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一指成仙 > 一指成仙最新章节 > 第九六四章 偷‘逃’

一指成仙 第九六四章 偷‘逃’


    一秒记住【69书吧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殷曙不知仇人就在身边,此时的他心急天母的安危,冲得最快,可是空空荡荡的育室,简直让他不知身在何处。

    明明之前他来此巡视的时候,还是一切正常的,怎么……

    血池那里出事,天母生死未卜,现在育室又出事,他该如何交待?

    嘭!

    巨大的声晌和族人的惨叫,把他惊得不知跑到哪的魂又给迅速打了回来,“谁?藏头露尾,算得什么英雄?”

    满腔的忧惧愤恨,终于找到出口,殷曙正要冲出,跟那个捣乱的混蛋拼死一战的时候,却对挤满族人的通道无奈之极。

    天母那里的通道太窄,众人无法帮忙,可是育室大啊,所以,殷曙一往那里冲,其他不管能不能帮上忙的,全想冲进去奉献聪明才智,大家一齐挤在通道里,被那颗仙雷炸得七昏八素。

    惨叫声一片!

    自家看守最为森严的地盘,被莫名之人侵入,还把天母堵在血池,他们心中原本便是慌乱的,现在人家又这般丢仙雷,谁知道后面还有没有?

    殷曙想往外冲,一部分人想往里冲,所以,无形中,就给卢悦多争取了三到五息的时间。

    虽然有十几个玉仙级天蝠怒从胆边生,回身想要找到她在哪,因为隐身斗篷,他们也什么都摸不着。

    嘭!

    第二声仙雷相隔不过两息,炸的地方,简直让那些人疯了,那是基地通往外界的通道,那个阴人的混蛋,一定是逃了。

    卢悦眼睁睁地看他们怒极,不服仙雷的余波,就这么从炸开的禁制追出,才再次瞄向育室的通道。

    里面的人,应该要重新出来了。

    嘭……!

    冲到半截的殷曙睚眦欲裂,他眼睁睁地看着受伤,好容易重整的族人,再次倒在血泊中。

    “啊!有本事你出来。”

    他披头散发地从通道里直扑出来,看到炸开的禁制,再加上那么多气势汹汹追击的族人,以为他们有所发现,哪里能忍?

    “……你你你……,你们全给我追!”

    一息之间,冲到半截,他又气急败坏地回来,忙忙分派。

    血池那里的情况特殊,根本没有其他出口,九宫之印也需要时间才能打开,万一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呢,“哪怕把方圆千里夷为平地,也不能让人逃了。”

    “是!”

    卢悦从眱毛缝中,看他们在她身前错开,一追外,一再回育室。

    现在连守镜光阵的两个人,都被失了方寸的殷曙调开,她终于可以走了。

    洞口的禁制已经被他们自己冲得七零八落,虽然还在修复,可……

    卢悦莫名地怀疑,一些通道的暗卫还保存着理智,他们看守各个通道的时候,也把主要目光放到了外面。

    她顺着前人带动的气流,缓缓地,缓缓地飘起身体,直到最下的一根禁制线连上,那种莫名感觉消失,才加快速度,往祼露在外的树须飚去。

    外面,似乎掀起了一场风暴,冲出的数十玉仙级天蝠疯了一般,想要找到罪魁祸首,可是不论他们多用心,都没有任何一点发现。

    卢悦借用木府之法,从满是树须的地底,尽量不动声色地逃亡。

    空间被禁,她大概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半个时辰后,殷曙砸进血池,找不到天母,一定会发狂,到时定然尽起基地里的人。

    好在跟无边仙树混了那么久,通过地面上的木植,借着星月之光,她也可以隐约看到外面的情形,避开那些无意中,狭路相逢的天蝠。

    ……

    这一夜注定是不太平的,缚龙等人的追杀还在继续,他们没有广散网,而是专门捸那两个受了伤的金仙级天蝠,不管他们的同伴如何的干扰,咬定目标,丝毫没有松手的架式。

    人妖两族的大能太集中,不可一世而来,以为定然建功的天蝠长老团,在你来我往中,彼此消耗灵力。

    他们已经陨落八人,若是再有……

    天裕关的修士,只能通过灵气暴动的方位,猜测他们大概打到哪了。

    “是三门滩!”晁开宁等站在客栈的屋顶,远眺夜晚灵光闪耀的地方,“天蝠在三门滩,一定还有布置。”

    “……”

    “……”

    这一点大家都看出来了,若说没有忧心,当然也不可能。

    天蝠一下子冒出这么多金仙级的天蝠,实力实在深不可测,万一……

    虽然自家前辈们现在是去追杀,可是这方向太有问题,不能不让他们担心。

    三门滩情况特殊,以前一个玉仙级的都没有,天蝠如果钻空子,太简单了。

    “横唐道友,”晁开宁朝横唐拱手,“敢问飞渊道友,现在何处?”

    他们已经听说,鲲鹏妖王今日的出手,如果他能在外面站一站,大家的心,可能更定一些。

    “你问我?”

    横公鱼横唐拎着一瓶酒,在相隔大半条街的屋顶,醉醺醺地道:“我们兄弟可都没见着,问慈航斋吧!”

    他被接二连三地打击了,原以为避开三千城人,就能在擂台上挽回点面子,谁知与楚家奇那一战,唐舒早就摸到他的底子,在擂台上,快刀斩乱麻,算准了他没鳞盾挡不住她。

    两次大败,让横唐无数次地可惜自己的鳞盾和鱼膘,这段时间,一直在借酒浇愁。

    “慈航斋?”

    苏淡水几个,互视一眼,又一齐撇开。

    师妹是个主意正的,长大的师弟同样,到现在,他们都没在城内闹出点什么,或许已经和好了。

    蓝灵偷偷看了他们一眼,抿着嘴巴,站在人群中。

    “轰隆隆!”

    远方的火光,突然亮了半个天空,大家一齐急望过去。

    可惜离得太远,哪怕他们全都满身是劲,也帮不了一点忙。

    ……

    “阴尊!”

    战场处,缚龙等衣袂飘飘,四望山野,发现他们数人联手的至阳罡火全被莫名的阴雾残食,而追杀的天蝠,已经消失在阴雾里的时候,均气怒不已,“既然来了,就露个面吧!”

    “呵呵!”阴尊满是阴沉的声音,似乎响在阴雾的每一个角落,“想见面?用不了多长时间的,大家都是老朋友,谁不知道谁啊?到时我天天出来,会让你们看到我就头疼的。”

    “是吗?”

    拂梧大师拎着一个无头的胖虫,从远处似慢实快地走回,“老霉鬼,想见面?你的道行还太浅,既然不想露面,就哪来滚哪去吧!”

    反正她已经杀了一个,这场追击,也不算失败。

    “我当是谁?”阴尊冷笑,“你快要死了吧?不好好呆着,想死得更快吗?”

    “我死?”拂梧一把收了战力品,笑咪咪地道:“那你要不要试试,露个脸来,我们单打独斗,看看是你死得快,还是我死得快!”

    “……”阴尊在好像无边无际的阴雾中,目光深沉,“激我?拂梧,你怎么还是这般天真?能打的时候,我会去找你。”

    这臭女人,惯会玩虚中还实,或是实中藏虚的游戏。

    若不是那些天蝠已经撤走,他还真想戳穿她的把戏,可是现在嘛,他只一个人,疯了才干这吃力不讨好的破事。

    “哈!我就知道,你是没胆鬼!”拂梧一笑,干脆示弱,“所谓穷寇莫追,我们的活已经干完大半,这就回吧!”

    “……”

    “……”

    阴尊一口气闷在心里的同时,缚龙等莫名的也有些小忧虑。

    这么多年,有关拂梧不良于行的传闻,他们其实都有些耳闻,虽然直到现在,她还是活蹦乱跳,可……

    “行!”缚龙当机立断,“阴尊,回去告诉你的那些虫伴,山水有相逢,他们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们还是会很快见面的。”

    他回头的时候,流烟等一齐回头。

    三门滩乱了这些年,又才发生过血案,阴尊在此如虎添翼,再加上藏起来的天蝠,再耗在这里,也没什么大用。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废话可说?

    阴尊目视他们远离,才看了看就要亮的天空,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场大战,陨落九人,天蝠这下子损失惨重了。

    天裕关,有关他是霉鬼的传言,也不知那些笨蛋,会不会中计。

    阴尊目视天裕关方向,鲲鹏飞渊的消息,其实直到现在,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仙界不应该有鲲鹏的。

    那些家伙,明明合族祭献了。

    他正在想,是不是要到天裕关一行,看看鲲鹏飞渊以辩真假的时候,突然感应到远方诸天蝠的惊怒。

    这群蠢才!

    阴尊眼中闪过不屑,藏着当了井底之蛙那么久,真以为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了?

    有力气刚刚跑什么?

    若是不跑,或许,他也可以一试拂梧的深浅。

    阴雾鼓荡,他的身影一下子出现在站了十三个天蝠长老的密林中,“诸位,出了什么事?”

    “我们的传送阵,被人偷了。”殷晔盯着阴尊,“不仅这里被偷了,另一个备用的,也被偷了。”

    噢?

    阴尊的神思,迅速顺着地面的大洞,展了下去。似乎是阵基的地方,被人搬得干干净净。

    这……

    “我们兄弟要请阁下帮忙了。”殷晔微拱了手,“一天之内,我们得回天字号基地。”

    是担心那个天母的安全?

    阴尊的目光闪了闪,“成,你们那边的人……”

    “殷晰等另有任务。”

    缚龙、拂梧、獴葦等全在天裕关这里,天字号基地,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殷晔对殷曙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所有兄弟里,那家伙是最谨慎,最小心的一个人。更何况,此行的失败,他们又用特殊的传讯法,告诉了他。

    禁空的法阵,一定已经被他开启了。

    “那就走吧!”

    密林中的阴雾,突然有如实质,一下子卷住这些天蝠长老,在一阵风来的时候,消失得干干净净。

    天要亮了。

    殷曙等顾不得心痛育室那万多的孩儿,一门心思,想要砸进血池。

    可是等他们千辛万苦,攻进去的时候,哪里有天母的影子?

    现场一片狼藉,遗在高台上,已经死了的小卵和……和那么多飞溅的天母血液,让他们心痛若狂。

    “啊……!”

    大吼痛叫的声音,从空心树传出,直至千里,“杀!方圆万里,一个不留!”

    殷曙睚眦欲裂,第一个冲了出去。

    育室和通道打开的时间,几乎是同时的,而天母所遗血液,也过了半个时辰,联系之前炸通道的仙雷,他不能不怀疑,那人早就走了。

    他万般不明白,九宫之印,怎么会被人那么容易就打开的。

    “放我天母,放我族人,否则天涯海角,上天入地,我们也会把你找出来。”

    他的声音带着灵力,隆隆滚向远方。

    卢悦自然也听到了,虽然她跑得快,可是那些追杀她的天蝠,跑得也快。而且,她不知道,他们在哪又藏了很多人,现在正各分十人队的,辐射四方,一点点搜寻,想要把她找出去。

    他们也关注到了土、木,带了特殊的观看法宝,寻找得特别仔细。

    卢悦庆幸自己有隐身斗篷,庆幸自己能沟通木灵,否则真是死路一条了。

    再有几百里,大概就能遁出空禁的范围,她现在非常小心地,不让自己功亏于篑。

    又绕开一群人,行路半晌后,她才停下来。

    “飞渊,看看这里行不行了。”

    飞渊从桃核小屋里一闪而出,观察这个不知道是哪的峭壁,“行!”

    “现在各有三队人,”卢悦透过木灵感应四方,“最近的离我们差不多有一百五十里,这点距离,对那些玉仙级的天蝠来说,根本不算距离,所以,撕空间的时候,不能大幅度。我们小心些,慢点回吧!”

    不错的办法。

    飞渊点点头,“那你……接着从后抱着我吧。”

    只要不维持撕开的空间,距离又不远的话,他有信心,不让天蝠发现一丁半点。

    “……”

    卢悦默默在后伸手。

    嗤!

    波动很小,飞渊带着她,一闪而没。

    天就要亮了,黎明最黑暗的时辰已经过去,他们连着撕开空间六次,才到天裕关之北近千里的地方。

    飞渊停下来,灌了一口酒,“那些天蝠虫和……和天母,到地方,我还你。”

    “不用!”卢悦按了按自己的肋骨处,受伤以来,她就没好好休息过,现在还隐隐疼着,“它们有妖丹,你应该正需要。”

    “……”飞渊的嘴角扯了扯,决定不跟她客气,“那行,回头我把它们的口器全留着,将来给大师兄,让他……给你炼成厉害的箭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