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五十九章 盗贼小镇里的埋伏

魔金法则 第五十九章 盗贼小镇里的埋伏


    “要真回不来,你去哪收拾我?”阿诺尔小声嘀咕道,就听见耳边亚丝娜不满的哼声。

    阿诺尔苦笑,扭过头看着脸上写满了闷闷不乐的亚丝娜,无奈地说道:“你这是要闹哪样?”

    亚丝娜嘴巴嘟地高高的,从紧闭的嘴唇里挤出一句话来:“又是个女人吧?”

    阿诺尔笑着摇摇头,不再说话。

    亚丝娜虽然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毕竟自己只是阿诺尔的侍女,自己有什么资格管阿诺尔的人际关系。可阿诺尔明知道这点却不说,这才是亚丝娜如此“放肆”的原因,她知道阿诺尔不会介意她。

    芬格镇现在已经醒来了,闹市不说是人满为患,但也是人头攒动,阿诺尔把马车找个地方停下来,也懒得嘱咐钢珠滚滚,如果它要能乱跑那真是出现奇迹了,和亚丝娜两人前往闹市。

    除了采购物品,主要还是打探消息。

    而打探消息的最好地方莫过于酒馆了,这里人员复杂,而且喝点酒总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两人找到一家名为“车矢菊”的酒馆,阿诺尔推门走了进去。

    尽管还是清晨,酒馆里人却不少,酒馆的大小能容纳四十多人,现在已经被占满了一多半了。

    见酒馆的门被推开,喝酒的人以及吧台里站着的酒保下意识地把视线投向门口,看到明显小孩长相的阿诺尔全都愣了一下,一名顾客还问旁边的人:“这小孩不会是不认识字走错了吧?”“嗯……有可能。”

    还没等他们回过神,就再一次被打懵。

    小孩后面,一个高挑的美女跟着走了进来,在座的都是一些三四十岁的中年大汉,忽然在酒馆见到这么水灵的女人,就连酒保都呆了一会儿。

    “这妹子,啧啧啧!”一群大汉悄悄咂嘴,他们脑子里的词汇并不怎么丰富,所有的感情全都包含在这三个“啧”声里了。

    这妹子和家里的娘们儿相比……根本没有可比性吗!

    见一众人把视线全集中在亚丝娜身上,阿诺尔咳嗽了一声,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迈着步子轻车熟路地走到吧台前,胳膊支在吧台上,身体微微前倾,冲着酒保说道:“两杯啤麦酒。”

    酒保还是有职业素质的,不像那些顾客还在偷偷打量着亚丝娜,不过这些人都没有恶意,人人都有欣赏美的权利嘛。

    “不好意思,小男孩,你还没成年吧,喝酒对你来说是不是早了点?”酒保笑着说道。

    众人哄笑起来,不少人打趣道:“你这个年龄应该还在喝奶吧?”“倒是可以给你姐姐来一杯,你喝酒太早了!”

    阿诺尔无奈地耸耸肩,转身拉着亚丝娜的衣袖往外走,边走边说:“那算了,我们去找别的酒馆好了。”亚丝娜当然没意见,安静地被阿诺尔拽着往外走。

    大叔们傻眼了,这么水灵的妹子这辈子都没见过几个,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一众人默契地朝酒保打眼色,酒保被这一群大汉的飞眼弄得胃液翻滚,连忙冲阿诺尔说道:“只要没有人向外说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群人立刻咳嗽成一片,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开始大声聊着天,从天气聊到街边多了一条流浪狗,酒馆瞬间“爆发”,热闹程度不亚于晚高峰。

    阿诺尔看向亚丝娜,亚丝娜翻了个可爱的白眼,然后被阿诺尔拽着回到吧台前。

    两个大汉很有眼色的给两人腾开位置,酒保也把啤麦酒摆在两人面前,阿诺尔端起酒杯灌了一口,心里想到:“果然和罗伯的酒差远了,这浓度也就比水强了些许吧。”

    习惯了喝原浆啤麦酒的他对于这种放在市面上贩卖的酒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感。

    “小子,不错嘛,看来喝酒有些年头了吧。”一旁的大汉把酒杯往前一推说道。

    阿诺尔和他碰杯,灌下酒后叹了口气道:“就是这酒有点淡,有些喝不惯。”

    阿诺尔说的是实话,但几名大叔却来了兴趣,一个半大的孩子说出这种话他们不有点表示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和阿诺尔碰杯的大叔还没说话,旁边的几名已经闹了起来:

    “培皮,没看出来这小子是想和你拼酒呢?你可别认怂啊!”

    “快去看看酒库里的酒够不够,别被小子喝光喽!”

    “上酒啊,还等什么?”

    大汉无视起哄的众人,笑着打量了阿诺尔一番,才说道:“这么说,你很能喝喽?”

    阿诺尔想了想,有些犹豫地点点头。

    “那,你就是光和我拼酒吗?”大汉问。

    “我们刚到这里,还不太了解周围的情况,所以如果我比你喝得多,你就告诉我们一些情报怎么样。”阿诺尔眨着眼睛说道。

    大汉笑笑:“那要是你喝不过我呢?”

    阿诺尔犹豫的支吾了一会儿,然后一狠心,挺胸说道:“我可是很能喝的,真要是喝不过你……就让我姐姐来替我!”

    大汉及其他人眼睛一亮,纷纷催促酒保上酒,能看到美女醉酒的样子,让他们请两人喝都没问题,而事实上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对于这些大叔的表现,阿诺尔尽收眼底,不过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这在他看来很正常,无论年龄多大,男人对美女的欣赏和女人对美男的欣赏都是一成不变的,和情欲没太大关系。

    见吧台上摆满装满酒的酒杯,阿诺尔举起酒杯,嘴角轻轻颤了颤。

    半小时后。

    阿诺尔举起酒杯,一仰头,咕咚咕咚把满满一杯酒倒进嗓子里,手背抹了一把嘴唇将酒杯倒扣在吧台上,冲酒保挥了挥手,起身拉着亚丝娜走出酒馆。

    酒保两手叉腰看着三名肚皮溜圆躺在地上哼哼的大汉,无奈地摇摇头,围观的众人也是对他们深深的同情。

    谁能想到一个孩子这么能喝!竟然连续喝倒三名大汉,众人见他一副没事人的模样,丝毫不怀疑他能再喝倒一位,谁都不想成为第四个被喝倒的人,传出去实在是丢人啊!

    不过没有见到美女醉酒的模样倒是挺可惜的。

    阿诺尔没有任何异样,带着亚丝娜在闹市购买了一些食材才回到马车。

    对于阿诺尔扮猪吃虎的行为,亚丝娜很是不屑,毕竟她以及其余队员就是被他这样拿捏得死死的。但由不得不承认,配上阿诺尔稚气未脱的面容,这招真的是屡试不爽。

    回到马车,两人把东西扔进车厢,回到驾驶位,向着出境口行去。

    这一顿酒没白喝,得到了不少有用的线索。

    他们原本的目的地克里森堡在城邦的靠近中心位置,酒馆的人告诉他,要想去克里森堡,势必要经过堕落盗贼小镇。说是小镇,但单论面积的话要比任何一座城池要大——连成片的小镇将城邦外围包围了大半圈,除非绕远路,不然要去克里森堡肯定要经过小镇的。

    顾名思义,小镇最兴盛的便是盗贼,不过这里的盗贼和拉斯加顿的盗贼公会有区别,盗贼小镇的盗贼更像是盗贼和佣兵的结合体,私下里接一些阴暗的交易,刺杀某人什么的连台面都上不了,算是等级最低的交易了。

    相对的,小镇里非常混乱,趁火打劫,欺弱霸凌什么的都再常见不过了,不过在其他几家城主商议后,专门修建了一条供商车行人的道路,小镇的人在其他地方怎么混乱都无所谓,但不要涉及到商车行人,不然几座城池将联手对小镇进行整治。

    在得知盗贼小镇的事情后,阿诺尔立马拍板把目的地改为堕落盗贼小镇,美名其曰只有艰苦的环境才能更好的锻炼自己。

    亚丝娜无奈,这就是个唯恐身边不乱的主!

    马车通过边境检查,悠悠地朝新的目的地驶去。

    —————————————————————————————————————————————

    “这还是我第一次离开拉斯加顿呢。”阿诺尔感叹道。

    “听说你小时候把拉斯加顿跑了个遍?怎么没出来玩呢?”亚丝娜对此感到疑惑。

    “我在拉斯加顿是赫芬斯家族的长子,基本没什么人会难为我,何况我还是一个小孩,没有人会刻意和小孩过不去吧?可离开拉斯加顿就不行了,没人会拿我当回事,弄不好还会被人绑架作为威胁赫芬斯家族的手段,也许在拉斯加顿也有这种念头的人,但毕竟还是自己的地盘,干什么事都会有底气不是?”

    亚丝娜撇嘴,嘀咕道:“你小时候就这么聪明啊?”

    “真不好意思让你自卑了。”阿诺尔毫不介意泼亚丝娜一头冷水。

    好在亚丝娜已经多少有些习惯,而且她也知道这点程度对阿诺尔来说已经是嘴下留情,想想被气得半死的圣女,亚丝娜还是很幸福的。

    太阳从东边地平线升到头顶时,两人依稀看到了堕落盗贼小镇的边缘,亚丝娜从阿诺尔手中抢过缰绳将马车停下来,认真的问道:“你不打算走商路吗?”

    阿诺尔表示很无辜:“我们本来就是去历练的,肯定不能走商路的吧。”

    亚丝娜翻白眼,用比阿诺尔更无奈的视线看着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觉得坐着马车大摇大摆地闯进去,他们不会把咱们打劫一通?”

    阿诺尔也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我就是来找事儿的啊,不这样怎么吸引他们的注意,最好他们把我们带到什么盗贼公会的总基地,这样就省事了。”

    亚丝娜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贝拉德不跟他过来了,这小祖宗真是能惹事啊!

    “趁着现在停下来,还需要装扮一下。”说着阿诺尔抬起手,手掌横捂住眼睛,手掌里飞出黑色的铁砂包住了他的上半张脸,手拿开时,阿诺尔脸上戴着一张有些诡异的面具,诡异到既有些吓人,仔细看又滑稽地想笑。

    亚丝娜忍住笑说道:“你这样子……好奇怪啊。”

    阿诺尔手里铁砂翻转“你要不要也来一张?不是我说,你要是这样子去盗贼小镇,估计会被抓去做镇长夫人!”

    亚丝娜把阿诺尔的手拨到一边:“你要夸人家漂亮能不能直接说,非要拐弯抹角这么别扭干嘛?”

    阿诺尔瞪大眼睛,好奇地问道:“你难道听不出来我是在说你是一个麻烦吗?为什么自我感觉这么良好?”

    “反正我不要面具,冷冰冰的。”

    “头盔怎么样?”“不要!”

    阿诺尔挠挠头:“那总得装备点武器吧,给你弄一把太刀?你除了太刀还会什么啊?”

    亚丝娜不屑地道:“上次你是借助地形才将我们逐个击破的,不要总小看别人好吗?除了太刀,暗器也是我们的必修课,包括潜影术类似的身法都是必须掌握的,在鲁尼古纳,刻咒是我们最强大的武器,然后便是各种体术,身法。”

    阿诺尔直接把鸣佐抽了出来,放在亚丝娜腿上:“这把就先借给你用好了。”

    看着阿诺尔毫不犹豫就把鸣佐丢给她,亚丝娜愣了一下:“你就这么轻易把鸣佐给我?不会不放心吗?”

    阿诺尔淡淡地瞟了她一眼:“连你都是我的,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亚丝娜心里仿佛被一柄小锤敲了一下,让她久久缓不过劲来,阿诺尔少见的展露霸气的一面让她有些不适应。

    “帮我改成短刀吧,相对长刀我更习惯短刀。”亚丝娜保持声音平稳道。

    阿诺尔并没有接过鸣佐,而是从手心里抽出一把短刀,递给她,口中还自语道:“长刀的确不太适合女性。”

    “这不是……”亚丝娜看着刀身上的刻咒,看着阿诺尔惊讶的说道:“刻着‘元雷’的那把刀吗?”

    “一把近程一把远程,元雷正好弥补了短刀的长度问题,挺不错的搭配啊?”阿诺尔不懂亚丝娜惊讶的地方。

    “可除了它们,你不就不会魔法了啊?”

    阿诺尔摊开手,自然地说道:“我本来也不会啊,你不会以为我真指望着这两个魔法就出来闯荡的吧?那还有什么意思。”

    看着信心十足的阿诺尔,亚丝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默默地把鸣佐背到背后,短刀别在腰部。

    “这些给你。”阿诺尔把几枚四角飞镖和菱形短剑递给亚丝娜:“这是你们习惯用的暗器吧?”

    亚丝娜把暗器接过来,装在绑在大腿上的口袋里:“在鲁尼古纳,这些分别叫手里剑和苦无。”

    “没有三叶镰好用。”阿诺尔嘀咕道。

    两人全副武装了一番,再次驱使马车前行。

    一件两人丝毫不知的事情,他们在刚停车时,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还没到盗贼小镇,两人就已经被小镇奇怪的建筑所吸引,不光是建筑,还是在建筑上跳跃的人,大群的人不走平路,而是在屋顶上行动,而且不只是屋顶,一棵大树,一根柱子,全可以成为他们落脚的地方,跳来跳去的,像极了跳蚤。

    这里的建筑高低参差不齐,有些甚至是在原有建筑上又加盖了一层,修补的痕迹十分明显,除此之外建筑上还有很多附加物,比如墙壁多出来一根铁棍,树干上钉一个梯形铁扣,像是为方便人们“行走”而附加的。

    阿诺尔看的目瞪口呆,心里暗暗庆幸,幸好自己在身体上没有疏于锻炼,不然岂不是只能在平路上仰视着别人?

    亚丝娜倒是眼前一亮,这里人们的行动方式倒是和鲁尼古纳的人很像,让她有一种回到家乡的错觉。

    “我忽然对这里充满了期待!”阿诺尔兴奋地说道。

    “要坐着马车进去吗?”亚丝娜问道。

    “当然不!入乡随俗嘛,肯定要试试这里的行动方式嘛。”阿诺尔跳下马车,将钢珠滚滚卸下来。

    “车里的食物呢?”“不要了,把钱装上就行。”

    把马车停在一颗树下,阿诺尔把马身上的缰绳解开,一拍马屁股,马长嘶一声向拉斯加顿的方向撒腿跑去。

    在亚丝娜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阿诺尔抛下她和钢珠滚滚,兴冲冲地冲向盗贼小镇,借助树干和墙壁三两下跳上屋顶,在屋顶上旋转,跳跃。

    正当亚丝娜烦恼钢珠滚滚时,却见钢珠滚滚瞪着两只两两的小眼睛看着阿诺尔,然后身子一晃竟然跳了起来,一蹦一蹦靠近建筑物,然后在亚丝娜几乎惊掉下巴的注视下徒然跃起,轻巧地跃上四米多高的屋顶!

    钢珠滚滚,还是钢珠跳跳?

    短暂的愣神后,亚丝娜赶忙去追阿诺尔和……钢珠跳跳。

    十五分钟后。

    阿诺尔这才把兴奋劲过了,趴在钢珠滚滚背上,跟在亚丝娜后面。

    摸摸钢珠滚滚的身体,阿诺尔声音里都洋溢着幸福:“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一手,把你带过来可算是对了。”

    “你是懒得走路吧!”亚丝娜好毫不客气地揭穿了阿诺尔的真实想法,阿诺尔也不否认,舒服的在钢珠滚滚身上直哼哼。

    两人一兽现在是在一条小巷里,阿诺尔乱跑乱跳以至两人完全失去了方向,盗贼小镇地形错综复杂,各种小巷交错纵横,甚至在半空中,两栋比较高的建筑之间都会成为小巷。

    反正也没有明确目标,两人就漫无目的地瞎转悠。

    走着,阿诺尔忽然冒出来一句:“这里这么偏僻,道路这么狭窄,两边的墙壁又这么高,简直太适合作为伏击地点了。”

    亚丝娜正要说话,忽然面前一米处落下一道三米多高的铁栅栏拦住两人,几乎是同时,身后也发出嘭的一声,后路也被铁栅栏截断,两人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亚丝娜刚吐出“乌鸦嘴”三个字,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打在了她的头上,当场将她击倒在地。

    阿诺尔也没逃了,被人拍晕过去。

    两人从屋顶跳下来,举起手中的武器想要拍晕钢珠滚滚,忽然发现,这家伙的头在哪?往哪拍会把它拍晕?三人忽然犯了难。

    “看这魔兽没有什么攻击性,先带回去再说,转手应该能买个好价钱。”一人发话,另外两人点头,一人扛起一人,踩上铁栅栏跃上屋顶,留下一人负责解决钢珠滚滚。

    —————————————————————————————————————————————

    不知过了多久,亚丝娜才恢复了意识,但丰富的经验让她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而是把呼吸放缓,倾听周围的动静。

    没有听到人说话的声音,周围很静,自己貌似是被关在一个独立的房间。

    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周围果然没人,她现在所处的地方的确是一个房间,房间没有窗户,从这潮湿的空气来看在地下的可能性比较大,房间的光线来源是墙上的两盏油灯,昏暗的光线将亚丝娜大大的影子投在地上。

    亚丝娜叹了口气,睁开眼验证后,果然和自己感觉的没差,自己的双手双脚被绑在一起吊在半空,不光是手脚,她的身上也被交错的绳子绑的结结实实,只不过姿势着实让她感到害羞,不过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捆绑的是手指粗的麻绳,想凭肉体力量挣脱开很困难,何况她现在还被绑成现在这种姿势,关节反剪,身体麻痒,根本用不上力气。

    “醒啦。”阿诺尔的声音从身下传来。

    一听阿诺尔说话,亚丝娜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低头一看阿诺尔也被绑着,只不过很简单的绑住手脚,此时正躺在地上睁着眼睛瞅着她。

    “我们被绑架了喂!你能不能不要用这么平常的语气说话!”亚丝娜冲他吼道。

    阿诺尔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哦,那有怎样?”

    “哈哈哈哈……”一阵豪爽的笑声传来,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两人一前一后大笑着走进来,前面那人冲阿诺尔比比大拇指:“这位小兄弟有胆量,被绑架了,那又咋的!好!我很欣赏你!”

    阿诺尔和亚丝娜对视一眼,开口道:“你们是盗贼小镇的人吧。”

    “一听你这话就不是我们这里的人,虽然我们早知道你们是从别处来的。不过你们听有胆量啊,你们要是从商路来,我们也不敢动手,没想到你们竟然就这样直直地走进来,魔兽不说,还有一位这么水灵的小妞!你们这是给我们送菜来的吧?那大爷我代我们兄弟先谢谢你们了!”说话的人左脸上有一条狰狞的刀疤,声音很爽朗,表情很扭曲。

    阿诺尔看了他两秒,忽然冲被吊在半空的亚丝娜吼道:“你看看你!让你伪装一下你就是不听!看,惹上麻烦了吧?我好端端的啥事没犯,就被你俩坑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亚丝娜也是一愣,随即怒了,朝阿诺尔咆哮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我们被绑架了好吗!要是他们把我们灭口了怎么办!你厉害你怎么还被打晕了?有时间推卸责任还不如想想办法怎么逃出去!总在莫名其妙的地方着急!”

    阿诺尔也毫不留情地反击:“我能不着急吗!他们都说了你这么水灵,还费那么大功夫把你绑成这样,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要干什么!要灭口肯定是灭我的口啊!我凭什么不急!”

    还站在门口的两人那个郁闷啊——两人还啥也没干呢他们怎么自己就吵起来了?

    还是那位自称大爷的人有魄力,快步走过来在亚丝娜的惊叫声中一脚把阿诺尔踢到了角落,冷笑着说道:“俩人听轻松啊,是不是还没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情况?小妞,那小子是不是情人啊,来这里没打探清楚吗,盗贼小镇抢的可不只有金钱和货物呦!要是我们哥俩当着他的面把你办了,啧啧,想想就觉得带劲!”

    亚丝娜小脸开始变白,并不是因为大汉的威胁,而是因为阿诺尔被踹到墙边后便一动不动,像是昏过去一般。

    后面进来的光头男走到阿诺尔身边,用脚尖踢踢阿诺尔的脑袋,怀疑地道:“这家伙这么不禁打?才一脚就晕过去了。”

    “别动他!”亚丝娜眼里冒起愤怒的火焰,努力扭动着身子朝光头男吼道。

    “呦!这么关心你小情人呢!不过,大爷我就喜欢这种性格的女人,”刀疤男大手捏住亚丝娜的脸,让她正视着自己,一字一顿地说道:“这种女人玩起来才带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