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五十九章 救赎


    江澈行走江湖一向凭好看打底,容易让人在直观上产生好感的人,总是做什么事都更容易些。

    亲传弟子曲冬儿的先天条件一点不差,娇俏可人的小模样,纯真无邪的治愈系笑容,还有一双藏着星辰的明亮大眼睛……

    她还有山沟沟里考清华的脑子,那可是部分初中老师本身学历也就高中毕业的学校里考出来的。

    她还有被江老师带偏了的思维模式。江老师说了,骗人是不对的,不过咱们是好人,有时候骗一下也没关系。

    有句老话说江湖里几个怕,其中之一怕孩子,因为假设一个孩子是高手,出乎惯常思维,往往最难防。

    同样的道理,因为只有八岁的年纪,小丫头比起师傅大概还要更无往而不利一些。

    记者们听了就信,热忱地给市长和县长鼓掌、感谢。

    市长和县长在闪光灯里努力微笑着,心里苦,很想说:“这个事,它大概有点偏差,请让我解释。”

    但是已经没法解释了。

    同时,被这么一个小女孩站在身边仰头望着,看见自己的样子落在她澄澈的眼神里,庄民裕和张市长明知报道一旦照这样的描述发出去,自己会很为难,但就是生不出任何意见和不满。

    老实说这件事对于他们本身的形象建设好处也很大,若不太为难,两人都会很乐意把力所能及的部分都为茶寮和面前这些小女孩做了。

    可惜人在官场,难免身不由己。

    “大家别哭了,没事的,家里有江老师呢,怕什么?”队员里年纪最小的曲冬儿伸小手替姐姐们抹眼泪,一个个安慰、鼓劲。

    茶寮小学退场。

    还未离场的观众集体起立鼓掌,就连拿了冠军的钢铁一小也一样,教练和队员一起站在场边,为这些大山里的小女孩鼓掌加油。

    …………

    良种场的房子建了一个圈,虽然老旧,是大跃进年代留下来的,但是论墙论瓦,其实用料一点都不差,那个年代留下的东西几乎都是集体汗水的结晶。

    院子里七八棵生长了几十年的老树,当年走运没被劈了当柴炼钢铁,在这个早冬里落叶凋零,光秃秃枝干冲天。

    房子肯定不够住,第一批安排老人,然后是孩子,妇女……

    年轻人身板硬,就在树下面搭棚住,只要不下大雨,夜里点上火堆,其实问题也不大。没有人太沮丧,尤其李广年和麻弟这拨年纪轻的,他们反倒有些兴奋,激情燃烧,觉得这趟下山像是跟着江老师闯江湖,改天换地。

    另外村民还用石头垒了一个圈,鸡鸭和小猪仔什么的都关一起,外头绑了两条狗看着,叫声此起彼伏,热闹得不行。

    女人们捡来了柴枝,马东强又帮着运了一车,灶台不够,搬两块石头,架上锅,山里女人就是这样,不论什么条件都有办法让男人们吃上热乎饭。

    村里的屠户把一头被泥石流砸到半死的半大肉猪杀了,剖洗剁开下锅……也没人去辨认和计较猪是谁家的,全村一起吃肉。

    刚刚遭遇了厄难的小山村,仅仅一天一夜过去,意外的并不缺乏生气和希望。

    江澈用树枝和良种场旧仓库里找来的塑料布搭了几个小帐篷,自己分到一个,坐在帐篷门口一边捧着碗吃饭,一边跟一样捧着碗的孩子们叮嘱:“江边不许去,知道了吗?这可不是咱们山上的小河沟,去了危险。”

    “知道了。”孩子们含着满口的饭一起回答,拖着长长的尾音。

    江澈把一块肉夹进哞娃碗里,继续说:“现在大人们都忙,你们要特别听话。”

    “嗯”,孩子们整齐应完,豆倌问:“江老师,我们还会有学校吗?”

    “当然会有。”江澈笃定地回应,说:“会有更大更漂亮的学校。”

    说着话,天色有些暗了,准备睡在院子里的茶寮年轻人正在生火堆,江澈看看,催促身前的一群孩子说:“天要黑了,都回爸妈身边去,今天他们要是看不见你们会慌的。”

    孩子们听话的散去。

    哞娃很快又跑回来,跑到江澈身前站住,把肉夹他澈碗里,给江澈展示自己手里的空碗说:“江老师你看,我不用吃肉就把饭吃完了。”

    说完他开心地扭头跑去,小小的身影在火光里跳跃着。

    江澈就那么看着,脑海中不自觉再次浮现出前世泥石流过后,那具裹满泥巴,小小的身体……前世支教第一个学期,江澈一共有12个学生,泥石流过后少了4个。

    “谢谢。”

    抬头望着远处天边只剩最后一抹的霞光,江澈小声说了声谢谢。

    其实前世今生都没做错过什么,但是这一刻,坐在角落望着满院子的孩子、老人,篝火、少年,大家手里的碗,碗里的饭……

    它依然像一样救赎被完成。

    江澈重生至今,第一次感觉这样轻松和愉快。

    …………

    吵嚷的声音突然传来。

    李广年跑出去一趟,很快又跑回来,一脸愤怒拿了铳冲出去,茶寮村满村男人打头,剩下妇孺随后,跑到良种场外院门口。

    江澈跟过去,立即有几个村里男人过来护在他身边。

    “你们这是干嘛?”之前那一下,年轻人之间就已经冲突上了,为了避免冲突扩大,老村长拦住村里人上前道。

    三十几个男人正在良种场门口刨坑断路的男人拄着锄头铲子站那儿,其中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歪着头开口道:

    “开沙场啊,不行?你们茶寮村什么时候在这做主了?”

    这话老村长一下没接上来。

    一旁留下吃晚饭的马东强忙把江澈拉到一边,有些着急说:

    “麻烦了,这人叫朱二炮,是咱们下湾乡朱乡长的堂弟,整个乡什么便宜都只能他家占的主。”

    “这不是最近盖砖房的人家开始有一些了嘛,就想到开沙场了,前阵子还来找过我,说是以后要长期雇我的拖拉机,不过这人泼皮赖账的,我不能给他干。”

    “我寻思着,他们今天这么急跑来,就是怕咱们把良种场占住了。不然有朱乡长的威风在,他们不声不响拿去用,没人敢往上捅……”

    正说着话,前面的吵嚷声突然大起来。

    老村长不知道说了什么。

    “怎么着?你们住这,问过乡长了吗?”朱二炮面色得意,嘲讽说:“都收拾收拾,隔两天给我滚回山上去。”

    果然还是遇到傻子了,换一个网络和信息稍微发达点的年代,怕是再没文化的人都清楚,这个时候跟灾民过不去,简直等于找死。

    但恰恰就是这样的年代,信息闭塞,偏远乡村土霸王很多,村霸、乡霸嚣张的程度简直难以想象,别说是驱赶灾民了,就是欺男霸女,强取豪夺,甚至私设黑牢他们都敢。

    这其中有不少就是乡村干部,觉得天高皇帝远,只手遮天。

    刚有个安身地就被人找事,骂滚,李广年一怒之下把铳端起来了,村民们也是群情愤慨。

    对面也有铳。

    江澈上前把李广年的铳压下来,微笑看一眼对面的朱二炮。

    朱二炮挑衅地回瞪一眼,“怎么,要不要我请乡长来看望下你们?”

    江澈点了点头说:“也好。”

    朱二炮愣一下。

    “都回去吧,累了一天了早点睡觉。”江澈先劝村民,劝完村民回头对朱二炮说:“继续挖,有本事沿着这……一直挖断到那。”

    朱二炮梗着脖子说:“你别以为我不敢。”

    江澈说:“我就觉得你不敢。”

    朱二炮手一挥,“……挖。”

    一声令下,三十多人一起动手。

    江澈笑一下,带着村民们回了院里,因为是他开的口,倒是再火大,再不服气的人都暂时把火压了下来。

    “我正愁外面这条路太小太泥泞,修路费钱费工呢……这都有人送上门,好事。”回到院里,江澈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