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夜路


    出车站在路边吃了碗面,太阳已经开始下山,山里人说太阳下山,那就真是从山岭间慢慢沉下去。

    南关江上红彤彤一片,江澈原本想着找县城招待所先住一晚,结果“突突突”,马东强的拖拉机好死不死就冒着黑烟从身边过。

    “江老师回去么?上来。”他停下来招呼了一声,对于山里人来说,赶夜路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

    不搭车就得多走两个小时的路,而且马东强并不是天天往县里来。江澈拍了拍背包里的手电筒,想着那段路自己够熟,没狼没虎,果断跳上车。

    就挂在车斗和座椅之间,马东强果然已经换了一个更大号的摇把子。

    江澈看了看,又拿起来掂了掂,觉得压手,犹豫一下说:“老马,你听说过气功吗?”

    “欸,咋了,江老师你会啊?”马东强扭头笑着说:“会你教教我?”

    江澈心说我想让你学那个,并不会,提醒他看路,然后道:“我是听说有一门气功叫铁裆功,老马你可以找来学着看看。”

    老马回头递过来一个“你懂我”或“心照不宣”的眼神,转回去,嘿嘿嘿,传来一阵猥琐的笑声。当作一个玩笑。

    就这么几句话工夫,江澈在前头路边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背影,从旁经过的时候确认了一下,有些意外,但真的是张雨清没错。

    “老马,停一下。”江澈转向张雨清挥手,说:“你怎么在路上?”

    张雨清回头看了一眼,眯眼再一眼,才反应过说:“江老师,你回来了呀?我,我前两天身体不舒服,自个儿下来看了一下,今天好了就想着赶回去。”

    怎么变成她生病了?

    不过像是已经好了,江澈看了看,气色还行,就说:“那也应该等明天,你一个女孩子走到天都黑了。还好碰巧了,上来吧。”

    “我怕扫盲耽搁了。那个,我们就要走了呢。”张雨清拿眼神看了看江澈,一边解释,一边走到拖拉机旁边,倒是不怕脏,试着按车斗往上爬。

    江澈伸手。

    张雨清犹豫一下,抬头看一眼江澈,把手递了过来。

    车上拉的是水泥砖,不好坐,江澈给张雨清让了个靠里的位置,等她坐好了,才说:“老马,走吧,开稳点。”

    老马嘿嘿两声,用方言嘀咕了句:“咋稳得住哦,这一路晃的,得搂好咯,掉下去我可不管。”

    他已经知道江澈会方言了。

    “他说什么?”张雨清扭头,小声问江澈,眼神里藏着笑意。

    江澈果断摇头,说:“我也没听清。对了,你同学怎么都没一个陪你下来?”

    “哦,杜正斌和谭文康两个男生有事已经提前回去了。”张雨清当然不会说,杜正斌其实是因为看她和江澈走得近,着急表白,结果被拒绝,一气之下才提前离开的。

    她暂时来说已经为江澈断了一个选择。

    “其他同学再陪我的话,扫盲任务就真完不成了。”

    正说着,车子一个大颠簸,张雨清轻声哎呀一下,撞到了江澈身上。

    互相看看,都没吱声。

    马东强扭头看一眼,专找有坑的地方开。

    撞啊撞,撞啊撞,一路下来,老马心说这回该给我发整一包好烟了吧?到地下车的时候,还特意用方言叮嘱了句:“嘿嘿,天黑,慢慢爬。”

    江澈扶着腰,用方言嘀咕了句:“娘的,肾都给你癫不知哪里去了。”

    …………

    “我走前……你走前?”

    天黑,两个人都有手电筒,倒是不至于看不清路,但问题如果让张雨清走前,蜘蛛网啊,飞虫啊,都往脸上打,再路边壁虎什么“哧拢”一下,也能把姑娘吓个够呛。

    走后的话,又怕她脊背发凉。

    “亏得是遇见你了,我还以为自己胆子大得很呢。”张雨清说着话,拿手在面前空拨着,山里蜘蛛结网快,哪怕前一刻还有人过,这会儿也是满路的蜘蛛网。

    江澈站下来,说:“要不你还是走我后头吧,手抓着我衣服,别怕。”

    “嗯。”张雨清点头,错身绕到江澈后头,扯了他的衣服后摆跟着走。

    “你怎么会想来支教的?”

    “就脑子坏掉了。”

    “才不信,但是挺好的,要是我毕业了你还在这……我也来一年。”

    “不一定还在。”

    “嗯,那你会去哪?”

    “尼玛……”

    “嗯?”

    “下雨了。”

    最初下来的雨点落得稀疏,江澈脸上被砸了两点,解释一句再回头,张雨清一只手掌已经翻挡在头脸前面,电筒的光束里,白亮的雨线细细密密。

    夏天山里的雨来得不讲道理,倒是不闷了,不出汗了,但是小雨一下夸张成暴雨,还好风不算很大。

    “撑着自己就好,两个人一起,都得湿透。”

    只有张雨清带了伞,两手握着,跟风使劲,硬往江澈头顶上遮。江澈的书包不怕水,倒是不怕雨淋。

    “伞大。”张雨清固执地踮脚把伞往江澈头顶遮。

    江澈两手扶肩把人按住说:“真不用,你看我,我都已经湿透了。”

    张雨清看看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笑一下说:“我也湿透了。”

    她干脆把伞收起来,说:“咱们用跑的吧?我记得上面有个凉亭。”

    江澈笑着说:“我跑很快的,怕跑起来把你把你跑丢了。”

    张雨清说:“那你牵着我跑。”

    一只纤细修长,在雨水里凉透了的手掌伸过来,握住了江澈的手,她站在雨里,视线穿过雨幕,表情自然地笑着说:“跑呀。”

    江澈没敢跑太快,但是山路崎岖,手沾了雨水变滑,牵着的手不知不觉从相握变成了十指相扣。

    两人一路奔到半山唯一一座简陋的凉亭,江澈撒开手,回身,抹一把脸上的雨水,说:“全湿透了。”

    “嗯。”张雨清把落在面颊和额头上的头发往后拢,抬起的胳膊把因为被雨水浸透紧贴身体的T恤带起来一下,又落下。

    白色的是T恤,在雨水里浸透了什么都挡不住。

    里头一抹红。

    起伏,本身就那么大的弧度,因为奔跑的关系,张雨清喘息着……

    江澈心说我就看一眼。

    张雨清抬头捕捉到了他的视线,眼神交汇一下,江澈平稳气场发动,装没事,说:“你这头发够长的。”

    张雨清忍俊不禁一下,低头笑了笑。

    隔了一会儿,抬头缓缓道:“想看就看呗……你,不是说喜欢么。但是现在还不许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