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五十四章 大赦前夜

魔金法则 第五十四章 大赦前夜


    克里斯汀一直在安杰丽娜的房间等着,半个多小时后,安杰丽娜拖着疲倦的身体推门进来,散乱的头发半遮着失神的眼睛,这是克里斯汀第一次在安杰丽娜脸上看到这种不安的迷茫,赶忙走上前扶住她的手臂:

    “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先坐下来,我去准备……”

    安杰丽娜一把把克里斯汀拉住,抬起脸露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上扬的嘴角还在颤抖:“不用了,我没事,就是跑得有些累了。”

    “你情绪有些不正常,能不能和我说一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克里斯汀在安杰丽娜身边坐下,轻轻地问道。

    安杰丽娜咬着嘴唇,不难看出她内心正在做着激烈的抉择,克里斯汀丝毫没有用祈求的话语来给她施加压力,只是安静地等待她的回答。

    良久,安杰丽娜拳头攥紧,贝齿紧咬正要开口时,克里斯汀两手握住她的拳头,安杰丽娜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如阳光般灿烂的微笑:“我知道了,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尽管来找我,不要独自承受好吗?”

    安杰丽娜轻轻抱了抱克里斯汀,在她耳边说道:“我现在……有一点乱,等我整理好了,一定会告诉你的。你放心,我没事的。”

    克里斯汀也凑到她耳边说道:“我知道了,那你今天就先休息吧,从第斯卑耳回来之后你还没休息过呢。”说完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嗯。”安杰丽娜应道,等克里斯汀把门带上,安杰丽娜顿时失去了力气,躺倒在床上。

    冷静,要冷静地想一想,刚才在地下走廊看到和听到的事情。

    教皇在解剖天使,将天使的血液稀释后用人进行实验,实验失败人就会死亡!她听到时已经有一人死亡了,貌似她刚开始听到时那人说要稀释三万倍,再听到实验失败时时间只不过经过了短短两分钟!

    两分钟!一条人命就消失了!

    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的参与者之一竟然是以仁慈著称的教皇?!

    安杰丽娜彻底混乱了,她一直以来的认知正在崩盘瓦解,父亲的形象在她心里如破裂的玻璃,一阵风就能吹散,散成完全看不出原来形状的碎片。

    在狮鹫兽背上一天的奔波,加上在地下长廊里的高度紧张,现在放松下来,一股无法抗拒的困意开始侵蚀她的意识,眼皮变得越来越沉。

    明天一定要去查一下圣十字军的肯,他现在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

    克里斯汀从安杰丽娜的房间出来后,有些心不在焉地往自己房间走去,现在已经是夜晚,她很少这么晚睡觉的。

    拐过一个转弯时,克里斯汀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教皇大人,”克里斯汀转过身,两手抱拳放在胸口,微微鞠躬道:“我刚从安杰丽娜那里回来。”

    教皇宽厚的手掌放在克里斯汀的头上,笑着说道:“私下里还是不要那么拘束了,安杰丽娜她怎么样,是不是累坏了?”

    “嗯,她一回来就拉着我回到房间,和我说了第斯卑耳发生的事情,直到她犯困我才出来的。”克里斯汀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说道。

    “那丫头太宠着她了,让她受点苦也不错。”教皇摸了摸胡子:“要不要再给她一些任务呢?”

    “对了,安杰丽娜本来向向您亲自承认错误的,但因为身体太乏累,我就帮她代劳了。”克里斯汀忽然说道。

    教皇好奇地问道:“是什么事情呢?希望不是什么无法挽回的错误。”

    “安杰她……一个人骑着一只狮鹫兽回来的。”

    “唔……这还真是一个错误。”教皇有些苦恼,三个主教挤在一只狮鹫兽回来的吗,心疼那只狮鹫兽。

    “等三名主教回来后,安杰说她会亲自去道歉的。”

    “这本是她应该做的,”教皇把手从克里斯汀头上拿开:“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是。”克里斯汀再次行礼,向自己房间走去。

    没错,她对教皇,自己的养父撒了谎,安杰既然连和她关系最密的自己都不告诉,那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她相信自己的密友,为此不惜瞒过教皇。

    其实……克里斯汀还有别的考虑。

    教皇看着克里斯汀离开的背影,微笑眯起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缝里却是夜空般的浩瀚深邃,没有人能看出他在想些什么。

    “要不要派人去接他们呢?”教皇碎碎念道,轻微的脚步声在走廊响起。

    —————————————————————————————————————————————

    第斯卑耳的清晨,迎来了一位喧闹的客人。

    “阿诺尔!阿诺尔在哪层?”贾博尔一边爬着楼梯一边吼道。

    “八层~”阿诺尔幽幽的声音飘了下来,空旷的黑塔把阿诺尔的声音放大了好几倍。

    贾博尔“噔噔噔”飞快地爬楼,刚爬上四楼,往五层赶时,余光忽然瞟见房间里有人,立刻刹住脚步退回来,冲进门里吼道:“你明明在四层为什么要让我跑八层!成心的吧?!”

    阿诺尔拍了拍惊醒的萤火狮子,抱怨地说道:“大清早的吼什么吼,萤火狮子都被你吵醒了!”

    贾博尔一把揪住阿诺尔的衣领,一用力把他提了起来,瞪红了眼使劲摇着:“快,焰火筒不够了,再多做几批!”

    贝拉德和亚丝娜也被吵醒,两人赶到四层房间门口,正好看见贾博尔举着阿诺尔摇来摇去,阿诺尔的眼白都被摇出来了。

    贝拉德刚叹了口气,就看见亚丝娜冲了过去,赶忙拦了下来:“亚丝娜别冲动,这是自己人。”

    亚丝娜狐疑的看着朝阿诺尔怒吼着的贾博尔,貌似他们的关系不怎么好吧?

    “我们就看着就行,不用管他们。”贝拉德自己袖手旁观,还劝着亚丝娜。

    搞不清楚情况的亚丝娜当然不敢随意动手,和贝拉德站在一旁进行围观。

    阿诺尔好不容易才从贾博尔的魔爪中逃脱出来,冲到钢珠滚滚背后朝贾博尔喊道:“那么多焰火筒不够用吗?已经上万个了!”

    “一晚上!一晚上就被购买一空!你说够不够!”贾博尔的瞳孔完全被金币代替,阿诺尔丝毫不怀疑他会把自己的脑袋看成一枚大金币。

    “为什么这么快?不应该啊。”阿诺尔还没有想到哪个家族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我和丽贝卡商量之后,并没有按你想的方法做,那样虽然保险,但时间太长,想在大赦之日之前引起教廷的注意实在是太难了。所以,我把货交给了提莫拍卖行,当然是隐瞒了真实身份的,要是让那些家伙知道是我的货,他们宁愿不挣这份钱也要把货私下处理掉。结果,一晚上,全部被购买一空!他们商业头脑不算差,起初定价压得很低,最终以一个焰火筒五个银币统一拍卖的,是原价的数倍了!你自己算算盈利多少?!”贾博尔抓不住阿诺尔,也不管危不危险,抓着钢珠滚滚一个劲的摇,钢珠滚滚黑豆小眼滴溜溜转来转去,完全被摇晕了。

    “哦,那还行吧,不算太亏……”

    “不算太亏,你小子过来!”贾博尔像是被咬了尾巴的兔子,气得直跳脚,恨不得把阿诺尔蹂躏一顿。

    “呃,教廷的人呢,他们什么情况?”阿诺尔赶忙转移话题。

    “有了提莫拍卖场极好的宣传,还怕吸引不了教廷的人?我这是连夜赶过来让你再准备一批焰火筒,先把货囤好。”贾博尔一提到钱,大脑运转的速度比流风还快,比闪电还迅猛。

    “你怎么把那些全给了拍卖场?这么多的金额完全能让拍卖场专门开一个专场了!”阿诺尔对贾博尔的办事有些不满。

    贾博尔有些尴尬地摸摸脑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两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就拿过去五千个……”

    这回轮到阿诺尔追着贾博尔跑了,贾博尔哪能跑得过身轻如燕的阿诺尔啊,被阿诺尔追上一顿“暴打”。

    “你是要冬眠的松鼠吗?还有囤货的习惯?!还有三万多个你就和我这儿要货!”阿诺尔用拳头往他身上招呼。

    “啊呀呀……轻,轻点,我这不是未雨绸缪吗,多准备一点总是好的。等你离开了第斯卑耳,我找谁要货去?”贾博尔抱着头号道。

    “诶?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待在拉斯加顿?”阿诺尔好奇地问道。

    “小时候就把拉斯加顿跑了个遍,现在你不得把大陆绕一圈啊!”贾博尔没好气地说道。

    “还真有这打算。”阿诺尔从贾博尔身上下来,往萤火狮子身上一趴:“快走快走,还有三万多呢,而且第一次给了拍卖场,以后肯定不会再有这种规模了,这次算是借助拍卖场的名头和人脉,虽然让他们占了不少的便宜,但好在主要赢家还是我们,以后焰火筒的事情我就不插手了。”

    “那你以后就负责生产,剩下的我来弄。”贾博尔一拍胸脯大包大揽地说道。

    “我会让贝拉德定期去查账的!”阿诺尔补充道。

    “嘁!”贾博尔不屑地道,忽然看见贝拉德旁边的亚丝娜,饶有兴趣凑上前去打量了一番,阴笑着看着阿诺尔:“你就不怕丽贝卡知道?”

    “为什么我要怕她?这是我的侍女亚丝娜。”阿诺尔依旧趴在萤火狮子身上,脸都没有抬起来。

    “真的?我那天好像看见某人被拿捏的死死的,难道是我看错了?”贾博尔一脸思索的表情。

    “能拿捏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阿诺尔不屑地说道。

    “你不是拉斯加顿的人吧。”贾博尔忽然把话题转向亚丝娜,让亚丝娜措手不及。

    “不用否认,我也不是在问你,这么明显的区别我要是看不出来我就给阿诺尔当佣人。”贾博尔说话时面色平静地看着亚丝娜,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压的亚丝娜连呼吸都有些阻塞感。

    “不用搭理他,亚丝娜,无视他好了。”阿诺尔从萤火狮子身上爬起来,一脚踢在钢珠滚滚身上,钢珠滚滚滚啊滚插在了贾博尔和亚丝娜两人中间,两只明亮的小眼睛和贾博尔的小眼对视,阿诺尔愣是脑补出了电火花。

    “给你提个醒,别栽在女人手里。”贾博尔把气场收了回去,把钢珠滚滚挪到了一边:“行了,汇报工作完成,注意身体啊你。”

    “你也是,毕竟也不年轻了~”

    “滚蛋!”

    贾博尔离开了黑塔,阿诺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对贝拉德说:“吃的东西还有吗,你和亚丝娜出去采购吧。”

    “有点早,等一会儿去。”贝拉德回道。

    “那我继续拼碎片去了,”阿诺尔看见亚丝娜微皱的眉头,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在意贾博尔的话,他以前被女人伤过,而且他的身份决定了他谨慎的性格,你不要放在心上。”

    “可他说的确实……”

    “贝拉德!现在,立刻出发!我今天要久违的吃奶酪!”阿诺尔朝贝拉德大声叫道。

    “你不是不喜欢奶酪的味道吗?”“可我更不喜欢满脸愁苦的女人!”

    亚丝娜白了阿诺尔一眼,转身往楼梯走去。

    贝拉德忽然小声对阿诺尔问道:“贾博尔真的被女人伤过?”

    阿诺尔把嘴巴凑到贝拉德耳边:“我猜的……”

    “……”贝拉德直起身,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阿诺尔朝萤火狮子摊摊手,萤火狮子回给他一个哈欠。

    —————————————————————————————————————————————

    路德回到了赫芬斯家族,被赫芬斯伯爵找去,只是淡淡地说出去找了点乐子。

    蔷薇狮子团全体团员结束了外出任务,现在每天在训练场训练,乔伊负责团员的训练内容,菲欧娜则以照顾塞西莉娅为由,躲在塞西莉娅房间偷懒。

    塞西莉娅大多数的时间都是通过看书来消耗的,和塞西莉娅待在一个房间的菲欧娜可没那么多的耐心,抱着塞西莉娅的枕头在床上打滚。

    厄温哲现在是赫芬斯家族的一名采购员,每天都要去采购大量的食材,繁忙但安宁。

    贾博尔的赌场也开始收敛,只有夜里才开放,这样不少嗜赌如命的人白天只能借酒消愁,有的不幸染上了嗜酒的恶习。

    铁锤酒馆生意和往常差不多,大赦之日和平民的关系并不是很大,虽然大家都信教,但相比而言还是生计重要一些。

    丽贝卡和她的盗贼公会完全销声匿迹,教廷的人扫除了几个聚集点之后便一无所获,逐渐减弱了打击的力度。

    琳成天呆在家族的树林里练习控偶术,虽然雷经常跑到树林找琳,可他和做过相同事情的阿诺尔完全是两个待遇,琳压根就当没有看见他的样子,让他不禁有些失落。

    雷把失落转化成动力,上午到树林里看琳练习,下午和晚上在锻造房挥汗如雨。

    赛利子爵和斯考利伯爵之间的矛盾有点不了了之,毕竟要给大赦之日让步,他们可不想被教皇请去品酒。

    克里斯汀和安杰丽娜身为圣女,和其他两名圣子一名圣女的工作变得很多,每天要忙到很晚。安杰丽娜忙完就把自己关在房间,平时她都要和克里斯汀谈谈心才会回房间,她现在的表现让克里斯汀很是担心。

    阿诺尔把碎片来来回回拼了拆拆了拼,终于又拼出了三个可以用的刻咒,无数次的实验换了三个刻咒,虽然效率低得让人绝望,但对于不能使用魔法的阿诺尔来说,这已经是很让他满意的结果了。

    亚丝娜已经接手贝拉德的工作,每天的采购都是她自己去,只有啤麦酒不够了贝拉德才会去铁锤酒馆一趟,剩下的时间贝拉德就在黑塔里陪着阿诺尔。

    这期间贾博尔又跑来一次,如他们所愿焰火筒被教廷注意到,被他们购买一空,现在贾博尔的仓库真的是一个焰火筒都没有了,想自己点着玩玩都不行。

    那天贾博尔往外跑了两趟,带回来两车的油纸和棉线,黑塔再次被阿诺尔变成了蛛网阵,让亚丝娜和贝拉德大开眼界。

    傍晚,贾博尔用上百辆马车把黑塔里的焰火筒运走了,坐上马车离开时脸上挂着的傻笑还没有散去。

    离大赦之日还有一星期左右时,拉斯加顿距离较远的教堂的神父和修女开始动身出发赶往圣安地山,大赦之日时全拉斯加顿的神父都要在大教堂集合,

    终于,三年一次,万众瞩目的大赦之日如期而至。

    现在是大赦之日前一天的晚上,明天就是大赦之日了,身为圣女的安杰丽娜把提前一天到达圣安地山的教徒们安顿好,时间已经接近深夜了。

    现在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等着她——立刻休息,调整好状态,明天以最好的姿态来面对教徒们。

    往房间走的路上。

    “安杰丽娜。”教皇温和的声音从安杰丽娜身后响起。

    安杰丽娜身体下意识地一抖,提起精神面容庄重地朝教皇行礼:“教皇大人。”

    “私下里不要那么见外了,”教皇走到安杰丽娜面前,笑呵呵地说道:“教徒们都安顿好了?”

    “全部安顿好了,神父们住在西侧,修女们则在东侧。”安杰丽娜依然保持着恭敬说道。

    “你做事我放心,现在是要回房间休息了吗?”

    安杰丽娜心里有些七上八下,她知道教皇后面还有话说。

    果然——

    “如果你现在还不困的话,我希望你能来我房间一趟,”教皇的笑在白花花的胡子映衬下更显温醇:“关于明天我还有一些事情叮嘱你。”

    这下安杰丽娜找不到任何借口拒绝,向教皇一躬身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回房间换一身衣服。”

    “那,我在房间等你。”教皇摸了摸安杰丽娜的头发,先回房间去了。

    安杰丽娜眼底已经湿润,果然——父亲的手虽然还是那样宽厚,但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感觉了……

    急匆匆地回到房间,将厚重的华袍换掉,安杰丽娜从枕头下摸出一本一指厚的书籍,快步走出房间。

    克里斯汀的任务和安杰丽娜不一样,她早早地回到了房间,已经沐浴完毕之后,身着浴袍的她正坐在软椅上,静静地读着《圣经》。

    急促的敲门声忽然响起,克里斯汀立刻放下手中的书走向房门,会这么敲她房间的门的人只会是安杰丽娜。

    门刚打开,安杰丽娜便推门进来,也不顾克里斯汀被突然打开的门撞了个趔趄,一把抓住克里斯汀的手,把薄薄的书籍塞进她的手里,然后从衣领处伸进手,摸出一把拇指大小的银制钥匙,很明显她是跑过来的,微微急促的呼吸和运动过后泛红的小脸暴露了这一点。

    安杰丽娜闭上眼睛调整着呼吸,待呼吸平稳下来看着克里斯汀的眼睛,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克里斯汀,这个是我的日记本,只有这把钥匙能够打开,现在我要去父亲的房间,这本日记就先交给你保管。如果,你别激动你身体不好,我是说如果,我没什么事的话,我会拿回这本日记的。但相反的话,你就打开它,里面的东西可能会让你觉得是无稽之谈,但这是我调查出的东西,我希望你相信我。还有,请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会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就是感觉不安,现在能给我安全感的就只有你了。”安杰丽娜声音颤抖地说着,她在害怕。

    克里斯汀轻轻地抱住了她,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说道:“没事的,有我陪着你呢,我会保管好你的日记,并且等着你亲手把它拿回去的。”

    安杰丽娜露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会和你聊到深夜的,我们还像以前一样挤在一张大床上,我会认真听你讲故事,闻着你身上的香气入睡……”

    克里斯汀虽然心里着急,但这时还是先稳定住安杰丽娜的情绪。

    安杰丽娜把克里斯汀的手从身上拿下来,笑容比刚才要好看一些:“也许是我想多了呢?”说完便潇洒地转身,把克里斯汀的房门带上。

    克里斯汀在原地呆了一会儿,有些失神的坐会软椅上,看着膝盖上的日记本和钥匙。

    她一定发现了什么,难道是从第斯卑耳回来的那天晚上,她跑出去以后回来表情就不对劲了。克里斯汀看着笔记本,安杰把事情都记在这本日记里,现在只要打开就知道她发现了什么。可她并不想打开,因为打开日记的时候,意味着安杰没有来把日记拿回去……

    克里斯汀握着拳为安杰丽娜祈祷着,希望上帝能保佑她。

    安杰丽娜来到教皇的房间门前,深吸一口气,然后敲响了房门。

    “请进。”教皇温和的声音让安杰丽娜打了个激灵,推门走进了房间。

    教皇左手握着一本手掌大的《圣录》,见安杰丽娜进来便把《圣录》合上。

    “有什么事情请您快点说吧,我有些困了,明天是大赦之日,我需要调整好状态。”安杰丽娜严肃地说道。

    教皇依旧是温和地笑,看着安杰丽娜,良久摇了摇头:“我今天是来找你帮忙的,如果你累的话,那麻烦把克里斯汀叫过来吧。”

    “有什么事请说吧,克里斯汀身体不太好,现在应该已经睡下了。”安杰丽娜袖子里的手已经紧握成拳,竟然用女儿的密友来威胁自己的女儿!他——真的不是以前的那个教皇了吗?

    “《圣经》你六岁的时候就读完了吧。”教皇不紧不慢地说道,丝毫没有谈论要紧事的意思。

    “是。”安杰丽娜应道,身为圣女做到这点是最最基础的事情。

    “那,你相信存在书里的,天使吗?”教皇看着手里的《圣录》的封面,语气漫不经心。

    “那不是传说里的东西吗,难道还真的存在啊!”安杰丽娜偷偷地翻了个白眼,一副小女孩的姿态。

    “哈哈哈,”教皇被安杰丽娜逗乐了,可安杰丽娜现在可笑不出来,教皇笑完,看着安杰丽娜一字一句地问道:“如果我,要带你去见见天使,你会跟我去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