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三墩在茶寮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三墩在茶寮


    想想在盛海的熟人,其实也就剩下当初卖自己认购证的谢兴一个了,江澈回忆了一下上次被带去让一群陌生人灌酒的场景,选择呆在宾馆没有去找他。

    夜里王宏主动打电话给郑忻峰。这证明了江澈的判断,他上心了,而且很着急。

    这种情况下如果真的要谈判,对江澈会很有利,但是实际上又毫无意义,事情到最后,不过又是一场欢脱的互坑而已。

    有个问题江澈想了很久,重生的轨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跑偏的,连“战斗”都次次战得人一脸懵逼。

    “我的王霸之气到底去了哪里?”

    老郑谈完后电话交到了江澈手里。

    王宏意外地问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那个,郑小兄弟在盛海认识的人多吗?”

    江澈想都不用想,直接回答说:“就几个。”

    王宏说:“哦,那就好,既然已经是自己人了,不瞒两位小兄弟,虽然我本身是一个科学家,但是气功大师这个身份用处其实还是很大……”

    江澈心说那是当然,这个锅,还得你替我背呢。

    客气道:“我理解,什么事王大师直说好了,关于你们这个青云门,九转金身功,雷派、油派的事,我也从郑总这里了解了不少。”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就不绕弯子了。”王宏乐呵道:“我想请郑小兄弟来出面当这个,青云门又一位下山的弟子,我的师弟,真师弟……比那个弃徒韩立高到不知哪里去的那种。”

    “这对我们长期拉投资会很有用。”他又补了一句,话里藏着掖着,听意思大概是有集资的想法了,而且还想拖江澈下水,扩大受众,物尽其用。

    “我不。”江澈直接说。

    王宏愣一下,说:“呃,为什么?”

    江澈心说你是不能想象那场景,你能你会怕。

    想了想借口太难找,干脆说:“我又不会引雷,又不会变油……我没绝招啊。”

    “这个我都替你想好了,就说你能帮人求子怎么样?这个不费劲。”王宏笑着说:“原来那个韩立据说就是能拍肩膀帮人求子的,我可以安排人配合一下,你名声就出来了。”

    “……我不。”第二次拒绝,态度比第一次更坚决。

    “……哦。”王宏没再勉强,讪笑一下道:“那也没关系,不影响咱们合作就好,还是拿地、拿政策这些事情为重,我准备两天,咱们就出发。”

    电话挂断。

    老郑冲江澈比了个大拇指,“干得好,虽然钱是祖宗,但是咱们内心,还是要坚决站在韩立大师这边的。”

    说完感慨一句:“自从见过这个王宏,我对气功大师的形象想象已经全毁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韩立大师,补救一下。”

    江澈想一下,说:“没准突然哪天你就见到了……到时好好抢救一下。”

    老郑思考了一下,觉得用抢救好像也行,点头说:“嗯。我还挺期待的,特别想问问他,我除了命里本该当县长、书记,其他方面怎么样。”

    “什么其他方面?”

    “……”郑书记犹豫了一下,说:“这个不能跟你说。不过老江,我这回终于要去茶寮了对吧?终于可以见到杏花婶了。”

    江澈听到这里在心里默默叹口气:

    “褚姐呆在村里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听说林俞静了吧。”

    …………

    茶寮的村民还不知道又一股“人肉泥石流”即将光临……

    杏花婶还不知道危险。

    老村长盘腿坐在屋里,把嘴里的烟斗搁下说:“那个赵三墩还没走啊?”

    他这些天有些担心,这也就是搬下来了,不然,没准那个赵三墩已经跑去跟猪刚鬣干上了……偏偏他还是江老师的朋友,跟着捐款那俩老板一起来的,麻烦。

    旁边人点点头,黑五和唐连招在捐赠仪式后已经先离开了,但是褚涟漪和赵三墩留了下来。

    从名义上说,是观察了解希望小学后续的具体安排,包括选址。

    从实际而言,褚涟漪在等江澈。

    一个是因为觉察了江澈在这里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办,另一个,是因为她听说了一个名字:林俞静。

    夕阳横掠的江面,晚霞色尽头了波光粼粼,褚涟漪伸展双臂走了一段,找到一块平整干净的大石坐下来,双手抱膝,看着江面发呆。

    其实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褚涟漪的理智和成熟让她不曾去幻想和江澈结婚生子,甚至不敢想象自己出现在江澈爸妈面前。

    她以为自己已经想得够透,准备得够充分,所以当初才会在火车上告诉他:“你要对我好,但也不要太好。”

    然而当事情真的摆在面前,接受起来还是有些困难。

    “咔,咔……咔嚓。”

    两块石头互相的声音传来,十来米外,三墩刚用一块石头干掉了另一块,完全破碎。

    褚涟漪扭头说:“三墩,你自己去逛逛吧。”

    赵三墩站起来说:“可是……”

    “这里很安全,我想一个人静静……不,坐坐。”我不喜欢静静,她想。

    这样就不好强留了,赵三墩丢掉手上的石头说:“哦。”

    他走出去一段。

    褚涟漪在身后喊:“对了,记得别和人冲突,尤其那个柳将军,你见到她就躲好了。”

    “……嗯。”赵三墩的回应有点颓废,躲,赵三墩以前从来不躲的,他有些不甘道:“要不是看她是女人,臭娘们早就躺下三百回了。”

    柳将军从树杈上跳下来,扬下巴说:“你说让谁躺下?臭流氓。”

    狭路相逢啊,赵三墩看了看她,撇嘴,转身不搭理。

    “知道怕就别嘴硬,背后逞能,算什么男人。”柳将军拍了拍手。

    赵三墩忍不住了,扭头说:“跟你说,你不要太过分了,老子拿刀从菜市场追人到派出所门口的样子,你是没见过。”

    “臭吹,老娘十二岁拎刀帮我爹杀猪顺带斩两半的时候,你见过吗?”

    “我……唉。”赵三墩人生中难得叹气,这一口气叹得又深又长,半辈子江湖豪情,快意恩仇,就这么全毁在茶寮了。

    曲冬儿从一群孩子里站起来说:“你们俩这样每天吵也不是个事,要不都跟我下棋吧?谁赢了谁厉害。”

    两人一起扭头看她,一起不接话。

    豆倌说:“那要不你们掰手腕吧?”

    柳将军想想,觉得这主意不错,挑衅道:“你敢吗?”

    赵三墩有什么不敢的,这又不是打架,他说:“来。”

    他知道柳将军力气很大,平时看她拎东西拎孩子什么的就看出来了,但是胜券还是有的,心想,总算能把这口气出了。

    听说赵三墩要和柳将军掰手腕,但凡闲着的村民孩子全部出动围观。

    一般男人要是跟女人掰手腕,那嫌丢人,可是当对手是柳将军,这个问题完全不存在,这情况基本就跟对手是女子举重冠军一个意思。

    两人都脱了外套、毛衣,柳将军穿一件大红衬衫,赵三墩就剩条背心,胳膊粗壮。

    两人摆好架势。

    曲冬儿喊:“三二一,开始。”

    僵持,一开始就是僵持,两只手臂青筋暴炸,但是都纹丝不动。

    柳将军憋得脸通红。

    两分钟,赵三墩力气长,顶了一会儿,心说差不多了,咬牙拼上全力开始反击……

    柳将军的手开始慢慢往下倒。

    “呃,啊……”

    一声低吼,柳将军奋力反击。

    “啪。”

    一声轻响,在一片嘈杂声中,旁人听不清……也看不到情况。

    可是赵三墩正对面看得好清楚!

    柳将军用力那一下,胸口纽扣被崩飞了。

    纽扣打在三墩脸上,再一眼看过去……

    三墩愣一下,说:“你……”

    “哈,我赢了。”柳将军手上重重一压,直起身说。

    三墩左手把一件外套抄起来直接丢在了她身上。

    输了,赵三墩一世英名彻底毁在了茶寮,掰手腕,他输给了一个女人……这口气看来是挣不回来了。

    柳将军在缝扣子,心说:“难怪他往我身上丢衣服,不过老娘沟都给他看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