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六章 我才是报案人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零六章 我才是报案人


    赵正斌的错误首先在于他是“认识”江澈的。

    在茶寮的那段时间,江澈连他的名字都没记住,但是反过来,因为张雨清的关系,赵正斌很是观察研究了一阵这个外地来的支教老师。

    那是江澈最清闲的一段时间,所以,在他的判断里,这个只会跟一群孩子玩弹珠,打排球,总是笑啊逗啊的江澈,就不是一个敢在警察快到场的情况下还抡水管的人。

    穿一身黑西装他也不敢,黑西装又不是制服。

    另一个错误在于他不知道韩立大师这波有点走火入魔。

    这事前因是他砸摊位、打人,打的是茶寮最朴实的山民。人总有站在弱者一方的心理倾向,何况这些挨打的弱者是江澈在乎的人,其中被打最严重,进了医院那个,还是江澈前世的救命恩人之一。

    不打回来,不翻倍打回来,只是把人送进去,江澈总觉得欠点什么。

    事情近日又加了一笔。加的这一笔很重,关系一个叫林俞静的姑娘坐在出租车里捂着肩膀抹眼泪。事情有两个罪魁祸首,但是江澈总不能给自己一下吧?

    赵正斌倒了血霉了。

    “你敢?”至此为止,他其实还没挨过打,手指着不远处警笛声传来的方向,赵正斌看着江澈道。

    江澈提了提西装袖子,露出一截白衬衫,在赵正斌有些茫然的眼神中,水管子“呼”一声破风炸响,砸了过来。

    “duang,duang,duang,咔!”

    “啊,你等着……呜……裂了。”

    “加倍。”江澈说。

    “duang,duang,duang,咔!”

    “啊,饶了我……呜……又裂了。”

    接着轮到当时下手的那个人。

    满眼恐惧地看着同伙在地上哀嚎、翻滚,赵正斌暗地里长出一口气,总算过去了……然后,他就看见江澈又走回来了,又轮到他了。

    “再加倍。”江澈说。

    “啊……呜。”

    郑忻峰决定先不看了,转过身轻咳了一声,看见留下的茶寮村民正傻眼面面相觑,帮忙解释道:

    “别担心,只是出了点小状况,他平时不这样的,你们都知道,以后……”

    以后会怎么样?郑书记想着,失恋啊,老江又失恋了,为什么说又?为什么我突然有点慌?

    上次江澈失恋,修成平稳气场,人生风生水起……郑忻峰在一次又一次打击中顽强地挺了过来。

    这次他又失恋了……这次会怎么样啊?我该怎么准备啊?!

    “当啷啷……”

    水管被扔了出去,在地面上跳跃着。

    赵正斌和另一位在地上蜷缩、哀嚎,不敢抬头看江澈。

    郑忻峰看着他说:“还好吧?”

    江澈点头,拍了拍手,把撸起来的西装袖子放下,把松开的领带重新系好,上前,把之前赵正斌报警后扔在地上示威的破旧大哥大捡起来,试了下,好像还能用。

    警车已经遥遥在望。

    江澈竟然没跑,还捡大哥大,赵正斌猜测他可能有什么后手。

    “喂?妈,是我,江澈……你儿子。我这边交的一个朋友赶在这几天结婚,可能要28左右才能到临州……呃,好,那就好,你先忙……好,我挂,我挂,不影响你赚钱了。”

    他竟然只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就这样还想回家过年?等着吃几年牢饭吧。”忍着剧痛,赵正斌想着。

    其实江澈也想给庄民裕打一个,问他那边到底怎么样了,可惜那个破县长没有大哥大。

    上白下蓝涂装的警用面包车终于到场,两名穿着制服的公安跳下车,朝这边狂奔而来……

    关所长已经看到躺在地上,正用膝盖、胸口和下巴朝他爬来的赵正斌了。

    太凶残了。

    那俩西装男是什么情况?应该就是行凶者了。

    赵正斌跪起来,站起来,嚎哭着,耷拉着两边肩膀,俩胳膊垂着,晃着,向前小跑,“关叔……长,他……”

    赵正斌扭头想找江澈,结果发现江澈“噔噔噔”从他身边朝着警察跑了过去,跑得好快。

    他一手还拿着赵正斌的大哥大。

    “警察同志,你来就太好了,我正准备打电话报警呢。”

    赵正斌傻一下。

    关所长也是。

    “你……报什么警?”

    “哦,是这样。我们是曲澜市、峡元县、茶寮村来的,这些是村民,我是当地的支教老师,我们这次来庆州推销土特产……”江澈伸手一指赵正斌道,“这个人,纠集大量社会混混,恶意打砸我们的摊位,还打人。”

    关所长看了看赵正斌的惨样,再看看衣冠楚楚的江澈,“你说……他打你了?”

    “嗯,打了我们村民。”江澈坦然道:“警察同志,你要是早一点来就会看到,刚刚这里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这个赵正斌他带着100多名社会混混围攻我们这些无辜的村民,我们迫不得已,奋起反抗……要不是您的警笛声传来,后果不堪设想。”

    关所长面部肌肉抽动一下。

    “好了,停下,先跟我们回去,这事我们派出所自己会做调查……”他朝带来的警员示意了一下,说:“先把人带回去。”

    江澈说:“不用先治疗吗?那也行,那警察同志你如果需要我们站出来作证,我们随时可以……我们不怕打击报复。”

    江澈说完走回茶寮村民面前,高举双手说:“大家放心,警察同志来了,我们不用怕了。”

    村民们热烈欢呼,大喊感谢政府。

    赵正斌和关所长看着,都快疯了。

    其实原则就一条,江澈、郑忻峰或者麻弟,包括任何一名茶寮村民,他们不需要跑,但也绝不能被带走。

    赵正斌叔叔都叫了,一旦进去了,会被怎么“招待”,可想而知。

    等到挨了揍,不管之后怎么召唤大人物,怎么装逼,怎么打压对方,伤和痛都不会消失。江澈才不干那蠢事。

    他要赖在这,拖一会儿时间,等庄民裕那边的电话,而且他拖得越久,赵正斌痛越久。

    “关叔叔,关叔叔,他……你看我,我爸……”赵正斌满脸的眼睛,哀求着,转头狰狞地目光盯着江澈。

    关所长递给他一个眼神,上前两步,一声断喝:“戴手铐,弄上车。”

    江澈没过去。

    关所长带着警员掏出手铐,朝他走过来。

    赵正斌顽强地跟着走了几步,他终于掌握局面了,站在一侧,目光找到江澈。手臂抬不起来,他眨眼睛挤了挤眼泪,夸张口型小声说:“等你进去了,我去找林俞静聊聊,你觉得怎么样?”

    江澈的眼神一下就变了。

    赵正斌不怕。

    手铐都已经举到江澈面前了。

    令江澈自己都没想到的一幕。

    就这一刹那,不约而同的,所有茶寮村民上前……把他挡在身后。

    关所长脸色一黯,刚要发作,郑忻峰举着一个大哥大上前说:“这位公安同志,能不能麻烦你接个电话?”

    这种情况不少见,一般会在这样的关头掏电话的,应该都有点背景,关所长不想接,但又不能不担心个万一,迟疑了一下,他接过大哥大,走到一旁。

    “你好,公安同志,我是峡元县县长庄民裕,关于这件事,我了解的情况可能更多些,我县下的茶寮村民,受迫害已经超过三天了,现在还有人躺在医院里……我也已经赶过来处理这个问题。”

    一个下面贫困县的县长而已,老实说,关所长自认和对方不会有交集,未必要给面子。

    “这个等你做好相关工作再说吧,我只履行我的职责。”他说。

    “我手上有充分的证据,人证、物证、包括现场目击的民众也有人愿意为我们作证”,庄民裕说,“我现在正在跟刘副省长汇报这件事……刘省长今年两次亲临茶寮,一直很关心那里的群众。”

    “……”

    “另外我们的部分村民现在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

    “……”

    通话还在继续。

    赵正斌有些不安,专注地观察关所长的神情、反应。

    然后,他突然发现茶寮村民不知什么时候整齐地转了一个方向,隔开了他和另一名公安。

    江澈竟然又站在他面前了!

    “你……”

    “不可以拿她威胁我。”江澈说,说完,左手拉他左肩往前一带,右手摆拳迎面一拳直接轰在他面颊上。

    就这样,江澈左手拉住他肩膀,右手一拳一拳地轰,赵正斌连声音都出不来。

    直到最后左手一滑,赵正斌倒地。

    江澈起身,转身,走出人群,说:“公安同志,现在可以走了,作为报案人,我愿意配合你们展开调查。”

    …………

    警车上,没有戴手铐,江澈和郑忻峰坐在一起。

    “你看,这一弄,多麻烦?”郑忻峰浑然忘了自己之前多积极,刚才多亢奋,在旁小声教育江澈说:“如果不冲动,这事完全可以等一切安排妥当再慢慢玩死他……就像你原来一直的做法。”

    “嗯。”江澈点头承认,然后说:“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样更舒坦些……戾气发泄出来了,是好事。”

    “那不要有下次了。”郑忻峰说。

    “好的,其实我也不喜欢暴力。”

    “谁管你暴力啊,我是说,求你别再失恋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