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沿着海岸狂奔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六十八章 沿着海岸狂奔


    “怎么样,电话打通了没有?”

    江澈从卫生间里出来,在外面望风的郑忻峰和陈有竖第一时间围上来,紧张而期待地看着他,就连曲冬儿都被这氛围感染,站起身,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仰头看着江澈。

    “打通了。”江澈点了点头说。

    “呼……”郑忻峰长出一口气,兴奋握拳,说:“那就好。”

    “一点都不好……我在想,我可能把事情搞砸了。”江澈郁闷,简单说明了一下,“反正现在的情况,老彪知道地点,而且很可能已经来了……其他,就没了。”

    “总之一句话,待会儿会是什么状况,我现在根本没办法估计。”他补充了一句,然后看看郑书记,说:“老彪啊,你知道的。”

    郑书记木木地点一下头,“你应该第一句就跟老彪说,老彪,我话没说完之前,你不许挂电话。”

    “嗯,我也是……防不胜防啊。”江澈感慨。

    短暂的沉默,情况复杂了,一会儿是直接上门火拼,还是架个云梯上来……又或者也可能老彪找错地儿了,再或者,现在大军已经从湖建沿海杀出?他不会放火烧房子然后趁乱救人吧?

    完全不晓得啊。

    为什么这个老彪明明听起来是自己人,却又这么可怕?见陈有竖茫然,郑书记把自己知道的和江澈告诉他的,都跟陈有竖转述了一下。

    结果,连冬儿都听呆了。

    陈有竖难得一次表现出紧张,“那现在怎么办啊,澈哥?”

    江澈想了想,说:“要不,先……收拾东西?”

    收拾东西是什么鬼,说实话,就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等着到时候随机应变。

    确实没别的事情好做啊,现在这状态,就跟大转盘抽奖一样,已经转了,撒手了,剩下只能等着看它转到啥,就是啥。

    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江澈三人的行李只取了重要部分,归置在一个行李袋,由郑书记拿着,曲冬儿也抱着自己的蓝色小书包,乖乖靠在床边。

    “冬儿别怕哦。”江澈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瓜,柔声说。

    “嗯。”曲冬儿用力地连点几下头,“我一点都不怕。”

    “乖,一会儿不管谁,背你还是抱你,你记住,一定要把人搂得仅仅的。”江澈将她拉到身边,让她靠着自己,然后面向郑书记和陈有竖,“如果没有绝对机会,我们不走,相信我,我还有办法。”

    两人点点头。

    “但如果情况彻底乱了。”江澈正色一下说:“老郑,你管自己跑。有竖,你带着冬儿,冬儿必须要没事,知道了吗?”

    陈有竖郑重点头。

    郑忻峰问:“你呢?”

    三双眼睛聚集在江澈脸上。

    “我当然也跑啊,不过,我一个人跑……分头跑,他们肯定追我的,明白吧?”江澈说:“不过,我也是最安全的那一个,懂吗?所以,不用扭捏争执,对我有点信心。”

    局面突然就变成这样了,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是江澈说的话,不管从身份上还是道理上,他们都必须听。

    凌晨,1点半。

    薄纱窗帘飘动,空气变得有点凉,月光很淡,这栋房子偶尔能听见浅浅的海浪声,如果能走上阳台,应该能看见海。

    两点了。

    “所以,奇洛教授才是坏人,对吧?”哈利波特的故事还在讲,这话要是曲冬儿问的,再正常不过,但它是郑书记问的……

    神经病啊,这么大个人了,偷听故事还这么入迷是什么情况,而且现在是你沉迷魔法故事的时候吗?都什么情况了,就不能紧张点吗?

    江澈转头,发现冬儿也正看着他,等待答案,只好道:“对,但也不对,他被伏地魔附身了嘛,只好言听计从。”

    “那附身是什么?”冬儿问。

    “就是鬼上身嘛。”郑书记说。

    “……”

    三点了。

    江澈想着,老彪大概是找错地儿了,好事啊!

    “砰,哐镗,咵啦……”

    突然,一阵巨响从楼下大铁门那边传来。

    “谁?”

    “怎么回事?”

    “下车。”

    混混们从各个角度冲过来,围了上去。

    江澈几个,也连忙跑到窗口去看。

    “咯吱,咯吱……咣,当啷啷。”

    费了好大的劲,坏掉的车门才被踹开。

    从车上下来五个人……

    江澈记得刚刚电话里老彪数过一遍:1234,加我5个。竟然真的就五个人就来了,开车直接撞进来。

    不是告诉你了,这边有二十多人吗?而且我这边还有小孩啊!

    江澈郁闷一下,再看一眼……

    其实胡彪碇还是做了点准备的,至少,进来的五个人脸上现在都蒙着古代夜行侠样式的一块黑布……

    可是,为什么黑布中间要剪个洞,还要叼着烟进场啊?竟然还穿风衣,你是港片粉吧,小马哥吗?

    江澈心里的吐槽还没完,五个人突然分几个方向冲到了人堆里。

    风衣甩掉……

    身上,一排一排的雷管。

    这阵仗,全都傻了。

    烟从嘴里摘了下来,吹了吹烟头,火光在夜色中闪动,烟头就搁在引信边上,引信很短,其中一个喊:“都别动,动一下,就全部一起死。楼上没事啊,不用怕。”

    不是老彪的声音。

    “老彪脑子还挺清楚啊,怕有风,火柴和打火机打不起来,叼着烟来。”郑书记还分析、夸奖了一下,果然,他和老彪之间在距离,也就在于一个去走了私,而另一个上了中专而已。

    “兄弟们,接几个人而已,犯不着啊,我们走海的,肯定比你们不惜命……不信,可以试试。”

    这回事老彪的声音了,他浓重的口音,还有那份人命见惯的气势,任谁都听得出来。

    他说对了,混混们还真没打算把命丢这里,而且,法不责众啊,又不是一个人的事,不是谁一定会当这个死……现场,没有人选择出头。

    都是气势啊,局面竟然就这样被老彪稳住了。

    “兄弟,下楼,我来接你了。”老彪没转头,依然盯着手上的烟头和身上的引信,但是大声喊了一声。

    别说,这一刻江澈还真有点感动。

    “走。”

    江澈转身,抱起冬儿,从房间里走出来,陈有竖在前,郑书记殿后。

    四个人下楼,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了看对面楼上,钟真和钟茵显然也被惊醒了,此刻正茫然地站在房间门口,看着这一幕……

    带走吗?带走的话,会不会刺激那些人反抗?

    试试吧,不行就不带

    。能带走的话,万一被追,还多两个比我更重要的人“吸引火力”。

    江澈想罢,抬头,平淡问:“一起走吗?”

    姐妹俩愣了愣,连忙点头,砰砰砰下楼梯跟上来。

    “都站好了,别动啊,别动,往后退……点了,退。”

    外面,老彪带来的剽悍讨海汉子完全在气势上压住了对方,不断大吼,向前,把人逼到角落,把别墅大门让出来,而且空出一大段距离。

    就这样,江澈抱着曲冬儿,带着人,平静地走出钟家别墅,走到门口,他停住,回头说:“一起走。”

    他没喊老彪。

    “一起走他们会跟来的,甩不掉。”老彪说:“你们先走。”

    江澈没动。

    老彪快速扭头看了江澈一眼,转回去,有点烦躁说:

    “放心,你们走了,他们更不会拼命,真要拼,我们就留下一个把雷点了。”

    “走吧,别给添累赘了,你这拖家带口的,早也不跟我提,孩子都这么大了,女人还挺嫩,还双胞胎。”

    “哦,先不说这个了……反正我们没事啊,腿都快,而且只要到海边,扎下去,我们游都能游回内地。”

    江澈想了想,老彪说的很有道理,一起走,很可能就被远远地跟着,追一路,甩都甩不掉。

    “谢谢兄弟,回头见。”他说。

    “回头见。”老彪说。

    江澈一拧身,抱着人出门,然后开始发力奔跑。

    “往哪边跑?”

    跑没多远,江澈就傻了,这也没车,往哪边跑比较好?这事问钟家姐妹肯定是没什么用的,她们可能逛遍了港城,却不会知道这种情况应该怎么走。

    正犹豫着……

    “结边,结边。”一口糟糕到原地爆炸的普通话传来,“胡总让我接应,带里们跑。”

    话音落下,人从一颗树后钻了出来。

    我靠,江澈心说,我说谁的普通话这么差呢,古听乐同学,你这会儿还在混啊?

    江澈前世是接触过古听乐的,公司拍过他的广告,有过一点交流。不过那时候的已经是黑古了,面前这个还是白古,长头发,类似郭富城头,但是略微偏分。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难得,老彪还知道安排个当地人接应,还这么大牌,江澈迎上去,谨慎地先问了一句:“你跟……胡总的?”

    “唔系啊,揍巧硬习嘛,他脚我帮忙炸死汽车的嘛。他自该先来一趟,脚不到地方啦。”古听乐解释,“晚些说,先走吧……”(后文不考虑古仔的普通话了。)

    江澈点了点头,问:“车呢?”

    古听乐伸手指了指别墅方向,特别无奈说:“他剌去撞铁门了啊,还好,是不知哪弄的破车啊。”

    江澈:“哦……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胡总有没有说在哪里会合?”

    “没有啊,你们先跟我跑吧。”

    古听乐说完当先跑去,跑出几步,见江澈等人没跟上,又焦急地回头张望。

    不会被古听乐坑了吧?

    江澈想了一下,不至于,事出突然,对方来不及这么快安排应对的。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一会儿老彪一撤,人肯定追出来,等通知钟家,会来更多人……

    老彪他们也不敢坚持太久,趁这时间,江澈要带人跑越远越好,他选择跟上。

    沿着海岸,一路狂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