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省城之行(为盟主“求好运2”加更)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四十三章 省城之行(为盟主“求好运2”加更)


    许多年后会有一个逗趣的说法,说某些人能把别人的智商拉到跟自己同一水平线……

    林俞静的智商当然没问题,她考上的可是盛海的名校。但是从类似模式下的杀伤力来说,她是全方位的她能让一个人的整体状态不知觉被她拖着走。

    前世的林俞静曾经以这种奇怪的能力带江澈短暂脱离过悲伤和颓废,这一世面对她的几次,江澈也都暂时失去沉稳和成熟。

    一个带点儿浪漫主义情怀的小知识分子家庭,独女,不算富有,但是一直幸运而安稳,父母亲在动荡和混乱中小心翼翼地将他们的女儿保护得很好。

    乐观、豁达、随性,没有心机,这是江澈曾经对她的判断,但是这样的人一旦开始浸染色彩,变化往往很快也很大。

    意思倒过来,别人也很容易用自己的状态将她拖着走,给予沉重、悲伤、彷徨……都不难。

    江澈对林俞静有所了解,所以第二次提起胸部这个概念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那家伙很能自己适应。

    但是江澈不了解张雨清,刚刚的话,胸大,她肯定是听到了的。

    面对面。

    “子曰,食、色,性也。”嘴唇速率平缓,微微露齿,张雨清轻灵地微笑了一下,语气平静而狡黠道:“其实是很平常的想法,区别只是我凑巧听到了而已……所以没关系的。”

    一下,所有的尴尬都被化解,轻描淡写,给人感觉如沐春风。

    江澈心里经不住高看她一眼。

    “我担心那丫头乱跑,现在没事就好了……那,我先回去了。”她抬头看了一眼江澈的眼睛,挥一下手,转身离开。

    掌握尺子的人,暧昧高手。从内心完全不认为张雨清这类女孩有对目前状态的自己抛橄榄枝的理由,但刚刚这一下的感受,又确实如此……

    不知道哪出了问题,但总之有问题,身为老妖的江澈一瞬间有了判断。

    表姐、表妹,哪个都惹不起,也不想惹。

    那就躲吧,正好有事,也正好避出去几天。

    第二天一早给曲冬儿和她爸爸拍完一组照片,江澈赶在午饭之前离开了茶寮村,等他回来,这对姐妹也就差天把走了。

    市里有支教教师动员大会,但是江澈计划只去报个到,就改去南关省省会庆州。他需要对一些事情提前做布置。

    江澈在离村路上遇到了张雨清和管月梅。

    “江老师要出去吗?”管月梅发问,张雨清在旁看着江澈。

    “对,市里有个支教教师动员大会。”江澈笑着说:“加上来回,要去个三四天。”

    “啊,好巧,我老家就在曲澜市,爷爷奶奶现在还住在那边”,管月梅倒是认真的,她说,“那个,能麻烦江老师帮我带点东西过去吗?就山里的一些干菇什么的。”

    本来很合理,问题江澈的计划是到了曲澜市马上就要转车去庆州的,根本不会在曲澜市多做停留,他尴尬一下说:“那个,其实我不参加动员大会,是去庆州。”

    “哦,那就不麻烦江老师了,注意安全,一路顺风。”管月梅也不失望,笑着说。

    张雨清也在一旁微笑说了句:“注意安全。”

    江澈道谢,离开。

    “看吧,回庆州。就这都要藏着掖着。”管月梅转向张雨清说:“打算怎么办啊?昨天刚有点儿动静,人就走了,等回来咱们又要走了。”

    “我能怎么办呀?”张雨清鼓了鼓腮帮子,苦笑一下说:“总不能投怀送抱,自荐枕席吧?他很聪明,这样很容易出反效果的,自降身价,得不偿失。”

    管月梅戏谑地瞄了一眼她的胸部,说:“懂啦,女孩子有些东西拿来吊着永远比给出去有价值,对吧?”

    张雨清窘迫一下,点头说:“等他回来,机会合适就试一下看什么反应,反正我能控制好这个度。不行的话,反正我也还有一年毕业不是么,保持联系慢慢来吧……接触了几天,我还挺喜欢和他这样平常相处的。”

    …………

    从茶寮到下湾乡,等了马东强的拖拉机到县里,再从峡元县到曲澜市,报到完直接请假,江澈连夜坐上了去往庆州的火车。

    站票,欲哭无泪。

    隔天下午到庆州,双腿麻木的江澈顾不上休息,直接先去找了南关青年报的记者余时平。

    “上次的事,麻烦余记者了”,就在报社楼下简单碰了个面,江澈说,“这次我还有一组照片,想请你洗出来看一下……如果合适,我想以你的名义发表。”

    说完,江澈递过去一卷胶卷。

    余时平有些纳闷,他平时的业务,主要也就是跟拍领导视察和一些官方活动,摄影狂归摄影狂,要说什么有主题和影响力的作品,还真没有。

    从桌面把胶卷拿过来,余时平好奇问:“这个是?”

    “一些山里孩子的照片,大概有可能符合眼下希望工程宣传的主题。”江澈直接道。

    余时平的眼睛亮了一下,希望工程项目自1989年发起,去年,1991,一张正式名称为《我要上学》,而大众习惯称之为“大眼睛”的照片产生了极为巨大的影响。

    拍下该照片的国家青年报记者虽说在外界部位很多人所了解,但在圈内,确实功德与名声都有了。

    以至于这一年来很多记者都端着相机往乡下跑,希望能拍出同样影响力的照片。

    这并不容易,余时平想了想,对手中这卷胶卷并没有寄予太多希望,笑一下说:“那我回去洗出来看看。”

    江澈点头,“好,那我明天打你电话,顺便一起吃个饭,为上次的事表达一下感谢。今天实在是太累太困了。”

    两个人挥手作别,江澈突然回头,问:“对了,余记者知道省体育局怎么走吗?”

    “知道。”

    余时平点头,走过来,给江澈指了明确的方位。

    有些远,只能隔天再去了。

    江澈的目的是想要了解一下南关省今年度有没有青少年排球赛的计划,顺便打听一下,有没有省青年队什么的退下来的运动员暂时生活困难的。

    如果机会合适,他想给茶寮带回去一个短期的女排教练。

    不管是照片还是女排,一方面是孩子的前途,另一方面,也是江澈为将来做的准备,他要让至少县市两级的领导,将来某天为一个叫做茶寮的小村所遭遇的灾难,真正慌张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