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三十三章 决定放弃

魔金法则 第三十三章 决定放弃


    帕拉图和帕特里克回到坦石,已经是午夜时分。和守卫打听一下情况,发现贝拉德似乎还在会议室没有出来,两人赶忙赶到会议室。

    贝拉德此时还在盯着魔法屏,目不转睛。

    “咳咳。”帕拉图咳嗽一声把贝拉德的视线吸引过来,和帕特里克对视了一眼,把今天晚上的经历和贝拉德说了一遍。

    “人没事就好,他们的行踪可以再找,不过以后的风险会大很多,他们肯定会提高警惕。”贝拉德说道。

    “本来以为是好机会,没想到却是对方设下的陷阱,差点栽了进去。”帕拉图仍有心悸地说道。

    帕特里克一言不发,和二人打了个招呼就回房间了。

    帕拉图把会议室的门关上,叹了口气:“今天真是倒霉。”

    “没关系,”贝拉德安慰道:“继续努力吧,最好的结果是阻止斗篷人的行动,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让他们把实验完成,给军队填充一股力量,对拉斯加顿的边境造成威胁而已,对坦石的影响不算太大。”

    “但如果试验品都和汉克一样就麻烦了,那力量简直不是人类能对付的!”帕拉图声音有些沮丧,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那个小个儿斗篷人叫汉勒特,巨型斗篷人叫汉克,你对这两人有没有印象?”

    贝拉德想了想,摇了摇头。

    “真不知道那两个家伙是什么来头,难道是和拉斯加顿有仇的国家的人?”帕拉图猜到,毕竟现在和斯巴达克有冲突的就只有拉斯加顿,两国紧张的关系已经维持了好些年了。

    贝拉德也不清楚,但这个猜测的可能性很大。

    “我们处的地位太被动了,而且现在军队方面不是已经答应了他们,只要他们把试验品带给他们看,估计立刻会得到军队的支持,到时我们就真的回天乏术了,一个角斗场难道要和军队作对?相当于和整个斯巴达克作对啊。”帕拉图感叹道,事情完全脱离了他们的控制,他们只能看着事情发生却无能为力。

    “这么长时间了,他们难道还没做出试验品?距离第一个失踪的人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吧,难道实验出了什么意外?”贝拉德忽然说道,不过这也是猜测,一点根据都没有的猜测。

    “也许试验品有个适应期吧,毕竟让一个斯巴达克人变成汉克那样的体型,就算短时间能变成那样,自身也要适应适应吧。”帕拉图说道。

    两人都不知道,汉勒特的实验不是出了意外,而是压根还没开始。

    正当两人无事所做,把视线又集中到魔法屏时,帕拉图忽然想到一件事,很严肃地问贝拉德:“有哪些地区是信奉教皇的?”

    “除了拉斯加顿,还有拜伯伦萨和德尼兰也都是教区,虽然最高统治者都是教皇,但信奉的教派不一样。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贝拉德问道。

    “我在和汉勒特交手时,躲掉了他的攻击,听到他说了一句话‘教皇会惩罚你的’!”帕拉图认真的说道。

    贝拉德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难道那家伙知道你是……”

    “不可能,我来自拉斯加顿也就咱们几个人知道,他们怎么可能会摸清?”帕拉图否定到:“我的意思是,他说到教皇,完全是下意识的说法,那是不是说明他就是来自某个教区?”

    贝拉德此时也反应过来了:“难道会是其他教区想要借斯巴达克之手来威胁到拉斯加顿?不过三大教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紧张到需要用到这种手段啊。”

    “也许没有明争却有暗斗呢?谁知道教皇之间表面上一片和睦,背后互相捅刀子?”帕拉图说。

    “这么说那两人是拜伯伦萨或者德尼兰的人?”贝拉德皱着眉头说道。

    帕拉图点点头:“真是这样的话,这事情就不是我们能接触的了,这是国家之间的战争!”

    “难道真的会引起战争?”贝拉德虽然算不上典型的和平主义者,但也绝不喜欢战争,安定的生活才是他最喜欢的。

    “要不……我们放手吧,再追究下去也许真的会惹祸上身的。”帕拉图有些动摇。

    贝拉德也没什么好办法,两人一筹莫展。

    “把帕特里克叫来吧,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睡觉。”贝拉德说道。

    帕拉图直接站起身,便往门外走边说道:“如果帕特里克知道我们怕吵醒他睡觉而没有及时告诉他这么重要的事,他能把会议室拆掉。”

    没一会儿,帕拉图和帕特里克相继走进会议室,帕特里克刚进门就开口说道:“我们已经派人去通知克森了,沙罗比较近,明天早上再通知他也不迟。”

    帕拉图接过话说道:“我觉得还是把我们三家聚在一起商量一下比较妥当,到时候再做决定。”

    贝拉德则把魔法屏解除掉,说道:“让那些还在外面活动的弟兄们都回来吧,这个任务太危险了,让他们冒这个风险是我的判断失误。”

    “已经让人去通知了。”帕特里克说道,听声音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怎么可能会好?对方的计划没有阻止,反而让他们永久的失去了两个兄弟。

    帕拉图拍了拍帕特里克的手背,对贝拉德说道:“你来斯巴达克是不是只为了这件事?”

    “主要是这件事,顺带给你们这个。”贝拉德从怀里掏出一个瘪瘪的口袋,打开口袋后竟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魔法阵,贝拉德把手伸进魔法阵中,再抽出来手里握着一个药剂瓶,就这样来回伸进抽出,不一会儿桌子上堆满了药剂瓶。

    帕特里克呆呆地看着贝拉德像是变戏法一样,从空空的口袋里掏出了这么多东西,这些药剂瓶起码能装满一个大号箱子。

    “这是类空间魔法,能够压缩空间来储放物品,不过只能放置没有生命的物品。”帕拉图解释道。

    “这些是疗伤的药,白瓶的是给人用的,紫瓶是给魔兽用的。还有这个,”贝拉德从口袋里摸出两个只有拇指大小的小瓶,和其他药剂分开,放在桌子的一边:“这个是给你们两人用的,能救命的药剂。”

    帕拉图拿起两个小药剂瓶,很小心地收起来。帕特里克对此没有任何表示,他知道这种小东西交给自己不是弄碎就是弄丢,还是让帕拉图保管好了。

    反正又不是别人。

    “真是帮大忙了,斯巴达克这边炼金术不是很发达,那些魔兽受了伤我都是自己配的药,但效果肯定比不了药剂。”帕拉图说道,帕特里克的心情也是好上了不少。

    “这件事情明天等那两家角斗场的管理者来了以后再商量,不过在我看来放弃的可能性比较大,自古民不与官斗,和军队作对那纯属是找不自在,他们肯定也不会冒这个险的。”贝拉德说道。

    帕拉图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再说下去估计帕特里克心里又不会好受,于是转移话题问贝拉德道:“你什么时候走?”

    “尽快吧,明天有了结果就走,虽然知道那边不会出事,但还是让人不放心啊。”贝拉德说道,自己回到黑塔估计还得十天左右,这还是他第一次离开阿诺尔这么长时间。

    “唉,彼此彼此吧。”帕拉图也是叹了口气,结果吃了帕特里克一记白眼。

    “都休息吧,明天还要忙呢。”贝拉德道。

    “你们休息去吧,我去外面待一会儿,晚上太闷了睡不着。”帕特里克朝外面走去。

    贝拉德投出一个疑问的眼神,帕拉图无奈的说道:“肯定是等他那些兄弟去了,他们没有全部回来估计他是不会睡觉的。不得不佩服阿诺尔的眼光啊,看人看的那么准。”

    “他的眼光从来都没出过错。”贝拉德说。

    “阿诺尔那边没什么动作?”帕拉图问道。

    “没有……怎么可能?他是那种闲的下来的人吗?我知道的就有不少。”贝拉德道。

    “还有你不知道的?他还有瞒着你的事情?”帕拉图惊讶的说道,在他的印象里他俩好的能穿一条裤子。

    “为什么全要告诉我呢?”贝拉德有些不理解帕拉图的问题:“肯定有一些不方便透漏的事情,我只是辅助他而已。”

    帕拉图挠了挠头,有些怀疑的问道:“你确定你对自己的定位没有问题?是不是有些太……”

    “一点也不,我在做我这个位置应该做的事情,越界的话会让阿诺尔难办的。”贝拉德笑着说道。

    “好吧,你们的关系你们自己清楚就行,反正在我看来是挺乱的。”帕拉图表示自己就是随口说说。

    “放心吧,他做事情有分寸的,不用担心。”贝拉德则反过来安慰帕拉图。

    “我不是担心他!我是在担心你好吗?平时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儿犯糊涂!”帕拉图已经触摸到发狂的边缘,当事人却一副浑然不知的表情。

    “你想多了,他知道该怎么做。”贝拉德笑道。

    帕拉图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支吾了一会儿,一甩衣袖回房间睡觉去了。

    —————————————————————————————————————————————

    第二天一早,帕特里克派人去通知沙罗,结果没多久功夫,沙罗和去通知的坦石守卫一起坐着马车来到了坦石。

    帕特里克亲自把沙罗带到会议室,此时帕拉图已经在会议室等候了,见沙罗来了赶忙站起身做足了礼节。沙罗也不是那么虚荣的人,也不和帕特里克客气,拉了把椅子就坐了下来:“事情有进展?”

    “没有,反倒有坏消息,等克森来了以后一块儿说吧。”帕特里克说道:“你也是急性子,都这么大岁数了,说走就走,你那些守卫也是不容易。”

    “人老心不老,我还没到躺在床上生锈等死的时候呢,至于那些小子们,他们已经习惯了。”沙罗随意的说道,既然帕特里克已经说了要等克森来了再说,那他也就不再询问了。

    帕拉图把泡好的茶放在沙罗和帕特里克面前,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

    贝拉德并没有在会议室,他的身份不方便出现在这里,现在正在兽笼里和钢珠滚滚打好关系,起码让它熟悉和人类打交道,阿诺尔和它相处起来也方便一些。

    无奈这家伙根本没有搭理他,缩在角落呼呼大睡,比萤火狮子还要懒。

    贝拉德也不嫌无聊,去看看别的魔兽。

    走到黑豹的兽笼前,贝拉德停住了脚步,这只黑豹可比钢珠滚滚通人性的多,贝拉德的气味它不是第一次闻到,对于贝拉德在它笼子前停下没做任何动作,趴在那里假寐。

    贝拉德打开门,走了进去。

    黑豹这才坐起身子,舔着舌头看着贝拉德。也许是和萤火狮子相处得到了很多和魔兽相处的经验,又也许是黑豹性格很棒,贝拉德把手放在了这只第二次见面的魔兽的后颈上,轻轻地顺着它柔顺的毛发。

    和阿诺尔一样,相比人类,贝拉德更喜欢和动物接触,在它们面前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只要你对它好,最起码它也不会伤害你。

    而人呢?尤其是贵族圈里,你对人好的不能再好,结果那人回头就把你卖了,这种事情十分常见。

    黑豹眯着眼睛,一副舒适的样子,它只在帕拉图和贝拉德面前露出过这种表情,难怪帕拉图对它很是关照,这家伙确实很机灵,贝拉德已经有了想把它带回黑塔的念头。

    相比兽笼里和谐的一幕,会议室里则很是沉闷。

    沉闷的原因其实是三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喝着茶水,谁的杯子一空帕拉图立刻起身倒满,期间没有任何语言交谈。

    对于帕拉图,他的耐心充足的很,给他一本书能坐那儿看上一天,沙罗的脾性也养的很好,有句老话,人老不以筋骨为能,虽然他还没有老到那种程度,时不时也会亲自去教沙罗角斗场的人两手,现在他比起年轻时不知沉稳了多少,时间在他身上留下了显而易见的痕迹。

    帕特里克算是三人中耐心最差的,不过和帕拉图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脾气比以前好了不少,以前他哪会喝茶这种饮料,都是恨不得抱着桶一饮而尽。

    三人淡定地一喝就是一上午,临近正午,克森终于赶到了坦石,算算时间估计坦石守卫刚到达强森角斗场,和克森还没说上几句话估计就再次出发了。

    在帕特里克的建议下,四人边吃午饭边谈。

    不过这条建议效果并不好。

    等帕拉图言简意赅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克森和沙罗就没有吃饭的心情了。

    帕特里克倒没觉得什么,但他忘了他刚听到这个结果时表现的还不如这两位呢。

    “没有别的选择了吗?”克森面色很是难看,这件事情谁都不会觉得甘心。

    “我和沙罗还都损失了几位兄弟呢,论不甘心也应该是我们两个才对。”帕特里克囔囔的说道,喝了一上午的茶水他早就饥肠辘辘了。

    “那你还有心情吃饭……”克森没好气的说道。

    “不影响,”沙罗到底是前辈级的人物,对事情的接受能力和消化能力完全不是克森能比的,一边吃一边说道:“身体是本钱,不能因为事情急就手足无措,急也不能解决问题不是?”

    帕特里克哼哼了两声表示赞同。

    克森叹了口气,拿起叉子卷了一团面条,看样子也没什么胃口。

    “你要是不吃就别糟践食物!”帕特里克嘟囔着。

    克森咬牙切齿地把面条塞进嘴里,还没咽下又卷起了一团,看着帕特里克的眼神似乎是在看着猎物。

    “看我干什么?你还能吃了我咋地。”帕特里克不满的道。

    沙罗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叹道年轻真好。

    一顿饭在帕特里克和克森奋力抢食中结束了,几人又回到会议室,正式商量问题的解决方法。

    “先说说我们的看法,”帕拉图依旧是帕特里克的发言人,对此沙罗二人早已习惯,在他们心中帕拉图的地位不比帕特里克差:“我们是建议放弃对斗篷人的阻拦,反而应该准备力量应对之后的事情。”

    “你是说军队方面的事情?”沙罗开口道。

    帕拉图点点头:“没错,斗篷人的最终目的是军队这点错不了,其实对我们并没有什么直接影响,军队肯定不会和我们角斗场对着干吧?没有任何好处还费心费力,不值得。我担心的是如果试验品都像那个巨型斗篷人一样,那简直太恐怖了,这样的力量一旦让军队掌握在手中,下一步肯定是引起战争,这一点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

    “那为什么还要放弃阻止他们?”克森问道。

    帕特里克抢在帕拉图之前说道:“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汉克,就是那个大个儿斗篷人,我们几个加起来估计都打不过他,不放弃还能怎么办?”

    “趁他们还没有大量的制造试验品,现在不动手难道还等他们组成团队再动手?”克森质疑道。

    “帕特里克说的有道理,”沙罗给出了他的判断:“我们禁不起这样折腾,这些可都是兄弟们呐,知道了风险难道还能让他们去冒险?”

    “我可是打算亲自去的……”克森嘟囔着。

    “人数已经没什么太大效果了,人家的人数没准很快就超过我们几家,到时有了军队的支持,我们难道还能对他们出手?现在不敢动手就是在顾忌军队,毕竟军队上面已经和斗篷人接触过了不是吗?”沙罗耐心地分析着现在的问题,他们所处的地位的确不允许他们再继续下去了。

    “啊——”克森身体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看着房顶不爽的大吼一声,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现实就是这样,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这不找你们来商量一下。”帕特里克说道。

    “只能放弃了,回去就让那些小子们都回来,先顾咱们自己的安危吧,那些小角斗场我们已经管不了了。”沙罗一锤定音,为今天的商谈画上了句号。

    帕拉图悄悄在桌子下推了推旁边的帕特里克,帕特里克看了他一眼,才想起之前帕拉图交代的事情:“对了,军队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不提还好,克森动作僵了一下,一拍桌子吼道:“我差点把这事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

    “嘭”的一声巨响,帕特里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沙罗吓得差点把端起的茶杯扔掉。帕特里克也吼道:“重要你到是说啊!那么墨迹干什么!”

    “军队那边再也没有听说斗篷人的消息。”克森不敢耽误正事,赶在再次忘掉之前把事情说了出来。

    “这不应该是好事吗?”帕特里克疑惑的说到。

    “怎么说清楚呢?就是不是没有消息,而是我们收集不到消息,军队方面已经把斗篷人的事情彻底拦了下来,估计已经升成了机密事件了。”克森解释道。

    众人沉默。

    良久,沙罗嘀咕道:“那可真是坏消息……”

    “果然我们该收手了,事情已经上升到我们触碰不到的等级了。”帕拉图说道。

    “既然已经确定了那我就先会强森了,这种事情可拖不得。”说着克森起身就要往出走。

    “那我也走了,要把那些小子们叫回来。”沙罗也起身道。

    几人也算是老熟人了,没有那些无聊的客套,帕特里克连站都没站起身,只是点点头示意,那两人也不在意,匆匆地离开会议室。

    二人走后,帕特里克往桌子上一趴,无精打采的喃道:“事情就这样了吗……”

    帕拉图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事情已经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了,不要太纠结。我们先把坦石管理好,事情和军队扯上关系我们就不能再插手了。”

    帕特里克一拳砸在桌子上,低吼道:“要不是军队……我现在特别想揍那个汉克一顿。”

    “提升实力吧,不过要循序渐进,我就不信那些接受实验的人一点副作用都没有。”帕拉图道。

    “还是不够强啊!走,陪我去找个魔兽练练手!”帕特里克拉着帕拉图就往会议室外面走去。

    —————————————————————————————————————————————

    “他怎么也想起找魔兽练手了?”贝拉德和帕拉图站在一旁,见帕特里克赤手空拳地往魔猿身上招呼,好奇地问道。

    “受刺激了,打不过汉克,急着想要变强。”帕拉图解释道。

    “和阿诺尔一样啊……”贝拉德感慨地说道。

    “他还是不能使用魔法吗?”帕拉图问道,阿诺尔不能使用魔法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真有点天妒英才。

    “他啊,”贝拉德笑着说道:“他现在有不比魔法差的能力,变强是迟早的事。”

    “那太好了!”帕拉图真心替阿诺尔感到高兴。

    “就算没有那能力,不会魔法,他也不会碌碌无为,是金子总会发光。”

    帕拉图点点头,一脸赞同。

    这时帕特里克那边发生一点小状况,以力量见长的魔猿被一个人类当沙袋打而且毫无还手之力,逐渐开始萌生退意,好不容易抓住机会,硬吃了帕特里克一拳,四肢并用地朝帕拉图这边跑来。

    “它这是见我们好欺负,捡软柿子捏?”贝拉德有些好笑的说道。

    帕拉图飞快地画了个魔法阵,两人身前升起数十根一根高的岩刺,魔猿立马刹住脚步,结果被从身后追上的帕特里克一爪子揪了回去。

    “其实我挺想去你那边的,好久没见阿诺尔了,变化很大吧?”帕拉图压根就没把魔猿放在心上,尽管它已经被魔猿选为了目标。

    “早着呐,他才十四岁,离发育成熟还得几年,不过现在比以前高了不少,身上全是肌肉,”贝拉德道:“要不我留在斯巴达克,你去那里待几天?”

    “算了吧,坦石这边没了我根本不行,就靠帕特里克那家伙,也就和魔兽打打闹闹还行。”帕拉图一脸嫌弃的说道。

    贝拉德一脸玩味地看着帕拉图,结果吃了一记暴栗。

    另一边,魔猿终于被帕特里克耗完了体力,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装死。帕特里克一屁股坐在魔猿身边喘着粗气,没好气地拍了魔猿一巴掌,骂道:“起来!不打了!今天先放过你。”

    魔猿睁开眼睛,见帕特里克貌似没有动手的意思,哼哼吱吱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蹲在帕特里克身旁,一脸幽怨的样子。

    帕拉图有些好笑的看着一人一兽,心里则充满了信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