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终于演出事了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六十二章 终于演出事了


    曲冬儿小脸发青,抓着江澈的手臂,胆战心惊度过了飞机拉升时候的紧张不安,然后又兴奋地对着小窗研究了一路云海,叽叽喳喳指给江澈看……

    “哥哥你快看,那个像大象。”

    “那里好像一条河呀。”

    “要是孙悟空,就可以在上面飞,猪八戒那么胖也会飞,沙和尚也会……但是唐僧师傅不会飞,他都骑白马,他也不会打架。”

    这样大半程,终于是累了,小丫头头枕着江澈的手臂,缩在座位上睡着了。

    微微蜷缩的样子,瘦削的小脸庞,细细的呼吸声,像只小猫。

    江澈也眯了一会儿,醒来,看看时间,距离深城已经不远,正想着要不要叫醒曲冬儿。

    后座,郑书记不知把什么东西折成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布包,站起身来,拿布包轻轻拍了拍冬儿的肩膀……

    “唔?”曲冬儿迷迷糊糊醒来,先看了一眼,江澈就在身边,安下心来,扭头问:“郑总叔叔,怎么了?”

    郑忻峰温柔说:“醒醒,下车……下机了。”

    “哦。”冬儿打了个呵欠,抬手揉揉眼睛。

    “还犯懒呢,快起来,咱们到站了。”郑书记说:“这班飞机跟我们之前坐的可不一样,这班不是直达机,咱们不坐到飞机场。”

    “……那咱们在哪儿下呀?”冬儿依然处在迷迷糊糊地状态,声音软糯,同时听话地站了起来,顺势伸了个小懒腰。

    “马上就下了。”郑忻峰平静说完,把手上的小布包塞给她。

    冬儿接住,糊涂一下。

    “降落伞,没见过吧?”郑忻峰催促说:“快,把降落伞背上。深圳很小,没有飞机场知道吧,一会儿飞机会在空中靠站停一会儿,咱们跳下去。”

    曲冬儿看看手里的降落伞,再看看窗外的云海……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脸上满满的,都是震惊和困惑。

    江澈在旁很是无语地看着这一幕,见郑书记自得其乐,心说你就趁冬儿还小,初出远门,使劲作死吧。

    至于曲冬儿,再聪明她也只是个还没满八周岁的孩子啊,而且打小一直呆在小山村,太缺见识了。之前有江澈在安排、布置或引导的时候,她能完美执行,甚至超常发挥,但是一旦没有,很多事就会被年龄和见识束缚。

    江澈记得以前在网上看辩论赛视频,似乎有见过一个辩题,就是辩的“见识多少”和“聪明与否”到底哪个更重要?

    还好,冬儿现在还小,而且这一世因为江澈的不同,她的眼光不可能再被局限住。

    “就当是郑书记在激发冬儿的求知欲吧,顺便攒仇恨,反正他在作死这件事情上,一直天赋异禀……”江澈想着。

    这样拙劣的小骗局自然是持续不了太久的,很容易戳穿。

    曲冬儿醒过神后看看江澈,再看看不爱说话的陈有竖哥哥,很快明白过来,最后无奈地看郑忻峰一眼,委屈说:“坏郑总叔叔,你又骗人。”

    郑书记得意的大笑,看了看江澈,大概是在说:你一定经常感受这种快乐吧?真的很好玩啊。

    很快,飞机在深城落地。

    冬儿一边跟坏叔叔赌气,一边开始见到什么不了解的就问江澈,这是什么,什么用,为什么……她被欺负怕了。

    …………

    当天下午,江澈一行人按照褚涟漪的安排,跟随深城一个受港城商会邀请的商业考察团一起,出关,入港。

    1993年的港城,除了受时代科技发展水平制约的部分之外,整体领先内地超过十年。

    亚洲四小龙之一,属于这颗东方之珠的黄金时代仍未远去。

    “好高的楼啊。”

    “好多汽车……比临州多好多啊。”

    “那个车子真好看。”

    “哇,我看到一个黑黑的人,比哥哥还黑。”

    坐在钟家派来的车上,曲冬儿一路感慨着。

    就连郑忻峰和陈有竖都有些惊奇,外面的世界,真的不同。

    江澈不介意他们表现得大惊小怪一些,毕竟自己过年期间的设定,本就是个初出茅庐的乡下小年轻。

    当然他也没办法陪他们震惊,因为在他眼里,一切都是落后的,只不过落后的时代,也有很多先进时代再也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九龙城寨。

    它在港片里出现得太频繁了,而且太特殊,江澈很想去见识一下,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他要先去钟家,把正事办了,把人安顿下来。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在一座私人别墅前停下来。

    钟家长孙钟放微笑着站在门前等候。

    江澈下车,他热情地迎上来,“因为临时有事耽搁了一下,没能亲自去接小大师,还请见谅。”

    江澈淡淡说了句:“没事。”

    “那……先请进,小大师能来,我们全家人都很开心。”钟放眼睛朝后看了看,目光落在身材魁梧的陈有竖身上,定了一下,但是立即又放松下来,看一眼曲冬儿,笑着说:“好可爱的小朋友。”

    一切都很平常,江澈四人跟着钟放进了别墅。

    上茶的不是女佣,是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而且钟家人除了钟放之外,一个不见。

    江澈纳闷一下,问钟放,“请问,钟老先生他,不在吗?”

    钟放微笑点了点头,“对的,他老人家一个月前,已经过世了。”

    “……”这个,江澈有点尴尬啊,从大师的角度,要怎么解释呢?

    对面,钟放再次微笑,说:“小大师不必太伤怀,爷爷他老人家其实一直有病在身,上次回老家的时候,就已经是外强中干了。”

    笑,还笑,爷爷死了,你笑屁啊?

    江澈在心里骂了一句,隐约觉得今天的情况有点不对,果断起身,说:“那这样,我们在港城还有个朋友要见……这会儿先过去,等安顿下来,回头再联系。”

    说完他扭头示意一下,带上人准备走。

    钟放跟着站起来,挡了一步,笑着说:“小大师这样来去匆匆,会显得我非常失礼的。不如你说你的朋友在哪,我让人去接来?至于安顿,小大师几位,就安心住在这里好了,放心我们一定以礼相待。”

    强行留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江澈抬头看他一眼。

    “实在是家里现在比较忙,要不然,我父亲和二叔其实也很想早点见到小大师。”钟放说:“等过几天事情处理好,他们就会来见你。”

    这叫什么情况,江澈眯眼看他一眼……笑了一下,但是眼神并不那么温和。

    钟放那边丝毫不慌,欠了欠身,道:“所以,小大师的朋友在哪里?”

    “我的朋友……大概你钟家,还接不起。”

    江澈说话时神情淡定,但是心里其实mmp,演了那么久,搞了一堆人设,终于一次,他演出事来了——这个乡下少年奇遇的人设,缺震慑力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