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七章 牛炳礼的宿命开启

逆流纯真年代 第八十七章 牛炳礼的宿命开启


    总共就两次报纸中缝小方块宣传,这个宣传力度下参与的人不可能太多,所以才能在相关部门配合下,抱团暗箱操作,把37家国营和集体商店好次归类,分一分。

    这手法和人,都不必自己吓自己给想太深,真那么深的人,压根不必这么干。

    同样的也不必以为这些人能有多高端,草莽时代,这才第一次试水,真高端那批人还得过两年才把注意力转到这边呢,而且到时候才是大头,那时候卖的可就不是小小几个店面,而是一个个偌大的国营厂,成栋成栋的楼和楼底下的地。

    其中甚至有些连拍都不上拍,商量着说个数就弄走了。

    “就是一帮子这些年弄了点钱的土炮为主,掺几个有点真门路关系的而已,不用慌。”江澈在跟秦河源说话。

    要带个人,想来想去江澈选择了秦河源,倒不是怕到时候打起来,因为至少当场,怎么也不至于那么低端。

    他主要考虑秦河源机灵和沉稳兼具,而且跟自己一样,生面孔。除他之外,郑书记去了怕太调皮,唐连招太扎眼,陈有竖的话,他一天愿意说超过十句话就算江澈输。

    这是秦河源第一次表现得有些过度紧张,“那咱们到底怎么演啊?”

    江澈听这话心里头就不是滋味,“怎么着,这才多久,就已经知道我就会这一套了?”

    好吧,谁让咱实际真没背景。

    对手是不到高端的等级,问题江澈更糟糕,他压根没等级……不想被威胁或用其他手段踢出局,今天这一行至关重要。

    一点破绽他都不能露,否则各种黑白手段就会一起向他招呼过来,逼他出局。

    “你就演那种穷小子突然有钱有势有靠山了的感觉,能理解吗?我的话,到场看着来。”江澈说:“剩下的让他们自己猜去。”

    秦河源想了想,勉强点头。

    …………

    山海茶楼这种名字全国大概不下一千家,任性,不管靠不靠海,爱叫就叫。

    这类茶楼往往也都不是什么真正高端品茗的地方,市场经济初兴,有了点钱的商人们喜欢附庸风雅,摆场面,推动这几年茶楼大兴。

    其实搁心底,大家还是更喜欢同样刚遍地开花不久的各种娱乐场所。

    这一年开始,国家有意导向,放开政策引导第三产业发展,这些过去罕见的服务性行业如雨后春笋般疯长。

    哪一个年代不给男人机会花钱买当大爷的感觉,那个年代的生产力就缺了一块。

    现在这一块回来了。

    临州市山海茶楼在这座城市最著名的风景名胜边上,但不靠那片湖,在湖边小半山,中间隔着一条很有味道的公路,有成排的古木和不少遗存的西式建筑。

    马阿里后来说他很喜欢这里,自己爆料成为首富之后,还曾在这条路上拦下过往车窗外丢瓶子的车,当面谴责。

    这家伙是个热心人,蹬着自行车的年代,那么瘦骨嶙峋的一个人,就曾经因为站出来制止偷井盖上过电视。

    不过这一年,你想丢个瓶子,瓶子还不好找,汽水都还是玻璃瓶装的,不是当场喝完,瓶子得押钱,江澈没找到机会先体验一把,和秦河源打出租到山下,拿了司机不太情愿找回的五毛钱,缓缓上山。

    …………

    山上茶楼,十七八个人散乱坐着,三十左右到五六十岁的都有,他们原本还有些内部争论,但这会儿,话题已经都到了那个突然报名参拍的陌生小子身上。

    一个说:“查得实实的,家里就开一小服装门面,另外在批发市场卖饭卖水……本身还在读中专。”

    另一个说:“那就吓几句轰走就好了吧,估计是没搞清楚情况,报纸上看到就蒙头瞎钻,以为便宜得很嘞……傻的。”

    十来人哄笑了几声。

    “是么,这么就真以为谁傻了啊?”第三个人说,“要是真就你查出来那样,他能有大哥大?能安安生生交上保证金?”

    经这一提醒,很多人没办法不转回来琢磨下,一个说:“那你说怎么搞么?要不然谁看看,有本身不那么中意的,匀出来一间给他?”

    “再看吧,两手三手都备着来,先一个吓几句轰人试试也好,我也没说他就一定不是糊涂蛋。然后剩下的看情况准备当和事佬,哄一哄,看他胃口多大嘛。”

    众人一听,还真是这个理,至于来人胃口多大,先得看斤两多重……其实算算都已经分得差不多了,他们也不愿意有人掺一脚又给弄乱了。

    申六铜就是那个被选出来负责先吓一把江澈的人。

    看着两个小年轻走进来,江澈在前,秦河源落后一步,他上前说:“你就是那个江澈吧?”

    “嗯。”

    “还是小孩子啊。你怎么想的?什么时候家里开俩小铺卖衣服卖饭的,也动心思来拍国营店了,你爸妈识字吗?知道价钱吗?以为一万,两万?哈哈哈哈哈……”

    演技真的很一般啊,浮夸又表面,还是影视剧不够丰富的关系。这年头港片的大佬和反派也都还太流于表面化,像无间道那种有层次有立体感的人物塑造,还太少!

    江澈没说话。

    秦河源把人都扫一遍,“这么说的话,那就等到时候举牌好了……澈哥,咱们回去吧。”

    高下立判,江澈再次确认,秦河源绝对不只是个小黑煤工而已,他这一句,跋扈自信蕴藏在平常的语气里,比江澈要求的,至少还高两个层次。

    总的就一个意思,那还商量个屁,到时候比谁钱多就好。

    江澈点头转身。

    包括申六铜在内,茶楼里的一群人顿时一口气堵在胸口,叫你来,我们就是为了让你知道,我们钱很多,关系很硬,身份很复杂,总之我们很可怕啊……

    我们想威胁你……你竟然听都不听?唉哟憋得好难受。

    “这怎么搞啊?”

    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真下楼了,茶楼里一个个懵懵的,要不是摸不透不敢乱来,他们也就不必找江澈过来了。

    这年头黑的白的,杂七杂八的手段多得是。

    但如果就这么让人走了,不做点什么……

    不管他们关系有多硬,既然名已经被江澈报上了,除非能威胁劝退,否则他就有到时候进场举牌的资格。

    只要他举牌,不管最后买走没买走,计划中的价格都会被推高,他每举一次牌,这里的人就要多损失万八千。

    万一他没完没了的举牌?

    “衣服穿得不算太好……”

    “不过大哥大是最新款最好的。”

    两个人说完自己的观察结果。

    “那他娘的到底有钱没钱啊?下手逼出去还是怎么样,你们倒是给个说法啊。”一个急性子的问。

    “有钱,很有钱”,一个在旁边苦笑着道,“你们没注意他手腕上那块表吧?朗格,德国大牌子,几万块呢……而且国内现在有钱都难买。”

    老实说,江澈真的算很有钱,身家百万,在这个年代绝对不是小数目,若不然盛海那边南京路的店面也不会6间才拍了145万。

    这里头虽然有多数人还意识不到的原因,但更多仍是钱的因素,有钱人是有,但普及……远着呢,而且不是所有有钱人都盯着同一块蛋糕的,这个时代,蛋糕多了。

    “卖衣服卖饭这么赚钱啊?”

    “很明显不是替家里买啊。”

    “没准是什么不方便出面的人在培养的白手套。”

    分析结果慢慢越来越离谱,这就是为什么江澈说,让他们去猜就好。这年头只有钱不够办成事,大笔行贿,江澈舍不得,而且容易让人吃上瘾,偏偏他又正好没背景没关系……那就让猜,这些人会帮着猜出一个来。

    “那就去几个和事佬劝回来吧,再掂一掂,要是没什么靠山,还是照样,官面私下两头一起使点劲,家里那边给他整点事,劝出去……要是被说准了,那就准备重新分蛋糕吧。”

    江澈和秦河源被劝回来了,能不拼价,他也想低价买。能不惹什么到时候程序上的麻烦和各种小手段,他尽量不惹。

    刚坐下没一会儿,其他人都站起来。

    “代市长和牛厂长来了。”

    代市长当然不是真的临州市代理市长,只是恰好姓代,取这个外号大概是想说明他在政府方面的关系到底有多硬。

    牛厂长竟然是牛炳礼。

    身边一堆人和他苦大仇深,就连家里的店都被他找过麻烦,但是过去一直只闻名不见面,这还是江澈第一次见到这位“狗日的人物”。

    牛炳礼也是第一次见到江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