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郑书记的困境体验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六十九章 郑书记的困境体验


    五点稍多,天蒙蒙亮,海边的天光仿佛是带虚影的,泛着浅浅的海水蓝,浪打海滩的声音,莫名的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

    一路下来,跑的时候跑,走的时候走,两个多小时,人都已经疲累得不成模样。

    江澈等一行七人,现在停在海边不远的一处山湾里,有个棚屋先暂时安顿下来。

    将冬儿和钟家姐妹安顿休息,江澈打了个招呼走出去。

    古听乐坐在棚屋外面抽烟,看见江澈,弹了一根过来。

    “这地方原来是个鸭寮,后来不知怎么没人了。”他扭头看一眼棚屋,说:“我以前在混的时候惹到事,跑这里躲过几次,昨晚才带你们来。”

    江澈点了点头,他现在的感觉,只能说有点神奇,未来的大明星,默默在内地捐建近百所希望学校,近千眼爱心水窖,数十间卫生室的古听乐同学,23岁,莫名带着自己跑了一夜之后,现在坐一起抽烟,聊他的江湖人生,跑路经历。

    “这次的事,谢谢你,呃……古仔。”江澈一下还真不知道怎么叫他好。

    “……叫我阿华好了,我叫古听华。”稍稍愣了愣,现在还是古听华的古听乐说:“不用客气啦,人都有落难时嘛。”

    说完,他抬起夹烟的手,指了指四周,又说:“这附近住的人不多,有也是没拿到居留证的偷渡客,所以治安可能不太好,但是对你们来说,应该是安全的。你们里面那位陈兄弟,他应该很能打……我以前也是打仔来的,看得出来。”

    江澈点头,还是忍不住好奇了一下,说:“对了,你跟老……胡总怎么认识的?”

    “他找我的啊,现在你们内地的有钱人过来,很多想玩高级的,都找这边经纪的嘛。胡总想找模特儿,那正好,我在一个模特公司跑腿,他不知哪里知道的,就找来啦。”

    “模特经纪,听你说的,那岂不是跟拉皮条的差不多?”郑忻峰从背后冒出来,打岔说。

    “不算啦,我们正规公司的嘛,那有些模特因为个人,自己钱的问题,要做,也跟我们没关系的……”古听乐解释说:“胡总那里,我就没介绍到啊,不过倒是这样认识了,后来他过来,吃饭什么的,常常都会叫我。”

    原来是这样,难怪老彪昨晚找不到地方,会找他开车带路。江澈估摸一下,古听乐现在的情况,应该是坐牢出来还没太久,然后照他自己说的,在模特公司跑腿……还在一个迷茫期。

    不过现在的个性,倒是比后来外向许多。

    “模特经纪,赚得多吗?”江澈故意问,“赚不太多的话,干嘛不自己做模特啊?拍几支广告,既赚钱,又有机会红……就跟郭富城那样。”

    “当模特,很糗的嘛,要摆姿势被人拍,还要化妆。其实我拍过啦,还演过音乐录影带你信不信?”古听乐笑笑说:“要赚钱嘛。我有在无线艺人训练班旁听的,还有听说要签我……但我做不做,还没想好。”

    “可以做啊,当明星多好,回头演个神雕侠侣什么的,说不定就红了。”江澈笑着说。

    古听乐也当做是玩笑听,大笑回应说:“我演雕啊?”

    “当然演杨过啊。”武侠迷郑书记用他开了光的嘴接了一句。

    “怎么可能当男主角啊。”一起逃亡一夜,再聊了这一会儿工夫,就熟络了,古听乐笑着,站起来,认真说:“是这样,你们现在放不放心我啊?要是放心的话,我想出去打听一下消息。”

    现在的情况,没有爆炸声,但老彪没有跟来,电话也一直打不通,江澈确实需要古听乐帮忙打听消息,想了想,他说:

    “那辛苦你了,出去你自己注意安全。”

    “我没事啦,又没露脸,不用这么客气的。”古听乐说:“那我就先不顾你们了……饿了的话,山路过去不很远,有内地客开的小铺,出去小心点就好。”

    “好。”江澈说。

    古听乐走了几步,回头又说:“总之还是小心一点,撞见人的话,装作刚偷渡过来的就好,反正你们也是内地来的……没事的。我有消息晚上十点后会过来。”

    江澈点了点头,说:“好,放心。”

    古听乐挥了挥手,沿着小路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这家伙还挺讲义气的。”郑忻峰指着古听乐消失的拐角,从江澈手上把剩下的半截烟拿走,说:“跑的时候,烟跑丢了……哈哈,怎么样,这一年下来,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天吧?”

    江澈把他递回来的烟挡掉,“你抽吧,我没瘾。”

    看一眼,心底困惑:经过昨晚那样的阵仗,奔逃,一般人现在都应该有点后怕吧?郑忻峰同学虽然皮,但其实也才刚出学校一年而已。

    可是现在他一脸轻松,还带点小兴奋,不像装的,江澈苦笑说:“怎么,你觉得挺带劲?”

    意外地,郑书记连点几下头,特认真说:“有点,挺刺激的。”

    “……”江澈一度觉得自己很了解郑书记,现在看来还是幼稚了。

    见江澈无语,郑书记把目光投向遥远的海面,感慨着,开始解释:

    “老江你想啊,咱们现在才多大?二十岁。我见天的西装皮鞋谈生意,一顿酒,一顿假模假式的客套,拍肩膀叫兄弟,心里算计,有时候,我也厌啊。”

    “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其实打小我就天天盼着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你知道吗?”

    “我的青春,它得热血,得壮烈啊。我要爬雪山,过草地,从一个红小鬼成长成一名神枪手……机枪手,给我一把捷克式zb26轻机枪,我趴下射击我就是一座堡垒,我端起冲锋,我就是一道洪流……当然,坦克兵也行……反正最后我得壮烈牺牲,盖着红旗,埋骨他乡。”

    “后来吧,长大点,我看武侠,又看港片……我心里,就有一个江湖,然后我叱诧风云。”

    郑书记在说的,其实是这个时代大多数男孩在他们木枪、木剑的童年,还有楚留香和小马哥的少年时代,都做过的梦。

    问题这个时候,莫名其妙的说起儿时梦想,这什么情况?

    江澈困惑一下。

    郑忻峰接着说:“昨晚搁黑里跑的时候,我在想什么,你知道吗?我想,要是那个钟放也在就好了,走之前我得跟他说一句啊……说,记住,我失去的东西,一定会亲手拿回来。”

    “……”英雄本色,小马哥,江澈好像弄懂了,为什么郑书记能在这样的冲击和处境下,不后怕,反兴奋?

    因为,他又在给自己加人设了……毕竟老郑同志是一个总能够通过添加人设,来改变自身角色形象的人。

    郑忻峰突然说:“欸,老江?”

    江澈反问:“怎么了?”

    “你说咱们现在要真是刚从海上游过来的,黑户,会怎么样?”郑书记把烟含在嘴角,“踌躇满志”问。

    偷渡客的底层崛起?这么快又出小马哥之后的新人设了。

    二十岁郑书记的中二病越来越严重了,得治啊,江澈问:“你脑子现在是不是还有许文强初到盛海滩?”

    郑书记说:“欸……你怎么知道?”

    “望闻问切,诊断出来的。”江澈悠悠说:“这是病,不过别怕……等你饿两天肚子,挨两顿打,自然就好了。”

    “饿屁,这有地买,你刚没听到吗?”郑书记呸一声说:“咱还剩两千多港币呢,就一天工夫,咱们几个人怎么吃喝不够啊?”

    …………

    棚屋里就一张竹床,曲冬儿和双胞胎姐妹缩在床上,枕着、盖着江澈三个的衣服,累坏了睡得很沉。

    “钱呢?”江澈郁闷问。

    “不怪我。”郑忻峰说:“呐,我收拾东西当时,你是怎么安排的你自己还记得吧?”

    江澈点头。

    “所以啊,按你当时的安排,我们很可能会分散。”郑忻峰说:“那我当然把钱和移动电话都偷偷放冬儿的书包里啊,我心里也是冬儿最宝贝嘛……我怕她饿着,怕她回头找不着了啊……”

    听他这么一说,还真不能怪他,除了他刚刚毒奶那一口。

    要怪只能怪昨晚摸黑这一路上,江澈和陈有竖轮着背冬儿,换来换去,她背上的小书包掉哪了都不知道。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回头去找?”郑忻峰问。

    江澈摇了摇头,现在回去找,能不能找到两说,一个说不准,就是自投罗网。果然我的运气槽是攒久必爆,爆完就空啊……上次爆在黄老同那种小人物身上,太不值了。

    “那怎么办?真一毛钱都没有了,也没电话。”郑忻峰从窗口朝外面山坡看了看,说:“那边好像有人种了菜,咱们去偷点茄子、卷心菜烤一烤?”

    这个可以考虑,江澈点了点头。

    “可是万一老彪一时半会儿没找来怎么办?咱们还得考虑先回去再说吧?”郑书记冥思苦想一下,没主意,睁眼看见床上睡着的钟家姐妹,说:“她们身上有钱吗?”

    “你说呢?”江澈反问。

    钟真和钟茵姐妹俩是睡梦中被惊醒,直接跟着出来的,身上就一身睡衣,而且又是长期被软禁的状态,不可能带钱。

    郑书记沮丧一下,揉了揉肚子,说:“那要不,把她们俩卖了凑路费吧?”

    何其奔放的脑回路啊!

    江澈先是愣一下,接着察觉,床上的钟家姐妹眼皮动了动,似乎有点紧张……原来在装睡偷听。

    “嘘,小声点,这个倒是可以考虑。”江澈故意沉声说。

    “对吧,反正她们现在也没人管,没人要的,而且她们家黑你钱……正好,先收点利息。”郑忻峰继续说:“话说你觉得能卖多少?这玩意凑对的,是不是跟镯子什么的一样,价格能高点?”

    “你们……你们……”

    姐妹俩装不下去了,一齐坐起来,她们现在的情况,说实话处境比江澈惨多了,家是虎穴,人无处去,还不能露脸,养不活自己。

    跑了一夜,两人身上都是一身的泥沙,发丝凌乱,嘴唇苍白……整个疲惫不堪,这么成对坐在床上,眼神哀怨地看着人,整个惨爆了。

    很不人道,可是真的很想笑。江澈努力忍住。

    “其实卖了我们,你们也回不去的,钟家的关系,现在钟放说不定已经在关口安插人了,你们一被发现,他让人随便找个理由报警,就能把你们弄回去。”钟茵可怜兮兮说。

    真成黑户了?江澈听完,扭头看了一眼郑书记。

    这世上有人是乌鸦嘴,有人是毒奶,他今天两样都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