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六十九章 和气生财


    房间里黑烟迷雾。

    王宏差不多十年诈骗经验在身,浮沉再起,沉稳老道,此刻看着面前这个一来就装腔作势,然后立即被他唬懵了的年轻小老板,完全成竹在胸。

    就是刚刚这一套,顶多搞大点,他前世隔两年能把连省长、市长都忽悠来剪彩,支持自己的所谓科研项目。

    可惜他现在已经被带偏了。

    江澈会帮忙掰回来一点,因为他要用的就是王宏的这套本事,不光是“伪技术”,还有王宏本身对上头的忽悠神功。

    像这种找死的活,江澈自己肯定是不会干的,不光不会干,吃干抹净后他还会果断站到正义的一方……

    当然,现在不急。

    “倒是有一副好皮囊啊,若是气质能沉稳一点,完全可以收做亲传弟子,推到前台,去跟雷派那个据说钟天地之灵秀的韩立别一别苗头。”

    看着眼前这个小年轻,王大师心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个念头,关于那个不曾谋面的师弟韩立,单是传闻中形象上的亏,他就已经吃亏不止一次两次了。

    谁他妈说世外高人一定要长得好看的?

    江澈现在也不知道对面那位传奇人物在盘算什么,抱着宁可高看一眼的心态,他最初是有想过直接揭穿王宏的把戏威胁他,但是一闪念,这家伙怕是没这么容易就范,他又不是没被揭穿过。

    而且那样还得时刻警惕他耍什么阴谋手段……不合算。

    两个人眼神对上一下。

    江澈突然猛地一伸手,扣住了王宏的手腕。

    王宏错愕,老郑错愕。

    “你……你想干嘛?”王宏跳起来,挣扎,暴怒,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的力气不够,想咬人,突然想起自己是大师……好像不太合适。

    至于动手……还是算了,毕竟他也不会气功。

    江澈不吱声,另一手卷起他的西装袖子在桌面上磕了磕……

    一小撮细腻的灰白色粉末落在桌面上。

    场面顿时有点尴尬。

    “你不是气功大师。”江澈抬头,面色严肃说。

    王宏脸色变一下。

    “你是科学家。”看着王宏,江澈又说。

    王宏脸色再变一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但是我猜,我们发财了。”

    王宏和老郑脸色没编,因为已经都懵了。

    “这是你的发明?”江澈指着那些粉末,一脸好奇地问,“能让水变成油的神奇物质?取名了没?……没的话,不如叫‘超物质’怎么样?”

    王宏心说这个名字好牛。

    可是他不能回答,他现在还在发懵的状态,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年轻到底在说什么,意图又是什么。

    “根本不需要隐藏啊,就说这个是气功炼丹所得的超物质不就好了?!”江澈顾自感慨完了又问:“对了,王大师还有更好的发明吗?关于水变油的。”

    这回,王宏终于给了回应,他点了点头。

    第一因为他突然觉得江澈说得很有道理,干嘛要变魔术呢,直接拿出来演示不就好了?而且这样,更能支持自己关于水变油可以量产的说法,再来有实物,关于基地和工厂的骗局,也显得更有说服力。

    实在不行就说建炼丹场嘛!

    王宏心底的感觉,就好像突然遇到了人生知己,江澈所说,全部都是启发,而且正合他心意——他当然觉得合心意,因为前世他92再起,就是这么干的,换个名头而已。

    第二,他确实有更好的“发明”。那家伙一操作,整个燃烧场面更加震撼……不过因为之前演示太过频繁,剩下的原材料已经不多了,王宏平常不太舍得再用。

    他忍痛给江澈演示了一遍,确认眼前这个小年轻只是不信气功,却已经被“科学”征服。

    “能做大规模的演示吗?”江澈热忱比划着说:“比如一个水泥池,灌水,燃烧,当众演示?”

    王宏犹豫一下,点头,从被江澈扣住手腕开始,第一次开口:“我的发明就是可以实现大批量水变油,不然,我也不会找投资建基地,建厂……你以为我真是骗子吗?我,只是无奈而已。”

    这等于他在江澈和郑忻峰面前变相承认自己其实是科学家,而不是气功大师,承认的同时,面上表现恰如其分的露出一丝苦涩……报国无门的万般无奈尽在其中。

    “你当然不是,我理解。”江澈心说其实我也不是,面上表情诚恳。

    …………

    茶几上横向摊开一张南关省地图,一张曲澜市地图,一张江澈自己手绘的峡元县地图,突出小平原和南关江。

    他刚把情况给王宏、郑忻峰介绍完毕,指着这块小平原道:“靠江,有水,水变油。航道拓展,走水路正好有利于降低运输费用……”

    王宏不动声色,因为没感觉——他压根就没兴趣真的建厂,他不敢建,只要开始批量生产,他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

    但是郑忻峰很激动,“老江,你还真没白去啊,敢情咱们很可能弄下个内河小港口?”

    小港口也是港口,若不是事情现在还在台面底下,几个人有机会做到?那是港口。

    以后出去吹牛逼,别人说自己有几个厂,老郑就可以说:“嘿,我们公司倒是没工厂,不过有个港口。”

    江澈接着他的话道:“就是这个道理,我现在说直白点,别的都不论,只要这块地拿下来,咱们就赚大了……”

    王宏整个人往前倾了倾。

    江澈当作没注意到,继续解说:“最坏的结果,就算最后基地和工厂有什么意外,建不成,只要有这个内河港口在,往后几十年,至少也是每年百万的收入。”

    这一句落下……

    “嗡。”王宏脑海中一声轰响,他被完全击中了。

    若可以此生安稳,谁愿意终其一生,到处诈骗?

    诈骗这事总有个头的,总有骗不下去那一天的,王宏自己很清楚,而且国人赚钱置业的传统观念延续几千年,根深蒂固,眼前这产业,它是个港口啊!

    所以,当江澈说“就算最后基地和工厂建不成,有这个内河港口在,往后几十年,至少也是每年百万的收入”,王宏乍然发现,自己的人生,找到了归处。

    归处就是这片小平原,一生的社会地位,富足、奢侈,都在那了。

    “你的关系铺到哪里了?”他思索许久,盘算许久,终于开口,开口就很直接。

    “县里很稳,市里有线,所以我才能扎下两颗钉子在这里。”江澈指了指手绘草图说:“不过现在的麻烦是,外商的关系在省里,省里似乎很有意接受那个日苯佬的投资项目。”

    王宏想想,说:“这个我可以。”

    他做到过,5年前还跟国家提过要个部长当当,所以很自信。

    “从县市开始往上推,你安排,具体我来操作,一个外商而已。”王宏继续自信道。

    江澈和郑忻峰互相看看,展现商人本色,转头问:“那么这个股份分配?”

    “我要控股,至少百分之五十一,剩下你们自己看。”王宏说。

    郑忻峰郁闷一下。

    江澈不应声,起身,把地图卷起来,拍一下郑忻峰肩膀,说:“走吧,咱们做了这么多前期工作,铺垫,还出钱,王大师只凭技术加盟就要控股……哧,咱们还是另想办法吧。”

    两人转身走了几步。

    王宏沉稳坐着,开口道:“如果我也出钱呢?”

    江澈和郑忻峰同时停步,转身。

    这半年多前后骗了也有个几百万,王宏微笑道:“具体数额,咱们慢慢谈。”

    江澈点头,笑一下,有些尴尬说:“那个,我刚刚太冲动,多有冒犯。”

    王宏揉了揉手腕,看在钱的份上,看在利用完毕最后还要把江澈踢出局的份上,很容易就把心底那点小恼火压住了,站起来,淡定微笑说:“年轻气盛嘛,我能理解,小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往后还要合作,咱们……和气生财。”

    又来?江澈看他一眼,木木点了点头,说:“那就……和气生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