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四十三章 琳的追求者

魔金法则 第四十三章 琳的追求者


    塞西莉娅回到自己的别馆,菲欧娜在别馆门口等着她,菲欧娜见塞西莉娅冷着脸一句话没说,悄悄吐吐舌头,默默跟上。

    刚进房间,塞西莉娅把靴子褪去,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在窗边的软椅上坐下来,视线则注视着窗外。

    菲欧娜知道塞西莉娅现在心情不好,老实地站在一边,一句话也不说。

    房间安静地像没人在房间里。

    “有没有路德的下落?”塞西莉娅打破沉默,问道。

    “路德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跟随,应该是没有告诉任何人,现在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菲欧娜回道,过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有点像以前的阿诺尔。”

    在阿诺尔被关进黑塔之前,蔷薇狮子就已经建立起来了,菲欧娜也被派出去找过阿诺尔,几次都是空手而归。

    菲欧娜甚至还和塞西莉娅说过,如果拉斯加顿举办一届逃跑加躲避大赛,阿诺尔肯定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塞西莉娅揉揉眉头,说道:“父亲让我去找他。”

    “你连阿诺尔都能找到,路德再厉害也应该没有阿诺尔能跑吧……当我没说!”菲欧娜看到塞西莉娅那冰冷的眼神,立刻闭上了嘴巴。

    塞西莉娅收回冷冷的目光,再次看向窗外,菲欧娜不明白同样的景色为什么塞西莉娅一直看不腻。

    塞西莉娅不会告诉她,那是黑塔的方向。

    “不过他确实比不过他。”忽然塞西莉娅冒出这么一句。

    菲欧娜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甚至恶狠狠地想到,如果现在不见的是阿诺尔的话,不用赫芬斯伯爵要求,你都会坐立不安吧!

    “菲欧娜?”塞西莉娅的语气微微升高,传到菲欧娜耳朵里却让她打了个激灵,她听出来塞西莉娅的情绪不太对。

    “什,什么事?”菲欧娜绷住表情,“严肃”地看着她。

    塞西莉娅看了她一会儿,轻描淡写地说道:“能不能把你刚才想的事情和我说一下?”

    菲欧娜身子一抖,不假思索地说道:“我在想路德可能会去哪些地方,正在筛选。”

    “那寻找路德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塞西莉娅再次把视线移向窗外。

    菲欧娜欲哭无泪。

    “蔷薇狮子团员们回来齐没有。”塞西莉娅问道。

    “艾希和珍妮已经回来了,海伦,黛西等人还没回来,估计还要等一两天。”菲欧娜垂头丧气地说道。

    塞西莉娅看着丝毫不掩饰自己情绪的菲欧娜,心里暖暖的。有这样一个不像下属更像姐妹的人陪在身边,这是她的幸运。

    阿诺尔和贝拉德的关系应该更好。

    菲欧娜正低头痛苦地思考路德可能去的地方,没有看到塞西莉娅微微勾起的嘴角。

    —————————————————————————————————————————————

    琳回到兰代尔家族,在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

    “琳,你怎么出去那么长时间,你知不知道兰代尔公爵很担心你。”拦住琳的是一个高高帅帅的青年,十八九岁的样子,剑眉微皱,就连担心的样子都掩盖不了他本身的英俊。

    琳看了看他,没有说话,从马车上下来,直直地向着自己的别馆走去。她不喜欢他用和她很熟的语气说话。

    “这几天没有在外面饿着吧?你看你脸色都没有以前好看了。”雷丝毫不在意琳对他的态度,紧紧跟在她身边,关心地说道。

    琳不喜欢和他说话,其实她压根就不喜欢说话,当初阿诺尔找她的时候,她和阿诺尔说的话也很少,但两人并没有什么尴尬,因为阿诺尔能自言自语一整天,不管琳回不回答他,大多时候都是他自问自答。

    雷对她的关心,琳一点都不喜欢,因为他很烦人,总不自觉地想要强调自己的存在感。

    “出去时候多带点仆人,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呢,当然我不是怀疑你的实力,同龄人很少能有比你强的。”雷悄无声息地夸奖道,但琳丝毫没有听进去。

    和阿诺尔在一起会发生意外?琳并不觉得。虽然第斯卑耳的囚笼里很阴冷,但在阿诺尔身边却很温暖。

    好不容易到了别馆,琳在门前停下脚步,雷也识趣地在门前站住。见雷不再跟着,琳才走进别馆,头也没回。

    雷目送着琳上了二层,这才去把琳的马车带回马厩。

    刚到二层,琳就看见走廊尽头一个人影风一般的掠了过来,边跑边喊道:“宝贝女儿,你可回来了,这几天父亲可是想你想的吃不下饭啊!”

    琳手指一动,光芒一闪扇姬严严实实的挡在她身前,两把大扇子打开把走廊堵死。

    “咦?”兰代尔公爵在扇姬前站定,摸摸这里敲敲那里,然后惊讶的说道:“这些全是锻钢?这么精密的零件你确定不是维尼铁匠铺的大师打造的?”

    琳没有回答他,静静地看着不说话。

    兰代尔公爵早已习惯了和琳的相处方式,自问自答到:“如果真的不是那些大师的话,那这个人的锻造术可真是厉害,能和那些大师相比了。”

    琳眨眨眼睛,嘴角的弧度缓和了不少。

    “要不你把他带回来吧,反正你名义上的未婚夫也出不来,你也不能耽误了人生大事,这种人才一定要把握住啊!”虽然兰代尔公爵已经猜到琳是去找阿诺尔,但还是故意刺激她。

    果然,刚刚缓和了的嘴角又咧了下来,琳收起扇姬,绕过父亲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女儿女儿,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你看现在全是一夫多妻,虽然你父亲我非常专一,除了你母亲就只爱你一人了,但为什么女人就不能同时有多个丈夫呢?你完全可以先把那个锻造师弄到手,以我女儿的风姿把他搞到手还不是手到擒来?如果赫芬斯家的小子能出来,以他的身份肯定没什么资格在提条件了,这时你表现的大度一些,将他收了,他肯定不会拒绝的,虽然身份不行了,但那小子长了一副好皮囊,勉强还能……”兰代尔公爵话没说完,前面的琳突然停住脚步,扭过头来冷冷的看着兰代尔公爵,顿时兰代尔公爵想被猎鹰盯住的猎物,立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琳没有说话,转身就走,兰代尔公爵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跟上去。

    他从琳的眼神里,清楚地看到了愤怒的情绪,这对完事波澜不惊的琳来说简直就是奇迹啊,兰代尔公爵这么多年还是第二次看见琳露出异样的情绪。

    第一次是阿诺尔被关进第斯卑耳的囚笼,那些天琳身上升腾着失落的气息,好久都没有恢复。

    两次流露情绪都是因为阿诺尔,事实已经很明显了。

    “女婿啊,你老丈人能做的就这么多了,为了你我可是不惜被女儿仇视啊,你可争点气,别老待在里面了。”兰代尔公爵轻轻念道:“你的对手可不少,毕竟我女儿这么优秀。”

    琳当然没有听到兰代尔公爵的念道,此时的她正生着闷气,进入房间,踢掉靴子趴在床上不动了。

    趴了一会儿,琳坐起身来,抱着膝盖直直的看着前方的空气,为什么会有一种失落感?为什么这种感觉特别想书中描写的孤独?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情绪?

    其实她知道答案,她已经习惯了和阿诺尔和衣而眠,两人挤在小小的铁床上,感受着阿诺尔呼出的气息吹起她的发丝,这种感觉是她非常依恋的。

    有点想……去黑塔呢。

    忽然冒出的这个念头把琳自己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到了不想离开他的程度吗?

    得不到答案的琳心里没由来的生出一股烦躁之气。

    她第一次在床上滚来滚去,做出这种小女孩才会做的行为。

    忽然坐起身来,琳开始认真考虑起破掉教皇的言灵魔法的方法了。

    —————————————————————————————————————————————

    琳回来时已经快到正午了,兰代尔公爵知道女儿回来,第一时间亲自跑去了厨房,要求准备一大桌美食来欢迎琳回家,然后才匆匆跑去琳的别馆。

    琳坐在饭桌前,情绪不高的用叉子插着盘子里的豆子,一颗一颗的放进嘴里。想了很长时间,她都没有想到有能破开言灵魔法的方法,如果真的那么容易的话,阿诺尔也不至于被关进去三年,他的智慧可不会弱于自己。

    还有一点让她郁闷的,雷那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竟然也在饭桌前。虽然琳选了个离他很远的位置,但雷的声音还是能传到她耳朵里。

    “……我没有辜负兰代尔公爵对我的期待,这一年在维尼铁匠铺学习,我的锻造技术提高了很多,瑞比大师已经答应收我为弟子了。”雷端坐在座位上,严肃地向兰代尔公爵汇报道。

    雷旁边的是他的父亲,兰代尔家族的锻造师,为兰代尔家族的魔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现在听着自己儿子汇报,脸上的笑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兰代尔公爵坐在主位上,听着雷汇报这一年的收获,点点头,对雷的父亲说道:“克塞,你儿子很出色啊,你怎么之前没和我说起呢,是想给我个惊喜吗?”

    克塞笑着说道:“这点事情怎么值得和公爵说起,这小子要走的路还长着呢,夸他会让他不知天高地厚的。”

    “哈哈,言重了,雷这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稳重,踏实,不可能会像你说的那样的。”兰代尔公爵给的评价很高。

    雷和克塞笑的很开心,父子俩对视了一眼,似乎在做着交流,最终雷轻轻点点头,鼓起勇气对兰代尔公爵说道:“公爵大人,有一件事不知道……”

    “尽管说,我没那么迂腐,不用那么拘束。”兰代尔公爵把身架放得很低。

    “是。”雷说道:“我现在已经是瑞比大师的预备弟子了,相信之后我的锻造术会越来越接近老师,我有信心总有一天我能超过瑞比大师。”

    “我相信你。”兰代尔公爵鼓励道。

    “所以,”雷深吸一口气,看了琳一眼,站起身对兰代尔公爵鞠躬说道:“我希望成为琳小姐的专属魔偶修护师,我相信凭我的能力一定能为琳小姐打造出最厉害的魔偶的!”

    琳听见有人提到自己名字,抬起头看了雷一眼,然后又低头摆弄盘子里的豆子,似乎雷对她的吸引力都没有豆子的大。

    兰代尔公爵不用看都知道琳的反应,心里偷偷说道:“就你那两下子还相当琳的专属修护师?就算瑞比大师来了,都无比能把扇姬修理得那么精密完美,更别说你这个学生了。”

    当然兰代尔公爵只是心里想想,嘴上说的却是:“年轻人有信心是好事,这点值得推崇。但你知道琳的性格的,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琳了,我的话她都不一定会听,所以这件事你还得和琳说。”

    见父亲把矛头指向自己,琳缓缓抬头,和兰代尔公爵对视了一眼,兰代尔公爵眼里的笑意被他藏得很深,并没有让琳发现。转向雷,发现雷和克塞都投来期盼的目光,琳忽然冒出个念头,淡淡地说道:“可以。”

    “真的?!”雷喜出望外,他已经先想好了琳拒绝他之后的说辞,没想到琳竟然这么痛快的答应了,克塞也是,笑的额头都挤出皱纹来了。

    兰代尔公爵是什么人,仅凭寥寥几句就判断出琳是去找阿诺尔,怎么会猜不到琳此时的小心思,暗暗偷乐的同时也感到欣慰,女儿终于不再那么冷漠了,他知道这都是阿诺尔的功劳。

    这也是他支持琳的最重要原因,因为到现在为止,只有阿诺尔一人能让琳流露出情绪,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不能。

    除了琳,三人笑得很是开心,雷和克塞是喜出望外,兰代尔公爵则是乐于看戏。

    琳继续戳盘子里的豆子,满脑子都在想言灵魔法的问题。

    饭后,琳率先离开饭桌,回自己的房间。

    刚走出餐厅,雷就追了出来。

    “琳,等一下。”雷跑到琳的面前,感激的看着她:“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打造出最厉害的魔偶来,只有最厉害的魔偶才能配得上你!”

    琳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去。

    雷紧跟着琳,不停地说道:“事不宜迟,琳,能不能把你的魔偶给我看一下,我肯定能把它改造的更完美,更适合你!”

    琳停下脚步,一扬手,扇姬出现在她身旁,琳看都没看一眼,扔下一句话离开了:“修护好再给我。”

    “没问题,放心吧!”雷惊喜地抱着扇姬,信心满满地回道。

    一个小时之后——

    “父亲,我需要你的帮助!”锻造室里,雷****着上身,站在扇姬旁边,满头大汗地叫道。

    “怎么了?”克塞放下手中的工作,来到儿子这边。

    “我完全找不到能够改进的地方啊!”雷快崩溃了,他用了半个多小时时间来解析扇姬的构成,每一个部件,每一处关节角落都找遍了,发现不对劲的他又检查了一遍,竟没有发现一处能改进的地方!

    “我看看!”克塞对自己儿子的水平还是有信心的,但也不应该连一处都找不到。

    上下找了一遍,克塞额头开始冒汗了。

    光滑浑圆关节滚珠,内部的精密细小零件,行动滚轴,甚至连武器的扇面,完全找不到任何瑕疵,这分明出自大师的手笔啊,就连大师要做成这样的作品都要耗费极大的精力,起码一颗完全光滑的滚珠就够打磨一天的了。

    “兰代尔公爵难道请维尼铁匠铺的大师为琳修护改良魔偶?”克塞皱着眉头问道。

    “应该……不可能,之前瑞比大师受邀来兰代尔家族,结果因为琳没有及时回来而气冲冲的离开了,回去之后还发脾气说谁也不许接兰代尔家族的工作。”雷说道。

    “那这个魔偶怎么解释?难道兰代尔公爵找到了比维尼铁匠铺更厉害的锻造师?”克塞怀疑的说道。

    “怎么可能!”雷果断地否定。

    父子俩看着扇姬,又互相看看,愣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

    “这可怎么办啊!这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能不能博得琳的好感就靠它了!现在怎么办?”雷暴躁的揉乱头发,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之前的风雅。

    “这……要不你去请你的老师来帮忙?这种机会咱们可不能放过啊!”克塞急道。

    “老师怎么会帮兰代尔家族啊,他老人家正生着气呢。”雷愁眉苦脸地说道。

    “我去找兰代尔家族其他锻造师商讨一下吧……”克塞没了主意,原本是想他们父子私下把这块蛋糕吞下,结果却出乎两人意料,让两人不得不退让一步。

    “唉……”父子俩对视,沉沉的叹了口气。

    —————————————————————————————————————————————

    “你猜,克塞父子现在是什么表情?我猜肯定是愁眉苦脸的狼狈模样,想想就好笑!”兰代尔公爵此时在琳的房间里,倒骑着椅子,趴在椅背上一脸傻乐的表情。

    琳抱着手臂,右腿搭在左腿上,一眨不眨地盯着兰代尔公爵。

    兰代尔公爵全然没有在意琳排斥的目光,自顾自的说道:“作为兰代尔家族的锻造师他水平还行,但竟然想染指我宝贝女儿,这就有些找不准自己位置了。虽然我是个开明的人,并不会因为他的身份而看不起他,我说的位置是他在你心里的位置,压根就没他什么位置,连这都看不出来,身为你的父亲我深深怀疑他到底有没有脑子。”

    琳沉默不语,但心里流淌过丝丝暖意,虽然父亲有些不正经,但他对自己的关爱丝毫不减,说是溺爱都不过分。

    “就雷那点技术,连我女……女儿找的不知名的修护师都不如,这回看他还有什么脸面往你身边凑。”兰代尔公爵偷偷松了口气,刚才差点把“女婿”说出来,幸好自己反应快,不然琳非得几个月不理他。

    “为什么答应他。”这是兰代尔公爵进她的房间以来,她说的第一句话。

    兰代尔公爵激动了,多久女儿没和他说话了,不过还是以平静的语气说道:“让他知难而退不好吗?我知道你不喜欢身边有别人打扰,这不是一劳永逸地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吗,怎么样,父亲想的周到吧?”威名在外的兰代尔公爵此时竟露出得意的笑,脸上写满了“快来夸我快来夸我”,让琳很是无奈。

    不过兰代尔公爵的做法让她很满意。

    “在这个年纪,雷也算是锻造师里的佼佼者了,现在又拜了瑞比为师,前途不可限量。这种人才当然要留在兰代尔家族,不然被瑞比那个老家伙拐去维尼铁匠铺岂不是一大损失。”兰代尔公爵边说边晃着椅子,丝毫不顾琳越来越冷淡的目光。

    “正好这小子对你有好感,顺带利用一下,诶对了,要不你把他也收了吧,这样就有三个……等等,你找的那个锻造师不会是个老头吧?”兰代尔公爵忽然想起一个之前一直“忽略”的问题,震惊地看着琳。

    结果兰代尔公爵被琳连人带椅子扔出了房间,被关在门外。

    把兰代尔公爵关在门外,琳坐在柔软的床上,抚摸着精美的床垫,想起在阴冷的黑塔里,阿诺尔睡在稻草上,心里弥漫起一股说不出的压抑。

    最后那个晚上,阿诺尔的忽然离开,琳大概猜出了一些,这也是她没有追出去的原因,敏感的她察觉到阿诺尔的情绪不太对,不然他不会表现的那么慌张。

    “今天晚上你就抱着它睡觉吧,肯定不会冷的你放心吧!哦,不知为什么今天晚上特别精神,应该是这个粉红晶体的缘故吧,我去地下就不打扰你睡觉了,拜拜好梦!”

    阿诺尔那天晚上说的话琳现在都能一字不差的记着,以她对阿诺尔的熟悉,他会说出这种慌乱的话,说明他已经无法保持平稳的心境了。

    除了贝拉德以外,琳是阿诺尔接触最多的人,而阿诺尔也是琳除父亲以外,接触最多的人,阿诺尔了解琳,就像琳了解阿诺尔一样多。

    阿诺尔从小不喜欢在家里待着,绝大多数人都以为阿诺尔是天生闲不住,而琳知道并不是这个原因,不然为什么一个闲不住的人能成天成天陪她待在林子里,不会烦腻?

    他是在躲避什么。这是琳感受到的,但她并没有去询问阿诺尔,一是她的性格不会让她做出这种事,二是她知道阿诺尔是心里有事情的人,虽然当时两人很小,但一个藏得住事情,另一个则能看出他藏着事情。

    他们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琳忽然坐不住了,她想去黑塔。

    没有犹豫,琳站起身,匆匆穿上靴子,快步走向父亲的房间。

    兰代尔公爵见女儿主动找他,简直是惊喜交加,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结果琳一句话让他完全泄了气:“我要出去。”

    阿诺尔这个臭小子!兰代尔公爵第一次想把那小子痛揍一顿。

    猜到答案并不难,除了阿诺尔以外琳还有其他会接触的人?没有!

    收拾好心情,兰代尔公爵坐下来,安静地看着琳问道:“去干什么?”

    “找人?”琳说话依旧简练。

    “谁?”明知答案的兰代尔公爵起了玩心。

    琳看着父亲的眼睛不说话。

    兰代尔公爵也耐心起来,眼里藏着琳看不到的笑意。

    “你知道。”琳抿了下嘴唇,说道。

    “我怎么会知道?难道是去找雷要回扇姬?那也不用和我说啊。”兰代尔公爵装傻,能和女儿交流这么多回合那是他做梦都想实现的事情啊,这种机会怎能放过!

    “你都知道。”琳咬嘴唇,挤出一句话来。

    “什么我都知道?”兰代尔公爵眼睛微眯,嘴角不自觉的翘起,逗弄女儿的感觉真是太舒畅了!

    “阿诺尔就是锻造师,你知道。”琳冷冷的说道。

    察觉到女儿的语气变得冰冷,兰代尔公爵也不敢再玩了,立马交代道:“既然你知道了,那我就承认好了。我知道你之前是去找阿诺尔,但为什么你现在还要去找他呢?”

    琳沉默了,眼神也从父亲身上移到了他身前的地面上。

    “女儿……”“想他。”

    兰代尔公爵正要说话,琳几乎是同时说出了两个字,这两个字如炸雷一般把兰代尔公爵炸愣在原地。

    这是琳说的?琳竟然会说这种话?我是不是听错了?一定是我幻听了是不是?没错是我幻听了,刚才那一瞬我的耳朵忽然失灵了,出现了幻觉!有人在捉弄我!没错,就是这样……

    可是……

    阿诺尔!你个混蛋!老子要不把你揍得连你爸爸都不认识你,老子就不姓兰代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