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老郑的委屈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四十四章 老郑的委屈


    南关省省体育局在老城市体育场旁边,院子不大,除了一栋三层的办公楼,剩下竟然差不多都是平房,屋檐有草,墙根有草,道旁石子圆润,也不知道踩了几代人。

    江澈转了一圈,没见着什么大领导,但是消息还是打听到了。

    青少年排球比赛有,但不是一级一级打上来的,而是各县市往上报,然后集中起来比赛,江澈递了半天烟,一名干事才不耐烦的帮着查了下,查完说:

    “峡元县没报过。”

    接着江澈再问有没有省青年队之类退下来的女排队员可以帮忙介绍认识,对方就不耐烦了,翻白眼不吭声,顾自抱着办公桌上的电话跟人问股票的事。

    这一时间受“深圳810事件”影响,整个内地股市都差点被葬送,深沪两地股市同时暴跌,正在一片哀鸿惨淡中。

    体育局干事打完电话两眼通红,眼泪都快下来了,看见江澈还在,含怒直接说了句:“你什么都别问我,我没心情跟你烦。”

    “……”好吧,江澈心说不就股票么,你问我啊,至少大形势我能跟你说点……也不看看人胡彪碇怎么做的,客气点的话,我就跟你说了。

    从院里出来,江澈找看大门的大爷聊了会天。

    “女排今年……唉。”听说江澈想在山村学校搞排球队,老人摇头叹了口气。

    这会儿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才刚结束不久,国家代表团总体表现很好,名列奖牌榜第四,但是女排却遭遇了史上最尴尬的一届奥运会,连小组都没能出线。

    “越是这样,才越需要振奋啊”,江澈笑着说,“大爷你有认识合适的人帮忙介绍下吧,我们付工资的。”

    最后看门大爷答应下来帮忙找几个认识的人打听下,约了明天再碰个面,江澈给他桌上放了包烟。

    只要能找上圈内人,这事应该不难。

    因为要说大学扩招之前,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搞体育的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尤其是在没有职业联赛的年代,那些进不了国家队的人,很多退下来后都生活不易。

    从小练,练不出头,出来后文化知识,社会阅历都不足,不少身上还带伤病。

    江澈很有信心骗一个到山沟沟里去。

    这年头国内体育经济的开发还很薄弱,足球甲A联赛要从94年才开始职业化,其他项目的商业转化也还做得很差……

    记忆中第一个把运动团队做出巨大商业效益的,江澈想了想,突然想起一个名字:马俊仁。

    他掏出小本子把这人记了上去。

    …………

    跟余时平约的时间是晚饭,江澈下午在宾馆里等人。

    他内心当然是期待褚姐姐能来的,结果昨天好死不死,打电话到办公室,郑忻峰也在,说他正好想来考察一下南关这边的市场……

    既然他来了,那褚涟漪就不好说也要来。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好想砍死他。

    “笃笃笃……老江,我来了。”敲门声和喊声一起响起来。

    江澈爬起来,无精打采给他开了门。

    “你这是什么表情?”郑忻峰放下准备热情拥抱的双手,失落说:“老江,你见着我怎么一点都不兴奋?”

    江澈心说我兴奋你大爷,水也不给倒,说:“郑总你跑我们这落后地区来考察个鬼啊?说好了,我可不带你去见杏花婶。”

    “滚蛋”,郑忻峰跳起来说,“我忙着呢。”

    他自己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喝完,坐下认真解释说:“不过我跟你说啊,老江,我的想法,认真的……这些暂时落后的省份和地区才是咱们的机会。”

    听到这一句,江澈来了点精神,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其他电器跟空调不一样,很多都已经是买方市场了,商家之间的竞争也大,咱们要做,但是太弱了,所以要做大,要扩张,只能农村包围城市。”

    郑忻峰在桌上把几个杯子摆开,看了看江澈的反应。

    前世37岁的县长果然不是白捡的,郑书记成长好快,江澈帮忙把他叼嘴里的烟给点上了,笑着说:“郑总请继续。”

    老郑得意了,二郎腿一翘,兴奋说:“就这样,我的意思比如在临州,现在电视机的保有率已经算很高了,但是其他落后地区呢?这些地方滞后了几年,现在伴随着收入增长,反而能提供一个不错的市场需求,而且竞争相对较小。”

    “很好。”

    “是吧?就你那破地方,电话都打不了,老实说我跟褚姐请示过后,按你定的规矩走了程序,然后,已经有地方先斩后奏了。”

    说这一句的时候,郑忻峰有点小心虚,小心看着江澈……毕竟动用的钱准确来说都是江澈的。

    “说了宜家这一年是给你锻炼的,你做得很好啊。”江澈笑着回答。

    老郑心头一松,说:“谢谢。”

    这种兄弟间彼此信任的感觉很好,郑忻峰像是突然有点动感情,把钱包掏出来,又从里面掏了那张破纸片,放在桌上。

    【少年剑未佩妥,出门便是江湖】

    “老实说,这江湖,他妈的还挺难的,这阵子总在外面跑,被捧着过,也被看低过,我,我他妈连被人拿酒泼在脸上都经历过了。”

    “老江,咱们迟早一天一定要做到,你以前说的那样,一个名字就把人镇了。”

    什么都不说了,江澈给余时平打了个电话,把见面推到第二天,带着郑忻峰出门吃饭、喝酒。

    两个人都有点醉。

    “我跟你说,上次去抢一个地区的品牌总代理商,当天合同签完,晚上吃饭,我去上个厕所,就被当地本来有机会拿下代理权的一个二级经销商带着二十多人围了。”郑忻峰说。

    江澈听着有点担心,说:“你不会当场耍了一套九转金身功吧?”

    “没,我还没筑基,打不了人”,郑忻峰认真解释一句,得意地嘿嘿笑几声,“但你知道我那次把谁带去了吗?……唐连招、赵三墩。”

    “那二十多人围着我就嚷啊,嚷啊,嚷完了说让我跟他们老板说话。”

    “跟着他们一回头,老板呢?”

    江澈配合着问了句:“老板呢?”

    “在地上瘫着,唐连招一手拿把刀抵他后背上,另一手还在拿筷子夹菜。那些人一看,回头就想弄住我啊,结果两个冲过来,两个砰砰迎面倒下,赵三墩横一步站我面前……跟着,那边他们老板的哭喊声就起来了。”

    “然后我就那么淡定地微笑着,从他们中间走过去……自动让路,知道吗?太威风了,老江,我跟你说,真太威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