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零一章 一直很低端


    之前的两年多,叶琼蓁没有当着江澈的面哭过,甚至没有说过太辛苦之类的话,因为那一阶段的目标是留校,是努力就可及的。

    这种事,叶姑娘从来都一往无前。

    而今这一步完成,站上台阶,眺望下一个目标。公派出国的机会落到一个中专毕业生身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至于以学者交流访问的方式出去,她还远远够不上,很可能永远都够不上。

    拿着每个月那点儿师范生补贴和额外的50块代岗教师工资,辛苦地存着钱,于她而言,前路第一次如此迷茫……

    “大概就是这个过程,不断地努力和看不到希望,让她最终在两年后不惜选择铤而走险,非法滞留美国。”

    两人分道走,江澈这么想了一下,就搁下了。

    猛地想起一件奇怪的事情,这两年,自己竟然缺乏对叶姑娘身体的渴望,倒也不是完全没亲过、抱过,但是相对而言,真可以说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了。

    反而路上偶尔一个别的女人,青春期的江澈会默默“致敬”一下,记得有一回夏天,一位戴眼镜的女老师在台上俯下身看报纸,领口宽了些,自己没发现……男生们激动了整一节课,江澈后来还梦见过她。

    回宿舍的路上一路慢行,江澈随手翻着留言册,上头能读到不少暖心的话,当然也有一些,只是抄上了两句歌词或者现代诗。

    【没成想最后是你要去最远的地方,保重。】

    这是室友老吕的留言。他曾经说过因为老家路途太遥远,结婚大家可能去不了。那天他买了几瓶酒,这是中专三年都只买过两件新衣服的老吕同学人生中第一次请客,错了,那是一场喜宴。

    跟老吕一样,很多同学的留言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江澈要去支教这件事情上,叮咛嘱咐,照顾好自己。

    其实班里还有一位女同学选择了支教,而且最终成行,只不过她去的是南关省辖下的另一个市,到岗两个月后,女同学选择默默收拾东西离开。

    册子上有她写的留言:【当别人说我们支教是为了逃避不如意的分配,我相信,我们是为了梦想和奉献。】

    多好的句子啊,可惜了我的同学,梦想和奉献的重量,常常压不住生活的挣扎。

    江澈没有丝毫看轻她的意思,包括她几个月后做的那个选择,反过来说以如今的心境,让江澈自己去了只是当一个全心奉献的孩子王,当两年,他也呆不住。

    他想改变一些东西,对于那里的人,也对于他自己。

    回到宿舍呆了个把小时,郑忻峰也回来了。

    “传回来了啊?”看见江澈手上的留言册,他说:“正好给我,我还没写呢。”

    “哦。”心说你有什么可写的,江澈转一下手腕把本子飞给他,纸页在半空中扑啦啦翻页,像是就这么翻过去了时光、人,和事……

    一个阶段的告别很快就要来了。

    留下一份稳定的,至少这一年中会不断生钱的产业,这是江澈现在剩下唯一要做的事情。

    郑忻峰自己找了支笔,翻到本子空处,咬掉笔帽站在桌边开始写。

    江澈脑海里突然回忆起他前世写的留言:【傻到姥姥家了,照顾好自己,我会去看你的。】

    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结果他还真来,每年都来。

    这辈子老郑同志整个被蝴蝶翅膀扇飞了,偏得厉害,而且江澈如今的境况完全不同,他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靠谱的话了吧?

    江澈正想着,郑忻峰已经唰唰写好了,翻着页给送回来。

    随意瞥一眼,狗爬一样的字,有时候想想,真不知道这家伙当初是怎么考上中专的,后来,又是怎么当县长的。

    【想好了,管你混得怎么样,反正在我都一样。】

    这话在别人看来也许是逗趣玩笑,或者表达不清,但是江澈能看懂,这是郑忻峰同志在受到百万冲击,短暂失魂之后的思考结果。

    同样的话江澈前世听郑县长讲过一遍。

    在高,在低,他做到了都一样相待。

    接下来两天就是上课、下课,写留言册,江澈对于很多同学的印象其实都已经有些模糊,写不出什么针对性的话,只好也抄抄歌词,诗句。

    除了留言本,毕业还有一些同学会互相送照片,有钱点的拍个全身照,一般情况的就一寸大头照,洗个十几二十份,送给自己想送的同学。

    江澈拿了一大堆女生的照片,本班的,别班的,连低年级的都有,毕竟他现在单身了,姑娘们哪怕知道不会有故事,也觉得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有的女同学给江澈送了,站一旁支吾问他:“你的有吗?拍了给我一张吧……你一去那么远。”

    不想被太多枕头压,江澈只好尴尬说没准备拍。

    然后也喝酒,小馆子里简单几个菜,把6月份发的补贴凑一凑,同学、朋友连着一起喝了两天,坐在酒桌上的江澈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是长大后听别人说你当年,说得真切,而且绘声绘色,一箩筐的蠢事,但是实际自己已经记忆模糊。

    第四天,407送走了第一个室友,老吴。

    按说时间还没到,但是他让家里打电话说有事情需要提前回去,学校也没为难,反正也没几天了。

    最后两个月的疯狂出击,老吴并没有在他中专生涯的尾声找到一个同样热切的姑娘,谈上一场恋爱,最近看着有些失落和孤僻,喝酒的时候,还哭了两次。

    室友们把人一直送上火车,好几个掉了眼泪。

    面对一份份关心,老吴临走总算鼓足勇气留了句话:“其实家里没事,我只是不敢再在宿舍住下去了。我回去先相亲娶媳妇儿。”

    没人听懂,来不及问,火车就开了,“污……”

    …………

    1992年6月19日,江澈终于拿到了他拍下那四间商铺的全部相关材料。

    20号带着人巡视领地。

    四个商铺里有两个是带二层的,这里的二层本身并不用来当仓库,而是以前相关领导的办公室。原来的国有商店,不少是有行政领导直接管理的。

    “挺好的,我和有竖以后可以搬这边来住。”站在二层分隔开的办公室里,秦河源敲了敲墙,开窗看一眼说。

    道理是对的,这年头沿街店面都还有富余,二楼,一般没有人会租,空置着也浪费,“听敲墙的声音隔音还不错,两个二楼要是弄成情趣酒店,这年头也不知道市场怎么样?”江澈想着。

    “对了老江,店买下来了,做什么生意可以说了吧?你走之前,咱们得干起来啊。”郑忻峰趴在窗户上看街上的行人车辆,回头问。

    “情,啊,趣啊……”江澈叹口气说:“还没想好啊。”

    另外三个当场就傻住了,敢情你不是胸有成竹才去拍的店啊,而且时间其实已经很紧,不到两个月,“我们仨上了船的,可都等着给你干活呢啊。”

    “吃的,自助餐?穿的,用的……”这些都出现在江澈的笔记本上过,最后犹豫不决,倒不是怕低端,他本身就一直都很低端,再者说这两年其实也没有太多高大上,问题具体实施起来都很麻烦。

    最关键江澈现在手里缺人才,真正意义上的管理人才,贸易人才,现在要么往粤省跑,要么自己干,要么还在工厂、机关里埋没着……

    四间商铺花掉了60万。

    江澈手里还剩60万,加一批生瓜仔。

    连个运输队,他都搞不起,车贵,学驾照贵,这年头从经济角度,司机属于社会上层。

    两个二层没太大所谓,扔给秦河源陈有竖住两年也挺好,问题一楼怎么弄,看起来选择很多,但是真要符合想法,很难。

    正想着,秦河源拿着的大哥大响。

    电话是唐连招打来的……他们用400块租了那家游戏厅七天。

    “唐连招他们说正找你。”

    “干脆叫他们过来好了。”

    下楼等了一会儿,人来了,一共大概七八个人,唐连招走在最前面,神情和步伐看着都有点激动。

    “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

    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好像是有人嘴被捂住了,但还是拼命出声,两次不一样的声调,分别是:

    【第三声,第一声,第三声,第四声】

    【第三声,第二声,第四声,第一声】

    江澈偏过头看了一眼,看黑五正搂着脖子拼命压制着一个人。

    看见人,江澈就猜出他在喊什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