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三十三章 基地情结


    江澈这一夜没怎么睡,隔天早起离村进城。

    夜里似乎下过点小雨,黄泥路上没有积水但是泥土松软,踩上去心情愉快,江澈衣打晨露背着书包下了茶寮村口的斜坡。

    王地宝和蕨菜头隔了三五十米,明目张胆地跟着。

    他们这是想防着江澈去村外找人学峡元方言。

    在两人后头不远,麻弟和李广年也跟着。江澈是李广年的救命恩人,哪怕心里估摸就王地宝那种货色应该不敢做什么,他还是不放心,所以跟来了……没带铳,因为不需要,就王地宝那样的,三个他也照样揍。

    1992年,8月半。

    江澈一眼眼前的山道,再一眼远处的南关江和沙洲,跟着把目光放远……

    差不多了,这时候,华希村和吴仁保应该已经赚得盆满钵盈了。

    早在几个月前,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的新闻出来当晚,他就召集全村干部开会一直到凌晨两点,布置任务:

    【全村所有人,花光所有钱,再到处去借钱,不管利息多高,借……然后囤积原材料,尤其钢材、铝锭】

    市场经济前路依然不清晰的情况下,一场豪赌,所有人都信他,整个村都不顾一切地信他。现在仅仅几个月过去,华希村的总资产膨胀了十倍不止,而且找到了自己的路。

    这就是未来那个号称“天下第一村”的村庄,奇迹开启,真正腾飞的开端。

    未来这个村子会是一个县的光荣,一个市的骄傲,一个省的招牌,乃至到国家层面……一摞摞的领导人题字。

    只要不做死,它就倒不了。

    大概做不到那一步,江澈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哪一步,但是既然因为情感和旧事,来了,茶寮眼前也有路……利人利已,他想试试。

    作为一个某种程度上谨小慎微的人,同时还是一个有着基地情结的人江澈想要一个后方基地,像洪流里的船,想要有个绝对意义上的避风港。

    在这里有绝对信任和维护他的人,有一个属于他特殊的身份,可以成为一块超然的护身符。

    赢得举村拥戴是第一步,拿到沙洲是第二步,接着去成为一个贫困县的奇迹和骄傲,然后要政策……

    九十年代初的崛起,敢说绝对不吃政策的,很少。

    “再然后……好吧,想远了。”高瞻远瞩的江老师踩到一个土坑差点摔一跤才反应过来,这才哪到哪啊。

    长着青麻的拐角,手挽着竹篮的杏花婶迎面走来,表情倒还自然,走过江澈身边,小声说:“婶想了一夜……不该说很快。”

    两个人擦肩而过,江澈差点顺着山道滚下去。

    “杏花你干嘛?你跟他说话……”身后,王地宝跳着脚,激动地大叫,“敢情你怕他学不会咱们这土话是吧?”

    “我遇见老师了,打个招呼都不行?”杏花婶站下来,面无惧色说:“王地宝你吼谁呢?……敢情你把自己当成老谷爷了?”

    王地宝撅着下巴,做了个很恶的表情,“还见着老师嘞,你一窝不带把的,难道还想送去上学校啊?再敢让我看到你跟他说话……”

    “你敢咋样?”杏花婶弯腰捡了块石头在手里。

    似乎想起杏花婶的泼辣个性,王地宝弱了一下,偏过头去嘀咕说:“一家六口五个娘们……逞什么能?”

    在这个时候的农村,家里有没有兄弟,有没有儿子,总而言之有多少男人,确实是影响很多事情的一个关键因素。

    比如兄弟多的,至少不容易受欺负。

    “所以你就觉得好欺负了是吧?”

    也许赶巧了,赶上心灰意冷被戳在点上,杏花婶说这一句语气已经有点不对,说完顿了顿,竟是没发火,把石头丢了,挽起菜篮子顾自走去。

    看到这一幕,王地宝就像是打了场大胜仗,得意地在身后继续嘲讽:“生不出带把的,就是绝子绝孙……倒霉婆娘绝人一户。”

    杏花婶一下站住了,整个人定在那里,背着身,身体微微颤抖,也许哭了,抬手抹一把眼泪,快步离开。

    …………

    用脚量的路程,江澈三个多小时才赶到县里。

    王地宝和蕨菜头想不到文化人体力这么好,已经快跟哭了,进城又跟着绕了几条巷子,把人跟丢了。

    江澈在从另一边绕回来,找到李广年和麻弟,掏出来二十块钱说:“自己别动手,随便找几个生人,把王地宝揍一顿。蕨菜头应该会跑,就让他跑好了。”

    两人大概没见过文化人干这事,愣了愣,但还是点头应了。

    “江老师你是不是想学方言?我们可以教你。”麻弟说。

    江澈摇了摇头,说:“不用,我去邮局打几个电话而已。”

    第一个电话打给爸妈,江家店里在他上次出来之前就已经安了电话,江澈之前报平安打过一次,再打过去,江妈接的。

    老妈第一句说:“打什么电话,写信啊。”

    “呃……”似乎上次也是这样,一直强调让我写信,江澈有些糊涂说:“打电话不是更方便吗?干嘛非写信。”

    对面江妈“啧”,郁闷一下,没好气道:“你带过去的行李是不是还没整理出来?”

    “嗯,还整包放柜子里。”

    “回去赶紧好好收拾出来……记得写信。”

    跟着没聊几句,电话就挂了,这还是那个在车站哭得不行的老妈么,这么不担心。

    第二个电话打到了宜家办公室。

    接电话的是褚涟漪,这还是分别后第一次通话,褚姐姐似乎有点儿尴尬,主动抢着道:

    “郑总不在,出差了……那个,他在的话,估计也得骂你,他现在天天累极了就躺那念,江澈,我怼你大爷,你自己跑山村调戏小村姑逍遥快活,让我在这里累死累活……”

    “我想你了。”江澈把话打断了。

    “啊?嗯。”

    “小村姑倒是没有,有个婶子……”江澈把杏花婶的事情讲了,褚涟漪听完说挺可怜的,江澈说:“是啊,我也挺可怜。”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传来关门的声音,褚涟漪说:“那我飞过来吧。”语气里满满的全是宠溺。

    江澈激动了一下,无奈郁闷道:“还是不行啊,等我有时间去省城你再来吧。直接到我这边的话,我不放心。”

    “嗯。”

    “要不你在电话里叫声哥哥给我听?褚少女。”

    电话那头,明明有空调,褚涟漪却像是突然整个人突然着火了一样,窘迫、恼火,胡思乱想……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岔开话题说:“店里彩电的合同已经签了。”

    “嗯,这些我很放心。”

    “游戏厅那边的情况也挺好的,那些人现在都把你当神仙……对了你还知道,上次惹事那个郭五进去了,整个被端了,一次进去了好多人。”

    “嗯,这个我也有数。”

    “……我也很想你。”

    电话匆忙挂断了。

    江澈得意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第三个电话打给了那天在火车上认识的摄影记者余时平,其实这才是他今天下来最主要的目的:

    给茶寮野猪王造噱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