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混沌八皇 > 混沌八皇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五章 悲伤心

混沌八皇 第六百三十五章 悲伤心


    天色渐晚,王墨正要转身离去时,耳边传来一阵琴声,这琴声很淡,如同其内蕴含的一丝悲伤般清淡......这淡淡的悲伤,淡淡的琴音,在这一刻,却是异的符合了王墨的心绪,他离去的脚步,停了下来。

    寻着琴音,王墨缓缓而走,在不远处街道的一旁,却是一条清淡的长河,此河环绕赘疣城,是蚩尤九城的内河之一。

    河有画舫数个,这琴音,便是从其之一传出。

    王墨静静的站在河道旁,听着琴音,以他的目力,一眼看到,在那画舫,有一个女子,正在弹琴.......,这女子只露出背影......这背影,如同她的琴音一般,透出淡淡的悲伤与孤独......

    在她的身前不远,坐着数个年轻人,正在彼此欢笑对饮,那阵阵笑声,在这琴音内,却是那么的不协,那么的格格不入......王墨静静的望着画舫,那琴音落在他的耳,他慢慢的品味,慢慢的找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这一刻,他好似回到了地球那个安宁的小区......那个他与叶子.光头勇等人的家.......那一段平淡的日子里,众人的嘻笑声,始终伴随着王墨。

    今日,在这里,他听到这个琴声,内心的悲伤,缓缓的浮现,好似一杯苦水,在王墨的心,泛起阵阵难以磨灭的涟漪,他总是会想起,初遇光头勇他们时,那......琴音入耳,明明知道是假,但王墨仍然好似可以感受到的,故人,在这琴音,从虚无一步步向他走来......

    在来到仙都的岁月里,一次次的回首,一次次的追忆,让王墨心,故人的身影,越来越浓,越来越重,刻在了心底,成为无穷无尽的永久......

    直到现在王墨也想不清,道不明当年在遗留战界,他亲眼目睹光头勇一众被屠杀的情景,若是假,但太过逼真,若是真,却是两个时空的事,而且那人却似仙都之人,让人如何信的过!

    王墨初来仙都的时候,对于地球的思念是在首位,但为了神农的大业,那份思念渐渐被王墨压了下去......

    天色渐晚,天空之,渐渐出现了一片星光,在这勾亚无尽地界,有着太多的无法想象,如这星光,如这月色,从何而来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星光,随着那琴音,王墨触痛了他尘封的记忆。

    天空的星光,映在王墨的眼,伴随耳边渐渐远去的琴音,化作一缕缕心绪,在他的心凝聚,这心绪,叫做寂寞,在他心底,久久不散。

    耳边琴音越来越轻微,画舫远去,那女子的背影,也慢慢的消失。

    在即将彻底消匿的一刻,那女子似有所查,轻轻的转过身,看了一眼远处的河道旁,在她眼,那里,一般黑暗,没有半点光亮,只不过这黑暗,她的脑海里好似看到了一个背影,孤独的慢慢远去。

    王墨离开了河道,在这夜色缓慢而行,他身后那两个军士,二人相互看了看对方,均都看出对方眼的不解。

    在他们看来,这王墨大半天来,除了溜达,便是站在河道旁发呆。眼下天色已暗,可这人却依然不疾不徐的缓慢踱步。

    夜色,赘疣城内却是灯火阑珊,好似不夜之城。

    王墨缓慢的行走,目光落在了远处一片在赘疣城内少见的漆黑,那里,有一大片建筑,笼罩在一股极为压抑的气息内。

    这股气息,充满了死意与怨气。

    “那里是蚩尤族六大牢狱之一的赘牢!”王墨身后军士,顺着目光看去,低声道。

    “赘牢......”王墨点了点头。

    “这赘牢内,关押的都是重犯,此地把守森严,没有出入令牌,根本无法入内。”那军士解释道。

    王墨仔细的看了一眼这赘牢,他之前便有所察觉,在那里,有数股强大的魔气,这魔气的强悍程度,丝毫不弱于魔将蚩信,沉吟少顷,王墨向蚩信府走去。

    回到蚩信府之后,王墨直奔魔将蚩信住所,蚩信正盘膝打坐,王墨推门而入时,他睁开了双限。

    “我要去赘牢,蚩信兄可有方法?”

    魔将蚩信一怔,看了王墨一眼,没有询问原因,而是沉思片刻,说道:“有些难度!”

    王墨眉头一皱,说道:“如此便算了!”

    魔将蚩信微微一笑,说道:“你要去那里多久?”

    “一个月吧!”王墨说道。

    “修炼?”魔将蚩信目光一凝,有些疑惑。

    王墨看着魔将蚩信,点了点头,说道:“我需要杀气,在这蚩尤族内,若是大量杀戮,怕是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说完,王墨又加了一句:“若我功成,在助你时,把握更大!”

    魔将蚩信闻言站起身子,盯着王墨,一字一字的说道:“你确定?”

    王墨没有废话,右手一挥而出,其指缝内五道杀伐之气,瞬间呼啸而出,形成五道苍龙,以闪电般的速度,直奔魔将蚩信而去。

    魔将蚩信哈哈一笑,右手一拳挥出,但见一阵阵破空之响传来,那五道黑白之气顿时崩溃。但蚩信却是笑容一顿,眼露异之芒,身子退后三步。

    只见那被打散的黑白之气,瞬间融合,再次形成五道苍龙,一股浓浓的杀机从其扩散,几乎瞬间便笼罩四周,蚩信府内的家兵,纷纷惊动,齐齐向这里赶来。

    与此同时,这五道杀伐之气,呼啸而出,魔将蚩信目光一闪,再次挥出一拳,但听半空传来阵阵砰砰碎响,五道黑白之气快若闪电,瞬间冲过了魔将蚩信的拳锋,向他胸前疾驰。

    杀伐之气刹那临近,但却在魔将蚩信身前七寸外被一道无声无息突然出现的魔气之幕阻挡,被生生弹了回去。

    尽管如此,魔将蚩信身前的魔幕,却也是剧烈的晃动起来。

    “若此黑白之气超过数千,你还能这般轻易挡下么......”王墨缓缓说道。

    魔将蚩信目露光,这杀伐之气,他并非第一次见识,两次相之下,这一次威力更重,他果断的点了点头:“一个月太久,我无法做到,但七天,却是没有问题,赘牢内有重犯万人,足够你七天修炼之用!你且等我,三日内我给你准信!”

    王墨点头,转身走出房间。

    魔将蚩信在房间内目露沉吟,许久,他喃喃自语道:“这王墨,果然不可小看,当初以那白月之命换来此人相助,却是做对了!

    不说那沾一化一术之威,单单这黑白之色的生死杀机,极为不凡,这黑白之气仅仅五道,尚未发挥全部威能,便可震动我的魔幕,其锋利的程度,之一些魔器都要犀利!这还尚是其次,最重要的,这黑白之气内,有一股我无法理解的变化,居然可以引动我体内生死机!

    若真的让这黑白之气形成数千...那...极为可怕!

    这王墨,还是不要与其为敌,保持现在的关系为佳!”蚩信沉思少顷,立刻走出房间,匆匆离去,为王墨进入赘牢走动。

    王墨并未回房,而是盘膝坐在院子内,四周尽管一片安静,可他的耳边,却是始终有隐隐约约的琴音缭绕。

    这琴音虽淡,可却独有韵味,久久不散。

    这一夜,王墨没有修炼,没有吐纳,甚至脑都没有去思索杀伐之戮,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院子里,默默的看着天空的星光,聆听......心的琴音......他的身影,在月色下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这影子,在这安静的院子内,显得格外的萧瑟。

    一坛美酒,在王墨身边放着,他时而拿起闻琴对饮......

    “我王墨三岁习武,五岁杀人,九岁之后所杀之人已然不计其数,一十八岁踏入仙途,时至今曰,却是早忘却了岁月,不知具体......”王墨拿起酒坛,喝下一大口,酒水从其嘴角流下,滴在衣襟。

    王墨看着天空的星光,眼露出一丝孤独的寞色。

    “修仙者,逆天而行,注定要一生孤独.......”

    琴音无声,但王墨却可依稀听到,他抹去嘴角酒水,喃喃道:“一生孤独,方可有一颗求仙之心.......但这孤独的滋味,又有几人,能真正的品味,如这酒,入口辛辣,进腹却化作热流......

    “我不知那些万年仙者,如何熬过这万年的孤寂,但却知晓,若内心没有半点感动之处,修仙,只不过修的是自以为仙,而非神仙!

    天地不仁,逆天而行之仙者,若同样心无感动,则依然不仁,以不仁之心修天地不仁之仙,怎能称之为逆天修行,何来逆字?那只不过是顺天而行罢了!

    自古顺天者,为天地之宠儿,这宠儿的背后,却是蝼蚁之身!我之仙,非顺天,而是以心之感动,逆天而行,逆仙而修,求的,不仅是长生,更多的,却是摆脱那背后的蝼蚁之身,此,使之为逆!”

    王墨一口把坛酒喝尽,向前一扔,酒坛落在地,“啪”的一下摔碎,身子靠在一旁,眼没落之色渐渐消失......

    月色慢慢的深邃起来,如同指缝之沙,缓缓的流走,初阳升起之时,王墨睁开了双眼,这一夜,他醉了......苏醒的一刻,昨日的一切,被他深深地埋藏在了心底,封印在一个触摸不到的位置......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这三天,王墨没有修炼,他每天清晨,都会离开蚩信府,来到了河道之旁坐下,等待画舫路过时,那短暂的琴音回荡。

    那悲伤的琴音,流淌在他的心神,从那封印的记忆内穿过,进入到他的心底深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