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魔金法则 第一百零一章 沉木


    大胡子把空酒杯放在桌上,对阿诺尔说道:“不要意外,这里的竞争还是很激烈的,这里的人天天和锻造炉接触,火气比较大。”阿诺尔点头表示理解,或者说整个盔铁城都没几个能安心坐下来说话的人,谁指望一群成天不是和魔兽就是和铁胚接触的糙汉会谈风雅轶事?

    “你以后也要注意了,”内斯压低声音凑近阿诺尔说:“我们店铺可是整个三水里最顶尖的,从我们店里出来的无一不是精品,订金也要比其他店高出不少,当然一些人不服气,他们就是眼红,可自己又没那实力,在专业方面打不败我们,便只能在其他地方来恶心我们,和一群苍蝇一样,烦人。”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帕克抿了口酒插了一句:“我觉得你把他们形容成苍蝇其实是在侮辱我们,我们身上可没有臭味。”

    “你能不能不要恶心我!”内斯低吼道:“这儿正喝着酒呢!你就不知道酒的颜色和……”

    “你给我闭嘴!”大胡子杜特恶狠狠地瞪着内斯,一想到内斯的形容他实在咽不下去酒杯里的液体。

    “要不是帕克捣乱本来没什么事的……”大胡子的威严还是很足的,看得出来内斯虽然嘴上比较轻浮,但还是十分尊敬大胡子。

    大胡子不理内斯,低头看着手中的酒杯,话却是对阿诺尔说的:“你虽然没有正式加入,但他们不管这个,很可能会以为你是新来的而对你下手,手段不会太肮脏但多少会膈应人,你注意着点。”

    “没关系,习惯了。”阿诺尔说的是实话。

    “哦?这么说小兄弟也是有故事的人?”内斯感觉对所有话题都感兴趣,而且还有些自来熟,阿诺尔总共也没和他说上几句话但他却表现出一副我和你很熟的样子,阿诺尔有点不太习惯和这样的人接触。

    “我的一个朋友,因为自己做事的风格比较独特被人找麻烦,别人挑衅他的队员,”顿了顿,阿诺尔补充道:“很恶意的挑衅。”

    “然后呢?”内斯显得很有兴趣。

    “挑衅的人被打的很惨,之后他们队长带人找上门来,那名队员在比武台上差点把他的对手杀了。”阿诺尔平淡的说道,仿佛这件事他并没有经历过一样。

    “我就说嘛,遇上这种人就应该用强势的手段打得他们不敢反抗,以后他们就再也不会来找麻烦了。”内斯眼神示意阿诺尔,想让阿诺尔站在自己一边,也许这样就能说动大胡子了,可阿诺尔并没有反应,一副没有注意到内斯挤眼的模样。

    “白痴!”大胡子出声训斥道:“别以为这样就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了,就算今天你把他们打服了,以我们的性格难道能天天去找人打架?一旦我们平静下来,就会有人开始抱有侥幸心理以为我们示弱了,麻烦还是会找上门来的。而一直以强势示人,总有一天会引来旁观人的不满,到时候我们成了公敌,那就不是简单的麻烦了,你能不能多动动脑子?”

    内斯挠着头还没说话,就听帕克突然小声说着:“动脑子的前提是得有脑子……”

    还没等内斯爆发,大胡子点点头肯定道,让内斯一下子卸了气。

    阿诺尔感受着三人虽然一直斗嘴但却十分融洽和谐的氛围,但为什么自己融不进去?因为和他们接触的时间还太少?

    —————————————————————————————————————————————

    回到店里时刚过正午,阿诺尔正打算继续手中快完成的工作,却被大胡子叫了过去,大胡子挠了挠卷曲的头发,短暂的犹豫之后开口道:“我就直接说了,扭扭捏捏不是我的性格,原本有一件东西要委托给我们,但我得知了客户的要求之后犹豫了,或者说拒绝也是这几天的事。说实话以我们三个人的能力并不能完美地把它创造出来,但见识了你的能力之后,让我对这间物品充满了信心。不过还需要你同意才行,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去给委托人答复,酬金方面绝对会让你满意,当然也绝不勉强你,你也不需要顾忌别的东西,如果你不想干,那我就去把这东西推掉,反正本来也是打算这么做的。”

    大胡子外表粗糙,但绝对深谙人情世故,一番话完全把主动权交给自己,不过阿诺尔来这里的目的就是锻炼自己,想必打造这件物品应该是不错的机会吧。

    见阿诺尔同意,大胡子也是喜出望外,当即出去找委托人决定把委托谈妥。阿诺尔则和内斯帕克继续完成未完成的工作。

    内斯本来想和阿诺尔聊几句的,刚要开口就被密集的金铁声生生压了回去,阿诺尔完全没有注意内斯的动作,拿起锻造锤就是一阵猛锤,看的内斯眼皮一跳一跳的。

    “难怪老大和他那么谈得来,两人简直是一个德行啊,工作起来六亲不认。”内斯转过头去找帕克缓解寂寞,然后看见帕克给他一个头顶,自己正低着头忙手中的工作,而且以帕克的性格就算是听到了也不会搭理他。

    “行,这里就我一个外人,你们都是一伙的!”内斯嘟囔着拿起锻造锤,也开始叮叮当当起来。

    一个小时后大胡子回来了,阿诺尔三人都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大胡子也没有说话,同样拿起锤子忙碌起来,连眼神交流的四人默契地做了同样的选择。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阿诺尔就没有停下来过,把上午的半成品完成之后,又开始给铁胚除杂,唯一放下锻造锤的时间就是往返仓库搬运铁胚的时间,这超高强度且稳定的工作效率让大胡子不止一次地冒出把他强行留下来的冲动,谁不希望自己有这样用出色形容都逊色的人?见猎心喜已经不足以形容大胡子此刻的内心了。

    帕克还是面无表情,但眼底的争强好胜没有丝毫掩饰,他不喜欢说话,于是开始加快手中的进度,他尝试了阿诺尔挥锤的频率,结果不到十分钟手臂已经是酸涩不已,连抬起来都费劲,要不是凭着顽强的毅力他连锻造锤都会甩飞出去,再看向阿诺尔的眼神中,争强好胜中夹杂着一丝佩服之情。

    内斯老早就大呼小叫起来,好在阿诺尔耳边都是金铁的巨响,完全听不到内斯在说什么,只是余光瞟到他在自己身边转悠,只要不会影响自己阿诺尔完全能够忽视掉他。

    天色转暗,阿诺尔才放下锻造锤,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没注意到,在他呼气的同时,那三人也叹了一口气,声音里的情绪颇为复杂。

    阿诺尔检查自己的身体,上半身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皮肤表面找不到任何干燥的地方,即使离锻造炉那么近,火焰的高温都来不及把汗水烘干。为了让身体不会出现不协调的现象,阿诺尔是右手拿锤敲击一千下后再换左手,一千次之后再换回来。手臂粗细没有太明显的变化,倒是线条更加明显,肌肉的纹路仅仅看上去就充满了韧性和爆发力,让内斯等人暗暗赞叹。

    晚上几人没有出去吃,大胡子让帕克去买酒和晚饭,直接在院子里摆上张桌子,把锻造锤拿过来扔屁股底下,内斯大胡子阿诺尔三人等帕克买食物回来,这时大胡子才提到工作的事情。

    “你的体力怎么样,我看你干了一下午貌似没什么反应,晚上吃过饭后要开工,预计要到次日凌晨才能休息。”大胡子说道,虽然他的语气还是很正常的,但平时话唠的内斯在大胡子说这事的时候竟难得的保持沉默,很显然这个工作远比大胡子形容地要重要的多。

    阿诺尔摇摇头:“身体的话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你的工作不难但会很累,不过看了你下午的表现我们是瞎操心了。”大胡子粗糙的手指没节奏地敲在桌面上,阿诺尔看着他的指尖忽然说道:“这么重要的工作你就放心交给一个第二次见面的人?”

    大胡子挥手制止了正要开口的内斯,低着头的阿诺尔没有看到他的胡子颤了颤,倒是发现大胡子敲击桌面的手指变得有节奏起来。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句话也不知道是从哪听来的,我倒是觉得这句话挺合胃口的。说实话你身上有不少秘密,话说谁身上没有点秘密呢,就连待在这里三四年的内斯帕克他们也是一样,很多事情留在自己心里就好了,只要没有害人心就行。我活了大半辈子了,看人还是有把握的,也许你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但只要还讲道理行,最怕哪些心狠手辣还无法无天的家伙,和一条疯狗没什么区别。”

    说完,大胡子难得的开了句玩笑:“而且我这里也没什么值得人惦记的东西不是吗?”

    阿诺尔心里叹了口气,大胡子果然是人精一样的角色,想必他已经知道自己说的朋友的队员就是自己了吧,为什么自己碰到的家伙没一个是简单的货色呢,曼妥思崔斯特如此,随便找个铁匠铺也能碰到一个。

    呃,看内斯这时沉默的样子,他也应该算是一个,外表大大咧咧,莫非是掩饰?

    既然内斯如此,那帕克也不会差到哪去,大胡子的眼光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四个人精聚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一想到三水里有不少人想找他们麻烦,阿诺尔久违的冒出期待的心情。

    —————————————————————————————————————————————

    帕克带着酒饭回来,四人放开大吃了一顿,饭桌上内斯还不住想要灌阿诺尔,虽然大胡子一直拦着说等会儿还有正事,但阿诺尔还是被内斯灌了不少,本来大胡子已经准备喝止内斯,但看到阿诺尔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心想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小子,看这酒量貌似不比自己差多少啊。

    “行了,今天先凑合喝点,等把这件活儿完了我们关店一天好好喝一顿。”大胡子把最后的酒全倒进自己的杯中,不给内斯劝酒的机会。饭后众人歇了一阵子,大胡子让帕克把店门关上,带着阿诺尔三人走进了仓库。

    据大胡子所说,最里面的小仓库塞得是一些珍惜材料,但大胡子显然没有往最里面走,而是走到了仓库中央的空地处。阿诺尔一直以为这块空地只是方便堆放物体才腾出来的,看来并非如此。

    不需要大胡子提醒,阿诺尔站在了空地上,大胡子从衣服里摸出一根长得像钥匙的金属棒,蹲下身翻开隐藏的暗门,露出一个钥匙孔。将钥匙小棍插进去左转半圈后又朝右拧一圈半,忽然地面震了一下,中间这一块空地开始缓缓下降,下降的同时还伴随着不小的锁链滑动的哗哗声。

    怕阿诺尔不清楚,内斯解释道,说是解释炫耀的成分倒更多一些:“我们这里的铁匠可不是一般的铁匠,哪个铁匠没有自己的拿手本事。他们只知道老大是三水最好的铁匠,但没人知道铁匠也只是老大打发时间干的工作,老大的真实身份可是机关师,而且还是机关大师!”

    看着眼前不断上升的铁索,以及铁索后面繁杂的齿轮组,阿诺尔相信这绝不是一朝一夕能掌握的东西。

    忽然阿诺尔冒出个念头:如果自己和大胡子学机关术,凭自己的能力,造出一座机关城似乎不成问题吧?

    没什么……困难的吧?

    锁链声停止,原本是地面的升降平台压上了缓冲的装置,平台毫无颠簸地停了下来。平台降下来的同时,原本漆黑一片的四周亮起了火光,以升降平台为起点,两边墙壁镶嵌的火盆挨个升起火苗,在火光的照射下阿诺尔才注意到这节走廊其实很短,走廊另一边开阔的圆形场地才是吸引他的——阿诺尔所知的锻造用具这里应有尽有,即使阿诺尔没去过拉斯加顿的维尼铁匠铺,但那里的东西也不过如此了吧。

    大胡子径直朝工作场地走去,边走边解释道:“这里是真正工作的地方,上面只是小打小闹的场所,没有人打扰才能安心。等会儿我们一干起来短时间是不会停的,做好准备了。”

    阿诺尔不说话,默默地走向大胡子指给他的位置,开始给锻造炉加热升温。

    大胡子亲自去抱材料,场地的另一端用黑布盖起半人高的一堆物体,等大胡子把黑布掀起来,阿诺尔才看到,黑布下这十多米长的物体全是金属材料,至于是什么材料阿诺尔并没有一眼认出来,阿诺尔可以肯定这并不是除过杂质的金属胚,但什么金属在火光的照耀下没有丝毫反光,阿诺尔有了兴趣。

    大胡子抱着一块方方正正的物体走过来,放在台子上沉闷的声音让阿诺尔兴趣大增,这个重量已经是同样大小的黑铁的三倍多了,密度这么大的金属阿诺尔还是第一次见。

    而当大胡子说这是没经过任何加工的原矿石时,阿诺尔心跳已经加快了。

    “这东西叫沉木,当然也是金属,因为生长在沉木的树干中才因此得名。坚韧程度和重量都是极其出色的,据我所知没有几种金属能在坚韧度和密度方面同时超过它的。这次工作用到的沉木全部都来自百年的沉木树干中,光这批材料花费就不下几百金币,啧啧,真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我会处理沉木,也许是我那个老朋友把我出卖了?”大胡子抚摸着胡子一脸思索的表情。

    阿诺尔抚摸着沉木,在手掌的掩饰下“右”张开嘴把舌头贴上沉木,短暂地接触后阿诺尔面不改色的收回手,心里则失望至极。

    这沉木竟然和螳螂刀一样无法用粉红金属增殖!莫非生物体的部分就无法增殖?

    这时内斯突然插了一句:“老大没听你说过太多你以前的事啊,莫非你比我们知道还要厉害?”

    “那还用你说!”大胡子一吹胡子一瞪眼,十分鄙视地白了内斯一眼:“老子要是再年轻二十岁,凭自己一人就能把这些沉木处理完!”

    “我的工作是什么?这东西的纯度已经很高了吧。”阿诺尔拍拍沉木问道,大胡子有些不满阿诺尔打断自己诉说着的光辉历史,但还是认真回道:“沉木的纯度能和处理过的精铁相比,但它却还能凭借外力压缩,你需要做的是把它们锤成现在的十分之一大小,我会把二十块处理过的沉木融成一块,你再把它压缩一遍,就可以用了。”

    沉默,大胡子说完,阿诺尔三人全部沉默了,大胡子似乎也知道自己说的工作有多艰难,给了他们充足的消化时间。

    “哦,忘了说了,沉木这东西有点奇怪,和别的金属不一样,它的密度经过压缩之后会变得很大,但重量却增加的很少。”大胡子补充道。

    “老……老大,我就问一个问题,处理一块沉木大概需要敲打多少下?”内斯颤颤巍巍的声音响起,而大胡子的回答直接让他的腿也开始打颤:

    “每个的话敲打个几千下就可以了吧,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处理过一块沉木,当时是六七十年份的沉木,大概是敲了三千来下吧。”

    又是沉默,过了片刻,还是阿诺尔打破了沉默:“这次的任务期限是什么时候?”

    大胡子看向阿诺尔,看见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沉木上,语气不自觉得柔和了一些:“一个月,雇主说一个月完成不了可以再延半个月……”

    “那就不着急了吧。”内斯松了口气,打着哈哈道。

    被打断的大胡子一脸好笑地看着他道:“但雇主也说了,以一个月为期限,只要早完成一天,就无条件增加十个金币。”

    “嘶——”内斯眼睛瞬间瞪大,粗着脖子吼道:“干!连夜地干!这一个月不睡觉了!早一天十个金币啊!阿诺尔你干不动我们来替你!”

    阿诺尔无视内斯癫狂一般的吼叫,问大胡子这里有没有铁胚。

    “有是有,你打算干嘛?”大胡子指给阿诺尔看,阿诺尔走过去抱了两块过来,扔进加热炉中,回道:“改一下锻造锤,用现在这个锻造锤效率不够。”

    对于阿诺尔的力量大胡子也有了大概了解,不过如果阿诺尔把这两块铁胚全部用来改造锻造锤,锤头直径大概四十公分的锤子……光想想就有点恐怖啊。

    阿诺尔已经开工,大胡子自然不会让其余两人闲着,光凭阿诺尔一人锤炼沉木肯定是不够的,没有阿诺尔的话光凭他们三个是绝对无法在一个月时间完成的,大胡子自己已经无法想年轻那时后一样进行高强度的锻造了,要是让他再年轻二十岁,三十出头的他正是鼎盛时期,有可以肆意消耗的体力和足够多的经验,遇上阿诺尔这样有能力有体力的家伙,肯定是拿起锻造锤和他一起汗流浃背痛痛快快干上一整夜,直到眼皮沉得睁不开,手臂酸麻到握不住锻造锤,两人就汗流浃背地躺倒在地,先痛快地大笑一阵,再眼一闭昏睡过去。

    然而这场面只能留在大胡子的脑海中,他已经错过了实现它的时机,今后也不会再有了。

    不过老年人就要有老年人的生活习惯,人老不以筋骨为能,现在能看着三个小家伙挥汗如雨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内斯和帕克炉中的沉木已经完成了加热,用夹子夹出来时沉木竟然不是一般金属的炽红色,而是不带一丝红色的明黄色,内斯把明黄色的沉木放在加工台上,举起锻造锤狠狠地敲在沉木上面,一声完全不像是金属撞击声的沉闷声响起,紧接着内斯叫道:“这手感好奇怪!怎么感觉有点软啊!”

    “它就这个特性,如果你一段时间不敲打它,它会逐渐复原的。”大胡子丝毫不介意打击内斯,听了大胡子的话之后,帕克把夹出来的沉木放回加热炉中,准备等内斯体力耗尽直接接手。

    内斯没好气地瞥了帕克一眼,开始敲打了起来。

    阿诺尔还在等待精铁加热,假装不经意地问道:“这种沉木很罕见吗?”

    大胡子一边准备所需的东西一边回道:“当然罕见,不过这种东西是可以人工种植的,但却被严密地封锁了资源,光是有钱是不可能弄到手的。”

    阿诺尔眼皮抬了抬:“那这么说这次的雇主身份不简单?”

    “我们只完成雇主的任务,不需要考虑雇主的身份,”大胡子顿了顿,补充了一句:“只要这东西不会惨无人道。”

    “这批沉木是要做武器吧,”阿诺尔看也不看大胡子望过来的目光,自顾自地说道:“提炼时沉木就有自我复原的能力,做成成品后这种特性只会加强,用作武器的话再合适不过了。”

    大胡子看着阿诺尔有片刻的愣神,哪怕是他五十多年的经验也无法完全看透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说道:“武器这种东西,说白了,还不是看使用的人,心有歹念的人就是用一块石头也能杀人,这些不是我们铁匠应该担心的事情,虽说没有我们铁匠就不会有武器,但不能因为我们制造的武器杀了人我们就要承担责任啊。”

    阿诺尔沉默地看着逐渐变红的铁胚,脑中想到了保存在空间魔晶里的骨笛。

    黑衣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是个极为恐怖的大杀器,但在自己手中它会不会有所改变?

    想起骨笛以及黑衣人的事情,阿诺尔心中又开始变热,经过这么长时间自虐般的训练,阿诺尔已经对心火有了不小的抗性,什么时候他能够完全战胜心火,即使情绪激动时心火也不会出现,那他就可以去找他想要找的人了,现在他还是不敢和人走的太近,在这里做事也是因为即使心火出现,他也可以通过剧烈的运动把心火耗掉。

    希望这一天不会太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