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四章 老郑要的出场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零四章 老郑要的出场


    江澈怔了怔,还不及转身。

    “打得赢,打得赢……一点不用担心。”郑忻峰第一时间回身跑过去,热情笑着说:“你好,我是江澈的好兄弟,我叫郑忻峰,你就是林俞静吧?”

    要是现在跑过来的是江澈,林俞静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面对陌生的两眼冒光的郑忻峰,她茫然地点了点头:“嗯。”

    “放心吧,除了你,江澈谁都打得赢。”

    郑书记说完这一句,内心还挺得意,觉得替江澈说了句很棒的情话。

    林俞静越过他肩头看了一眼江澈,心说我昨天那一脚明明都没踹倒他。

    “对了,我听说你肩膀上挨了一下?”还没发现不对劲,郑忻峰继续道:“我跟你说,老江这都急疯了,狂躁了,这么多年,我就没见他这样过。所以你放心,我们一定替你报仇。”

    看他越说越来劲了,江澈只得走过去,拨他肩膀说:“老郑……”

    “干嘛?”郑忻峰看了看表,觉得时间上还不用急。

    “你先去外面,等我一会儿。”

    “初次见面,一起聊……”郑忻峰这个看看,那个看看,终于发现情况不太对了,“你们聊。”

    郑忻峰走了,一边走,一边嘀咕:“看来是掰了啊,难怪莫名其妙说什么以前不想结婚,这阵子想过一下,最后又不想了……啧啧,小丫头片子这么厉害?”

    郑忻峰走到外面,拐了个弯,扭身回头,蹲在墙角树下偷看。

    “他刚最后说什么?”林俞静故意看着远处,不看江澈道。

    江澈犹豫一下说:“……我也没听清。”

    “哦,我听到小了,是不是你平常在朋友面前嫌弃我?”

    “没,怎么会。”江澈想岔开这个话题,回头回应她之前的问题说:“那个,能打赢的,别担心。”

    收回目光,林俞静这才正面把今天的江澈整个看清楚了,她怔了一下,这一身西装配领带的江澈,要是结……停。

    “奇怪的人,穿这么好看去打架。”为了缓解自己的慌张,林俞静嘀咕了一句。

    江澈尴尬笑一下。

    林俞静板起脸。

    “真的能打赢?”

    “真的。”

    “可别受伤了。”

    “嗯。”

    “那……没事了,你去打架吧。”

    “……好。”

    他没动,林俞静做了个用手赶苍蝇的动作,“走啊。”

    江澈点头,转身,往前走。

    “那什么”,林俞静在身后说,“我没有担心你,你别瞎想。我心里恨不得你被打死……呸,呸,天上的神仙、菩萨,刚刚这句不算,这句假的。”

    她仰头说着话。

    本该杀气腾腾的这个早晨,江澈眼眶突然有点酸涩,又想笑,两样都努力忍着。

    “反正我没有担心你,也不会原谅你,你不要自作多情……以后就不见面了,见到你我会不开心。”

    “……好。”

    她没再说话,隔一会儿,脚步声传来,林俞静有些匆忙地走了。

    …………

    赵正斌靠在一辆“拉达”牌小轿车上,把一根抽了一半的烟碾灭。

    这里是庆州市原钢铁二中后山山脚的一片小谷地,四周有失去植被的红土小山包环绕,前后被一条已经废弃的公路贯穿。

    这几年,庆州市内他们这个层次的群架,但凡著名点的,几乎都发生在这里。

    赵正斌本人就在这里约群架超过三次。

    但是眼下这次,才是规模最大的一次,这次他连招呼带花钱,足足叫来了140多人。

    现在,现场,各种木棍、水管、自行车链条啷吭啷吭响,声势不凡。

    “带刀的兄弟都先放起来,免得把人吓跑了。还有一会儿尽量别出人命。”

    “那什么,我跟你们说过了,对方是一群乡下农民,蛮力估计挺大,但是人少,大家别慌,一起上就好了。打完我请兄弟们吃饭。”

    这些人其实分了好几拨,有些甚至赵正斌本身都不太熟,他特意叮嘱了一下。

    他主要是怕有人被赵三墩那样的猛人冲一下,信心崩溃。

    港片,尤其是其中黑帮片的风行,让此刻的赵正斌找到了一种江湖大佬,纵横捭阖的感觉,扬了扬眉,他问:“有动静了吗?”

    站在小土包上观察的人摇头,说:“看不到有人过来。”

    “那些乡巴佬估计是不敢来了吧?”有人说了一句。

    一阵哄笑。

    谭文康站在赵正斌身边,说:“要是他们不敢来,这事……”

    “当然继续搞啊,搞到他们小生意做不成,再把那个姓江的打断一条腿,扔张雨清那个婊子门口,才算完。”

    “……”谭文康有时候觉得,作为多年的朋友,自己大概已经不那么合适继续跟赵正斌处下去了,而事实上,赵正斌也越来越轻视他。

    “总之不要出人命。正斌。”他最后提醒了一句。

    这两年社会上挺乱,打架斗殴已经很平常了,但是群架出人命,基本上会有一大批人跑不了。

    “知道了。”赵正斌摆手。

    “来了。”土坡上的人喊一声,指着不远处的路口拐角说。

    “多少人?”

    “20几个。”

    赵正斌放心了,扭头看了看自己这边的阵仗,“包上去,堵着,免得看见咱们人多掉头跑了。”

    140人跟着冲出去……

    …………

    “怎么回事?”租来的大客车拐了个弯,自己人开的车,现在唐连招一伙里拿了驾照的已经有好几个,这车是准备待会儿就直接开去峡元的。

    透过车窗,江澈远远地看见前面的人群围了个大圈,有轻微地吵嚷声和叫嚣声传过来。

    “开快点,过去看看。”

    这个时候赵正斌等人其实也才刚把茶寮村民围上,就二十个人不到,他不急。

    目光一个个扫过去,没发现江澈,赵正斌拿了一截水管指着麻弟道:“怎么,你来送死,那个姓江的小子不敢来啊?”

    麻弟嗤笑一下说:“就你,澈哥会不敢?”

    他其实已经知道自己这些人今天犯傻了,明明江澈不让他们来,也再三说过,他们不用来。

    但是从柳将军那里打听到江澈这边大概也就四十来人之后,不放心,他们在江澈离开旅馆后,还是偷偷赶来了。

    结果比江澈还早到。

    本来是想先看一眼的,结果因为不熟悉地形,没经验,一行人隔着老远就暴露,直接被140多人冲上来围住了,形势很不妙。

    “行啊,你有种,本来我要废的人里就有你一个,还有那姓江的。”赵正斌说:“他躲着也没用,我会去找他的。”

    人多欺负人少的时候,混混们总是很积极,想着出风头,赵正斌伸手指了这么一下,人群拥过来。

    茶寮村民举起手里的木棍等武器。

    “你们别动啊。”麻弟喊,同时自己往前站,他知道一旦动起来,大伙都得遭殃,他相信江澈一定会来,想拼着自己挨一顿拖时间。

    茶寮村民顿一下。

    “啪。”

    赵正斌趁这时机冲上来直接甩了麻弟一水管,麻弟闪了一下,打在肋骨上,一阵龇牙咧嘴,但是咬牙不出声。

    赵正斌再挥,他闪开了。

    “把人按住,我要打断他一条腿。”赵正斌表情狰狞大喊。

    十几个人准备上手。

    这时候,“兹~”

    刹车的声音。

    两边的人都扭头,看着十来米外停下来的大客车。

    这车来得莫名其妙,因为这条路原本是为了开矿才修的,矿倒了,这路已经废弃好几年,所以,客车没道理拐进来,来的很可能是对方的人。

    想不到乡巴佬这回还舍得花钱了,赵正斌谨慎了一下,问:“后头还有吗?”

    身边的人踮脚看了看,说:“没有。”

    这样他就放心了,一辆客车而已,顶多塞进去四五十人,加起来还是不到自己这边一半。

    茶寮村民都看着那辆车,他们当然知道是谁来了。

    车门打开,声音同时传来。

    “我劝你先把麻弟放开。”

    没见人,对江澈的声音也没那么熟,赵正斌不屑回应说:“你他妈谁啊?”

    “我你郑爷爷。”郑忻峰抢答一句,伸手按住准备起身的江澈说:“等一下,等一下,等场面摆好咱们再下去……港片里都是这样的。”

    江澈无奈一下,想想也好,趁对方对生面孔西装男们发愣的工夫先把架势摆开,免得一会儿乱套。

    第一个人从车上下来,唐连招身材魁梧,一身西装穿在他身上气势十足。

    对面全部傻眼一下。

    跟着是陈有竖、秦河源、黑五、赵三墩,个个都是一模一样的打扮。

    车上的人鱼贯而下,对面的140人,依然没人出声。

    因为这又不是在看港片,为什么说好的乡巴佬,会突然加进来这样一群在庆州都找不出来的家伙。

    整个庆州,就没有过这样出来打架的,不对,不打架也没有过。

    最后,四十多个西装男摆开在面前,加上茶寮的人,数量上仍然只有赵正斌这边的一半不到,但是气势上,已经完全是两个级别。

    赵正斌勉强笑一下说:“干嘛,穿西装,想谈判啊?”

    “你还不配跟澈哥谈判。”唐连招看他一眼,冷淡说。

    迎着唐连招的目光,赵正斌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什么澈哥?那个江澈?他以为这些人是茶寮人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结果对方领头的,喊那个支教老师澈哥?

    车上,郑忻峰起身整理领带,拉一下江澈,说:“行了,咱们可以现在出场了。”

    江澈无奈,只好克服尴尬,跟着他一起下车。

    走到队伍最前方,老郑没停,继续往前走,江澈只好跟着,身后的四十多人于是也跟着一起往前走。

    莫名的压迫感就这么被郑书记带了起来。

    人数多的一方不自觉就已经退了好几步……

    “你……怎么,想唬人啊?”再这样下去就要崩了,赵正斌心里其实也发慌,但是想想自己这边还占着人数优势呢,撑场面说了一句。

    “你觉得呢?”江澈淡淡笑一下问。

    赵正斌又退了几步,他不懂,一个乡村支教老师怎么突然就变这样了。

    他请来的人更不懂,因为眼前的情况很明显,对方不一般,单是那四五十套西装,就不是他们敢想的混子一旦很有钱,那肯定就是大人物。

    “先扣住他。”赵正斌急中生智,扭头指着麻弟大喊。

    “先把人冲开。”江澈说:“用刀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