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九章 周映提前的告别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零九章 周映提前的告别


    “婶子教你这些,你都记住了吗?头回你就躺好了给他摆弄,不给挡着躲着就成,剩下的等日子长了,不用学也不用教,自动都会。”

    “那里头的滋味啊,你自己慢慢就品出来了。”

    柳将军在房间里等候,一个四十好几岁的女人坐床边,拉着她的手,交代着洞房里那点事。

    “嗯,记下了。”

    柳将军点了点头,细声细气地应了,随即偏过头去。

    这年头结婚,盖头自然是不必了,她穿了一身大红,脖子上金项链挂菩萨坠子,手腕上金镯子铮亮。

    以往有人笑话她,说谁要娶柳家柳将军,打个镯子都得多费二两银,她手腕粗啊。

    如今她腕上这对金镯子又大又圆。

    镯子不是三金彩礼,是嫁妆。柳家也是实诚人,想着三墩送的彩礼重,给不出够数的陪嫁,干脆把剩下的钱都换了黄金,给柳将军打好首饰带回去,往后还能传家。

    有时候想想,这辈子能遇着三墩,柳将军这么大剌剌个人也会开心得掉眼泪。

    不过她现在很想笑,努力憋着。

    “瞧你,跟婶子还不好意思,那你进了洞房可咋办?婶跟你说啊,男人女人弄事生娃,那是天理,没啥好扭捏的。”

    其实这话本该是柳将军亲娘来说的,赶巧了,她家亲婶子兼着接生婆,懂得多,这活就交给了她。

    “婶,我听着呢。”柳将军憋笑憋惨了,心说老娘床都弄垮两张了,你是怎么看出我不好意思的?

    婶子说:“那就好,那婶子接着跟你说,怎么弄,能快些怀上娃。”

    “婶,我们没想这么快要孩子。”

    “那也先听着,记着……”婶子继续道。

    这是小屋里头的事。

    小屋外,柳家大门关着。

    柳将军她老爹在前院,拉着个抽烟斗的老头正求:“二叔公,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这折腾来,折腾去的,万一人一气之下车开走了,你让我家嫱君怎么办?”

    “开走?能的他。”二叔公吧嗒一口烟,说:“百十年了,搁峡元,咱们柳家就是大户,嫁也好,娶也好,什么时候轮着咱们配不上了?”

    将军爹无奈地叹口气:“人压根就没说过咱配不上……真的,亲家也没傲气,很好说话。”

    “他家没说可满峡元都在说,这话可不好听。”叔公磕了磕烟斗,说:“你耐住点性子,我这可都是为了嫱君好,今个儿咱得帮她压对面一头,以后她才当得了有钱人家的家,知道吗?我也不多为难,就摆下柳家排场就好,你安心吧。”

    将军爹看他一眼,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了。

    隔一会儿回来,他拿了条绳子。

    二叔公紧张说:“柳大龙,你个兔崽子你想干嘛?”

    将军爹说:“二叔公你都这把年纪了,可别动气力跟我犟,小心伤着。我这当爹的嫁女儿的心思,你也多体谅。”

    “你……柳大龙你敢?”

    “呵呵,二叔公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啥事我不敢?”将军爹拿绳子兜了个圈圈,往前往下一套,扎起来,说:“一会儿我让人抱二叔公上大车。”

    “我,我不去。”二叔公被捆上了,挣扎说。

    “那哪能?”柳大龙笑着说:“二叔公啊,其实我这也是为你好,要不然被我家嫱君知道了这事,回头你那些重孙女,重重孙女嫁人的时候,可就遭殃了,嫱君能把她们新郎官扔泥塘里去。”

    他把捆扎好的二叔公端起来放后院去了。

    开门。

    “噗……”

    唐连招一口酒喷出来,抬头问:“门开了,能过了吧?”

    在他身后,四十来号弟兄全部晃晃悠悠,比喝酒,临州来的这帮小伙子真心喝不过柳家这群大汉。

    “这就过了?”明明占着上风呢,柳家人回头。

    “二叔公说,这关算过了。”将军爹坦然道。

    “那下一关。”

    “没下一关了。”将军爹说:“算着时辰呢。”

    “那不行,那咱们换个快的。”有柳家亲戚醉了,不依不饶,这些人你也不能说他们坏,只是习惯未必都好罢了。

    “那行,那让新郎新娘俩人掰个手腕好了,大好的日子,我也知道,大伙都是图个高兴。”江澈说。

    柳家人想了想,二叔公的意思不就是想要压人一头,让柳将军自己来压更好,嫁过去前就把强弱分了。他们知道柳将军赢过。

    赵三墩在身后扯江澈衣服,“澈哥,我不行。”

    江澈扭头说:“你不是说上次是她耍赖你才输的吗?”

    三墩委屈看一眼江澈,“也不知是她力气越来越大了,还是我力气变小了,总之估计要输。”

    江澈笑着说:“输不了的,去吧。”说完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

    另一边,将军爹回去敲门把事情跟柳将军一说,贪玩的柳将军一口答应。

    屋里屋外各半张桌子,新郎新娘掰手腕,这事是奇闻,头一遭,看客们挤满了院子,欢呼鼓掌,兴奋异常。

    “一、二、三,开始。”

    三墩的手开始往外斜。

    他发现自己真掰不过……

    “那什么,澈哥和郑总送了咱们一张大铁床。临州咱姐,褚涟漪,托人给送了一床外国进口的席梦思床垫。”三墩按江澈的吩咐小声说。

    “哎哟。”

    柳将军心猿意马,手背直接贴了桌面。

    三墩赢了。

    “以后搁屋里我强,搁屋外你强。”柳将军输了也不恼,抬头看他,笑着说:“放心吧,三墩,我懂的嘞。”

    …………

    结婚红包,江澈和郑忻峰都没有多包,和唐连招等人一样,一人就包一百。

    晚上的流水席热闹非常,江澈找了个角落的桌子坐着,和一群孩子坐在一起,喝健力宝。

    总是有点儿沉默的周映似乎酝酿了许久,学着大人样举杯对江澈说:“江老师,我敬你酒。”

    “好啊。”江澈拿起杯子和她碰了碰。

    两人各自喝了一口,周映有些局促说:“江老师,我年后就去庆州,去省青年队了,不知道你赶得及回来吗?”

    江澈算了算时间还真没准,笑着说:“要是我赶不及,麻弟哥哥会送你去。回头等我过庆州,一定去看你。”

    “嗯。”周映用力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递给江澈说:“江老师,这个给你。”

    江澈拿过来一看,题头写的是【欠条】,上面写着:

    【我欠江澈江老师一块奥运金牌,一定还。】

    落款是【周映】。

    “江老师,说好的,我要是参加奥运会了,你来看我比赛。然后等我拿了金牌,我就跟你回茶寮,当体育老师。”

    十四岁的姑娘要离家了,爹妈是要把她卖了的爹妈,周映最牵挂的人,就是江澈了。

    质朴的情感总是最动人,江澈有些感慨地点了点头,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

    “好,不用拿金牌也可以回来,但要是把身体毁了,老师就不搭理你了,知道吗?还有,文化课要好好上,要看书,要学开朗,要多笑……”

    “嗯。”

    这是一个搁冬儿身上常见,搁周映身上很难得的有点娇的鼻音,周映对着江老师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用力地笑着,两行眼泪却滑落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