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二十章 郑忻峰的错乱人生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二十章 郑忻峰的错乱人生


    以拉菲酒庄的产量区间估算,1982年作为丰年,实际出产应该在22—24万瓶左右。

    当然,二十年后的中国依然每年能卖出上百万瓶1982年拉菲,其中淘宝网售价,128。

    这会儿粗略估算,现场五个人的需求加一起,应该是3000多不到4000瓶的样子,其中褚涟漪占大头,3000瓶是有的,未来价值两亿不止——就怕她自己喝完了。

    毕竟褚姐姐的酒量实在太好。

    姿容绝色的大美女穿着一身居家睡衣,抱着瓶茅台,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这样的画面,江澈两世为人也就在她身上见过一回。

    考虑顶级红酒一直都是相关专业公司投资、收藏、炒作的对象,升值出售,转手再藏的情况很寻常,所以在目前阶段,只要舍得加点价,这个数量应该问题不大。

    而且这种顶级红酒的收藏一旦达到一定的规模和层次,往往不止意味着价值,还意味着圈子。

    细想一下,这大概才是褚涟漪那么干脆利落答应下来的原因,看惯了风雨浪潮,江湖沉浮,在这个层面,她一直在为江澈担心、考虑。

    只是她不说,而江澈也就傻乎乎没有感受到。

    以褚涟漪之前积攒的人脉和关系,外汇和法国那边的渠道应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现在的她,未必那么愿意去用。

    想明白了这一点,江澈站起来,轻松说:“我先给苏楚打个电话问问看,她家在港城,在法国,好像都有不少人。”

    他拿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游戏厅百分之二的分红给她,得可着劲儿物尽其用啊。”电话等待的时候,江澈又说。

    “其实她的分红也不算白拿,这半年,咱们十二家游戏厅就没来过警察,而且不论什么专项行动都没被查过。”耿直的陈有竖在旁帮忙说了句很长的公道话。

    结果,电话没人接。

    “那位苏姑娘……她可能已经去港城玩了”,褚涟漪说,“上次来拿游戏厅分红的时候,我记得她提过一嘴,还问起你了。”

    “哦。”江澈悻悻地坐下来,“那咱们等年后再说好了。”

    “不想知道苏姑娘打听什么了吗?”褚涟漪突然歪了话题,问话的同时看了江澈一眼,眼神里带点儿小挑衅。

    江澈弱爆了说:“一点都不想。”

    气氛有点不寻常了,秦河源和陈有竖左看看,右看看,有点儿觉得自己在这里多余,要起身告辞的意思。

    专心看录像的郑忻峰突然转过身来,也不管聊到哪,说:“买不着拉倒,不就葡萄酒么,我又不是没喝过,贵的便宜的,其实都差不多。按我的意思,还不如投股票呢……”

    股票?江澈和褚涟漪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起微笑看着郑书记。

    “你们这样看我干嘛?”“郑忻峰做着手势说:“跟街上老百姓一样,觉得股票不可信对吧?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股票。最近两个月盛海股市涨得多凶,你们都不知道。”

    他说这话倒也不是没根据的,以1993年初而言,普罗大众多数依然并不知道股票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看我,我跟你们说正事呢……不是闹着玩的。”摇摇头,郑忻峰觉得跟这俩有点缺乏共同语言了。

    他拉着陈有竖和秦河源解释了一会儿什么是股票,股票市场有多赚钱,最后建议说:“怎么样,你们俩今年也存了不少钱吧,年后要不要跟我进去捞一把?”

    “你会?”陈有竖表示怀疑。

    “一般吧,没买过。”郑忻峰说:“不过我在外面认识好几个玩得很厉害的老板。那在盛海,都是坐大户室的,一天几十万进出……”

    江澈想要倒杯水,找不到自己以前的杯子,准备去拿个纸杯。

    褚涟漪起身把他的杯子拿过来,放桌上,说:“早上洗过了。”

    “欸,你们俩要不要也跟一点?只管出钱就好,不懂没事,你们不用管。”郑书记是讲义气的,他还没忘记江澈和褚涟漪。

    江澈泡了茶端着走过去,说:“你的奖金存折呢?”

    “干嘛?”

    “我看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多少。”话是这么说,郑忻峰还是把西装内兜的存折掏出来给了江澈。

    江澈看一眼,放进自己口袋里,“你自己别碰股市,回头我帮你买。”

    “哦”,郑忻峰看一眼电视,又回头,“你说什么?”

    “我说我帮你买……你忘了?我是盛海滩小股神。”

    “别闹……”郑忻峰说完顿一下,缓缓站起来,看着江澈眼睛,“老江,你看着我的眼睛,真诚地回答我,这个,不会也是真的吧?”

    江澈点了点头,刚想开口。

    “等等,别说话,你别想蒙我。”郑忻峰捋了捋,心如明镜,成竹在胸,充满智慧魅力地一笑,说:“不对,以你这一年来的品性,真的是的话,你一定不会告诉我的。”

    江澈:“……”

    褚涟漪:“他真的是。”

    “真的?”褚涟漪说了,郑忻峰不能一点不信,因为之前韩立大师的事情都还历历在目,当然他也不全信,“那你说,现在沪市哪支股票涨势最好?”

    “最近这一阵,应该都不错。”

    “还真知道啊?……不对,这是刚刚我告诉你的。”郑忻峰再次捋了捋,可惜他对股票市场的了解也就从别人口中听过一些而已。

    捋不出个结果,郑忻峰真诚地看着江澈,“那你给我少投点啊,就这笔钱,我回去还得跟谢雨芬解释半天,要是亏了,就完蛋了。”

    “嗯。”

    郑忻峰转身的同时再次瞥江澈一眼,嘀咕说:“你不应该会啊!你怎么可能会玩股票?三年啊,我跟你上下铺住了三年啊,你懂个屁的股票啊!我缓缓。”

    郑忻峰坐下了,看《赌神》。

    不回头说:“给我泡杯茶过来。”

    江澈给他泡了。

    郑忻峰指着录像说:“你会变牌吗?”

    “不会。”

    “那就是会。”

    这样下去,他会不会错乱呢?江澈有点担心。

    还好,这时候,郑忻峰的大哥大响了。

    郑忻峰接起,出门,絮絮叨叨一阵,回来,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

    “什么好事啊?”江澈问。

    郑忻峰得意说:“平常小事。就之前那个刘姑娘,就那个,多情暂且爆刘继芬,记得吧?她打的。我这都才刚回来没多久,电话就来了,怎么样,魅力不小吧?”

    “哦,她找你干嘛?”

    “问我过年回不回去,什么时候回去,要不要一起。”郑忻峰猥琐笑一下,立即正色起来,斩钉截铁道:“我很坦诚地告诉她,明天,我,和我未婚妻,一起,坐飞机回去。”

    “然后呢?”

    “她竟然不介意,还说正好招商团其他人都坐火车,就她一个坐飞机,正好跟我们一起。我也是没办法拒绝啊,那样太不近人情了。”

    这一刻,郑书记是自豪的,尤其在江澈和褚涟漪面前,他终于找回了一些场子。

    他决定先回家跟谢雨芬报备。

    人走后,褚涟漪忍不住笑着问:“郑总不会是又误会了什么吧?”

    她有这怀疑,是因为郑忻峰之前对她的误会。

    但是江澈很想说:“这回估计还真不是误会……得看小辣椒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