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八章 运气槽空了一下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七十八章 运气槽空了一下


    褚涟漪最近几天的状态是只要看见江澈就忍不住开始笑。

    带着一种我真的已经拼命忍了,可还是忍不住的无辜,她解释说:“我一看到你,就自动幻想你在那里引雷。就完全控制不住……”

    听她这么说,江澈突然一个念头,慌一下,要是有一天老妈知道了怎么办?

    “我家澈儿就是厉害,引雷都会!”

    应该是这样。

    躺在床上仔细想了想,因为惯性诈骗,自己现在要躲着的人——九转金身功的那一千多快两千个,小莲花、老岳父……唐连招。

    到底为什么突然冒出个唐连招来?江澈自己也不知道,就是那么一闪念的事,没细想。

    这天是1992年6月2日,晚上,一列南来的列车上,车厢连接部,壮实的少年因为已经站了一天多,身体实在扛不住,干脆席地而坐,准备小睡一会儿。

    他身边有一只袋子,袋子里装着十六个糖水罐头,各种口味的都有。

    其实同样的罐头临州未必买不到,大老远从粤省抱回来很累赘,但是毕竟出远门了,他想着,总要给姐姐带点东西。

    “姐姐有多久没吃罐头了?记得以前她很喜欢。”出门这一趟,小霸王的心思变细腻了不少。

    除了罐头,唐连招的怀里还有三千八百块钱。

    四个月前,被唐玥劝下来当天晚上,唐连招离开临州,其实就一个目的,不管做什么,去替姐姐把开裁缝店的钱赚出来,哪怕开个小点的都行。

    带着不到四百块钱上路,他一度以为这并不难,但是到了人们都说遍地黄金的粤省才发现,事情其实并不简单,他连街上人们说话都听不太懂,像只没头苍蝇似的。

    盲目晃了两天,第三天,唐连招幸运遇到了一个小学同校隔壁班的同学。

    同学问清楚来由后很仗义,亏本价批给他一箱德国进口插线板。

    唐连招拿了货,咬着牙出去找了家小工厂推销,结果有经验的师傅告诉他,东西是假的,拍一下就坏……

    再回头已经找不到人了。

    就这样,唐连招开始了一段流落粤省街头的时光,不抢劫,不敲诈,睡公园,睡桥洞,不敢给姐姐打电话。

    几天后,唐连招终于清醒地意识到了一件事,自己真不是闯生意那块料,于是他决定卖力气。

    找了一家建筑工地,埋头干了三个月,他存下来1000块钱。

    工友们都说他厉害,可是这远远不够。

    后来,一天中午,包工头把人聚起来,说是不远处老板的另一块工地上挖出来个墓,里头一家老小乱葬的尸体,也不知多少年了,还没烂干净。

    粤省人十分相信风水,老板请来了风水先生,先生看过之后说墓穴的位置煞气极重,得找一个命硬,硬到煞气压得住的人去扛尸才行。

    老板私底下找了两个手上沾过血的,风水先生看过都说不行,只好到工地上来碰运气。

    “两千,两千块……谁想试试?风水先生看过,说你行,你去扛,老板给两千块。”包工头倒也没隐瞒,把事情原委都说清楚了,才开始招呼人。

    2000块在这个时代是很大一笔钱。

    先后有三个工人咬牙站出来,豁命打算试一试,但是风水先生看过后都说不行。

    唐连招走到戴圆眼镜的老先生面前,说:“三千,我去。”

    老先生眯眼看了看他五官面相,又问了生辰,扭头向老板说:“给他三千吧,他能把那煞墓冲炸啰。”

    扛完尸体吐了一夜,唐连招买了身衣服,买了块香皂,找了个河湾下水把自己洗了个通透,换上新衣服,辞工回家。

    “姐姐看到有钱可以开店了,一定很高兴。”

    为了给唐玥一个惊喜,唐连招连电话都没提前打一个。

    当然,回头等唐玥或弟兄们问起钱是怎么赚的,他肯定不说实话,堂堂几条街的老大,唐连招丢不起那个人。

    睡梦中隐约觉得胸口有轻微触动,睁眼,一个二十来岁的男的正用刀片划他的衣服……

    淡定看一眼,没说话,右手扣住拿刀片的手腕,左手,砰,一拳。

    撒手,贼晕了。

    不远处的三个贼同伙互相看看,决定假装没看到。

    周围的群众挪开了些。

    …………

    下车赶到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唐连招站在院外看了看,屋里还亮着灯光。其实唐玥也刚从店里回来没多久,屋里有响动声。

    带着满心的成就感,准备给姐姐惊喜,唐连招伸手准备推院门进去。

    两条身影急速向他扑来……

    “你谁?”

    “你们他妈谁?”

    “砰。”

    陈有竖快,唐连招坚决,两个人直接换了一拳,各退两步。

    唐连招放下罐头袋子,这东西其实可以抡起来当武器的,但是他舍不得。手在背后,扭了扭手腕,对方还有一个没动手,唐连招知道,今晚如果对方来意不善,自己恐怕要有一番苦战了。

    “你跟这屋主人是什么关系?”秦河源问。

    “问我?我还没问你们呢。”唐连招反问。

    秦河源眼力不差,这一会儿工夫,他大概已经能判断,面前这人应该不是冲着伤害唐玥来的,真让人看起来,倒是自己跟陈有竖这躲躲藏藏的更可疑些,只可惜唐家姐弟俩长得实在一点不像,所以,他还是趁刚刚那一下占据住了院门口,不肯放唐连招过去。

    想了想,他说:“有人叫我们守着这屋里的唐……”

    秦河源话没说完,“吱呀。”

    院子里,房门打开了。

    唐玥站在门口定神看了看,眼睛一亮,“大招?!”声音里充满欣喜和激动。

    “姐,我回来了。”唐连招开心地咧嘴笑了笑,扭头示意一下说:“姐,你认识这俩吗?他们自己说是有人叫他们守着你,他们没惹你吧?”

    这下就轮到秦河源和陈有竖很尴尬了。

    “你们……”唐玥皱着眉头看着,想着。

    她并不认识秦河源和陈有竖,但是恍惚有点模糊印象,自己好像看过这两个人跟江澈出现在同一个场合,不止一次,两人不吭声,站角落,所以印象浅。

    “你们是小澈的朋友?”唐玥试探着问道。

    秦河源和陈有竖互相看看,没法否认,只好点头。

    “你们,天天这样守着我么?”

    两个人迟疑了一下,只能继续点头。

    唐玥突然心好慌,好乱,沉默了一会儿,终于问:“他还没回来么?”

    还是点头。

    …………

    小屋里,长姐为娘,自从爸妈走后,唐玥就担负起了揍弟弟的光荣使命。当然是在确认了弟弟完好无恙的前提下……

    “姐,别打,别打了……是我错了,我害你担心了……我错了,真错了,我应该打电话。”在外头死不低头的唐连招在姐姐面前认错道歉全部顶级熟练,他连躲都不敢真的躲,手臂架起来还怕伤了姐姐的手。

    一直捱到唐玥停手,怒目相瞪,他才扭头憨笑着说,“姐,你猜我这回挣了多少钱?哈,这回你可以开裁缝铺了。”

    两分钟后。

    “裁缝铺你们已经开好了?”

    “咱家怎么这么大袋罐头?”

    “姐……那个小澈是谁?”

    “他干嘛带你们赚钱,还让人天天这样躲起来守着你?……不是不是,姐,我不是审你,真不是,别打,别打。”

    这问题没法答,唐玥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描述自己和江澈之间的关系,想想本来有点恼火,但是刚刚和秦河源、陈有竖的几句对话,又让她有些欣喜,总之厂花姑娘乱了,于是她板着脸道:

    “反正他是好人,这事你别管,我自己会跟他说,知道了么?”

    唐连招说:“好的。”

    又两分钟后。

    “你现在还出去干嘛?”

    “去跟朋友说一声我回来了。”

    “真的?”

    “真的,就一会儿就回来。”

    唐玥并不知道一件事,唐连招曾经跟他的弟兄们这样交代:我姐说话一定要听,一句嘴都不许顶……但是只要当面听就好。

    在就揍一顿先,不在也先把人打听好啰,没带刀,唐连招揣了根棍子。

    在这附近任何一所学校,唐连招要打听某个人,就没有打听不出来的。

    …………

    白天睡多了,晚上就睡不着,江澈躺在床上打滚,期待着,明天就是第二次摇号了,房间电话响,他起身靠在床头接了。

    “你要死了。”第一句,郑忻峰在电话里说。

    江澈愣一下,“什么情况,什么我就要死了?”

    “就刚刚,快熄灯的时候,有人找你……你猜是谁?”郑忻峰问完幸灾乐祸道,“唐连招来找你,惊喜吧?”

    第六感应验了,江澈一下坐起来,“……我又没干嘛。”

    老郑很亢奋,“你是没干嘛啊,你只是跟唐玥跳了个舞,搂了个腰,还有骑车带她到处跑而已嘛……好多人抢着告诉唐连招了,跟你说,那夸张得,特别厉害。”

    “……”

    老郑满是期待说:“快回来了么?蒙个头吧,我猜你要被人砍了。”

    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明明我手里有小姐姐发的好人卡,江澈调整了一下,改问道:“你没事吧?这么欢脱,你自己那件事怎么样了?”

    “那个等你回来再说。”郑忻峰不接茬,搪塞一句,立即转换话题,兴奋道:“对了,看到报纸没?韩立大师再现盛海,大破人贩团伙,公园一个暗雷劈下来,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当场二十多个人贩子,一下动都不能动……我原来就说吧,九转金身诀是真功,你还不信。”

    看来神话正在不断夸张演绎,江澈说:“……哦。”

    “我要重新开始修炼。”

    “……”江澈努力平静了一下,“练吧,练吧。”

    嘟嘟嘟。

    电话挂断。

    江澈大概能猜到那边是什么情况了,躺了一会儿,想了一会儿,自己怎么对付唐连招没想出来,倒是想到了怎么处理郑忻峰和谢雨芬的事。

    现在的情况,是他把好友带偏了没错,但是既成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强拆这种事,不能干,江澈决定借韩立大师的名义,告诉郑忻峰他的未来,让他自己去做选择。

    …………

    隔天,1992年6月3日,盛海股票认购证第二次摇号。

    50%的中签率,只摇单号中签或双号中签,所以对于拥有百连号的人来说,没有任何运气的说法,江澈的300张认购证,中签150张。

    整个沪市在一片颓势中不断挣扎、滑落,人们把所有的期待都放在了这波即将发行的新股上,形势预估十分乐观,江澈夜里去沙龙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了一会儿,听到一个消息:

    这批新股中上市最快的一支,也要等到6月16号。

    可是临州那批国有和集体商店拍卖,是6月12号。

    从遇到谢兴,指天打雷一路下来,再到最近这几天当股神、破人贩,还有他自己不知道的拍肩膀送子……

    江澈的运气槽,突然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