炸的方向,顺便对莱空城的巡逻力度感慨了一下,然后循着焰火筒的方向来到了一所旅店门前,崔斯特感叹了一句这家伙还挺会找地方,而亚丝娜已经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

    见到一群陌生的面孔,柜台人员顿时眉头一挑,主动迎了上去,冲最前面的亚丝娜问道:“几位是要住店吗?”

    亚丝娜环视了四周,并没有看到期望中的身影,问道:“刚才那个爆炸是从这里发出的吗?”

    那人一听,立马跑到柜台后拿出了一张纸,神秘兮兮地递给亚丝娜,悄声说道:“你能回答出这个问题吗?”

    亚丝娜接过纸张,看见上面眼熟的字迹写着:问——黑塔主人最心爱的女仆是谁?

    哭笑不得地亚丝娜报上自己的名字,那人立刻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递给亚丝娜,偷偷告诉她钥匙对应的房间号。

    亚丝娜身后几人看的是一头雾水,其实包括亚丝娜自己都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房间里的东西应该能给他们答案。

    几人来到二楼对应的房间前,亚丝娜打开房间门,空空的房间,看不出任何特殊之处。

    亚丝娜倒不急,将房间搜索了一遍,最后从床下拉出一只笼子。

    众人看着笼子里的蝠翼猪,表情很是精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