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魔金法则 第十八章 死镰螳螂


    “父亲,这次捕兽就带上我吧,我的刀术还是很强的。”刚过十八岁的汤姆等这一天很久了,为了和父亲一起捕兽,他练习刀术也有两年的时间,村子里的同龄人鲜有对手。

    “不行,怎么能让你去呢!”玛丽眉头一皱,瞪着眼睛说道:“你才多大,你知不知道捕兽有多危险!听话。”玛丽是典型的妇女代表,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她们认为自己的孩子永远都长不大。

    “妈,我已经成年了,而且你答应过我成年后就能去捕兽。”汤姆不高兴的说道。对于母亲总把他当做小孩这一点,他感到很不满,而且弄不明白为什么在母亲眼里自己就是长不大?

    “这……”玛丽一时语塞,难道她要对儿子说那是糊弄你的话?语塞的玛丽狠狠地瞪了杰瑞一眼。

    杰瑞也是习惯了,儿子长大不可避免的要经历叛逆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对母亲言听计从,每次玛丽在儿子那儿吃瘪,就拿自己撒气。

    “汤姆也长大了,而且这次匹格的伤也好了,这次是全员出动,不会有事的,他也应该长长见识了。”杰瑞笑着说道。

    “哦也!”汤姆蹦了起来,说了句谢谢老爸然后跑去做捕兽的准备。

    “你呀!”玛丽在杰瑞脚腕上轻踢了一脚,他们父子俩达成一致她还能说什么:“看好他。”

    “放心吧,就是我受伤他也会活蹦乱跳的。”杰瑞拍了拍妻子的手,示意她放心。

    —————————————————————————————————————————————

    “父亲,走快点!”第一次参与捕兽的汤姆很是兴奋,脚步自然比平时快上不少。

    “等进了森林里可不能这么乱跑了,一定要跟紧队伍。”汤姆嘱咐道。

    “这我早知道了,你怎么和我妈一样啰嗦。”汤姆抱怨道。

    “得。”杰瑞翻了个白眼,闭上嘴懒得说话了。

    杰瑞是一组捕兽组的组长,这一组共十人,其中匹格等三人是魔法师,他们的存在大大的增加了捕兽的成功率。毕竟只靠蛮力想和魔兽肉搏是很不明智的,真正能对魔兽造成伤害的还是魔法。

    杰瑞汤姆父子走了约一个小时,来到了挪威森林的西边入口。

    其他九个人已经等在那里,几个在地上蹲着的,见杰瑞来了,纷纷站起身来。虽然杰瑞的实力并不是几人最强,但出色的领导能力以及过人的观察能力,让这个小组不知多少次在魔兽的偷袭中活了下来,小组里每个人都对他十分尊敬。

    “呦,汤姆也来了。”匹格伸出手掌拍了拍汤姆的肩膀,巨大的力气差点拍的汤姆腿软:“小子也该锻炼锻炼了。”

    “他妈还不想让他出来呢,我当年这时候早就自力更生了。”杰瑞笑着说道。

    “都怪我妈,管的太严。”汤姆嘟囔着表示不满。

    众人一片笑声,杰瑞也笑的眯起了眼。

    “好了,”杰瑞拍了拍手,众人收敛了笑声,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时隔半个月,我们小组也该交任务了。别的话不多说,大家注意安全,时刻保持警惕。现在,五分钟整理时间,五分钟后出发。”

    在众人整理这段时间,杰瑞把汤姆来到一边,两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他的眼睛严肃地说道:“这是你第一次参与捕兽,里面的危险你还意识不到,不要以为自己靠着那点刀术就能和魔兽抗衡,你匹格叔那么厉害的一个人,还不是被魔兽抓伤。要是魔兽的爪子再往上一点,受伤的就不是肩膀那么简单了。跟在我后面,知道吗?”

    汤姆愣愣的点点头,印象里父亲这么严肃的对他说话还是头一次,平时在家父亲扮演的都是旁观者的身份,只在他们母子吵得太激烈时插上一句。一直以和睦面孔出现在他面前的父亲突然这么严肃的说话,汤姆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别紧张!”匹格一巴掌拍在汤姆背上,虽然他是个魔法师,但身材魁梧,手上力道十足,差点拍的他背过气去:“干啥都有第一次,万事开头难,你在一旁要多观察多学习,注意我们是怎么捕捉魔兽的。”匹格粗犷的性格决定了他是个乐天派,虽然上次差点被魔兽抓破脑袋,伤好了以后立马联系杰瑞要他赶快开始安排下一次的捕兽。

    这次人手齐全,时刻保持警惕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杰瑞大手一挥,十人迅速组成队形进入挪威森林,汤姆则跟在父亲身后。

    一进森林,杰瑞身上的气质立马发生变化,从一个和蔼的父亲变成了一个严肃的战士。汤姆一边注意着四周的情况一边偷偷观察父亲,说真的,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父亲的这一面,一直以来他都认为父亲是怕老婆不擅于表达自己情感的那种男人,今天确实长见识了。

    不光是杰瑞,所有人都不再嬉闹,每个人都是一脸严肃,不停地观察四周,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停下脚步,他们手中的武器停在能立刻出击的位置。

    受这种氛围感染的汤姆,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长刀。

    虽然现在是在挪威森林的外围,魔兽出没的可能性不大,即使有也是一些比较弱的魔兽。但经历丰富的他们更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命,他们不会拿自己生命来开玩笑,他们时刻做好出击的准备。

    十一人的小队,三位魔法师在最中央的位置,这里既安全又能给他们充足的施展魔法的时间。他们身后是杰瑞,身为组长的他要时刻做好下达命令的准备,汤姆跟在杰瑞身后,其他六人包围着他们成为结实的护盾和发起进攻的先锋者。

    小队脚步不慢,从进入挪威森林以来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期间三位魔法师轮流施展感应魔法来探测周围的环境。现在已经快接近挪威森林的中部区域,这里一般是捕兽组首选的捕兽区域。

    杰瑞适时地宣布停止继续向里行进,改为横向前进。

    一路上遇到不少野兽,也有几只魔兽,不过最新的条目里加了几条,其中一条便是要捕捉适合角斗的魔兽,熊类猿类野猪类都可以。一路上他们遇到了一只豹子魔兽三只鹿类魔兽,为了不必要的纠纷小队绕过它们继续前进。

    这一带凶猛的魔兽会变多,之前有一只黑豹魔兽就是他们小队在这片区域捕捉到的。

    “大家放慢速度,现在才是最危险的时候。”杰瑞发话到,最后一句明显是对汤姆说的。

    经父亲提醒,汤姆忽然想到,以前父亲曾给他讲过捕兽的事情,父亲曾问过他这个问题——在森林里最危险的时候是什么。汤姆想都没想就说到,是在与魔兽交手的时候。杰瑞摇了摇头,很严肃的说道:“最危险的时候是还没发现魔兽身影的时候。与魔兽交手时,有人有危险时,同伴们会及时帮助他逃脱险境,但在魔兽埋伏好后,没有人知道魔兽的目标是谁,也就是说那个倒霉的人要独自接受魔兽蓄谋已久的偷袭,这才是最危险的。”

    汤姆忽然打了个哆嗦,那岂不是在遇见魔兽前,每一秒都是最危险的时候?不对,即使遇上了魔兽,难道就能保证没有别的魔兽在一旁埋伏着吗?

    汤姆第一次认识到这个职业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杰瑞的地位在他心里瞬间高大了起来,原来父亲一直做着这么危险的工作。

    正想着,忽然匹格出声道:“注意!左前方有一个物体快速的往这边靠近。”

    原本在右边的两人迅速跑到前方,摆好防御的姿势。

    森林里似乎并没有异动,微风还是微风,摇晃的枝头还在摇晃,一切都还是和刚才一样。

    “来了!”匹格喊道。

    左边半人高的灌木晃了一下,忽然冲出一个褐色的圆球,没有灌木遮挡视线,那团褐色圆球立刻看见了捕兽组,一扭身面对着捕兽组,张开嘴露出獠牙,发出低声的闷吼。

    “魔兽山本熊!”最前面举着片刀盾牌的人喊道。

    山本熊汤姆听说过,这种魔兽体型不大,四肢着地只能到达成人的腰部,但这家伙皮糙肉厚动作灵活,獠牙和巨大的力量让它成为攻击力很强的魔兽。

    “不要轻举妄动,它好像受了伤!”杰瑞喊道:“注意四周,保持警惕!”

    汤姆把刀捏紧,同时看向魔兽,它的身上有很多伤痕,不断有血珠沿着它的毛发滴落,而且它似乎在害怕着什么,不断地在后退。

    “难道是别的捕兽组正在追捕它?”一人问道。

    “不是,它身上的伤痕不是刀剑造成的,更像是被什么锯开的……”杰瑞话说到一半,眼前的一幕瞬间让他忘记了要说的话:

    一个蓝色的影子以雷霆之势从山本熊侧面的树上跳下,朝它的脑袋扑过去。山本熊似乎感到了什么,前肢猛地用力想要逃脱蓝影的攻击。但蓝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尽管它提前感应到有危险,可还是没有完全避开,一条前肢代替了脑袋成为了牺牲品。

    直到蓝影落了地,众人才看清了它的真面目。

    “上帝啊!是死镰螳螂!该死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匹格放声吼道,似乎要把心中的震惊化为力量释放出来。

    杰瑞一脸凝重,死镰螳螂这种级别的魔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它可是凭着自身实力生活在挪威森林中部的魔兽,真是该死!

    身为组长的杰瑞可不能慌乱,更何况儿子还在自己的身后,最快速度平复心中的震惊,压低声音说道:“都不要动,先看看情况再说,做好防御准备!”

    死镰螳螂用它三角形的脑袋****着前肢锯齿上的血迹,而大大的眼睛则看着捕兽组的方向,它在从树上跳出来时就注意到这边还有一堆人,要不是注意力被分散它那一击就能在山本熊脖子上割出一道致命的伤口。

    现在山本熊趴在地上,它的右前肢被划出一条粗大的口子,血肉翻出,依稀能看到肉里森白的骨头。

    死镰螳螂的蓄势一击直接让它失去站起来的能力。

    ****了好长时间,死镰螳螂终于把锯齿上的血迹舔干净,这才抬头正视不远处的人类。

    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睛虽然没有焦点,但却看的捕兽组每个人汗毛直立。

    死镰螳螂可不是他们的目标,但现在的情况确是他们可能成为了死镰螳螂的目标。

    两方都没有动,死镰螳螂如同雕像一般立在那里,黑蓝色的锯齿闪着令人胆寒的光,头顶两根触须颤动着,似乎在进行着战力的比较。

    杰瑞一众人更是不可能乱动,一般来说虫类魔兽大多都保持着虫类的特性,它们对能动的物体格外的敏感。他们现在只能祈祷希望死镰螳螂能够忽视他们,专心对待山本熊。

    可恨的是,山本熊见自己前肢受重伤,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干脆躺在地上装死,这货甚至还把舌头伸出嘴外伸得老长。

    三方保持着诡异的默契,谁都没有动弹。但情况明显对捕兽组不利。之前死镰螳螂出现的太突然,众人一时间都愣住了,现在缓过神来,杰瑞想到了一件很不利的事情。

    原本生活在中部的死镰螳螂不可能无故来到外围,肯定是这只无脑的山本熊闯进它的领地,激怒了这只领地意识极强的魔兽,结果一直被追杀。靠着厚实的皮毛这货愣是抗住了几次死镰螳螂的攻击,好不容易跑到了外围,结果刚出来就碰上捕兽组,人类对它们来说也是十分恐怖的存在,一时没注意,被死镰螳螂打个正着。

    “自己跑不了还得拖累我们。”杰瑞在心里狠狠地骂道,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来说很被动,死镰螳螂要是高兴了,或许会无视他们,带着山本熊回中部,这样的结果是再好不过了。

    可死镰螳螂心情很不好。

    被这只低级魔兽打扰了不说,这家伙皮还特别厚,这让向来一击必杀的死镰螳螂很郁闷。而且要不是这群人分散了它的注意,那一击就能让山本熊直接毙命。现在这群人已经被它认为是和山本熊一样想要进入它领地的入侵者。

    良久未动的死镰螳螂挪动身子,让自己身体正对捕兽组,两只黑蓝色的前肢并拢贴在身前,前半身微微降低,眼睛始终没离开过捕兽组。

    “做好迎战准备!”杰瑞沉声说道,这场冲突已经是不可避免了。

    匹格率先画好了魔法阵,一个脑袋大的火球漂浮在他手上。火球的出现顿时刺激了死镰螳螂,细长的腿似乎充满了爆发力,借助翅膀一个弹跳就蹦出五米多。虽然死镰螳螂最拿手的是偷袭,可凭借那对坚硬并且锋利的大锯,正面进攻也不在话下。

    “烧死你个畜生!”匹格一挥手,火球对准死镰螳螂冲了出去,其他两个魔法师也都用了火系魔法来对它进行攻击。

    一般来说,动物是惧怕火的,魔兽也一样,所以用火系魔法无往不利。

    但今天出了点意外。虫类魔兽的智慧远不如其他类的魔兽,它们很少会进行思考。如果对手是山本熊这类魔兽,估计对火系魔法还有些忌惮。死镰螳螂这种一根筋的魔兽,对发光的东西反而更有兴趣,螳臂一挥,竟把匹格的火球打飞,那两柄锋利的锯齿似乎并不怕火焰,反而被火焰烤的愈发明亮。

    几个火球根本阻挡不了死镰螳螂的脚步,两个装备着大盾的人一咬牙,把盾举过头顶,朝着死镰螳螂撞去。他们要给同伴争取时间来施展更加强大的魔法。

    杰瑞保持着镇定,冷静地指挥着,在他的指挥下,几位战士分别护在盾士身后和侧翼,既能隐藏住他们的身形,又能及时发动袭击。

    三位魔法师为了以最快速度刻画魔法阵已经憋红了脸,现在他们是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早一秒完成魔法,他们的同伴就能多一分安全的保障。

    死镰螳螂并没有把眼前的两块大盾放在眼里,收在身前的螳臂忽然弹开,高高的举起。在汤姆惊恐的目光下,巨大的螳臂以肉眼很难看清的速度猛劈下来,巨大的力量直接把两个盾士打在了地上,坚硬的铁质盾牌留下两条半指深的劈痕。

    “就是现在!攻击!”杰瑞红着眼吼道,脖子上青筋暴起。

    盾士身后四位战士大吼一声,举着手中的刀枪冲了上去。失去盾士的掩护,他们正面对上死镰螳螂无疑是送命,可杰瑞对时机的拿捏恰到好处,螳螂这类魔兽它们最具威胁的便是全力的下劈,斩金断铁不在话下,普通的铁制物在它的螳臂下和木头没什么区别。

    现在正是死镰螳螂收回螳臂的时候,这么短的距离四位战士很快就冲到了它的面前,它没有时间弹开它的螳臂。虽然下劈时势不可挡,但弹开螳臂的力量确是很小,完全无法对人造成伤害。

    如果四位战士有任何一点犹豫,都会给死镰螳螂打开螳臂的时间,难得的是杰瑞话音还没落,几人就冲了出去,除了几人长久相处形成的默契,更主要的是对杰瑞无条件的信任。

    死镰螳螂陷入了一个十分尴尬又危险的境地,虽然它的进攻性极强,但和大部分虫类魔兽一样,它的身体很脆弱,如果没有了两只螳臂,它还不如一般的野兽。现在人类手中的刀枪离它越来越近,随便一个都能让它战力大损。

    猛地,死镰螳螂打开了它背上的薄翼,细如竹竿的长腿用力一弹,一个后跳躲开了人类的攻击。

    还没等它松懈,一团一人高的巨大火球呼啸着破空而来,地面一个得意的吼声传来:“尝尝老子的红烧狮子头吧,混蛋!”

    匹格率先完成了法阵,一个被他戏称为红烧狮子头的中型火系魔法确实能对死镰螳螂造成不小的伤害。

    死镰螳螂尖叫着被红烧狮子头撞个正着,哀鸣着从半空中摔下来,紧接着,另外两名魔法师也完成了他们的魔法,一个透着淡淡金光的火环带着数十块火焰尾焰的碎岩朝死镰螳螂撞去,没有意外的全部命中。

    两名盾士并没有受伤,只是因为死镰螳螂巨大的力量震得双手发麻,现在还无法用力。两个战士把他们扶起来,等待着杰瑞的命令。

    杰瑞没有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瓷瓶,递给匹格。匹格接过来打开瓷瓶的盖子,把里面的液体涂抹在长枪的枪尖上,然后拎着长枪小心地向死镰螳螂靠近。

    “那是什么?”汤姆看着从匹格手中接过的瓷瓶问道。

    “一种药剂,它能够暂时让魔兽失去知觉昏迷过去,我们能够捕兽全靠它了,没有它我们第一次捕兽时估计就全军覆没了。”杰瑞回答道,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死镰螳螂。

    匹格虽然是一位魔法师,但生的五大三粗,给他一把铁锤没人不会认为他是铁匠。他也没有大部分魔法师那么娇贵,粗活重活一样干,这种人极易获得别人的好感,尤其还是他经常抢着干一些危险的事情。

    匹格缓慢的接近死镰螳螂,死镰螳螂自从被从半空中击落就没有动弹过,但魔兽的生命力远不是一般野兽能比的,三个中型魔法还要不了它的命。

    两位战士举起盾牌紧跟着匹格,一旦死镰螳螂有异动他们能即使把匹格护在身后。匹格绕到死镰螳螂身后,举起长枪,冲着它的腹部刺了进去。死镰螳螂身体抽了一下,又不动弹了。

    “呼——”匹格松开长枪,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另外两位战士也松了口气,把盾牌插在地上:“可以了,没问题。”

    “先把那头山本熊绑起来,要不是它我们也不会这么倒霉碰上这么个硬茬。”其中一个人骂骂咧咧的说道。所有人都恨死了这只无脑山本熊,恨不得它一辈子被关在角斗场给人作沙袋。

    山本熊依然躺在地上装死,鼻孔前的地面上一点尘土都没有,连死都做不好,真不知道它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两个战士拿出粗麻绳,冷笑着朝山本熊走去,一只站不起来的山本熊对他们没有任何危险。

    汤姆也好奇的凑过去,第一次参加捕兽的他对这头呆熊很感兴趣。

    每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山本熊身上,没人看到死镰螳螂的螳臂动了一下。

    就在汤姆经过死镰螳螂时,死镰螳螂动了,虽然躺在地上,但丝毫不影响它挥动螳臂,尽管身体用不上力,靠着挥动的力道和锋利的锯齿,砍断一条腿还是没问题的。

    汤姆没有看到死镰螳螂出手,死镰螳螂出手的位置正好在他的视野死角,匹格等人也没看到,他们都在笑嘻嘻地看山本熊怎样被绑成五花大绑,杰瑞也没有看见,但不知为什么,身体里一种未知的力量促使他抬起手臂,促使他移动脚步,促使他跑起来,促使他一把推开了汤姆。

    汤姆没有任何防备地被推了出去,死镰螳螂的螳臂从汤姆脚下划过,砍在杰瑞的腿上,顿时杰瑞的小腿上血液崩出,猩红四溅。

    “啊——”杰瑞痛苦地叫着摔倒在地,死镰螳螂遗憾的看了一眼插在地上的盾牌,然后保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不动了,这时候它才是完全被麻醉。

    “杰瑞!”“组长!”一群人立刻冲了过来,压住血管,割开衣服,涂抹药膏,绑好绷带,几人完全没有交流却分工明确,用最快时间把伤口包好。

    “父亲……”汤姆这才反应过来,愣愣的走到杰瑞身边,眼泪在脸上淌成两条小河。长这么大他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紧张,担心,还有懊悔在心头翻滚。要不是他的大意,父亲也不会受伤。

    “没事没事,小伤口没什么大碍。”杰瑞安慰着儿子,脸上的笑很温暖,让人从他脸上看不出疼痛。儿子在旁边,做父亲的怎么能露出脆弱的一面?

    “杰瑞啊,你应该感谢鲁力,要不是他把盾牌插在这儿,你的腿就没了。”匹格拍了拍插在地上的盾牌说道。盾牌正好插在死镰螳螂挥舞螳臂的路径上,半路截住了它的偷袭,也救下了杰瑞的一条腿。

    “是啊,鲁力,我欠你一条腿啊。”杰瑞笑着说道。

    “别开玩笑了组长,要不是你我们大家可能早就把命丢了,要欠也是我们欠你的。”鲁力赶忙摆摆手。

    匹格一巴掌拍在鲁力的脑袋上,骂道:“你个饭桶,没听出来杰瑞就是在开玩笑吗,你还真指望他把一条腿给你卸下来啊!”

    一伙人大笑,鲁力也摸着后脑勺憨憨的笑着。

    “这两个家伙怎么办?”有人问道。死镰螳螂受到重击,连翅膀都被烧没了,山本熊则被绑的动弹不得,黑色小眼睛乱转。

    “都带回去吧,那只螳螂也不能浪费,它应该挺符合要求的。”匹格大手一挥,几个人去搬弄魔兽。

    “父亲……对不起。”汤姆红着眼对杰瑞说道。

    杰瑞摸摸他的头,笑了。经历了这次,汤姆肯定会有所成长。

    还有什么能比一个父亲看到儿子成长更让人感到快乐的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