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九十五章 连锁反应


    “我的判断,可能是牛炳礼自己错乱了,对刘嘎包心里有鬼。据调查恨他的人多了,我觉得不是刘嘎包,要是刘嘎包有那胆,老实人发起疯来控制不住自己的,应该会直接杀了他。”

    陈栋说完这句被师傅一瞪,低头不敢吭声。

    没有监控的时代,没有目击者,现场又被踩成了菜市,证词来自牛炳礼本人……陈栋觉得有点委屈,师傅瞪我干嘛,事情明明也就我想的这个可能了。

    领导们互相讨论了一会儿,没什么头绪,只好转回来道:

    “铁路派出所那边的同志有没有帮忙简单先了解一下?”

    陈栋和老楚都点了点头,情绪变得有些低落。

    老楚开口:“问了,全都隔离开问过了,包括刘嘎包本人,老人、小孩,都没有任何问题。我认为重病在身的老人和几岁大的孩子如果撒谎,应该不可能瞒过咱们的同志……至于刘嘎包的妻子,已经只会说一句话了,想死,不敢死。”

    说完,老楚抬手指了指自己额头侧边,眼睛里水光一沉。

    “查什么刘嘎包,依我说查牛……”

    陈栋话说到这里被师傅按住了,牛炳礼上头有人,老楚怕徒弟年轻,前程被耽搁了,自己站出来,敬了个礼,说:“我想查牛炳礼。”

    其实他们之前顺带就已经查了,手里握着不少记录。

    一个两千多号人的国企实权副厂长啊,交游广阔,几个领导互相看了看,“这样,你们来,再给那边派出所的同志挂个电话,我们听听看。”

    陈栋一愣,面色为难地走上前,嘟囔道:“那你们挨骂了可别怪我。”

    说着话,他把电话拨通:“喂,这里是临州市西城分局……”

    “你们还要怎么样?要我们帮忙把那个只会哭的男的,老人、孩子,还是那个已经傻了的女人屈打成招?”

    对面的口气近乎咆哮,因为这样的沟通已经进行了好几次了。对面派出所的同志通过询问也已经知道了刘嘎包一家的遭遇,包括他妻子变成这样的原因……

    问题,对方的不在场证明现在无比明确啊!已经忍了、躲了,接下去怎么活都还是问题,不能欺负人到这个份上吧?

    “那我也问问,你们那边那个狗日的抓了没?我问你们抓了没?!这边老人、孩子、女人,可都已经吓傻了,哭成一片了,哭得老子心酸眼泪都出来了……”

    “老子当初豁命打南边猴子,可不是为了你们这样官官相护的。老子要放人……请他们吃个饭就买票让走。”

    很不巧,对面的同志是个战场上下来的老兵,脾气硬,火气大,再者说又是跨省协助,他管你娘的呢。

    大领导尴尬了,苦着脸摆了摆手,陈栋小声道歉后把电话挂掉,一脸的羞愧难当。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派同志去把刘嘎包一家带回来?”其中一个领导问。

    局长思索一会儿,摇头,“缓缓。”

    他没说破,这件事到现在其实已经很复杂了,上头市委领导正关注着呢,下面民众正放鞭炮……

    作为不在场证明人的那二十多个出去把事情一说,群众们现在肯定都坚信,原来真的不是刘嘎包。

    这种情况下,你敢凭牛炳礼一面之词不顾事实把人一家老小抓回来?

    这事万一一个不慎,就可能变成社会群体事件,自己这些人完全扛不起。

    “这样吧,你们把材料给我,我去市里问下领导的意见。”

    局长说完,陈栋抢前一步把材料递上,两份。

    局长低头看了一眼,放在上面的,反而是对牛炳礼的初步调查,民众的举报很多按了指印,他犹豫了一下,把两份材料交换了一个位置,但是至少都带上了。

    至于到时候是否拿出来,他会审时度势,看情况。

    “另外你们再去趟医院,等那位牛厂长手术后苏醒,再跟他确认一遍。”临出门,局长转身又交代了一句。

    …………

    拍卖场,江澈已经顺利拿下了第二个目标商铺,价格14万,一切都按既定的方案进行着……

    钉蛋这个想法,确实是刘嘎包自己的决定,江澈通过陈有竖传达的要求只是必须要牛炳礼受伤被绑住,隔天出现在群众面前,有时间被围观,然后需要救护车……他就保证牛炳礼会生不如死。

    至于整个具体的实施过程,其实很简单。

    在卡拉ok,灯光和酒精造成的混乱中,喝了不少的牛炳礼被众星捧月围绕着的时候,已经被彻底忽略的陈有竖调了他的表,然后牛厂长出门小走,坐车,睡着,醒来,快“11点”,遇袭……

    这个时间其实应该在9点40到10点左右,刘嘎包看见窗外挂了白衣服,带着妻子“去房间里最后收拾一点体己东西”,跟进来帮忙的朋友看见打开的柜子里零零乱乱一堆是这些东西,自然不好上手,退了出去忙外面的……

    期间屋内偶尔传来咳嗽声。

    都是住的二厂附近。

    陈有竖一路跟踪,通知时机,交换位置(当然刘嘎包始终不知道对方是谁)。

    年纪、身材、力量、工具、决心……全部全面占优的刘嘎包偷袭牛炳礼,用不到二十分钟把事情做完,戴了手套,但人还是被牛炳礼看见了,大概他本身也不想彻底隐瞒,不然不解恨。

    交接回去的时候嘎包说:“我被看见了……不如直接弄死他?反正我也跑不了了。”

    陈有竖背身说:“除了这段时间,其余你全说实话,说完就哭……天衣无缝。”

    然后,刘嘎包从房间拿着收拾整齐的行李,牵着一直不断碎碎念的妻子出来,跟送行的人一起去车站,上车离开。

    之后的这一夜,陈有竖一直远远看着,防止出什么岔子,直到第二天天蒙蒙亮,江澈出现,替牛炳礼解开绳索的同时——调回时间,接管全局。

    当时如果有人比江澈更早一步去帮牛炳礼解绳子,陈有竖就会抢先那个人一步,当然,最适合的人选显然还是江澈。

    因为他去解最合情合理,最自然,而且当时牛炳礼的神经已经被折磨了一夜,极度萎靡,根本注意不到什么细节。

    当然,所谓天衣无缝也就安慰刘嘎包而已,其实江澈的犯罪水平仅限于看了几集柯南的程度。

    如果这是一部刑侦剧,案件自然有不少漏洞,但是江澈相信它不是,它会是一出大闹剧,乱到不会有什么神探去捕捉蛛丝马迹,一点一点击破案情……

    它已经开始乱了。

    很快会更乱……

    就连牛炳礼自己都要错乱。

    “27号商铺,16万,17万,17万一次……19万,这位女士直接叫了19万,有没有更高的出价?19万一次,19万两次……”

    就是这个价,早先定好的,牛炳礼的亲戚,还有串标团的同伙们,都在等待落槌。

    江澈举牌,“20万。”

    女人回头看着江澈,怔在那里……

    这什么情况,怎么处理?每个商铺的价格都是牛炳礼定好了给她的,而且明明大家都是说好的,这是干嘛?

    ……要加吗?加了剩下那几间怎么办?牛炳礼可没教她取舍应对。

    “明明之前都很守规矩啊,怎么突然来这么一下?”其他串标团的人也都带着诧异纷纷看向江澈,眼神里满是困惑,个别还有点质问的意思。

    江澈神情淡定,微笑着逐个点头回应。

    “有恃无恐啊,这是苏家要硬抢牛炳礼的?有矛盾?或者这次根本就是冲着他来的?”一连串懵逼,他们都开始想,“没我事吧?应该没,没我事就好,让他们杠去吧。”

    问题台上的拍卖可没法停下来。

    “20万最后一次……笃。”

    拍卖槌落下,江澈顺利拿下27号商铺……印象中,它后来开过一阵子奢侈品旗舰店,还开过什么来着?忘了。

    趁着上面介绍下一个商铺的空当,“合伙人”们不放心,推出来“代市长”,过来问了江澈一声:“兄弟,你这是?”

    江澈笑笑,说:“已经是墙倒众人推了,不用浪费吧?”

    什么意思?

    接下来上厕所的上厕所,抽烟的抽烟,一群人纷纷出去打电话了解情况。

    所谓了解情况,其实他们同时也是第一拨向外,尤其是向那些有一定权力和能量的人散播牛炳礼“已经墙倒众人推”这个消息的人。

    三人成虎……何况这些人本身也都是有些能量的。

    江澈不出面,组织了下层民众,不出面,吸引了上层严正关注,现在又用一句话,在中等权力阶层里造势,他相信牛炳礼的同志们,领导部下们,很快也会收到消息。

    这次风波将与以往仅仅民众层面的举报完全不同等级。

    牛炳礼扛不住,至于他的保护伞……江澈只见过保护伞遮风挡雨,没见过舍身跳进漩涡去救人的。

    …………

    病房里,顽强的牛厂长刚很不耐烦地做完了第二次询问笔录,前后一致。

    情绪狂躁,他抬手把一个医用托盘扫翻了,药品器具散落一地,扯到伤口嗷呜一阵乱叫,带泪咆哮着:

    “抓人啊,你们还在这跟我问东问西的干嘛,人抓到了没?抓人啊……再不抓人,刘嘎包就跑了,到时候你们给我全国各地找去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