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九十六章 征集任务

魔金法则 第九十六章 征集任务


    伐米亚森林外围的湖中,一个人影身体呈“大”字型漂浮在水面上,这里的湖不存在魔兽,倒是有不少嗅到血腥味儿兴冲冲赶过来的肉食性鱼,结果成了阿诺尔的肉食。

    把身上的血洗掉,阿诺尔躺在水面静静看着夜空。尽管他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但就结果来看已经差不多了,那时候他已经完全把武技抛在了脑后,完全是凭着意识来攻击的,说的更直接一点是凭借本能。阿诺尔不愿意承认,为什么那种野兽一般凶猛但又不失理性的战斗技巧会是他下意识作出的行为?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清楚自己在发生变化,但却不知道原因更不能预知变化的走向,同样也不知道这变化是好是坏,迷茫的浓雾把他紧紧抱裹住,没有一丝光亮来给他指引。

    突然爪刃从拳缝中弹出,即使胳膊在水中速度也没有明显的减缓,爪刃轻松地插进鱼肚中,完全没有给鱼扑腾的机会,手臂一甩鱼在空中翻着跟头飞向十几米远的岸边,那里已经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多条鱼了,有几条还用鱼尾拍打着地面挣扎着,浸湿的泥被鱼尾拍溅起,湖中的阿诺尔看着月亮。

    阿诺尔直接弄出一个烤架,把鱼处理干净后插在铁签上,均匀的爆金颗粒铺在烤炉底部,火焰平稳地抚摸着鱼身,被阿诺尔划开的鱼肉翻起,淡淡的香气从翻开的部位飘散而出,吸引了不少森林里的小家伙。

    阿诺尔刚才躺在湖水里的时候才发现,貌似那些动物不再害怕自己了,在以前他可是动物们的恐惧源,魔兽还好一些,一般的动物哪一个不是还没等自己靠近就被吓跑。

    “变化太大了……”阿诺尔看着烤架上的鱼,毫无情感的声音喃道,同时心里还补上了一句:“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回到盔铁城是在傍晚,阿诺尔照旧去了第六分会,把魔晶放在柜台上,柜台后的女子扫了阿诺尔一眼,拿起魔晶看了看,再看向阿诺尔的视线里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你一个人干掉一只二阶魔兽?”

    身为佣兵公会的工作人员,自然不会是见识浅薄,佣兵猎人是独自行动,几乎没有魔法师选择这个职业,在野外是没有时间给你释放魔法的,尤其是只有你自己的情况下。不靠魔法一个人干掉一只二阶魔兽,看上去还没受什么伤的情况,不说绝无仅有,那也是极其罕见的,女子对顿时来了兴趣,拥有这样实力的人可不能怠慢。

    原本变得磁性的声音被阿诺尔刻意压低,很是压抑的声音让女子感觉同样压抑:“能换多少钱。”

    “哦……二阶魔兽的魔晶价值在一到三个金币,这个是二阶中级魔兽的魔晶,价值两个金币。”说着女子把两枚金币推给阿诺尔,阿诺尔没有立刻拿走,而是继续问道:“魔晶的兑换率是什么样的。”

    “一阶魔晶价值在五十银币到一金币之间,之后魔晶的等级每上升一阶价值翻倍,三阶魔晶价值三到九枚金币,每阶魔晶还分低中高三级,另外还要参考魔晶的外观以及是否有损伤等因素。”女子职业性地回复道。

    “我该怎么知道魔兽的等级。”尽管是问话,但阿诺尔的语气完全听不出是在询问他人,女子倒没有在意,一般有能力的人大多都是怪胎,尤其是佣兵猎人,如果他们合群的话怎么会独自行动,独自行动的危险性比组团要大了不知多少。

    “这里是佣兵公提供的魔兽等级册,里面记载了所有已发现的魔兽等级和介绍,价值一个金币。”

    阿诺尔把一枚金币蜷进手中,拿起册子转身朝任务墙走去,殊不知女子悄悄松了口气。

    “阿雅,今天你怎么态度这么好,要不是你现在这幅表情我都以为是你妹妹了!”站在女子旁边的同样是工作人员的壮汉打趣道。

    被唤作阿雅的女子熟练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低声说道:“你少打我妹妹的主意!老娘还是有分寸的,那个佣兵猎人可是干掉一只二阶中级魔兽。”

    “哦?”壮汉脸上的轻挑收起几分,看向站在任务墙前的阿诺尔:“还真看不出来,那个单薄的身体竟然隐藏着这样的力量。”

    “貌似是菜鸟,刚才拿走一本魔兽册,看样子连魔兽都认不全。”女子小声说道。

    “这有什么,谁刚开始不是菜鸟,”壮汉说着忽然话音一转,脸上的笑给这张国字脸添了几分轻薄:“你什么时候把我介绍给你妹妹啊,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

    “给老娘滚!”

    阿诺尔没有在意那两人的对话,而是专心看着任务单,佣兵公会的任务不仅范围广,而且种类繁多,不像盗贼公会的任务,全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过两家公会倒是很搭配,一明一暗很全面。

    大多数任务都是猎杀魔兽获取魔晶,魔晶无论是在任何领域都是供不应求的,尤其是那些炼金术师,魔晶对他们来说和食物一样是必不可少之物。

    佣兵猎人能选择的任务很有限,一个人相比一个团队有很多差距,劣大于优,所以选择佣兵猎人这个职业的人少之又少。

    阿诺尔随便挑了一个猎杀魔兽的任务,离开了第六分会。

    就近找了一家旅店,阿诺尔从空间魔晶里拿出骨笛和那支卷轴,骨笛自然不说,能施展大规模的魔法,即使是有连锁魔法阵的加成的因素,但也不能忽视作为法阵中心的实力。即使阿诺尔不能使用,也不能让它落在邪法师的手里。

    现在阿诺尔才有功夫仔细查看这个杀掉上千人的元凶,在黑衣人把骨笛炸裂了一次之后,骨笛的长度仍超过一米,骨笛的形状是长条形,但并不圆滑,就像真的骨头一样有大致的延长方向,但长得却很随意。

    只有前端二十公分有气孔,除了不正常的骨白色和不圆滑的外形,它还是很像一个笛子的。

    阿诺尔拿起来骨笛,上下左右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端倪,至于输入魔力或者吹出声来还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试验吧,要是魔音在盔铁城散开那他可就是罪人了。

    把骨笛收起来,阿诺尔打开那卷卷轴,连黑衣人都被烧成白骨但卷轴却完好无损,这要是简单的卷轴阿诺尔就把它吃掉。

    想了想,阿诺尔用铁砂围成一个球把卷轴密不透风地包起来,用铁砂组成手型在铁球里把卷轴打开,没有异样才把铁砂收进手中。

    看着卷轴阿诺尔沉默了,上面写的内容并不是他以为的亡灵魔法,他冷着脸把卷轴里的内容看了一遍,又把卷轴全部展开前后翻看,冷着脸把卷轴合上。

    卷轴里的内容大致是说大陆上有几件神奇的东西,或者把它们归结为武器更为合适,每一件都是魔法的最高体现,而且不需要使用者构建魔法阵,每件武器里都刻有极为复杂的魔法阵,只需要使用者输入魔力便能发挥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它们被称为“至尊魔物”,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它们是人类最强的武器。

    不过达到这种水平的武器已经不是单纯地输入能力就能使用,魔法阵对魔力有了更高的要求,而武器本身已经进化出了一些灵性,得不到认可的话武器是不会允许你使用它们的。

    阿诺尔对此并不感觉诧异,因为他看到了斯特拉迪瓦里的名字。斯特拉迪瓦里的能力他可是目睹了的,当时他被串在巨剑被黑猩魔偶扔出去时,看见女子把音符变成灵蛇状一举破掉了控偶师黑衣人的十机死神操演。

    原来斯特拉迪瓦里竟是莫扎特城每代守护者的专属武器,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守护者了吧,阿诺尔想到。

    看来邪法师是打算制造一把媲美斯特拉迪瓦里的武器,阿诺尔看了眼空间魔晶,幸好没有在这里吹响骨笛,看了卷轴的内容之后,骨笛里刻有魔法阵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那些“至尊魔物”离自己太远了,但用火烧不坏的卷轴记载这些信息不觉得小题大做吗?

    阿诺尔认真看着卷轴,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可行的理由——既然连火都烧不坏它,那自己一定咬不烂!

    “放你一马……”阿诺尔嘀咕着把卷轴收了起来。

    尽管阿诺尔不需要睡觉,但不代表他不需要休息,而且他打算用自己的方法来克制心火。

    阿诺尔脱掉全身衣物,张开双臂,铁砂从两手手心中飞出,包裹在阿诺尔皮肤上,像是没有止境一般越裹越厚,直到变成一个大大的立方体,高度则是房间的高度。

    阿诺尔努力动了动身子,发现一丝一毫都动不了,为了确保绝对不会影响到其他人,阿诺尔把铁砂不断压缩,现在就是黑猩魔偶用全力砸立方块也最多打出一个几毫米的凹陷。

    “等一下我失去理智后,你们一定不要动用能力。”阿诺尔在心里默默念道,他相信“左”和“右”会听得到。

    尽管和空气隔绝开,但并不影响阿诺尔呼吸,他能把金属作为自身的延续,只要金属能接触到空气,都可以传给他的身体。

    深吸一口气,阿诺尔开始回想一些不舒服的事情,没多久心火便冒了出来。有压缩后的铁砂保护,阿诺尔也就放手一搏,完全不压抑心火反而不断强迫自己回忆黑衣人的事情,没一会儿阿诺尔便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他没有理会身体剧烈的疼痛,而是检查体内,发现没有严重的内伤或隐患才松了口气,怒火得不到发泄是很容易损伤身体的,好在绿光已经在维护内脏了,过一会儿就会复原。

    把注意力从身体里收回来,阿诺尔才发现立方体内部已经是裂痕密布,尽管表面还看不到龟裂,但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阿诺尔一头冷汗,幸好把铁砂压缩过了,不然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可能就是盔铁城的佣兵们了。

    一想自己连衣服都没穿,阿诺尔不禁打了个哆嗦,收起铁砂,忍着酸痛的四肢捡起地上的衣物往身上套。而简单的穿衣动作阿诺尔却是龇牙咧嘴的耗了一分钟才做完。

    “呼——”阿诺尔倒在床上,身体上的伤倒是小事,但精神上的沉重负担让他睁不开眼睛,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他身上的伤已经痊愈,精神也恢复地差不多了,阿诺尔伸了个懒腰,拿出了那本价值一个金币的魔兽等级册。

    魔兽分为一到九阶,每一阶又分低中高三级,应该是和魔晶等级对应的。在册子上面阿诺尔找到了被他杀死的那只豹子魔兽,铁爪金豹,二阶中级魔兽,简介上面写的很全面,这种魔兽很依赖它的利爪,已经很少用利齿来作为攻击方式了。阿诺尔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

    看来这册子确实值这个价钱,阿诺尔花了一个小时把册子翻了个遍,在上面他还看到了钢珠滚滚,一阶高级魔兽,上面还明确写了这种魔兽性格温和,不会主动攻击人。

    阿诺尔很好奇萤火狮子是什么等级的魔兽,但在上面没有找到。

    “还是有不全的地方嘛。”阿诺尔把册子随意扔在床上,里面的内容已经全在他脑力里了,阿诺尔在考虑要不要把它转手卖出去。

    等实在没钱的时候再说吧,阿诺尔看了看任务单上的地点,走出了房间。

    接下来的日子,阿诺尔过着公会分部——旅店——任务地三点连线的生活,任务类型全是猎杀魔兽类的,每两天必定会交一次任务,效率之高在第六分会引起不小的震惊,尤其是最近阿诺尔嫌一次一次跑有些麻烦,直接把同样地点的猎杀魔兽任务一次全接了,当他把五六张任务单放在柜台上时,公会工作人员的表情很精彩。

    这还不是最让人惊讶的,一天晚上,阿诺尔回到分会,在柜台上放下两颗魔晶,工作人员拿起来还没看两眼吓得把魔晶掉在了地上,立刻捡起来仔细看了一遍惊讶地叫道:“三阶魔兽双生蛟!你一个人干掉了两只三阶魔兽?!”

    瞬间,整个分会陷入一片寂静,等人们反应过来一齐冲到柜台前,数十双眼睛盯着魔晶,然后齐刷刷地转移到阿诺尔身上,那天晚上阿诺尔不知收到多少佣兵团队抛给他的橄榄枝,但无一例外都被他拒绝掉了。

    没一个月的时间,阿诺尔就升成二级佣兵猎人,这个速度虽然不是最快,但也能排在前面了,这个效率实在是有些吓人,人们都在议论,如果让他这样杀下去会不会让魔兽的数量有明显的下降?

    正在浏览任务墙的阿诺尔听到佣兵们的交谈,对此并不以为然,大陆上魔兽的数量远远多于人类,就是所有人类每天每人杀十头魔兽杀一百年都杀不完。

    一张任务单的内容吸引了阿诺尔的注意,这是个征集任务,任务需要在两天时间里征集三队佣兵,佣兵猎人也可参与征集,在马德里城的领地里的一处农田中发生了塌陷,露出一个直径三米多的大洞。农民们商议后决定先把这个大洞围起来,第二天把洞填平。谁知夜晚洞里竟跑出了某种魔兽,破坏农田不说甚至还袭击了守夜的农民,第二天其他人发现守夜的农民不见了踪影,在洞口有明显的拖痕,农民们惊慌失措地向马德里城汇报了情况,于是马德里城发布佣兵任务,征集佣兵去洞里一探究竟。

    马德里城方面已经探查了洞口,塌陷似乎足够容纳人进去,而且塌陷并不是笔直向下的,貌似是一个倾斜的洞口,马德里城方面虽然也能自己解决问题,但明显不如与频繁和魔兽打交道的佣兵,自然要寻求佣兵的帮助。

    自从在莱空城的马厩密室里获得了绿光,阿诺尔对这些山洞啊地道啊很有兴趣,没准让自己碰上大奖了呢。

    阿诺尔揭下任务单,按在柜台上问道:“这个任务怎么接?”

    工作人员们已经和阿诺尔很熟了,要不是阿诺尔少言寡语他们之间的距离能更近一些:“你要接这个任务啊,直接去马德里城就行,明天中午是集合时间,现在去还来得及,不过得连夜赶路了。”

    阿诺尔把任务单收起来,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转身朝分会门口走去,对此人们已经习惯了,要是有一天这家伙突然对他们态度友好,他们倒开始产生怀疑了。

    计算了一下时间,阿诺尔回旅店待了半天,傍晚才出发。

    第二天清晨,阿诺尔擦了一把流到下巴的汗水,看着不远处的马德里城,停下了跑了一夜的脚步,慢悠悠地朝城里走去。

    现在阿诺尔的体力已经足够支撑他快速奔跑一整夜,只要消耗速度没有超过能量团运转速度的两倍,阿诺尔就不担心体力耗尽。

    进城找了家旅店,阿诺尔把身上的汗水洗掉,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大吃了一顿之后躺在床上恢复体力,等中午的时候去城门处集合。

    到了马德里城城门,阿诺尔意外地看到了一队熟悉的身影,那个背后背着两米长巨斧的壮汉,那两个外表一模一样的男子,一对俊美男女在和一个英气少女聊着什么,时隔近一年再次见到长威小队,阿诺尔颇有些感慨,虽然只和他们有过一次合作,但作为阿诺尔加入盗贼公会的第一次任务,难免印象会深刻一些。

    此时在门前的不止长威小队,还有另一支佣兵小队,看他们统一的服装就能看出来。除了阿诺尔之外倒是还有四名佣兵猎人,算上阿诺尔接受此次征集任务的一共十六人。

    阿诺尔很准时地到达集合地点,理所当然地成了最后一名佣兵,马德里城的人把大致情况说了一遍,带领着众人前往塌陷处。

    佣兵之间开始聊天拉近关系,一起执行任务要是相互不熟悉会很麻烦的,两支佣兵小队之间聊得不错,几位佣兵猎人就寡言得多了,既然选择单打独斗,那他们大多都不喜交谈。

    杰茜卡看着阿诺尔的背影,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紧走两步与阿诺尔并排,仰头看着他带着面具的脸说道:“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阿诺尔看了她一眼,并不回话,现在他多了一个奇怪的爱好,就是制作各种各样的面具,每次出没不同的地点都要换上不同的服装和面具,一是自我保护,二是为了给生活找点乐趣。

    杰茜卡见阿诺尔不说话,也不介意,自顾自地说道:“那家伙是一个小盗贼,个子和我差不多高,挺长时间不见了不知道他长高没有。”

    “长高了,现在你需要仰着头才能和他对视。”面具下阿诺尔无声地做着口型。

    “不过我和他只是一起出过一次任务,并不太熟,我估计如果他长高一点把头发剪短再成熟一些应该就是你这个样子。”杰茜卡看着脚下的石子路说道。

    这回阿诺尔看她的时间多了两秒,心里不禁感叹:“女人的直觉就这么可怕吗?我们总共加起来也就见了两面吧。”

    这时长威小队的队长,费南德斯开口,浑厚的声音让人下意识地接受他的建议:“等下我们要进入那个地洞,到时候如果不清楚大家各自的习惯很不方便配合,所以在行动之前还是聊一聊吧。”

    费南德斯不愧是经验丰富,这里的丰富不止是作战经验,在他的建议下以及另一名佣兵小队队长的配合下,佣兵猎人也加入了讨论。

    杰茜卡看着阿诺尔问道:“你是魔法师吗?没有见到你的武器啊。”阿诺尔没有说话,甩了一下手,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中,杰茜卡看了阿诺尔袖子一眼,她认为阿诺尔把匕首藏在了袖子里,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侧面:“我的武器也是匕首诶,不过你的匕首大小接近短剑了。”

    阿诺尔不再说话,把匕首亮出来也只是给费南德斯看的,知道使用的武器大概就能知道擅长的攻击方式,安排站位分担任务时会方便得多,也能让团队发挥最大的作用。

    费南德斯见阿诺尔亮出匕首,也就不强迫他加入讨论。

    其他四个佣兵猎人中,有三名擅长刀剑这类的中型武器,另一名使用长柄斩马刀,看它厚重的刀头不难想象这把刀可以轻易地把野兽劈成两半。

    另一支佣兵小队分配的就很全面了,队长拿着一只巨大的盾牌,如果让这半掌厚的盾结结实实地拍一下效果不亚于被一柄巨锤砸上一锤。另外四名队员有用弓箭的年轻女子,用双战锤的体型仅比费南德斯小一圈的壮硕男子,一名魔法师和一名用剑男子。

    不多时众人便来到了农田,五分钟之后几人便看见了那个三米宽的塌陷。马德里城的人又把事情嘱咐了一遍,佣兵们这才依次进入地洞。

    最先进入的是红菱小队的队长,那名用盾男子把盾牌举在身前,俯身缓慢地沿着地洞前进,这个地洞是倾斜向下,而且竟有两米左右的高度,看样子挖出这地洞的家伙个头很不小,而且如果在地道里遇上对他们很不利。

    但队长抚摸着地道两边的土,给出了不同的见解:“这不像是大家伙蹭过的样子,倒像是一点点扩张开的。”

    现在胡乱猜测也没什么用,众人依次跟上,魔法师和弓箭手在队伍中央,费南德斯和库奇库克兄弟断后,如果魔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他们就从队尾变成了排头,负责开路冲出去。

    巨斧和斩马刀在这种狭小的地方发挥不出太大作用,不过当两人把武器的长柄卸下来之后阿诺尔打消了这个想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