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四十八章 一次小尝试


    1992年4月上,国家定下来要建三峡。

    差不多时候,临州师范学校2号楼407有个男生叫老吴,正因为前几天在录像厅摸了一个男的,之后连做两天怪梦,内心十分恐慌,但是不敢跟别人讲。

    同一间宿舍,郑忻峰同学刚第一次听说了一种叫做麦当劳的东西。

    他猜那东西应该很好吃,因为报道中700个座位的大餐厅,外头排队还能排出去二里地,他想着,要是我就半夜去排,早上一开门就进,吃口新鲜的。

    可是这一年临州还没有麦当劳,也没有肯德基。

    临州市纺织二厂的女职工唐玥刚彻底断了回厂的念想,在家和她的两个小姐妹一起讨论以后怎么办,没主意了,她想着,回头去找某个人打听打听。

    然后正好那个人就来了。

    江澈刚好准备妥当要做一笔小生意,试着来一次营销运营,短时间内赚个小两万,补上股票认购证运作的资金缺口,为此,他需要找几个心灵手巧,朴实勤恳的姑娘合作。

    所以,这一天其实哪怕没有江妈的“策动”,江澈也会来找唐玥。厂花姑娘不单心灵手巧,而且有大用。

    这是他第二次来厂花姑娘家,意外惊喜,这次他被请进屋了。

    唐玥的家进门就是厨房,初印象看着有点大,再看就发现了,其实是因为东西很少。

    边角上有缺口的小灶台,老式黑漆木橱柜,两只掉漆的旧热水瓶,都不好看但是都很干净。有些坑洼但是结实的原木色四方小桌一面贴着墙,墙上的一片灰旧中,有几个方形的区域特别白,想来大概原来贴着奖状之类的,刚撕掉不久。

    江澈随意张望了一下,在他正面有一个门,侧面靠墙角还有一个门,二室一厅。

    “那里是我弟住的”,唐玥指了指靠墙角的那个门,又扭身指着正面那个门说,“这里一进是个空房间,放东西的,再一进是,是我……我住的。”

    讲到最后,声音小到几乎就没有了,因为厂花姑娘突然才意识到这件事似乎本来不需要做介绍,对着一个男人,自己住哪个房间,干嘛要讲?

    有些慌乱地,唐玥搬了凳子,让江澈坐下,又泡了茶……茶叶只剩一点了,她很小心,尽量不搁进去茶叶沫。

    这期间还好有自来熟的谢雨芬一直在说话。

    对于江澈不肯像叫唐玥一样叫她小姐姐这一点,小谢感到很失望,一直在旁边辩解着,她其实不是唐玥口中的那个小女流氓,同时强调着,她也是姐姐。

    三个姑娘里她最小,二十岁,但也比江澈大一岁。

    祁素云和唐玥同龄,二十二岁,但是月份上大了两个月,而且快要为人妇了,此刻正在一旁端坐着,演绎着沉稳大姐范。

    唐玥开始整理桌子。

    移开了竹编的菜罩,桌面上就一小碗白菜头,还有一个剩一半的罐头瓶,也不知装的是咸菜还是辣椒,江澈还没来得及看仔细,就被唐玥匆匆拿走,搁柜子里去了。

    桌面很快清理出来,擦拭干净。

    江澈坐下打开书包,取出来一团报纸,铺在桌面上打开。

    暗红色打孔木头珠子,小颗,很多;同色调圆形空心木头圈;四颗鲜红的小彩石,两颗小小的其实泛蓝的绿松石,一颗透彻里带淡淡紫光的水晶石,一样打了孔;外加一团挂绳,一团编织绳。

    “这些是什么?”唐玥和祁素云眼睛看着那些小玩意,专注而好奇地问道。

    “哎呀,这个真好看,这个也是。”谢雨芬则埋头兴奋地拨弄着那几颗彩石、水晶石、绿松石……

    很多人在小时候都会喜欢保存几颗晶晶亮的小东西,当作宝贝,眼前的姑娘们年纪虽然已经不算小朋友了,但是因为身处的年代,乍然看见面前这些小东西,依然觉得新鲜,欢喜。

    这年头一般人的手上、脖子上都还没什么饰品,有的也是白银、黄金、珍珠、玉,尤其后面三者,一般人家是不可能戴的。

    她们还不认识桌面上这些东西。

    江澈也不解释,笑着取出来一张图纸,问唐玥,“你能帮我把这些东西编串成这个样子吗?”

    图纸上的造型看着像一串项链,但又不是姑娘们在别人脖子上见过的珍珠项链或金项链,它材质不同,而且更复杂,更多点缀。

    其实这玩意的原型应该叫“毛衣链”。

    但是江澈绝不会这么叫它,因为这个名称本身,就是这件商品营销最大的桎梏,他还没想好新名字。

    ……

    ……

    这就是江澈在火车站盯着小秘看胸得到的启发,当时大胸小秘把金项链和珍珠项链都放在了胸前,贴身的衣服外面,招摇过市。

    女人热爱装点自己的天性是永不磨灭的。

    从古代的各种富人家的金贵首饰,穷人家的木头钗子,到后来,杨白劳家喜儿过年的二尺红头绳,再到早些年的蛤蟆镜,近来的珍珠项链……

    女人的这种天性,永远是巨大的财富源泉。比如2010年代,同样一个手机,女人就会因为手机壳、贴钻这些,比男人多花上不止一份钱。

    但是很显然,在这个时候,能戴得起珍珠项链和金项链的人还是少数,姑娘们装点自己的途径被极大的限制了,除了衣服,就仅局限于几个发夹和头箍,还有寒冬里的一条围巾。

    于是,江澈决定在这方面做一次小成本短平快的尝试。

    一是尝试着小赚一笔,看能不能把那小二万缺口补上,不贪多,也不敢贪多。

    二是想试一次,看一下自己的运作思维和能力在这个时代有没有施展的可能,能不能行得通,为此他绘制图纸,写计划书,瞄上唐玥。

    重生之于时代的优势大概可以归纳为两类:

    第一类,知道属于这个时代某件事情或某一次洪流的方向,跟着走,从中获益,比如江澈购买九二发财证就是属于这种情况;

    第二类,掌握超越这个时代的东西,让它提前出现,并试着把它运作起来,这就是江澈现在想做的尝试。

    这个尝试很小,因为先于时代运作某样东西,其实并不容易,超前思维一旦超到脱离时代,就未必有好结果,江澈的第一次尝试,更大程度上只是为了积累经验。

    像重生小说里有人在九几年开发lol,一统国内游戏市场这种事,他是干不了的。

    一直很低端,靠“诈骗”起家的重生者江澈,继续低端着。

    他想着通过一次营销运营,引导一次小范围的流行,然后收获一笔不算大的钱,还有信心和时代体验,至于“帮助”的成分,大概有,但也是附带的。

    ……

    ……

    前世,江澈从南关省回来后没有继续教书,适应阶段跟着一位在义乌小商品市场有几个摊点的远亲学习过一段时间。

    在那里,他见过很多饰品、毛衣链,但是什么绳结,怎么编织、连接,甚至怎么扎一个正确的线头,他全部不会。

    唐玥也不会,但是这姑娘心灵手巧到江澈乱七八糟的描述,她尝试几遍,就能做出来,此外谢雨芬和祁素云也帮了些忙。

    大概半个小时后,江澈的第一条毛衣链出炉了。

    暗红色的小木珠串成串,间隔一寸左右距离,左右对称点缀着各两颗鲜红色小彩石,向下,绳缀的主体是那个圆形空心木圈,上头也对称打了几个绳结。

    木圈上面顶着的,是一颗多棱透彻的紫光水晶石,下面是编织绳垂落的两条流苏,流苏的尾部,缀着那两颗泛蓝小巧绿松石。

    很中规中矩,很简单的构造。但是单论好看,它肯定比珍珠项链或金项链好看。

    土么,就算再2010年代,它依然有一个产值不算小的市场,甚至频频出现于潮流明星身上,还有街拍和时尚杂志上,所以九二年初的人,更绝不会这么认为。

    因为女人的天性,更因为没见识过,三个姑娘此时已经都有些呆滞了……

    江澈拿起链子在手里,左右看了看,向谢雨芬说道:“你的衣服最合适,你来戴上试试看。”

    谢雨芬兴奋地点头。

    今天她身上穿的是一件全土黄色的毛衣,里头衬着白底红花的衬衫领子,毛衣链一戴上,就多了一份点缀。

    一照镜子,泼辣小妞整个就飘起来了。

    退几步,再进几步,反反复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头那个欢喜,乐得她原地转了两个圈。

    “想象一下你现在下面穿的是一条长裙,在跳舞,是不是更有感觉?”江澈心头稍安,添了一把火,谢雨芬就更花开灿烂了。

    祁素云和唐玥也看得眼睛发直,她们其实也就二十二,刚出工厂,一样是戴不起什么金项链和珍珠项链的年轻姑娘。

    这个年代一般人家的女孩,从她们的十五六到如今,几乎没有过一件像样的饰品。

    所以,她们也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如果自己也戴上试试……

    但是唐玥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低头沉默了。

    江澈刚刚目光扫过的那一圈,还有他对谢雨芬说的那句“你的衣服最合适”,虽然无意,但是其实让唐玥心里有点小难过。

    当然,她知道这不怪江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