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五章 九二发财证


    早上室友们还在睡觉,江澈抱着一台破旧收音机在寝室楼下的空地上,不断调转着频率。

    股票,他在找股票相关的信息。

    前世的江澈和大多数人一样,对股票听说的多,真正参与的少,尤其是早期的股票市场,多数人都错过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像所有人一样,在后来知道几个大的起伏,几只奇迹性质的股票。

    【1992年的股票市场,大概可以被认为是这个国家第一次批量制造百万富翁。】

    这句话是江澈昨晚回忆起来的,不算真切,但是应该差不远,这个时代的百万是什么概念?

    九十年代初的这两年,“万元户”这个概念虽然已经远不如80年代值钱,十万、百万元户的说法也出来了,但是这个词本身依然存在,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依然是富裕的象征。

    后来曾有北师大的教授发表学术研究报告,认为综合各种因素,包括m2、物价、社会地位等等,1986年的“万元户”,大致相当于2016年拥有255万。

    现在是1992年1月,江澈想了想,虽然肯定没那么夸张了,三四十万应该还是值的。

    那么这时候的百万……

    大款,超级大款……暴利,绝对的暴利。

    问题江澈只听说过这时候的股票买了就赚,却不知道具体怎样操作,还有,需要多少资金,所以他准备了解一下。

    “吱吱吱,嘶……”

    频率噪音一直响,江澈凝神仔细倾听,间断着,听到了几个词:

    【盛海……股票认购证……1月19日……30元……发售……凭证……摇号认购新发行股票……】

    突然,江澈脑海里“嗡”了一下,弹出来一个名词:

    【九二发财证】

    就是它了吧?

    不管现在股票市场需要怎么操作,这个股票认购证,总是没错的。1月19日开始发售,那什么时候截止?估计不会太久。

    今天几号了?

    1月20号。

    江澈现在终于知道自己前世被甩那天,其实发生了比被甩更重要的事,九二发财证发行。

    也终于知道了,在自己曾经模拟琼瑶剧男主,伤春悲秋,痛苦哀愁的那段日子,都错过了什么……

    他错过了时代给予的机会。一个特殊的,哪怕在这个遍地机会的时代,依然堪称弥足珍贵的,短平快崛起的机会。

    投资少、周期短、见效快、效益高……对于一个需要白手起家的人来说,这样的机会太适合,也太难得。

    所以,这一次绝不能再错过了,30块一本,便宜……

    不对,是好贵,想想这时候的工资。

    而且真正发大财的那批人,肯定不是靠着一本两本百十来本认购证发的。

    “凭证……摇号认购新股”,新股意味着一级市场,转手扔进二级市场就能赚钱,根本无须担心股市波动,所以,认购证要多买,越多越好。

    钱,哪里去弄钱?

    江澈摸了摸口袋,62块7毛,从学生角度不算穷了,问题远远不够。

    借吗?

    那群室友、朋友大多比我还穷,至于前世后来认识的那些人,倒是有一两个有可能现在就混得不错的,问题现在找他们借钱?别说能不能找着了,找着了也得被打出来。

    只能算计到爹妈头上了。

    江澈家里在这个时代不能算穷,虽说是在小县城,但是妈妈一直在集体厂上班,爸爸前些年还和人合伙做过点小生意,攒了点钱……

    6000块,江澈想起来了,就是这一年,爸妈把全部积蓄6000块入股给了一个表姐夫,说是准备办个小家具厂,结果他拿去赌,一夜之间全部输光。

    怎么弄到那6000块?

    后世重生小说里,四五岁的孩子就能让爸妈拿出所有血汗钱按他说的去做,十二三岁就能跟局长、市长侃侃而谈,指点江山,出谋划策……

    江澈不会这么幼稚,他很清楚,这个时代安分守己的观念依然普遍,一直勤恳的爸妈和同时代绝大多数普通民众一样,并不相信股票市场的神话,并不认可这种投机行为,正因为资讯不发达,对新生事物了解得少,所以他们恐惧,选择不触碰。

    同时,也正因为绝大多数人的恐惧和不了解,老实和胆怯,才会有少数人的财富神话。这其实是这个年代所有财富神话的基础——尝新,放胆,走在别人前面。

    拿走爸妈大半辈子辛辛苦苦存下来的全部积蓄——这不容易。

    尽管江澈从小一直很听话,一直成绩很好,但是他仍然不认为自己有把握去说服爸妈,让他们把辛苦积攒的全部积蓄交给他去“赚钱”。

    就算有八成机会,他也不敢直接坦白,因为这样一旦被否决,钱就肯定拿不到了,再撒谎都来不及。

    必须想一个他们绝对会把钱给我的办法……干脆,直接就撒谎,用“骗”的。

    这很难,又不难,因为江澈太了解自己的爸妈了,他们对他的爱,无以复加。

    “对不起,为了将来的幸福生活,儿子只能这么办了。”

    拿定主意,江澈用最快的速度冲回宿舍,摇醒郑忻峰,一边往书包里塞各种东西,一边问道:“咱们还剩几科考试,什么时候?”

    郑忻峰迷迷糊糊道:“你怎么回事啊,这都不记得……就一科了啊,数学,后天。”

    数学?就算现在让我去考,我也及格不了,还要等后天,这一来一回,再赶去盛海,还不知道抢购是什么场面……

    来不及了,江澈果断道:“到时候帮忙跟老师说一下,我病了,病得快死了,申请下学期补考。”

    “哦……啊?你去哪?”

    “哎,你走了,我考试抄谁的去啊?”

    郑忻峰终于清醒了,看着江澈头也不回的冲出宿舍,喊也喊不住,他愣了一会儿,明白了,叹息一声,无奈摇头道:

    “表面装着没事……原来伤得这么重。叶琼蓁,哥们跟你没完。”

    ……

    ……

    这时候的公交站牌旁边还没有雨棚,只有两根水泥柱子立着,上头浇了个伸展的小平台,像伞一样撑开。

    人不多,趁着公交车还没来,江澈仔细研究了一下站牌,确认自己记忆中去往火车站的那路车没有错。

    转身的时候,肩膀被人撞了一下,脚下踉跄连退好几步,一直到他伸手扶住站牌才堪堪停住——好大的力气。

    足有一米八几的个子,哪怕是在冬天的衣服下,依然能看出一身的横肉。

    江澈看向对方的时候,旁边有几个人在偷偷冲他使眼色,示意他别惹那个人。

    实际江澈也没准备去惹唐连招,这家伙实在太有名了,甚至郑忻峰还差点被他群殴过,所以江澈其实还记得他。

    唐连招是江澈中专这三年,附近几条街最“彪悍”的一群,大概四十几个十七八岁小混混的头。

    说他们是小混混的原因在于,这群人在唐连招的带领下,除了好勇斗狠,喜欢闲晃荡,还不像真在走灰黑色路线的那拨人那样,一切向钱看,有目标的混。

    这个时代包工程,做娱乐,甚至包括开录像厅,卖盗版,其实真的有很多可以被视为“混混”的人发起来了,甚至有的后来成了“大亨”。

    但是唐连招不在此列,他就是为了“威”而已。

    印象中这个“小霸王”好像只有一个姐姐可以管得了他,所以附近的人,包括几个学校的学生,一旦挨了欺负,就会去找他姐姐告状,然后,他就会被一顿胖揍。

    江澈记得自己好像见过那个场景,姐姐一边代弟弟道歉,一边泪眼汪汪,一下下打在弟弟身上,而混混弟弟只顾抱头一直认错,不敢顶一句嘴。

    没错,江澈很确定自己的记忆,因为唐连招的姐姐,其实比他更有名,市纺织二厂的厂花,唐玥。

    江澈想起来了,自己中专一年级,和叶琼蓁恋爱之前的那段时间,也曾经有几次在放学后跟一群师兄师弟一起,坐在围墙外的石墙上,等着市纺织二厂的女工们下班。

    在这个年代,国企的普通工人,包括纺织女工们,社会地位其实一点也不低,至少不比江澈这些学生低,很多中专生甚至大学生毕业了,一样以进国企为目标。

    然后应该就是现在眼前的这条路上,每当夕阳西下,一地金辉的时候,会有数百名穿着深蓝色涤卡布工作服的纺织厂女工背着各色小包,带着满脸的自豪,成群结队走出工厂大门,再昂首走过街道。

    就像是一场盛大的游行,或者街道其实是一座大型t台。

    男生们总是看得眼花缭乱,但是只要身材高挑,长发及腰的唐玥一出现,立即就会占据所有人视线里,引起来一阵阵的低声议论和几声大胆的口哨。

    然后她会低下头,躲在朋友们中间,加快步伐。

    这种情况一直到后来有几个胆大去搭话的挨了唐连招的揍,才有所改变。

    记忆中似乎确实挺漂亮,而且气质清新、温婉。

    至于具体相貌,江澈一下回忆不起来了,只记得很多年后有一回在网上看到左小青年轻时候的照片,他一度惊诧:

    “这演员和我中专时代见过那个纺织厂厂花,好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