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女鬼哪里跑 609 愿尽一夕之欢


    京姬殿下可以一夕之欢,来敬奉大官司殿下!

    这话轻轻一说,却听得小道士口干舌躁,他勉强一笑:“这话是什么意思,贫道不明白。”

    真城局皱眉:“不明白?这话你们宋人怎么说?对,巫山,鱼水之欢。”

    “京姬殿下愿与大官司殿下,享一夕之欢,共赴巫山!”

    我,我去,我没听错吧?小道士目瞪口呆!

    见大官司殿下似乎还不明白,真城局再说道:“就是,京姬殿下愿意用自己的身子,来伺候大官司殿下,就像妻子伺候丈夫那样。”

    确定了,我真没听错。于是,小道士更目瞪口呆。

    他失声叫道:“怎么可能?”

    真城局掩袖一笑:“大官司殿下可是这世上最美丽的男子。生得那么高,长得那么好看,我们日本国,可找不出像大官司殿下,这般美丽的男子哦?”

    “不止京姬殿下,这里所有的女子都愿意侍奉大官司殿下。若是殿下不嫌仆生得丑陋,仆现在就想宽衣解带哦?”

    我,我去啊!我生得好看,你们就一个个都愿意献身?这是哪门子道理!

    见小道士还不敢相信,真城局说道:“京姬殿下此时正在沐浴更衣,等洁净好后,便会前来。京姬殿下都等不到晚上了。”

    我去,我去啊,这,这竟是真的?

    这竟是真的!

    这惊不惊,喜不喜?

    想到那张绝色的脸,想到那温柔至极的人,小道士一时只觉得头晕晕的,像喝醉了酒一样,只觉得身子软软的,飘飘的,直似要倒地。

    好在他并非普通人,定力向来极佳。闭上眼,深呼吸了几口气,小道士睁开眼时,眼里已是一片清明。

    小道士正色问道:“京姬殿下既然是你们日本国最尊贵、最美丽的女子,怎么可能这般轻易地,就将身子托付给一个异国男人?”

    真城局一笑:“好教大官司殿下得知。自唐以来,我们日本国女子便有向大国人‘度种’的传统。也就是,选国中美丽的女子,与大国人中英俊的男子、智慧的男子、孔武的男子交合。这样生下来的后代,在国中极受尊崇,那女子的身份也会因此大大提升。”

    我去啊,竟还有这种事?

    小道士失声叫道:“这怎么可能?”

    真城局奇道:“这有何不可?我国中男子太多矮小,瘦弱,丑陋。相比之下,与大国人中优秀的男子交合,这样生下的后代要好太多。以这样优秀的后代继承自己的家门,岂不是一件极好的事?”

    小道士哑口无言。

    真城局笑道:“我国风俗,对血统看得很轻。某些偏僻之处,尚流行走婚习俗。晚上任何男人进入某个村庄,村庄里的女人都会开门延纳,生下的孩子是村落的共同财产,谁当父亲都无所谓。更何况,所选的是大国男子中的佼佼者?”

    直到此时,小道士才真正信了,自己所听所闻虽不可思议至极,却实实在在是真真切切的事。

    小道士结结巴巴地说道:“可,不是说京姬殿下地位尊贵吗?她也能,那个,度种?”

    真城局说着:“京姬殿下将来是要嫁给日本国最尊贵的男子。她的孩子,极可能便是日本国以后最尊贵的男子。她自然不能随意度种。”

    “京姬殿下此次前来,是因她素来仰慕大国风华,想亲身见识下中华风貌,便不是专程来度种的。只是临行前,仆等曾奉命,大国之中,若有男子英俊至极、尊贵至极、智慧至极,京姬殿下可与之有一夕之欢。但那男子需得大弼大人认可,且,同时还需得十二名少纳言中,至少八人认可。”

    “有感大官司殿下相救之恩,今日凌晨,大弼大人便恳请京姬殿下亲身侍奉。十二名少纳言中,已故去一人,余者人人认可。而京姬天下也极是仰慕大官司殿下。所以此事自然可行!”

    小道士这才确信,这是真的,这事竟是真的。

    一时,他心乱如麻!

    日本国最尊贵的女子,最美丽的女子!自己可与那样绝色的女子,尽享一夕之欢,而无需负责!

    以小道士的道心,在这般绝大的诱惑前,也情难自禁!

    他张口,便想答应下来。

    可心中一动,小道士闭上了眼。权衡一番后,小道士正色说道:“抱歉,此事贫道不答应!”

    “什,什么?”一直温柔、一直守礼的真城局惊呼出声,她不敢置信地说:“大官司殿下,你的意思是?”

    决心即下,小道士再不犹豫:“此事,贫道不答应。”

    真城局急急说道:“可为什么?难道京姬殿下不美吗?”

    小道士摇头:“京姬殿下的美举世罕见,贫道也大是心动。”

    真城局更是不解:“那为什么?难道是……”

    她长拜于地:“好叫大官司殿下得知,京姬殿下绝非普通女子。依礼,殿下别说与男人欢好,便是与男子接触都几无。”

    “大官司殿下请放心,京姬殿下绝非放荡之人,还是清白之身。稍候大官司殿下自然便知。”

    我去啊,我,我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又来这个诱惑?

    这是,绝杀啊!

    取走一个如此尊贵、这般美丽的女子的贞节,还无需负责,这对一个有家室男子来说,是何等大的诱惑!

    好在小道士从来意志坚定,道心坚固。他摇了摇头,正色说道:“不是为此!”

    “即是度种,也就是说,若有孩子,孩子会带去日本,是不是?”

    真城局点头:“自然是!”

    “仆等人中,有善医者,有善卜者,都说今日京姬殿下正适合受孕。便连京姬殿下也说,她有预感,将与天地间最好的男子,怀上一个天地间最好的孩子。仆等都在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嘞。”

    “这孩子,继承了大官司殿下和京姬殿下的一切,想想都知道,那将会是何等的优秀!”

    “这是我日本国之福啊!”

    小道士说道:“问题便在此!我大宋国与日本国不一样。我大宋国人极重血脉,自己的亲生血脉岂能流落在外,更不用说,流落异国?这,绝不可以!”

    真城局大惊:“可这孩子,必得要随京姬殿下回平安京的啊!”

    她长拜于地,哀求道:“求大官司殿下开恩!”

    “这孩子若是女子,便将如京姬殿下一般,是日本国最尊贵、最美丽的女子;若是男子,那他将成日本国最尊贵、最至高的人,他将成为我日本国的神!”

    “这孩子,将会得到所有日本国人最热烈的欢迎,和最周到的服侍,最好的教育。他将过得极好,比在天地间任何一个地方都好!”

    “为了这孩子,求大官司殿下开恩!”

    急切之下,真城局磕头不已,哀声恳求。

    小道士断然说道:“贫道意已决!便是他在异国过得再好,他与贫道之间可再有半点干系?血脉至亲,岂能如此?此事,必不能如此。”

    真城局凄声说道:“大官司殿下,度种一事,大国人也向来欢迎。更何况这次还是京姬殿下?大官司殿下心就是铁做的,对京姬殿下也会动心啊!”

    小道士正色说道:“若是俗人,对此事自然求之不得。可贫道岂是凡人?”

    看小道士意志坚决,真城局软坐在地,切切哭道:“怎么办啊,这如何是好?京姬殿下知道后,定会伤心死的。她从来尊贵,事事顺心,哪能忍受这般打击?”

    她跪地再求。小道士说:“京姬殿下不知我国风俗,你找个借口,哄骗过去便是。”

    见真城局还是哀求,小道士干脆起身,说道:“贫道此来,本是要驱除恶鬼。今恶鬼已除,贫道告辞。”

    见他要走,真城局吓得死死抱着小道士的腿,泣声说道:“大官司殿下要走,也得让仆先禀告一下京姬殿下和大弼大人。不然,仆必死罪!”

    这话在理,小道士只能坐下。

    真城局急急退去,心神不宁之下,这回差一点被门槛绊倒。

    好一会儿,真城局才返回。回来时,身后却跟着几个武士。

    是中条兵助五人。

    五人二话不说,长跪,手中还高举着一个酒杯。

    真城局说:“中条兵助大人承了大官司殿下的活命之恩,知殿下要离去,特来敬杯酒,以表谢意!”

    小道士苦笑,敬杯酒可以理解,可这杯子能不能小点啊!说是杯子,可道爷我左看右看,怎么那么像是五个大碗?

    呜呜呜,不知道道爷我酒量浅吗?

    小道士于是讪笑:“刚刚用过饭,喝这么多酒不好,太伤身。心意到即可,酒就不喝了。”

    真城局说道:“这是我日本国的风俗。中条兵助大人领了如此大恩,若是却没半点谢意。这事一传出去,就是他家族莫大的耻辱。这种耻辱,是必得用他的鲜血来洗刷的。”

    真城局用日本语说了几句,中条兵助一听,神色激动地叽里瓜啦了几声,然后毫不犹豫地解下腰间的名刀太纲,就在自己的胸腹间比划了起来。

    看他绝不似在开玩笑,小道士急急说道:“停,停,不就是酒吗?贫道喝了便是!”

    苦笑着,小道士接过那大碗,一口干尽。

    中条兵助大喜,磕了个头,退到一边。

    喝了一个人的,别的人不能不喝吧!

    五碗酒下去,小道士身子一软,若不是真城局见机的快,他便要醉倒在地。

    真城局便说:“大官司殿下醉了。便请大官司殿下稍待一会,欣赏一下我日本国的歌舞。等醒了酒后,仆等再派人送大官司殿下回去。”

    小道士能说不吗?

    坐下来后,小道士醉醺醺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不对啊!这貌似是在故意拖延啊!

    难不成,贫道中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