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八十六章 借我


    两个人在冬日暖阳下把校园打了个转,林俞静叽叽喳喳,指给江澈看她的宿舍窗口,说起不同餐厅她爱吃的菜,以及图书馆常呆的楼层……

    江澈不会成为诗人,这个判断让他放下了很大一份担心。

    这个时代有太多珠玉在前,在当下,他那几句一来不算顶尖,二来不完整,被他狗尾续貂胡乱折腾,变得不成模样,所以并不会让他走上这条“不归路”。

    就是今天讲台下的那些人,大概顶多也就之后在宿舍跟室友们说一说,在写给同学朋友的信里提一嘴,说我们这有个同学的男朋友来玩,他写的诗有趣得紧。

    这个程度而已,出不了问题。

    说真的,若是以后被人介绍,说江总是一位诗人,江澈觉得还不如被说江总本身特长会引雷。

    两个人在草坪边坐下。

    林俞静轻松背起江澈写的“诗”,一边背,一边忍不住地笑,到这个时候江澈才知道她的记忆力原来这么恐怖,难怪是学霸。

    【可遇不可求的事】

    【后海有树的院子,夏代有工的玉,九二以后的歌,和我说话的你】

    背完她问:“这首就奇怪了,为什么九二年以后的歌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又为什么会有最后一句?明明我就一直会跟你说话。”

    江澈偏头看了一会儿远处的树杈,再转回时脸上带笑,还好林姑娘粗心没发现什么,他说:“就是乱写的。”

    这首诗大概算冯唐的,又或者也可以算是阿尔弗里.缪塞的,江澈照着冯唐的版本改了后两句。

    差不多时间,这首“可遇不可求的事”也出现在了另一边阶梯教室的黑板上。

    “果然还有,但是这首好朦胧。”

    现代诗嘛,尤其所谓朦胧诗,本来就是让人看不懂的,所以反而是这一首,讲台下的诗歌爱好者们用了最多的时间去分析。

    不可能有人能分析到点子上,谁都不能。

    总之还是很美好,或者说又是一口狗粮,只不过这时候的同学们还不知道这个词的另一重含义,另外这时候的狗,大概通常也不吃狗粮。

    祝广星几个已经完全失去活动的主导权了。

    到此为止,其他人不说,至少在场的姑娘们已经彻底“垮掉”,在于她们而言,做为文艺女青年以后想听到比今天更文艺腔的情话,大概是不可能了。

    当然,此时二十来岁的女生们并不知道,到后来,她们通常都嫁给了最朴实的表白。

    除了讲台上的赵娥眉,讲台下的杜小英等几个林俞静的室友此刻正议论纷纷。还好,刚刚遇见静静的男朋友,一句预备了半年的数落和调侃都没说,直接干脆就败给了外貌,若不然,这会儿还得再败一次。

    坐在讲台侧边最前方的石教授笑着摆手,压下议论说:“不分析了,不分析了,世上最难懂的就是情话,何况这还是别人的情话……下一首,下一首。”

    到此为止他所看到听到的“诗句”都有趣,都精致,但是说句实在的,都局限于“哄姑娘”这一件事上,且在这件事上做到了颇为极致。

    老人家怕再听下去春心动,晚上为难自己和老伴。

    他借了笔和纸张开始抄写,写到纸张表面有几处不光滑,笑着说:“这纸都被肉麻得起鸡皮疙瘩了。”

    一阵嬉笑。

    石教授抬头问:“就没有一首他不是为了讨好那位林姑娘的吗?”

    这一问,不经意间问得林姑娘好生让人羡慕。

    教授这话本身没有丝毫恶意,但是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祝广星第一时间抓住了这个话头,只是眼前下的情况,他自己再出面的话,显然不合适。

    已经因为太自信受到一次教训了,祝广星偷偷交代了一下,那个外校的长发诗人替他接上说:

    “石教授说得有道理,情诗,尤其这种玩玩闹闹的小情诗,在于诗歌的海洋里,只是算是小器,并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和启发作用。而且这些诗没有一首是结构完整的,在手法上也有很多欠缺……”

    他说的很专业,江澈要是和他辩这些一定辩不过,可惜人根本连留在这里争高低都不屑。

    这是在场每个人都有数的事。

    长发还在滔滔不绝,要知道祝广星之前的那首,也是情诗,所以长发现在这番话等于连同他一起给否了。

    这是祝广星自己的主意,诗人的自信,诗人的张扬,诗人的自尊,祝广星已经没办法了,社长的脸掉地上了,总得设法捡起来,所以反正这一块已经彻底输了,干脆就贬低它,另辟战场。

    江澈不在,这让他庆幸——这样就不会再被反击了。

    “倒也不能这么说。”石教授开口打断长发诗人的发言,不带语气,以一种讨论的姿态把话接回去道:“其实只看每首正经写的那几句就该有数,人不是真的不会写,只是当作轻松游戏,同姑娘玩闹而已。既然能这般举重若轻,又怎么可能写不了完整一首?”

    这话实实在在是在讨论……但问题,太不留情面了。

    就像是林俞静说的,不认真,特别欺负人,江澈明明已经赢得很彻底了,石教授还一脸诚恳非说他不认真。

    这你让祝社长怎么办?

    台下有声音提起江澈之前和祝广星的对话,他说:“我不是诗人,不会写诗。”

    这话现在再听,好过分。但问题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人当时已经退避,选择“窝囊”的离场了,是祝广星自己不依不饶,要接着踩他……

    结果踢到了一块巨大无比的铁板。

    “另外,这些诗,本意怕也不是拿来给外人看的吧?”石教授自己都不知道,他又给了祝社长一小刀。

    台下的学生们纷纷想着,是啊,这诗,他本身根本没打算拿出来……然后把目光投向祝广星瞥一眼。

    讲台上,赵娥眉整个人窘迫一下,尴尬点头,说:“她把笔记本落在这儿了,我翻了翻,然后自作主张……”

    一阵嬉笑,台下人纷纷夸赵娥眉做得好。

    “这样似乎有点不好啊。”老教授苦笑说。

    “嗯”,赵娥眉有点心虚,张开手臂,把身后刚写好的一排字挡住,“那最后这首,还看吗?”

    “既然不方便,要不然活动流程继续,广星兄重新起个头,给大家朗诵一下你原来准备的那首《尘埃》?”帮腔的抓住机会开口,替祝广星铺垫。

    《尘埃》不是情诗,可以把体裁带离对方擅长的情诗的范畴,祝广星掏出稿子,假意为难了一下说:“这个,也好,我其实原本打算跟大家分享的就是这一首,它的主题……”

    老教授却还停留在他和赵娥眉的对话上,犹豫过后,终究克制不住心痒,笑着说:“反正都看了那么多了,也不差这最后一首,对吧?咱们先看,看完再听广星社长的新作。”

    学生们本就一样心痒,此时一下觉得老教授说的简直太贴心了,嬉笑着齐声回应:“对,好。”

    赵娥眉闪身让出身后的诗。

    台下的人连同石教授变安静。

    祝广星拿着稿子,发现自己被忽略了。

    黑板上。

    【借我】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前世长成的今生,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险。

    借我无声的世界,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言而不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

    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终于,朦胧了,不只关小情爱了,完整了,深刻了……

    新战场刚开辟出来,这回没有被反击,因为还没出手就直接被盖了一脸,祝广星默默把他的稿子收了起来,装作翻了翻兜,自言自语说:“欸,你们看我糊涂的,那个稿子,我忘带了。”

    学生们把嬉笑收了起来,有人问:“可以请林俞静让他把诗去掉逗趣那部分,再写完整吗?”

    老教授把抄写好的纸张收了起来,说:“还是不要了,大概在他而言,这个样子才是真正完整的表达。不过我倒是很想见一见他……”

    赵娥眉把林俞静的笔记本收了起来……什么都没说。

    …………

    吃晚饭的时候,赵娥眉问江澈:“我们石教授说,下一期校刊想把你写一半那几首诗拿来,去掉你和静静闹着玩的部分,做一个续写征文,问你同意么?”

    “不同意。”江澈第一反应就是拒绝,随后想了想,觉得把这几首诗拿出来露个脸大概也不错,免得多年后林夕写出流年,突然发现自己抄袭了,把自己吓死,于是又说:“不署名可以吗?再,有稿费吗?”

    林俞静在旁咽下一口菜,点头说:“对啊,有稿费吗?”

    “这个。”赵娥眉想了想说:“要不你自己直接跟石教授问?他正好说想见下你。”

    杜小英接话道:“这样不行吧,他怎么好意思自己当面跟石教授要稿费?”

    “我好意思的。”江澈说。

    “他好意思的。”林俞静说。

    所有林俞静的室友,举着筷子,忘了咀嚼,扭头看着他俩。

    “稿费嘛,合法所得。”江澈解释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