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已经被废除的A计划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一十一章 已经被废除的A计划


    大排档在街角,政府拆了忘记应该干什么就一直扔着的一片残垣断瓦之间,还能看到青石老门槛翻躺着的那种,如果再点几把火,就能找到沙场豪饮的壮阔。

    啤酒的牌子叫西泠,真的不是牛排,是啤酒,排档老板的冰箱小,酒是在老井里冰的,哗啦啦提上来一个大桶,直接带着井水拎过来放桌边。

    吃夜宵的时候不止四个人,既然说是庆祝,褚涟漪把秦河源、陈有竖、唐连招、黑五也都带来了,赵三墩也在。

    江澈现在给三墩交待了一个额外任务,给褚涟漪当保镖,不算正式的,但得不时关注着。

    虽然褚涟漪说她事情都断得很干净,脱身利落,但是毕竟临州离盛海不算远,江澈还是怕个万一。

    要说这么多年在盛海她没得罪过人,谁都不会信,此外更需要防备的是那个人的仇家迁怒拿她泄愤。

    没有比三墩更合适的人选了。

    “今天最后一台那个胖老板娘重哭了吧?”坐下来,江澈问陈有竖。

    “重还好,主要是不平衡,她坐一边,黑五或我得一个抱着室内机坐另一边,不然三轮车就翻过去。”陈有竖面无表情说。

    黑五在一旁点头,说:“早知道这单我们俩不抢了,店里那些混蛋很多今天都没上过手。倒也不是他们不愿意上手,主要是抢不着……其实都挺来劲的。”

    “接下来就不用抢了,会忙死你们。可惜入场太晚了点,什么都太匆忙。”

    褚涟漪说完磕了一下杯子,笑容灿烂,透着英气。

    这感觉和站在王宫饭店沙龙柜台后面的那个她全然不同。褚涟漪再也不穿什么旗袍、长裙、高跟鞋了,不是t恤就是衬衫,搭运动鞋,头发扎成高高的马尾,整个人干净利落,活力值爆满。

    除了江澈,每个人都以为她应该不过二十七八岁。

    第一杯酒干下去,江澈看得出来,褚涟漪是真的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很喜欢这种跟一群纯粹的人一起开创一件事的感觉,完全投入其中。

    其实这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会喜欢这种感觉吧,一群可以信任的人一起,哪怕艰苦些,一起开拓人生,江澈想着,可惜这样的人,后来不再容易有。

    郑忻峰默默地秀了一晚上恩爱,越没人注意,越努力,直到小辣椒也忍不住,摸着他额头问:“郑忻峰你是不是病了?就江澈说的那个,琼瑶病。”

    “……”

    散场的时候,老郑还避过谢雨芬专门跑过来交待江澈,让他陪褚涟漪走一走,送她回去。

    老郑说:“刚才她敬了我们酒,祝福我们。”

    江澈趁机说:“是啊,看着笑容挺灿烂,挺自然的,说不定其实没有喜欢你。”

    郑忻峰摇头说:“都是掩饰啊……你又不懂。希望以后工作中不会有什么尴尬。”

    江澈决定不再搭理他,但是褚涟漪还是要送一送,顺便可以商量点生意上的事,她今天没把车开来,而且喝得有点多。

    这年头人们的睡眠习惯还早,城市很早就安静下来,江澈和褚涟漪在路灯下铺了一层暖黄的路面上映下去人影交错。

    走了一会儿,江澈发现三墩在后面十几米远默默跟着,回头叫他先回家,劝了好几句他才愿意走。

    走了几步又回头,说:“澈哥,那你们自己小心点,要是出事了,我一定给你们报仇。”

    第一反应是想踹他一脚,缓一下来想一想,江澈认真说:“三墩啊,以后有什么事不知道怎么办,就找我说。”

    三墩点了点头,走了。

    回头,褚涟漪跳过来踩了一脚江澈的影子,说:“我已经不知道上次像现在这样开心,这么有热情,是什么时候了。谢谢你,小澈。”

    “是我应该谢你,褚姐。”江澈想了想,终于还是不得不提醒褚涟漪郑书记的误会,最后说:“你以后最好不要再看他然后偷笑了。”

    褚涟漪点头,“我想不会了,我应该会看到他直接笑疯掉。”

    说完她笑到蹲在地上,说肚子疼。

    好不容易等她缓过来了,两人才继续往前走,褚涟漪冷不丁说:“对了,等资金回笼,货款那边我垫付的五十万,要先支四十万回来,我有用。”

    江澈点了点头。

    其实不是她有用,而是她在控制自己对宜家家电的股份。先前褚涟漪在拿下那200台空调的时候垫付了五十万,跟江澈出资几乎一样多,现在主动提出另有用途收回去四十万……

    这样再算上江澈在店面和前期的投入,本身的主导身份,她的合理股份就会落回到10%以下。

    就这一下她所表现出来的分寸感和取舍,比之过往任何老道的表现都更让江澈惊艳。要知道,这时候就连股份制还为很多人所不了解。

    这是一个多么聪明的女人啊,江澈默契地没有说破。

    “税收方面……”褚涟漪的意思是不是随大流,这个时候的大流税收方面有点乱。

    “就做好合理避税吧,找专业的人帮忙做账。”江澈觉得没必要因为这个多惹麻烦。

    褚涟漪很干脆地应了声:“好的。”

    之后,两人又聊了一些事情,到楼下,褚涟漪问:“上去给你泡杯茶?”

    江澈没拒绝。

    到了楼上,倒过来的却是一杯白酒,唱片机放上了音乐……有时候很难说是视觉还是听觉的影响,老旧唱片机里出来的声音,总是弥漫着一股不一样的味道。

    “还喝啊?我可没你酒量好。”看着面前的小半杯白酒,江澈皱着眉头说。

    褚涟漪笑着说:“放心吧,我估计着你的酒量呢,不会灌醉你。喝吧,喝了我好说件事。”然后她又说:“小澈你知道我酒量为什么这么好吗?”

    江澈把酒一口闷了。

    背过身小酌一口,褚涟漪说:“因为我以前经常夜里一个人喝酒,不对……是每天,最近几年差不多每天晚上我都一个人喝点酒,才能睡好觉。但是前天,昨天,我发现不需要了。我很累,心情很好,回家就睡觉,连梦都不做,或者做梦也是梦到咱们的家电城。”

    她转回来看着江澈的眼睛说:“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很怕它被打破。小澈你不要赶我走……”

    江澈愣了愣,说:“不会啊,怎么会。”

    褚涟漪放下杯子,打开抽屉,把护照和机票拿出来放在江澈面前,抬头说:“我原来准备去加拿大的,买一个小林场,过接下来的人生。”

    江澈看了看机票上的日期,“已经过期了。”

    “嗯,我还没说完”,她指着唱片机说,“我还准备把它留给你,然后请你吃饭,告诉你我要走了,让你陪我喝酒,把你灌醉……”

    她把杯里的一口气喝完说:“然后第二天一早你还没醒来我就走了,再然后,我可能会在加拿大生下一个孩子。她会陪着我。”

    褚姐姐说得一脸诚恳加决然,江澈看着她,忍不住笑起来,说:“没那么准吧?”

    “嗯?”褚涟漪错愕一下,想了想,明白过来然后气急败坏起来说:“我找医生问了算好日子才来的,而且,来之前还专门先去拜了很灵验的送子观音,我还请大师算过……哎呀,你不许笑。”

    她会说出来了,就证明计划已经失效,江澈努力停住笑,问她:“那现在是什么计划?”

    褚涟漪想了想,很认真说:“我很喜欢现在的一切,不想打破它,也不想简单过上依靠另一个男人的生活……因为我自己,很厉害。”

    “还有,你不想回到过去那样的身份。”江澈接了一句。

    褚涟漪整个人怔了怔,缓缓点头,“说出来,是为了坦荡荡,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但你不要担心。”

    “我在想郑忻峰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伤心。”

    “不许逗我笑,很严肃呢,需要很大勇气的。”然后她自己笑起来。

    “祝贺你把失去的青春找回来,少女心动,青春激昂。”江澈笑着说完然后起身,准备出门。

    褚涟漪在身后说:“明天见面要大大方方说吉利话,开业呢。”

    “那是当然。”江澈应得自然干脆。

    “你去当老师很好,我爸妈原来也是老师。”

    “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