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四十一章 紧急回归


    酒店,江澈老老实实把具体情况全盘托出,从头到尾,到每一环节,跟郑忻峰交代清楚。

    说完有点担心地等着,看他到底是习惯了,还是会发飙。

    郑书记听完默默捋了捋,突然眼神一亮,开口道:“按你这么说来,其实我才是这次,这个局,最关键的人物,对吧?”

    他果断发现了核心问题所在。

    江澈也是被这脑回路“震”住一下,不过想想,郑书记这么说也没错,眼神真挚,江澈说:“可不是,没你我们啥事都成不了。”

    “尤其最后那一跑……”郑书记说,神情毫不惭愧。

    “对的,我就知道你会跑。”

    江澈这回真没撒谎,要不是语境有代沟,都想夸他一句:你那一跑,跑得何其风骚。

    “嗯,你知道……”郑书记看江澈一眼,想了想,凑近,压低声音快速问:“其他人不知道我其实不知道吧?”

    这话有点绕,但是江澈秒懂,果断说:“都不知道。”

    “那就好。”郑书记眼神里带着威胁道:“那你懂我的意思了吧?”

    江澈说:“懂。”

    郑书记满意地点了点头,走两步,又回头问:“那我还挂着卖的那三万股怎么办?”

    “撤下来,自己留着。”江澈说:“不光你这三万股,等明后天,我就会让老彪下场抄底,分几个账号,再次持股超过百分之十。”

    这意思,好像是说,盛海滩小股神以后还会带他玩。

    “哦……”郑书记拖了个长音,抬头看天花板,想了想,“明白了,还能来对吧?你放心,我稳稳的,我有经验啊……”

    “这次杀哪个庄?你说,我去搞定。”

    上瘾了。对于江澈不断变换的“职业”,郑书记其实是很向往的,错过了青云门,他不打算放过盛海滩股神传说。

    而且这回,他已经把角色揣摩透了,定位清晰,人物丰满,完全不必再强加人设。

    “……”江澈晃神一下,勉强说:“还是缓一阵吧,在家过年才杀回猪呢,咱们这套也不能老来啊。”

    “……好吧。”郑书记有点失落,突然开始像小时候一样,盼望着过年。

    胡彪碇安排的晚饭,大概也算“庆功宴”。

    服务员宫女打扮上菜,要的就是富贵堂皇。

    大功臣郑忻峰坐在首座……

    在座的都是自己人,说话不需要太多顾忌,胡彪碇倒了满杯的茅台,起身双手举杯,说:“郑兄弟,我这敬你一杯。”

    沿海走私大佬起身敬酒,一身杀气的老彪感激起来也是真心实意。

    郑忻峰一脸淡定,起身举杯,微小说:“老彪兄弟客气了,都是自己人。”

    小股神最好的兄弟这么说,胡彪碇有点激动,伸手把一本存折放在郑书记面前,直接说:“我是粗人,也不会说话,做事也不懂那些弯弯绕绕,但是事情都听江兄弟说了,没有郑兄弟,我老彪这回也赚不了这个钱……66万,不成意思。”

    66万,胡彪碇个人的感谢。除此之外,江澈之前替他买的3万股爱使股份又是三十多万纯利。

    郑书记来一趟沪市,短短几天,风起云涌,百万进账,不费吹灰之力。

    “哈哈哈……小意思。老江先前不让我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稳不住,这么多天才出来跟兄弟们打招呼,不要见怪。”

    郑忻峰没矫情,伸手压了压桌上的存折,把满杯茅台干了,倒酒,用一个满杯回敬了胡彪碇。

    老彪是江湖人,顿时感觉那个亲近啊,小股神的兄弟,比他本身更江湖,更好相处。

    两大杯茅台下肚,而且是连着干,郑书记面色一脸没变。

    江澈都惊了,心说他这半年多跑业务,原来已经练到这么厉害。要知道这家伙大学也就三瓶啤酒的量。

    见他一点事没有,谢兴也没多等,隔一会儿站起来,一样满杯,双手举杯,感激道:“谢谢郑总,辛苦郑总跑这一趟。”

    他在这件事里的情况,江澈说过,郑忻峰微笑,倒酒,起身碰杯,拉着谢兴说:“都是小事。人在社会,就是这么个过程,吃一堑,长一智,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放宽心,以后好好干,都会好的”

    说的都是好话,但是好像哪里不对,这么跟谢兴说话,语境是不是有点不对?……老郑不会是醉了吧?江澈心想。

    又一个满杯。

    喝完,亮杯底,郑书记直挺挺躺下。

    …………

    废了大半夜才把郑书记处理好,江澈自己和衣迷迷糊糊睡到天亮,听到有点动静,睁眼,郑忻峰直挺挺站在床边。

    他不会是想了一夜,还是决定杀我吧?

    江澈问:“酒醒了,怎么了?”

    郑忻峰甩一下头,说:“起床,走了,回南关。”

    按说应该先回临州过元宵的,有点意外,江澈问:“怎么了?”

    “茶寮辣条出事了,被人假冒,脏的,把小孩吃进医院了。”郑忻峰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前天出的事,昨天报纸出来,老村长今天才知道事情严重,刚打电话过来说,现在那边已经炸了,村里电话全是要退订单的。还说,庄民裕一晚上满嘴燎泡。”

    “……”江澈赶紧起身,囫囵洗了把脸,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这事虽然他早有预案,但是真发生了,处理起来依然有点费力,不能怠慢。

    把在盛海剩下的事情给胡彪碇交代清楚。

    胡彪碇问:“江兄弟,是不是要跌了?”

    江澈说:“不是,我这是临时有事,你再呆个十来天,问题不大。”

    在胡彪碇的世界里,十来天这个概念是不存在……就剩十天了,他想着。

    随后,江澈又给家里和宜家分别打了电话,说是赶开学,要提前回南关。

    当天上午,江澈就和郑忻峰一起,带着紧急提出来的300万块钱和谢兴两口子,飞回了庆州。

    庄民裕就等在庆州。

    飞机落地,到宾馆。

    郑忻峰立即和庄民裕一起去几个相关的政府单位了解情况。

    江澈也没闲着,他带着谢兴两口子,还有从临州飞过来的三墩、柳将军一起,出门上街,打算找几个批发部,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尤其是假冒辣条的泛滥程度。

    这一天,是元宵节。

    江澈有一个心理预案:

    【这次的事情,一定要用法律和舆论的手段,正正当当的处理,高大上的解决】

    他有这个条件和相关准备。

    江澈同时并不知道一件事:

    他在盛海这段时间,被一个人盯上了,这个人,叫做赵武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