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九十九章 梦中的蜘蛛人

魔金法则 第九十九章 梦中的蜘蛛人


    地穴里的地道错综复杂,很影响阿诺尔的感知,他的感知也只能覆盖在蛛后这块地下广场中。能感知到有人出现在地道,是因为他点燃下午留在地道里的爆金粉时在原路留下了一串爆金颗粒,那人就是踩到了这些颗粒才让阿诺尔有所感应的,不然只有那人走进地穴他才能有所反应,而那时相信那人也同样能感应到他。

    果然这里不只有唯一的出口,阿诺尔想到,他从入口开始洒下爆金粉末,那人却是从一个岔口处走了过来,显然还是有其他路径的。

    在看到地穴蛛后那一排锉刀状的牙齿时,阿诺尔就开始怀疑,地穴蛛后再怎么自我变异也不能长出不属于它的锉牙吧?那种锉牙很明显是其他生物上的,蛛后的獠牙也是坚硬的过分,随着脚步声音越来越清晰,阿诺尔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包裹着阿诺尔的铁砂就像阿诺尔感官的延伸,即使眼前被铁砂和石块挡住,阿诺尔也能看到铁砂外的事物,不知道这个能力是粉红金属还是绿光带来的,亦或是“左”和“右”自己的能力。

    脚步声变响,这是走进开阔的地穴产生的回音导致的,用来照明的并不是火焰的光芒,而是一颗白色的光球,一进入地穴光球就飘到了地穴顶部,把地穴照成了白昼。

    伴随着脚步声,一个在阿诺尔听来有些轻挑的男声响起:“呦,全杀掉了啊,有些低估了这群佣兵啊。”男人走进阿诺尔的视野,在白光的照射下男子的脸色也是一片苍白,头上带着一顶颇为个性的礼帽,身上的衣服华丽的不像样,如盛开花朵一般的百褶衣领只有在贵族们的舞会上才能见到,各色的搭配实在让阿诺尔不能接受他的审美,尤其是鞋尖上顶着一个毛绒的绒球,整个人看上去就像贵族和小丑的结合。

    综合颜色搭配来看,要更像小丑一些。

    小丑悠闲地走到蛛后身边,拾起被阿诺尔撬下来的獠牙,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来这些人应该是发现了吧,不过没关系,等早上你们来到这里将一无所获,不过你们也太凶残了,连这些幼蛛也不放过,”此时小丑站在地穴蛛后的卵巢旁,看着已无生机的战斗幼蛛叹气道:“这些可都是三阶的魔蛛啊,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

    说着小丑又绕着魔蛛尸体走了一圈,伸直手臂带着白色手套的手忽然打了个响指,不多时,隔着铁砂阿诺尔看见一只断了两条节足的地穴魔蛛摇摇晃晃地从地道走进地穴,由于两条断足在身体的同侧,行动起来很不协调,小丑耐心地等着它蹒跚地走到他脚边,蹲下身拍了拍它的脑袋,像对小孩一样的语气说道:“可怜的小家伙,这些都是你的了,给我在五分钟吃完哦。”

    魔蛛摇晃着爬到烧焦的蛛后旁边,完全不顾忌自己曾经以卵的形态在它肚子里待过,张开利口咬在蛛后烧焦的躯壳上,把蛛后全部身体一点不剩地吞进了肚里,蛛后腹部连着的那根丝线也被它往嘴里塞,然而刚塞了不到一米的长度,地穴魔蛛身体抖了一下,便不动了,没一会儿背部的壳突然裂开,一个嫩红色的幼体破壳而出,而幼体身上的粘液都还没干,就迫不及待地把剩下的丝线吞进肚子里,小丑正要下指示,没想到它竟然“自觉”地把那些还没来得及出生的战斗魔蛛一个个吃个精光,最后一只吃完之后,它又不动了。

    阿诺尔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前所未有的四阶地穴魔蛛即将出世,地穴魔蛛这种生物每蜕一次壳就上升一阶,有的地穴魔蛛一生都没有蜕壳的机会,这只魔蛛在吞食了蛛后和一批三阶战斗魔蛛之后竟然能迈上四阶魔兽的台阶,没有意外的话它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地穴魔蛛了吧。

    小丑的心情明显不错,口哨轻快的旋律在地穴飘荡,这是首阿诺尔从未听过的曲子。

    等魔蛛再次破壳而出,小丑抬手一个魔法阵罩在地穴魔蛛身上,随着魔法阵旋转缩小,地穴魔蛛竟然也在缩小,缩小到巴掌大小时小丑把它装进玻璃瓶子,吹着口哨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

    等小丑走进他进来的岔口,阿诺尔再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才散去铁砂让自己暴露在空气中,走到地穴蛛后存在过的位置,看着满地的粘液感慨道,这家伙吃的一点都不剩。

    弯腰捡起小丑没有带走的蛛后牙齿,阿诺尔颠了颠,这个重量倒是可以做成一把不错的匕首,以蛛牙能吞食金属的硬度来说威力应该不会小。

    不过佣兵的功绩认证要泡汤了,现在蛛后和三阶战斗魔蛛消失得无影无踪,没准他们努力来的结果要大打折扣。不过阿诺尔倒不在乎,有这金属来弥补他简直太赚了。

    到天亮之前就是“左”和“右”的用餐时间了,自从吸收过绿光之后它们的啃食速度比以前要快一倍,阿诺尔试过,用匕首在上面划连刻痕都不存在,起码这金属的坚韧性要远在黑铁之上。

    大约用了四个小时,地穴里的所有金属全部被吃进“左”和“右”的口中,虽然金属量还不够阿诺尔完全掌握,但好在粉红金属能让其增殖,全部掌握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体内的能量团正在卖力的搅动着,要把吞进的金属提炼一遍去其杂质,这个可是漫长的工作,等这次任务认证结束阿诺尔决定停止接任务,等把这金属全部吸收完再说。

    在“左”和“右”吞食的这段时间,阿诺尔思考了很多事情,现在大概理出一个头绪了,今晚这趟来的最大收获绝不只是新的金属。

    不知道这个地穴是怎么来的,但阿诺尔肯定这只地穴魔蛛是被人放养在这里的,发现这里有坚韧的金属就把蛛后的獠牙变成吞金嚼铁的利器,甚至还镶上用于磨碎的锉牙。看到锉牙时阿诺尔就有了疑心,小丑的出现更是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是有人在用魔兽做实验。

    这应该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活捉魔兽可不是三两个人能做到了,尤其是三阶以上的魔兽,那个小丑就是组织的一员,就是不知道这样的人还有多少。敢在城市附近的地下放养三阶魔兽可不是胆子大就能做出来的。

    当然这些人胆子是真的大。

    阿诺尔用黑铁把被自己挖空的地方填上,又用铁砂裹上碎石块铺在上面,不用力攻击墙壁就不会把这些沙土震下来,也应该不会有人闲的往墙上轰一拳吧。

    原路返回,但走到小丑消失的那个岔口时阿诺尔犹豫了,犹豫了片刻他放弃追踪小丑的打算,先不说地道里岔口众多,他不能确定一定会找到小丑走过的路,而且自己追上去也没有用,能量团在消化金属时会影响他的战斗力。

    没有惊动任何人,阿诺尔回到了旅店,躺在床上安心炼化体内的金属。

    第二天阿诺尔跟着众人第三次进入地穴,结果自然让佣兵们大吃一惊,除了阿诺尔之外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地穴蛛后会离奇消失,好在地道里还残留了大量地穴魔蛛的尸体,如果不是地穴蛛后的存在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这么多魔蛛的。

    这次的征集任务原本是D级的,现在被调成了C+级,获得的报酬翻了不止一倍。阿诺尔分到了属于自己的酬金,便返回了盔铁城。据说马德里城方面决定动用数名魔法师把那个地穴填上,追踪小丑的线索彻底断掉了。不过阿诺尔有预感他们还会再见面的,他们用魔兽做实验总不会养在哪里当观赏动物吧。

    直接回到盔铁城租住的旅店,阿诺尔倒在床上把全部心思收进体内,全神贯注地提炼消化。

    转天早晨,阿诺尔去了一趟第六分会,把任务上交,因为这次的C+级任务让他直接升成二级佣兵猎人,拥有的权利多了不少。他把在地穴吞食的金属拿出来一块,询问这是什么金属,然后被工作人员介绍到城南的三水铁匠铺,那里是盔铁城最大的铁匠铺,盔铁城一半的武器都是从那里出来的。

    用了一上午时间才走到城南,阿诺尔仰头看着写着三水铁匠铺的巨大牌子有些恍惚,难怪盔铁城一半的武器都是从这里生产出来的,原来这一整片街区就是三水铁匠铺,谁取的名字啊太烂了。

    按照阿诺尔对铁匠铺的理解,找了一家最脏最乱的铺子走了进去。门面不大,只有几把椅子和一个接待用的破旧柜台,地面是分不清原材料的黑色,椅子和柜台也到处都是磨损的痕迹,可以想到使用的人很粗暴的对待它们。柜台后一个穿着肮脏围裙的大胡子正趴在柜台上睡觉,他的胡子和柜台是一个颜色。

    “啪”阿诺尔把一块从地穴吞食的金属放在柜台上,声音不大但也绝对不小,但并没有吵醒大胡子,大胡子的胡子还在有规律地起伏着。

    阿诺尔拿起金属块,重重地拍在柜台上,见大胡子还是没有醒来,明白大胡子是在装睡。这么大动静睡得再沉的人也该醒了,除非他是在装睡。

    可惜阿诺尔有的是时间,反正在哪儿他也是消化提炼,提炼时并不影响他做一些小动作。阿诺尔把金属块拿起放下,拿起放下,速度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大,“嘭嘭嘭”密集的巨响就在大胡子耳边,此时就算是聋子也会被震醒了,而大胡子依旧老生自在地睡着,似乎在用行动告诉阿诺尔你是吵不醒我的。

    于是阿诺尔让他见识了自己的耐心,在黑塔时他打铁一打就是一天,有时候忽然脑热他能一打连续三四天,就连吃饭时也是一只手拿面包一只手握锻造锤。

    小铺里仿佛有数十个锻造锤在同时敲打,有伙计握着锻造锤气哄哄地从后面冲了出来,当看见阿诺尔那带着残影的手把柜台拍的木屑飞溅,又见大胡子趴在那儿没有动静,用锤子挠了挠头发又缩了回去。

    高频率的拍击足足持续了十分钟,突然中断,阿诺尔也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手腕正握在大胡子手中,满是厚茧的手掌很是粗糙,此时大胡子正打了个哈欠,两只小眼睛睁开看着阿诺尔,声音从茂密的大胡子下传出来:“打扰别人的睡觉是很不好的行为小家伙。”

    阿诺尔不觉得自己需要对他客气,声音平缓地道:“有两个很好的睡觉地点,一个是母亲的怀抱,另一个是床,我把你叫醒一个原因是趴着睡觉对脖子不好,老家伙。”

    大胡子愣了愣,忽然大笑起来,声音洪亮到不亚于阿诺尔的拍击声,笑得胡子都在颤抖。

    “有意思的小家伙,你可以说说另外的原因了。”大胡子笑罢说道,他的声音就像他的手掌,厚重异常。

    “这个东西是什么。”阿诺尔把金属块放在柜台上,大胡子这才看到柜台上竟然被拍出一个不小的坑,木刺也成片翻起,让大胡子眼皮一跳一跳:“我忽然后悔让你说了,这柜台的年龄比我都大。”说着大胡子拿起金属块凑到眼前,忽然小眼睛一亮:“韧铁?!这可是好东西!你从哪儿弄来的,这块像是已经加工过的,这样的你还有多少?”

    阿诺尔看着那双发光的小眼睛和激动抖动的胡子,淡淡地说:“偶然间发现的,就找到这么一块,没见过就拿来问问。”

    大胡子有些爱不释手地摸着韧铁块,目光仿佛被它吸住一般:“小子,不是我吹牛,在三水铁匠铺里,你找不到第二家认识这东西的店了,怎么样,这东西让给我?”

    阿诺尔把手放在韧铁块上,把它从大胡子手中拿出来放在桌上:“先告诉这东西的用处。”

    “这东西啊,我也是几十年前见过一次,当时那块比这个大,但是是没有处理过的,处理完之后就剩这个一半大了,就是那拳头大的一块被做成了二十根弓弦,这东西之所以叫韧铁就是因为它不可思议的韧性,普通弓箭的有效杀伤距离是一百五十米,用韧铁弓弦制成的重弓光是射程就有五百米,是普通弓箭的两倍还多,二百米之内射中必死,威力极大。不过做出来之后没有多少人能拉得动的,需要在大力士身上附加强化魔法才能拉得动。”

    阿诺尔看着韧铁块若有所思:“除了制造弓弦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

    “知道控偶师吧,这东西对于魔偶来说简直是如有神助,你无法想象一个有韧铁的魔偶和一个没韧铁的魔偶有多大的区别,简直是脱胎换骨一般,韧铁制成的关节无论灵活性还是坚韧度都是上上之选,如果那些个控偶师知道这东西会抢疯了的。”

    阿诺尔心里有了个大概,把韧铁往前一推:“给这东西估个价,还有你们这里有没有类似这样的金属?”

    大胡子握着韧铁皱着眉头似乎是在估价,一边回道:“这类金属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们这里最多还是黑铁。”顿了顿胡子肉痛地抖了抖,大胡子终于下了决心:“十个金币,这块韧铁是加工过的,这么大一块这个价很配了。”

    “成交。”阿诺尔有些意外一块金属竟然这么值钱,以后缺钱的时候就拿出来一块卖,是不是连任务都不用做了?

    大胡子从柜台里摸出是个金币交给阿诺尔,十个金币可不是一笔小钱,看来这家店铺也不简单。

    阿诺尔把钱收起来,忽然问道:“你这里还招人吗?”

    “你会打铁?”大胡子有些吃惊地上下打量阿诺尔,这幅单薄的身体能拿得动锻造锤吗?

    “会。”

    “那……你为什么想来这里?”大胡子把韧铁收起来,慢悠悠地问道。

    阿诺尔这个念头也是突然冒出来的,想了想回答道:“说不上兴趣,不过拿起锻造锤总能稍微放松一下。”

    “放松?”显然阿诺尔的回答让大胡子有些意外,认真地看了他眼睛之后忽然大胡子摆摆手:“算了,我这里工作也不多,你什么时候有空就来玩玩吧。”

    阿诺尔点点头,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大胡子忽然出声问道:“问你件事,莫非是别人推荐你来这里的?”

    “不是,因为你这里最脏。”说完阿诺尔也不等大胡子的反应,抬腿就走。大胡子听到这个答案,胡子下的嘴咧了咧。

    “老大,你真的要让那小子过来?连底细都不打听这可不想你的作风啊。”大胡子背后的帘子撩开,伙计用锻造锤挠挠脑袋问道。

    “有什么关系,老子高兴!”大胡子胡子抖了抖没好气地说道。

    —————————————————————————————————————————————

    旅店的床上,阿诺尔把玩着韧铁丝,韧性上是没的说,阿诺尔用纯韧铁制了一把弓,全力拉开后松手,“嗡”的一声巨响,正对着的窗户玻璃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差一点就要出现裂缝了。

    大胡子说的重弓也就这个程度吧,阿诺尔估计要是用弓箭的话飞出个三四百米应该是没问题的。但这离阿诺尔的要求还远远不够,阿诺尔干脆又加上一根弦,把两根弦拧在一起,拉满又松开,摇着头添上了第三根弦。

    第三根应该接近极限了,好在弓也是韧铁制成的,被三根弓弦的巨力拉成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度但硬是撑了下来,阿诺尔试弓时把窗花打开,对着外面拉满松开,伴着空气爆破的声音,五米之外茂密的树冠仿佛被风刃划过,一列树叶全部被打掉,细小的树枝也被打断,粗糙的树皮上留下一道清晰的划痕。

    阿诺尔看着手中的大杀器有些无语,不用弓箭就有这个威力,五米内的威力已经堪比风刃魔法了吧?要是用上弓箭,就算是铁甲犀牛也能一箭射穿吧。

    对付魔兽这家伙很不错,但目标是人类的话就太不友好了……这样想着阿诺尔把弓加厚了一些,还喃喃自语:“这样威力还能变大一些……”

    这下终于有了远程作战能力,哪怕对方是魔法师,这满弓的一箭也能把防御结界打穿。阿诺尔不断追求弓箭的威力就是为了对付防御结界,相比魔法师他太吃亏了,不能用魔法破掉防御结界的话,就用绝对的力量打破它,防御结界也不是万能的。

    韧铁制成的弓箭让阿诺尔很是满意,但韧铁一定还有其他用处,阿诺尔总觉得这东西要比爆金的用途更多用。

    把玩着韧铁线,阿诺尔闭上眼睛思考韧铁的用途。

    想着想着,睡着了……

    消化提炼韧铁需要耗费阿诺尔很大的精力,在他进入睡眠时能量团运转的速度会变快,而且还能恢复精力,于是身体为了满足所需自动进入了睡眠。

    久违的阿诺尔做了梦,梦中出现了一个穿着红蓝相间奇怪衣服的家伙,两只眼睛大的离谱,甚至还能反光,除了身上白色的蛛网之外还在胸口上绣着一只黑色长脚蜘蛛,样子就像是地穴魔蛛变成了人型。

    梦中的蜘蛛人正站在屋顶,忽然伸出手,做出一个奇怪的手势,几乎是同时一根白色的蛛丝从掌心射出,射在了几十米之外的屋顶上,然后两腿一蹬跳了下去,借着蛛丝在空中划过一个大大的弧度,眼看就要升到弧度的最高点时,突然另一只手做出那个手势,一根蛛丝射在前面的建筑上,蜘蛛人脚不着地继续在空中荡着。

    阿诺尔一阵羡慕,只要有能够借力的东西这完全就是在飞啊!尽管和真正的飞行要差一些,但阿诺尔觉得已经很足够了,小时候他也向往天空,希望在云朵下俯视大地,随着年龄的增大这个梦想也被他淡忘到脑后,一个连魔法都不会的人如何凭自己的能力飞上天空?再好的理想也只是空想。

    梦中的蜘蛛人自由地拽着蛛丝在空中翻腾,甚至直接松开手中的蛛丝,毫无保护地自由落体,快接近地面时一根蛛丝从手中射出,蜘蛛人有惊无险地划过一个动人的弧线再次升空,带起的风让草叶不住的颤抖。

    他从没有做过这样真实的梦,仿佛那风就是从他面前刮过的一样,甚至他能站在蜘蛛人的角度享受在空中翻腾的自由感觉,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蜘蛛人“飞”了不短的时间,似乎是累了,松开手中的蛛丝,身体在惯性的作用还在上升着,升到最高点时突然想四面八方喷射蛛丝,转眼之间在半空结出一张巨大的蛛网,蜘蛛人躺在网中央,两手枕着后脑翘着腿悠闲自在地看着白云蓝天,风从蛛网下拂过,带着蛛网轻微上下摆动,就像一张巨大的吊床,面对着天背对着地,只用惬意两个字实在不足以形容这曼妙的感觉了。

    阿诺尔也被这情景感染,静静地享受着说不出来的感觉,然而总有东西喜欢破坏这难得的平静,一只张牙舞爪的狮鹫兽朝蜘蛛人撞过来,狮鹫兽的脖子上还挂着个小牌子写着安杰丽娜的名字。

    眼看狮鹫兽就要撞碎蛛网时,蜘蛛人一挥手,手心处射出一团蛛丝,精准的打在狮鹫兽身上,几乎是碰到狮鹫兽身体的瞬间,蛛丝扩散开包裹住狮鹫兽的身体,完全不给他挣扎的机会,将它裹成了一个大大的茧,蜘蛛人又扔出一根丝连在茧上,随手将它挂在蛛网上,成了蛛网吊床的装饰物。

    狮鹫兽之后,大片的魔兽冒了出来,然而蜘蛛人连站起来都不需要,伸手射丝拉起茧吊在蛛网上,没一会儿蛛网上就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茧,由于魔兽到蛛网的距离不尽相同,吊着茧的蛛丝长短也不一,阿诺尔看着错落的艺术品,无比憧憬躺在蛛网上的蜘蛛人。

    多希望自己也能这样啊,阿诺尔感慨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