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老彪去哪儿了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七十四章 老彪去哪儿了


    “不能再讲了,再讲下去,哈利波特就要长大了。”江澈说,其实是因为他零散记忆的剧情已经讲完了。

    “换一个,哥哥压箱底的故事。”江澈看着火堆的光,不是面前的,是映在冬儿眼睛里的,说:“闭眼睛,小朋友生日听着故事睡着,才比较乖。”

    曲冬儿点了点头,闭眼睛,把俩手臂一叠,趴在江澈膝盖上,像捉迷藏的时候负责找人的那个孩子。

    江澈柔声说着:“说,有一只小兔子,喜欢上了长颈鹿……它叫来了很多兔子,一只最胖的兔子站好了,另一只兔子爬到它肩膀上,站直直……”

    “那它站得牢吗?扶哪里呀?”曲冬儿抬头问一句,又赶紧低头趴好。

    “站得牢,它两手一边抓一只下边胖兔子的耳朵。”江澈说。

    曲冬儿不抬头说:“可是兔子手很短,它还要站直直……够得着吗?”

    是我错了,是我不应该给曲冬儿讲这么幼稚的故事,江澈想了想硬撑说:“可以的,它们……是长耳兔。”

    “嗯。”

    “然后第三只兔子爬上去,站直直,抓住第二只兔子的两只耳朵……第四只……”江澈说:“高高的一排兔子站直直……”

    郑忻峰转过来小声问:“底下那胖子差不多死了吧?”

    “……”拜托,为什么你连这个都要一起听?

    江澈无奈瞪他一眼,继续用和缓的声音说:“然后,喜欢长颈鹿的那只兔子爬上来,站直直,还踮个踮脚,亲了长颈鹿一下。”

    “长颈鹿说,臭流氓……小矮子你找死吗?”这破故事啊,郑书记自己嘀咕。

    陈有竖在旁笑一下,冲江澈使眼色,指了指曲冬儿,用气声说:“睡着了。”

    江澈拿了件衬衫给冬儿披上,打横小心抱起来,放到屋里铺好垫好的竹床上。

    这一天,是1993年7月28日,嗯,七月份的尾巴……小冬儿是狮子座。

    盛海滩的小股神,青云门的韩大师,茶寮的头把交椅,大老板人生风光得意中意外落魄了一天,给八岁的冬儿过了一个寒酸,但是也许她一辈子忘不了的生日。

    同一天。在茶寮,更早些时候。

    庄民裕的车到村里,碰到在路边给游客讲茶寮老故事,讲他讨饭那些年的老村长,停车探出窗口问:“冬儿在家吗?”

    老村长起身跟游客道了声抱歉,走过来。

    “刘省长下来调研,今天上午我在市里开会”,庄民裕解释说,“正好我秘书小杨提醒了一下,说咱阶梯小女孩今天生日……我和刘省长开完会就出去逛了逛,这铅笔盒是刘省长买的,这自动笔,我买的,给冬儿。”

    庄民裕手上一个粉卡通的铅笔盒,一只笔身绘着青青草的自动铅笔。

    “啧啧,感谢省市县领导一同关心……”老村长波澜不惊笑一下说:“给我吧,回头我再给冬儿……她啊,跑去江老师那边过暑假了。”

    “嚯哟……那小子啊,也不说自己过来一趟。”庄民裕想了想,笑起来说:“得,以前是得巴着咱冬儿才能见到省长,往后估计改要巴着冬儿才能见到江小子了。”

    他说:“那行,东西给你,我先回去……我这着急过来,晚饭还没吃呢。”

    庄民裕把自动笔装铅笔盒里,递过来。

    老村长接了,看一眼,揣兜里,回去继续给游客们说故事,说:“就去年,我们还有吃不饱饭的时候,去年比这会儿稍晚些,村里来了一个新的支教老师……”

    …………

    冬儿在棚屋里睡着了,钟家姐妹也是,但也许没睡着。

    陈有竖、江澈和郑忻峰三个人坐在火堆旁边,抽着两块钱一包的烟……从这里看去,他们看得见,沙石、泥滩和杂草灌木交接的一条小路。

    白天打听过了,沿着这条路走到山背面,就有一处偷渡船常走的口子。

    “要不先回去,正路不好走……先弄点钱偷渡回去。等准备一阵子,有把握了,再回来报仇也不迟。”郑忻峰指了指那条路,对江澈说。

    “听说很快就能到。”他继续说:“钱的问题好办,一会儿那个古听乐来了,让他帮忙把这个当了,应该够回去。”

    江澈问:“什么当了?”

    “你给我的那块表啊。”郑书记从怀里摸了摸,摸出来一块手表,擦一擦,扔给江澈。

    赫然是当初胡彪碇送给江澈,江澈又给了他的那块朗格。

    自己一向不戴奢侈品的江澈,忘了这茬了,被提醒了郁闷说:“你大爷哦,也不早点拿出来。”

    “一早我哪想得到这个啊,我当时还想着老彪也该找来了,不过现在看,阿华一直没回来,估计是没打听到消息。”就这么多了,郑忻峰一副懒得跟你解释的神情,问:“到底走还是不走啊?”

    回去么?江澈想着,偷渡回去的危险,该得那份钱的问题,白让人欺负了郁闷,就算这些都算作次要……老彪为了救人来的,现在他的情况还没有着落呢,就这么走?

    “不走表还我。”郑书记又说。

    “不走。总不能来了,吃几天卤肉饭就回去吧,咱们青云门什么时候这么丢人过?”江澈把表扔还给他。

    郑忻峰接了,问:“那怎么办?”

    “冷静下来,开始做事。”既然决定了,江澈想了想说:“第一步,先找到老彪;第二步,找到双胞胎她们那个怂爹;第三步……”

    “等等,一步步来,先说怎么找到老彪。”郑忻峰问。

    怎么找到老彪,江澈想了想说:“我相信老彪没出事,然后,咱们推理一下啊。老彪的移动电话打不通,这证明他很可能下过海,但是,人真游回去的可能不大,应该是下去,换个地,又上来了……上岸开始找咱们。”

    这就不对了,想想,自己几个带着孩子、女人,也就跑了不到三个小时,郑书记说:“那他怎么还没来?”

    江澈想了想,说:“这个据我推断,有很大的可能……”

    郑书记不耐烦,打断说:“什么?”

    “有很大的可能,他走反了。”

    “……”郑书记捋了捋,“你的意思,他这十五六个小时,很可能绕了港城一圈,在找咱们?”

    江澈点头,“嗯,这个可能性很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