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最新章节 > 第二十四章 一刀一刀斩乱麻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十四章 一刀一刀斩乱麻


    其实也就几分钟时间,江澈看着爸妈被姨两家生生逼到了这地步。

    俩姨挺狠,老妈这会儿看着是真伤心了,江澈也不忍心了,看看差不多,他轻轻拍了拍爷爷的膝盖,示意老人消消气,安心……

    江澈准备站起来,收拾局面。

    “这事啊,我来说几句公道话。”大嗓门响起来,大身板子站了出来,抢先江澈一步,张婶出来了,每个村都会有几个这种人,不能说她好或坏,只是太“热心”过头。

    “这事呢,先说是小澈不对,糊涂搞出‘人命’,你看你爸妈被你折腾得……”

    “哎呀你,我就说你肯定又要胡搅了”,张婶丈夫赶来了,一把将她拽了回来,无奈道,“也不看看场面,这轮得到你说话吗?”

    “我就说几句公道话我……”张婶很委屈。

    江澈笑了笑:“谢谢张婶,不过还是我自己来吧,事情说起来好像都是因我而起,到现在其实已经挺乱了,正好,咱们一件件捋。”

    他站出来,麻太乱了,得一刀一刀斩。

    “你?”姨两家想开口。

    “咳。”爷爷咳了一声。

    江爸江妈都担心的看着儿子,怕他应付不了。

    江澈微笑示意他们安心,“先说第一件事吧,正好这么多人都在,我先自证一下清白……那个,我没搞出‘人命’。”

    “啊?”全场都已经热议个把月,认定了的事,突然江澈说不是那么回事,场面有些喧哗。

    “可是你妈自己不也……”有人说。

    “是,那是因为一开始,他们也是猜的,我当时只是回家,说我在学校闯祸了,他们以为是这事,可是其实不是。”江澈回应。

    听完这一句,人群各种反应。

    但是江爸江妈的第一反应,是担心,既然不是这事,那儿子到底出了什么事?两人眼里写满担忧。

    “就编吧,读书别的没读来,扯谎倒是会了。”二姨在旁鄙视了一波。

    “可是,不是说你从家里拿了六千块钱去赔给人家吗?这总是真的吧?”张婶再次参与道,“这我可没瞎传,我听得真真的……对了小澈,那你到底犯的什么事啊?”

    “得,看来儿媳妇也没落着。”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姨家表姐也在旁幸灾乐祸了一句,这位是公认的没脑子,估计来江家之前被下过封口令,这才第一次开口。

    干嘛这么上杆子?还没到你们呢。不过事关儿媳妇,老妈目光不善了,好事。

    江澈看她一眼,没说话,转回来苦笑一下道:“所以说,我还是做错事了……爸、妈,还有爷爷,对不起,害你们担心了,我其实没闯祸,也没惹事……之前就是为了骗了你们的钱。”

    “……”

    一片愕然,这话,可以就这样说出来吗?

    没闯祸是好事,可是骗爹妈钱!六千,这可不是小数目,是超级大数目。

    “要是我的崽,这就得打死。”很多人都想着。

    担心的人则更担心,江澈这哪里是澄清?他这分明就是出了渠沟跳黄河。还不如干脆认了搞出“人命”呢,相比之下,那事儿大家能理解,这骗钱——大逆不道加混蛋。

    江妈不知所措。

    江爸还算镇定,克制道:“你要那么多钱干嘛?还不能说,要用骗的。”

    “做生意,爸、妈,如果之前,我回来说我要拿家里六千块钱去做生意,你们会给我吗?”江澈怯生生问道。

    江爸想了想,摇头……所有人都设身处地想了想,全都摇头。这个时代,毛孩子创业做生意?没有人会答应这种事,大人们都还没几个敢有这念头呢。

    “所以,我只能用骗的,而且你们误会了,我也不敢解释,怕你们追来。对不起,爸,我错了。”江澈站到老爸面前,不论这次目的如何,事情是他做的,害爸妈担心委屈也是真的,他是真的很愧疚。

    ……

    ……

    “那你都做什么生意了?”

    “赔了还是赚了?

    “你这孩子,也太乱来了,瞎折腾。”

    江爸还没说话,一群人已经抢着追问,当然,他们多数想的都是,有没有剩一点回来?

    另外有的人还是不信。

    但是江爸信,因为他想起来了,儿子其实漏过两次口风:一次他说能带钱回来,另一次,他劝他想单干也不用卖房,等他五天——今个儿正好五天。

    “就你还能做生意?”表姐夫终于等到他的场子了,论做生意,这里谁敢跟他比?他信心满满站起来道:“这样回来,怕是赔了吧?真以为钱那么好赚啊,做生意的门道多了,你懂什么,就你……”

    他开始说话的时候,江澈正低头咬着外套内层的线……

    他话说一半,江澈扯开线,取出来一个纸包,看了看,放到了比较没心没肺的老妈面前。

    “什么东西呀?”江妈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一个问题。

    “好东西,妈,你打开看看。”江澈微笑着示意老妈动手拆“包裹”。

    一双双眼睛都是直的,有人在猜,估摸着厚度,站后面的人踮起了脚尖。

    报纸一层一层被翻开……看见了,钱,蓝色的,厚厚一叠,不,两叠……

    “嗝。”门口有人猛地打了个嗝。

    终于,全出来了,两叠厚厚的百元大钞,横向拿纸条封着,掉桌上啪啪两声,那是分量。

    两万,这本来就是江澈这趟回来准备交给爸妈的钱,但是现场,除了表姐夫他们,就没人真的见过这么多钱一次摆在眼前……

    沉默,惊叹,低声议论。

    “这多少啊?”忍不住了,有人问了一声。

    “两万。”江澈平静说。

    “……”

    再次集体沉默。

    “你做生意挣的?一个来月挣的?”终于,又有人问。

    “嗯”,江澈转向爸妈,“爸、妈,这就是我这一个多月,拿那六千块本钱挣的,整两万,现在全部交给你们……你们就别生我气了,我保证不会有下次。”

    “……“老妈没出声。

    到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了:

    江家的中专生没搞出“人命”。

    而且,江家成万户元了,不,两万元户。

    这是九二年初,别说小县城农村,就是大城市一般人家,也存不了多少钱,万元户依然是有钱人的代名词。

    而且这里本来就是小县城农村。

    所以,此刻桌上那两叠蓝色百元大钞所能带来的震撼力,是后来的人怎么都无法想象的。

    另外更关键,是江澈说他只用了一个月,就一个月,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半大小子就赚到了这里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的一个数额。

    “这要是我的崽,这就得……供着。”刚刚还想着要打死呢。

    “还是读书好啊,得送娃读书。”很多本不打算送孩子上学的,也开始转换思维了。

    这一刻,很多人幻想着,要是现在是自己家的那个兔崽子说出来那句:爸妈,我赚了两万,全交给你们……

    这就得哭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