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一十五章 林妈妈说


    一般家庭都还没有空调的年代,寒天里吃饭,氛围大概都比夏天好很多。

    林家的小桌当中摆了一只土制的黄泥小火炉,上头搁着亮银色铝制小锅。

    炭火不很旺,过了油的肉片拌在冬笋之类的杂菜里头,温和地冒着热气。

    林妈妈看完爆炸画面回头,隔着白蒙蒙热气看见自己对面的一双人。

    林俞静一身杏色外套,微微偏着头,板着脸不看江澈一眼,说是无心,看起来偏又像是在把自己刚打了一边耳洞的小耳垂展示给他看。

    江澈还是黑毛衣趁白衬衫,看着干净、温和,他倒是侧身略微转向林俞静一边,目光落在她耳后,欲言又止的样子,看起来有点不安。

    当妈的还不知道那其实是一场战争,她还想着,真是一对璧人啊,就连赌气闹小矛盾的样子,都这么有趣。

    啧啧,看起来女儿性子还不小,不过年轻人谈恋爱,不就是这样的么?

    林妈妈就在对面坐着,刚说了本身不吃辣,所以估计就没亲自尝过这盘黑暗料理,江澈不敢说阿姨麻烦你自己尝一口,也不敢告诉林俞静,“这菜能杀人”。

    犹豫了一下,他语气平常说:“叔叔说这盘菜要我吃完的。”

    到人家里做客,霸占一盘菜,竟然这么心安理得?林俞静本身就是为了跟他斗气来的,再一听爸爸居然对他这么好,那不行。

    瞥他一眼,她把右手手臂往桌上一杵,像是护食的小动物保护住那盘辣炒鸡肉。

    这行为若是平常绝对是很不礼貌,要挨教训的,当然平常林俞静也不会做。

    没人见怪,只当有趣,桌上响起来大伯和包装厂同事的笑声,林爸爸从另一方向使劲朝女儿使的眼色全都落了空。

    扭头再看一眼,江澈似乎还没放弃,林姑娘用藏在嗓子眼里的调门虚声说:“就不,小心我告诉我爸你是怎么欺负我的。”

    江澈怕,只好放弃,夹了块冬笋在碗里,咬一口,脆脆的口感,清香的味觉,感觉像是生命被挽救。

    林妈妈其实就烧了那一道辣炒鸡肉,其他都是林爸爸出品,不说多么美味无敌,终究是一个一手把妻女照顾得这么好的男人的手笔,差不了。

    林俞静赢了,舒坦了,夹了一块战利品,一块四四方方,一点骨头没有的鸡肉搁进嘴里咬一口……毁灭性的口感和味觉,像一颗原子弹在口腔里爆炸!

    多年的经验让她一下得出结论,亲妈今天难得的又出手了,而且发挥非常之好。

    她扭头看江澈,江澈正往嘴里塞一口饭,含着饭,嘴角微微翘一下。

    一下好难过啊,好生气啊,林俞静心里恼火,一伸手,径直把剩下的半块鸡肉夹进了江澈碗里,“你吃掉。”

    说完她带着威胁看江澈一眼,眼神透露的讯息江澈懂敢不吃,我就告诉爸爸你是怎么欺负我的。

    怕死在这里,江澈默默把那半块鸡肉夹起来,搁嘴里,吃了。

    这一幕,他俩自己没注意到问题所在。大伯几个看着,含笑不语,林爸爸心情有些复杂,林妈妈则想着,哎哟,女儿这也太肉麻了,当着爸妈和生人的面,还我一口,你一口啊?

    “咳。”她轻咳一声,提醒女儿注意形象。

    林俞静左右看看,终于反应过来了,一下脸颊和耳朵都有些发烫。

    江澈也有些尴尬,所以也轻咳了一声。

    结果,恼羞成怒的林俞静怒气冲冲又夹了一块搁他碗里。

    接下来,林姑娘开开心心地吃着饭,不时往江澈碗里夹一块鸡肉。

    也许第七块,第八块,林妈妈看见自己的辣炒鸡肉竟然这么受欢迎,被当作爱的桥梁,终于决定亲自尝尝看。

    她尝了一口,吐掉……思绪万千。

    “小澈啊。”

    “嗯。”

    “阿姨看出来你乖了,不过,你也不能太宠着静儿。”

    江澈:“……”

    林俞静:“妈?”

    “一点都不懂事。”林妈妈瞪一眼女儿说。

    林俞静:“……”

    林妈妈把辣炒鸡肉端走了,独自站在厨房,深深地感慨,为了女儿的小任性,那个江澈连这样一盘鸡肉都能咬牙吃下去那么多,看来真的值得托付。

    桌边,大伯拿酒杯跟林爸爸碰了碰,爽朗地笑着,意味深长说:“复礼啊,你这要是早点知道情况,也省得我早先几夜几夜的睡不着啊。”

    两位包装厂领导端起杯子,各陪了一杯说:“可不是,哈哈。”

    林俞静和江澈两个默默无声扒着饭。

    “我吃饱了。”林俞静突然抬头、起身,回了房间。

    …………

    门里,小房间。

    “要是我没有来晚了,今天这样,是不是就是真的了?”独自坐在床上,林俞静抱着一个枕头,小声自言自语说。

    “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问谁。

    刚刚的一幕幕,让林俞静有些恍惚了,心里酸酸的,又有些甜。

    “大骗子真冷静啊。爸妈也不是对手。”

    门外,客厅。

    “小澈,来帮阿姨洗碗。”林妈妈在厨房喊。

    林俞静听见了,又想哭,又想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妈妈把他当作什么了?

    “好。”她听见江澈竟然无耻而自然地同意了。

    厨房里,江澈和林妈妈一人站一边,林妈妈拿抹布洗着碗,江澈帮忙冲洗,沥水,叠放进碗柜里。

    水声淅沥沥,林妈妈突然说:“我家静儿吧,除了长得还不错,还有挺会读书,基本就没什么用了。我和她爸也不是什么能耐人,领导干部。”

    这个怎么答呢,江澈犹豫了一下。

    “想清楚了,确定不会反悔了,再好好谈,反正你们都还小,静静还在读书。”林妈妈又说。

    江澈含糊的“嗯”了一声。

    “以后来往过庆州,就来家里吃饭。”

    “好。”江澈看了一眼那盘辣炒鸡肉。

    “怎么样?阿姨烧的菜,除了焦了点,酱油多了点,盐多了点,其实也还行吧?”林妈妈一边把辣炒鸡肉倒掉,一边说。

    “是的。”江澈一点没犹豫说。

    林妈妈突然笑起来,瞪一眼江澈,说:“撒谎都撒得一脸正经,一丝不慌。”

    江澈有点尴尬地笑一下。

    “挺好的,静儿被我们养得没心机,你能沉稳老道些,挺好。”林妈妈突然说,说完自己笑了一下,“阿姨这两天打听了,听说你特别能耐……那什么,你别欺负静儿就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