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十章 没钱好痛苦


    谢兴很为难,那边先前销售出去的钱,早已经入账了。6000块,谁掏?怎么掏?

    就算把钱凑出来了,那是两百张啊,真退回来的话,还不知道多长时间能再卖出去。

    自己拿着吗?

    别说吃不下,就算真有那么多钱,能吃下,谢兴也不敢买这么多,之前为了完成任务,他自己咬牙买了20张,家里老婆就已经跟他打过一仗了。

    可是不退……刀正晃眼呢。

    面前这小伙子一看就不是典型的盛海男人,这家伙可不是善茬,没准还真敢砍人……叫保安吗?然后报警?

    “这位兄弟,你稍等,我跟谢经理说几句话。”

    江澈拉着谢兴,往旁边走了几步。

    “小兄弟你?”谢兴有些困惑。

    “我叫江澈”,江澈说,“我不是本地人,没有盛海身份证。”

    谢兴眼睛亮了,虽然还有点怀疑,但仍坚决道:“这个没事,我来解决……其实就他那些,都不用拿身份证重新登记,上面根本都还没上登记信息呢。”

    “全是白板?白板没关系吗?”

    “没事啊,我们各个点到现在为止卖出去的,差不多全都这样……”

    江澈点头,他放心了,因为在相关立法不健全的情况下,有一个准则,叫做法不责众,既然现在卖的都是白板,那就没事,而且将来要倒卖的话,还更方便。

    “谢大哥每张证提成多少?”

    江澈微笑着这么一问。

    谢兴整个人愣了愣,尴尬地笑了一下道:“原来小兄弟你是内行人啊,3毛,一张3毛,我跟银行柜台分……”

    一张才3毛,还要几个人分,这让原本计划趁火打劫,要些“返水”的江澈犹豫了一下。

    算了,这个小人还是不做了,江澈当场把衣服拉链解开,咬断内兜线头,扯开缝合线,把包裹在塑料袋里的六千块钱掏出来。

    “他这两百张认购证,我要了。”

    ……

    ……

    交易完毕。

    谢兴一直把江澈送到了门口,他是真没想到,这个半大小伙竟然能一口气掏出六千块,而且有勇气全部买了认购证。

    “这是我的名片。”谢兴掏出一张名片,两手递到江澈面前,诚挚道:“江澈小兄弟,谢谢,我记住了。兄弟既然玩股票,以后有我能帮忙的地方,你尽管找我。”

    江澈微笑着点了点头。

    “电话和地址都在上面,我是万国黄埔的,就是职位不太高……”谢兴说了几句,突然抬头看着江澈的眼睛,有些纠结道:“小兄弟你一下买这么多……说实话,其实就连我们自己这些相关单位的人,都是领导硬压下来,才勉强买个一两张……”

    人还不错,还会替我担心,不过这么看来,好像连内部人员都拿不准啊!好事。

    “放心吧,谢大哥,这事是我跟家人商量好的。”

    说完把名片放进兜里,江澈转过身。

    “傻狍子,人家杨百万都一张不买,你买这么多,等着哭吧。”之前那个壮实青年竟是等在门口,嘲讽了一句才走。

    小伙子不善良啊,江澈心说自己替他解决了这么麻烦一件事,他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竟然还讽刺。

    “好的。”江澈微笑着应了一声,没再理他,站在原地等人走远。

    咦,怎么又是“杨百万一张没买”?

    江澈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一个警觉:

    难道有人在刻意制造这种舆论和局面?那些苦口婆心劝人别买的人里,会不会其实有那么一两个,正在偷偷砸上身家,往家里搬认购证?

    高手啊,在这个年代,就知道通过引导舆论左右民意,影响大局,从中获利。

    不管怎么说,这些人现在其实应该算是跟我在一个战壕里,区别只在于,他们大块吃肉,我却只能喝两口汤。

    就是两口汤,认购证一百张连号称为一套,江澈现在手上有两套。

    两套多么?对比一般人,确实算很多了,也应该能为江澈带来不少财富,也许十几万,也许几十万,但是考虑到这次机会的珍贵和难得,又一点都不多,甚至是太少,太少太少。

    下一次发行认购证是深圳,百万人排队,每次排队限购,单张身份证限购,摇号中签率极低,不论难度、收益,都与这一次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所以这次其实就是一杆子买卖。

    江澈并不打算以后长期在股市里打滚,他记忆里的相关信息不够多,也不够明确,继续游下去,没准哪天一个巨浪,就给他淹死了。

    他只是想从这里挖出自己的第一桶金而已——越多越好。

    就在刚才,在伸手接过这两套印刷精美的股票认购证的时候,江澈内心喜悦、兴奋甚至激动,但是现在,情绪已经变成了失落、惋惜、郁闷和无奈。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样的贪婪并没有错……因为江澈明确知道结果,这种情况下不贪才傻。

    他自知影响不了大局,就是想多买几套而已,越多越好……但是实在不行,哪怕只多买一套都好。

    问题是,他没钱了,家里已经被掏空,接下来骗也没处骗,借也没处借。

    三千块,放在这个时代可是一笔巨款,一般家庭没几个凑得出,凑得出的,也舍不得。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知道明天缅/甸有场拍卖会,其中一块翡翠原石,一亿元可以拿下,拿下后切开,它值二十亿——但是你一下去不了缅/甸,你也弄不到一亿,怎么办?找人合作吗?问题谁会信你,信了,又怎么保证对方会带你一起玩?!

    你只能眼睁睁错过,然后看着另一个有钱人,富上加富。

    没钱好痛苦。

    ……

    ……

    留了个心眼,江澈等到看见带着刀的那家伙拐进前面街角后,才返身钻进另一条街,走在人流里。

    “有人跟着我。”

    没走出多远,江澈就感觉到了。

    扭头一看,一个约四十岁的男人,穿着有些邋遢,衣服有些脏,头发也乱糟糟的,嘴上还叼着根烟。

    被发现了他也不躲,反而笑着凑上来。

    “刚刚在那边工商银行,碰巧看见小兄弟买认购证了,一次买好多……财不可露白,知道吧?”带着浓重的湖建口音,男人开口道。

    是威胁还是真的提醒?

    江澈警觉了一下,平静地说了声:“谢谢。”

    “我看你的钱是逢在内兜里的,针线活很好、很密,不好拆,所以应该不是你自己缝的,家里妈妈缝的吧?”男人看见了江澈疑惑的眼神,笑一下解释道:“所以我判断,你一下买那么多,并不是因为家里很有钱,这笔钱很可能已经是你家全部的积蓄了,没准还借了些……赌身家,但是你刚才气定神闲,真那么大把握吗?”

    好强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他是做什么的,想做什么?

    江澈反问道:“大哥你也是准备买认购证的吗?”

    男人摇摇头,把烟灭了,又抽出来一根递给江澈,江澈没接,他自己点了,抽一口说:“不是,我家里老父亲在这边医院住院,我过来陪床,刚巧出来走走,碰巧看见的……”

    “哦。”

    “我其实没碰过这行,就是刚刚看见了,突然起了点心思,心里头想着,不知怎么就跟过来了,小兄弟别介意。”

    “没事。”

    “那好,谢谢小兄弟,我回去再想想。”

    男人有些老派地拱了拱手,道谢,然后转身走了。

    至于他刚才的那个问题,已经不需要问了。

    因为江澈这会儿的表现,被说破赌身家之后,依然气定神闲,没去掩饰、否认,也没有为了给自己信心,拼命去强调什么……

    总之一般人会有的反应,江澈全没有。

    所以,他已经得到答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