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章 后来俗套的剧情


    江澈正往架子上搁东西的时候,郑忻峰端着个搪瓷饭盆,拿铁勺子敲打着,站在门口道:“你家那个好像在楼下叫你,听见了吧?”

    你家那个,很有趣的一种称呼方式,郑忻峰作为江澈在临州师范学校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并不那么认同自己哥们的这位女朋友。

    原因是积极进取的叶琼蓁有些瞧不起郑忻峰这类有点疲懒、无赖的人,不喜欢江澈和他玩在一起。

    于是反过来,郑忻峰也挺烦她的。

    江澈点了点头说:“听见了。”

    “那我就不等你一起吃饭了。”

    “别”,郑忻峰刚往外走,江澈就在后面喊住他道,“帮我也打一份,一会儿我就去食堂找你。”

    说完他抬手,对着架子上差不多模样的一排掉漆白色搪瓷饭盆游移不定,只好问:

    “对了,哪个饭盆是我的?”

    “傻了吧你?自己饭盆都不认识。”郑忻峰转回来,从架上又抄起一副饭盆勺子,道:“怎么,不和你家那个一起吃啊?正好饭点。”

    “她找我谈事的。”江澈心说,一个饭盆,二十多年了,搁你你认识啊?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郑忻峰出门就先往食堂去了。

    江澈对着二十多年不见的古旧校园望了一眼,怔了一下,印象中差不多到2002年初,它就被拆掉了,盖起来了一个小区,后来二手均价超过6万。

    叶琼蓁走过来了,依然清丽的面庞,美丽的笑容。

    “一起走走吧,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上一次也是这样的开场白,只是那时的江澈并不知道,接下来的剧情,到后来,很俗套。

    江澈点了点头,两个人保持着一个比过往恋爱时稍大些的距离,一起穿过宿舍区、食堂。

    这一刻回头再看,其实这个被叶琼蓁刻意拉开的距离就说明很多问题了,只是上一次的江澈,并未发现。

    一路上有不少目光扫过,有同学打招呼,笑着说:“小两口这是又出去下馆子啊?”

    这种时候,江澈会努力回想这位同学的名字,而叶琼蓁会当作没听到,也不说话。

    在这个有的学校严管,有的学校表面严管,其实默许的时代,他们俩其实是同学和部分老师都知道的一对模范情侣。

    郎才女貌,反过来也成立。

    最近一两个月关于他们两个的消息:

    一、两人都很有可能留校。

    二、他们都报了山区支教。

    这两个消息传出之后一度成为热议话题:要么一起留校,要么一起去偏远山区支教?

    好感人。这甚至让他们俩成为了这个琼瑶风行的时代,情比金坚的代表。

    因为这所学校的中专师范生,基本都是定向培养的,也就是说,毕业都要回家乡教育局报道,分配农村学校完成相应年限的服务,否则工作就没了。

    江澈和叶琼蓁并不是同乡,而且家乡各在越江省南北两头的一个小县城,相距甚远。

    逃避毕业分离,定向分配的办法有两个:

    一起响应国家号召,先去落后省份,偏远山区支教两年,回来等待照顾性再分配;或者留校。

    两人的成绩和表现都不错,都很有希望留校,虽然这年头留校并不算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比起回去乡下,无疑好了不知多少。

    这是前提,在这个前提下,他们又都报名了山区支教。

    江澈的名其实是叶琼蓁帮着一起报的,她向来是一个很有主意的女孩,而江澈追求不多,一直算是被拖拉着,推着进步,习惯了听她的。

    一直到报名支教的光荣榜贴出来那天,江澈才知道这事,也不敢跟家里说。

    而叶琼蓁告诉他,报名支教,其实是为了能在争取留校名额的时候有加分……小道消息。

    这段故事具体到细节江澈都记得很清楚,不会忘记,因为它后来改变了很多东西,而且那一次,是江澈前世第一次为了他以为的“爱情”,伤心欲绝。

    扭头看了看叶琼蓁十八岁依然好看的侧脸,江澈已经知道接下来的剧情,这一次他当然不会伤心,只是突然多了一份不一样的思绪:

    重来一次,要不要去改变这件事?可是除了一点怨念,早已经没有留恋了……改变了,然后呢?

    “怎么了?”或是因为感觉到了江澈的目光,叶琼蓁扭头问了一句,神情淡定,她不会有太多纠结,因为她本就一直是一个对人生规划清晰,理性的女人。

    “没什么”,江澈指了指身边的小树林和草丛,“有什么事,不如就在这说吧,一会儿还吃饭呢。”

    叶琼蓁笑了一下,指着前方说:“还是到人工湖边吧,就差拐个弯了。”

    江澈想了想,终于还是点头。

    当年的江澈并不知道,拐过那个弯,故事就再也无法回转。而这一次,那个不知道的人,换成了叶琼蓁。

    人工湖还算干净,冬日里也没有蚊虫,落叶零零落落,偶尔随风旋落几叶,挺美的画面。

    这是江澈前世没有心情去注意到的。

    叶琼蓁的父母并排坐在湖边的一条长椅上,叶父穿了一身起毛球的灰色西装,腋下夹着个黑色公文包,微有些胖,叶母穿着一件红色大衣,中长发,烫了头,身材保持得很好,是个风韵犹存的时髦女人。

    “爸、妈,这是江澈。江澈,这是我爸妈。”叶琼蓁很自然地走到父母身边,转向江澈。

    前世这一刻,我一定欣喜又紧张吧?江澈回想了一下,微笑道:“叔叔好,阿姨好。”

    叶父叶母点了点头,这是双方第一次见面,但是之前,江澈其实和他们在电话里聊过天,当时聊的就是留校的事情,那时候叶父叶母对于女儿的感情似乎还挺支持的,还鼓励两人都好好争取。

    “赶巧了,就干脆见一下”,叶父开口没有太多铺垫,表情僵硬道,“我们俩这趟其实是为了蓁儿她留校的事情来的,昨天刚去见过你们校长。那个,已经定了,留校名单我都看见了……蓁儿的名字在上面,没有你。”

    “嗯。”

    就“嗯”?江澈的平静显然出乎了对面一家三口的意料,三个都愣了愣。

    “年轻人嘛,别太灰心,其实到哪都一样,都是为四化做贡献。”叶母在旁接了一句,有些生硬,大概是之前准备好的词,硬接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江澈灿烂的笑了笑。

    这一世不再那么皆如所料,不再“配合”,江澈把叶家人前期的准备工作全给打乱了。

    一家三口面面相觑一会儿,终于还是叶父出面,直接来:

    “我们的意思呢,你和蓁儿的事,就算了。以后大家还是同学,至于其他,就别提了。这个时候你作为男人,好好想想怎么不给她造成负面影响,才是对的。”

    江澈抬头看着叶琼蓁的眼睛,平静道:“你的意思呢?”

    叶琼蓁愣住了一下,不是因为犹豫,而是这个江澈突然让她感觉有些陌生,包括他的反应,他的眼神,还有语气、笑容……

    “太远了。”最后她说了三个字,也不知道说的是距离,还是以后的境况差距。

    叶父在旁补充道:

    “就是这个理,你毕业回去乡下,十年,二十年,你都调不到临州来,知道伐?这是省会。”

    “现在不都提倡大家要实事求是,尊重现实吗?现在的现实就是,你们以后不止不在一个地方,还不是一个层次了,一个乡下小学老师,一个中专老师,还在省会……那谈下去,或你硬要缠着我们蓁儿,有什么意义?没有意义的嘛。”

    “说句实在话,这件事,我们其实一早就是反对的。”

    一连三句,但是江澈没有理会他,他看着叶琼蓁,想了想,又问道:“不再等等看吗?反正还有一个学期呢,也许很多事情都会有变化,包括我。”

    这一次是叶琼蓁急切而坚决的摇头:

    “学生处有两位女老师怀孕待产,下个学期不能上班。所以,领导已经找我谈过话了,我下个学期就要开始参与一些工作,开始转换身份了。有些事情,领导说,怕影响不好。”

    “而且,江澈,耗下去真的没意义了,明白吗?咱们都理性点看问题好不好。”

    叶琼蓁试着掌握局面,不知道为什么,看不见江澈的不舍,她莫名有些不舒服。

    “也是,我理解。我同意。”江澈心说这样就好,说死了就好,这件事终于可以完全放下了。

    这一刻的叶琼蓁,对于江澈超乎想象的淡定依然感觉怪异,又想了想,终于还是缓缓说道:

    “那……回去就不一起走了。对不起,江澈,我一定要留下,我不能去乡下,也没有时间可以虚耗。你一直都知道的,我不甘心人生就这样,我还想有机会可以争取公派出国呢。”

    想起来了,正是出国热的年头,叶琼蓁的条件也不够好,但确实一直在为此努力。

    所以,可以理解……只是这剧情,真俗套啊,以后电视电影要拍烂的。

    江澈点了点头,转过身,迈步向前走去。

    前世他从这里离开是一个拐点,改变了人生的方向;这一次,大概是一个全新的起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