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三章 庆典的温馨

魔金法则 第八十三章 庆典的温馨


    把盔甲套在库勒身上,阿诺尔拄着拐杖找了个民居院子里的马厩,想要在这里恢复一下体力和能量,绿光虽然效率很高,但和消耗能量的效率还是成正比的,阿诺尔现在感觉自己就像回到了三年前“左”“右”还没觉醒的时候。

    很幸运,院子和马厩的门锁都是金属的,很幸运,阿诺尔一打开马厩的们,就发现马儿们缩在马厩的角落瑟瑟发抖,阿诺尔还担心马儿们受惊嘶鸣惊动这里的主人,没想到马儿们根本不敢吱声,深怕一不小心引起阿诺尔的注意,就好像阿诺尔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即使阿诺尔无意扫过来的目光都能把它们吓得发抖一阵子。

    阿诺尔倒是很满意马儿的表现,拄着拐杖慢慢挪到马厩的另一边,靠着墙一点点滑下来坐在地上,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晕过去,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躺下来,如果可以的话能有人来坐在他旁边,什么都不需要做,能让他放心地闭一会儿眼睛。

    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多如果,阿诺尔只得咬牙维持着坐姿,尽管睡觉时能量运转的速度会快上很多,但他可不敢冒险,谁知道这里的主人会不会半夜给马儿们加餐?

    一般的魔法师,他们补充体内魔力的方法一般都是冥想,通过冥想来提高自己的感知能力,来补充游离在空气中的魔法粒子,一般来说在大自然中魔法粒子的浓度会大一些,就好比在湖泊周围水属性的魔法粒子十分浓郁。

    也有用其他方法的,比如服用补充魔力的药剂,这种方法无疑是最快的,但也是有很多麻烦的地方,首先补充魔力的药剂一点都不便宜,效果最差的一小瓶都要几十个银币,而且这种药剂补充的魔力只能在人体内保留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把它用尽,就是补充多少使用多少。或者服用之后立刻进行冥想,便可以快速吸收药剂带来的魔力,这种方式很快速,同样也很奢侈。

    当然睡眠也是恢复魔力的方法,人进入睡眠之后,人的身体会潜意识地进行吸收魔法粒子的工作。

    阿诺尔这种怪胎则不一样,吞食金属当然可以补充能量,不过在体内能量没有达到满溢状态时,吞食金属只能补充能量而不会转化提炼吸收。另一种方法和冥想类似,也需要提高感知力,让体内的能量团运转速度变快,从而“生产”出能量。

    虽然阿诺尔找不到很逻辑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能量团会凭空产生能量,但在他身上发生的解释不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这个疑问只在他脑中停留了一杯啤麦酒的时间就被他丢开了。

    阿诺尔的感知力在吞食了绿光之后达到了一个很惊人的水平,所以他完全不需要进入冥想状态就能让体内能量团飞快运转,而事实上在他能量即将告罄时,能量团自动地加快了运转速度,这才让阿诺尔能支撑着走到马厩。

    转化绿光需要的能量实在是太多了,这边能量团刚挤出一点能量,便被转化成绿色的丝涌向受伤处。不过绿光的效果值得这么多能量,阿诺尔能感觉到他的伤口在快速的愈合和恢复。

    整整一夜,直到霞光代替黑夜,照进马厩的换气窗,阿诺尔敏锐地察觉到了光线的变化,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夜的修整,也没有让他完全恢复,身上的伤倒是完全恢复了,但体内的能量团已经缩水到让他无比心疼的大小,尽管他知道能量团还能恢复,但还是很心疼。

    这次的伤给他留下的印象无疑是深入骨髓的,即使他记不住,他的身体也不会忘记这种生生把皮肉撕开的痛楚,其实在夜里阿诺尔拄着拐杖在巷子里寻找落脚地时,脑子里甚至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他当时特别羡慕厨房里的准备上火烤的乳猪!

    虽然为了让酱汁更加入味,厨师们一般都要在乳猪厚厚的猪皮上斜着切开一些划痕,但那时乳猪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而阿诺尔的皮肤正在恢复,新生的神经末梢把痛楚加倍放大后传回了阿诺尔的大脑,让他完完整整地把痛楚全盘接收。

    天知道那时阿诺尔有多么羡慕那种好吃懒做任人宰割的肥胖生物。

    好在最困难的时期过去了,不过随后阿诺尔发现同样困难的时期来临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血色的套装,阿诺尔陷入了沉思,难不成自己要在街道裸奔不成?以自己现在的体力,没跑两步就会被谁家的狗追上吧。

    应该打听一下有没有柔软的金属,这样以后就不愁没衣服穿了。

    原本身为赫芬斯家族长子的他不应该说出这种话,但三年的囚犯生活让他改变了很多。为了赫芬斯家族的声誉,赫芬斯公爵,哦不对,那时是赫芬斯侯爵,并不能去看望自己的儿子,甚至连物资都不能带给阿诺尔,本来赫芬斯家族应该彻底和阿诺尔断绝关系的,这样才不至于影响到身为拉斯加顿三大家族之一的名声。

    但塞西莉娅不管这些,经常给阿诺尔带去几箱银币,不富裕但够温饱,所以阿诺尔能很快从打击中恢复过来,除了贝拉德的悉心照料,还有塞西莉娅给他传达了“我们没有抛弃你”的讯息。

    路德曾想以此为文章来攻击塞西莉娅,但赫芬斯侯爵对女儿行为的默许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阿诺尔在黑塔的三年囚犯生活基本是靠着塞西莉娅给他的银币度过的,尽管他还有一座赌场几家拉斯加顿商业街的商铺和拉斯加顿一多半的铁矿资源,但他还是保持着极度节俭的习惯,三年来他几乎没有吃过肉类,每天几乎都是面包和蔬菜水果。这些东西在拉斯加顿是很便宜的,再加上喝酒也不需要钱,贝拉德把生活和金钱打理的井井有条,两人凭借着塞西莉娅带来的银币生活了三年。

    两人的衣服也很少,穿穿洗洗来来回回就那几件,两人都不是太在意外表的人,而且在那种地方穿的再好有给谁看呢,也就贝拉德出去采购还能见见光,阿诺尔又出不去。

    这是阿诺尔第一次为衣服发愁,这之前他还从来没在衣服上费过心思。

    前思后想,阿诺尔还是决定冒一下险,溜进这家主人家里看看能不能找到衣服。

    当阿诺尔马上要打开马厩的门,突然听到外面门开的声音,很明显这家主人已经起床了!阿诺尔在心里暗暗嘀咕道:“这么勤快干什么,睡懒觉多舒服啊,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

    但过了十分钟后,阿诺尔抬手在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此时巷里已经是一片喧闹,如果这时阿诺尔还想不到今天的确是什么节日的话,那他还真的得想想是不是自己的脑子还有伤没治好。

    喧闹了一阵后,巷子里安静了下来,而街道那边则传来欢快的音乐和人们兴奋的欢呼,貌似万人空巷了。

    推开马厩的门,阿诺尔大大方方的走出马厩,推开主房的门,拿走了男主人的一身衣物一双鞋,然后带上门,自然无比的离开了院子。

    没有人发现这个小偷,倒是马厩的马儿们在阿诺尔离开马厩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痛快地打了一连串响鼻。

    三年的囚犯生活让阿诺尔养成了一个习惯,说好听点叫适应性强,说难听了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货身上的伤刚好,就拖着没多少力气的身子跑去参加庆典了。打听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啤酒节提前了,于是阿诺尔也没想啤酒节的提前是什么原因,便和一个长着茂密胡子的啤酒肚大叔碰杯,连着喝了十几杯,在一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愣是把啤酒肚大叔喝的倒在地上,手中杯里没喝完的啤酒倒了自己一脸,然后阿诺尔又倒了一杯,在人海中众人自觉让开的一条道中飘飘然地溜达着。

    把啤酒肚大叔喝倒,阿诺尔并没有什么影响,倒是让这欢乐的氛围感染了不少,看着在街道中央穿着庆典服饰游行的人们,阿诺尔甚至喃喃道:“要是有那样一身衣服的话,自己也去参加游行好了。”

    不过当他听说这身衣物在中央广场免费时,顿时像只欢快的兔子蹦跳着跑向广场。

    亚丝娜被崔斯特告知阿诺尔并没有事时,表现出放心的样子,但她心里清楚,如果阿诺尔真的毫发无损地从别馆离开,怎么可能不去找她,所以和崔斯特告别之后,亚丝娜还在大街小巷寻找着阿诺尔可能留下的踪迹。

    所以,当满心焦急心里快着火的亚丝娜在街上看见阿诺尔穿着小绒球点缀着的华丽庆典服饰在游行队伍尾端欢快的蹦跳着时,天知道她此时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人们在跟着游行队伍欢快地举着手中的黑啤酒和身边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碰杯时,没多少人注意到游行队伍少了一个人。

    亚丝娜拽着阿诺尔脖子上的小绒球,穿过层层人群把阿诺尔拽到无人的巷子里,不等阿诺尔说话,转身一只手按在阿诺尔肩膀上方的墙上,瞪着牢牢贴在墙上的阿诺尔,逐渐把脸靠近阿诺尔的脸,两人的嘴唇之间只能够放下一只乳猪的猪蹄,亚丝娜声音颤抖地说道:“怎么样,玩得开心吗,嗯?”

    阿诺尔很轻易地听出亚丝娜声音颤抖是在竭力抑制心中的愤怒,但他不能轻易地说:“啊,庆典不错,主要是这里的黑啤酒,比罗伯店里的啤麦酒味道好上好几个档次!”如果他真的这么说了,他觉得亚丝娜会毫不犹豫地拔出“鸣佐”,让自己体验一下“炸毛”的感觉。

    “咳咳,”阿诺尔故作镇定地咳嗽了一声,看着亚丝娜怒火充斥着的眸子,突然冒出来一句:“嗨~”

    亚丝娜直接暴走了!按在墙上的手一把抓住阿诺尔的衣领,咬着牙低吼道:“心情不错啊,知不知道我等了你一整夜加一个上午!心急如焚在街上到处找你结果却看见游行队伍后面跟了一只欢快的小丑!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吗!我真想拿刀把你身上的衣物全切成粉末,在你脖子上拴根绳子系在前面的花车上!让你在花车上当着上万人的面蹦!就不知道回来捎个信吗!让人家担心很好玩吗!”

    阿诺尔默不作声地承受着亚丝娜的愤怒,说是愤怒倒不如说是为了掩饰心中的担惊受怕,才用这种方式来抒发感情的。

    等亚丝娜吼完一通,阿诺尔看着眼光里噙着泪花的亚丝娜,缓缓张开双臂,无声地看着她。亚丝娜嘴唇颤抖了一下,猛地一把搂住阿诺尔的脖子,把脸埋在他并不宽阔的肩膀上,阿诺尔紧紧搂住亚丝娜微微颤抖的身体,一手紧紧贴在在她的背心处,手心的热量会让她感觉到温暖,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后脑,轻轻抚摸着带给她安慰。

    等亚丝娜身体停止了颤抖,阿诺尔才开口道:“没事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去和黑啤酒好不好?”

    亚丝娜抬起头,噙满泪花的眼睛看着阿诺尔,道:“我要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完整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能少!”

    看着眼里写满固执的亚丝娜,阿诺尔在她头上揉了揉,温和地说道:“我答应一定全盘告诉你,但我不想是现在,黑啤酒我还没喝够呢。”

    亚丝娜抿着嘴唇瞪着阿诺尔,阿诺尔和她对视,眼睛仿佛是两只旋涡一般,无论亚丝娜眼神有多犀利,都能被旋涡化开,吸纳进去。

    最终还是亚丝娜败下阵来,然后被兴高采烈的阿诺尔拖着回到了热闹的街区,举着盛满黑啤酒的酒杯融入到欢乐的海洋中。

    期间阿诺尔和亚丝娜还遇到了在街上溜达的崔斯特,阿诺尔和崔斯特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碰了手中的酒杯,之后阿诺尔便带着跃动着的小绒球跟着游行队伍继续往前走,崔斯特也把视线放在热闹的花车上,但眼底的担忧却已看不见。

    热闹的啤酒节持续到凌晨一点,街道这才变空,但黑啤酒厚重的香气却依然在街道上徘徊。今天一天,仅仅是人们碰杯时洒出来的啤酒加起来就是一个恐怖的数量,直到现在街道的地面是潮湿的,这才让空气中都弥漫着啤酒的香气。在这个无风的夜晚,只有第二天人们再次涌入街道,才能把这醇厚的酒香驱走吧。

    但也许会让酒香变得更加浓郁也说不定呢。

    阿诺尔和亚丝娜躺在床上,阿诺尔两手枕着后脑看着天花板,尽量把昨天夜里的经历说的委婉一些,但亚丝娜总是能把阿诺尔淡化的细节找出来详加追问,愣是把原原本本的经历重现了一遍。

    阿诺尔很无奈,他有点后悔为什么找了这么一个细心的女仆,你说你粗心一点多好,自己随便转移一下话题就把之前的话题忘掉了,那样多舒服,省的现在这样哭的稀里哗啦。

    “别哭了,已经没事了,男人总要受点伤才能成长不是吗。”阿诺尔声音很平和,但身体已经回忆起昨夜的疼痛,那种疼他真的不想再体验一次了。摇了摇头把脑子里的刺激晃到一边,一翻身把脸埋在亚丝娜的胸口处,柔软的东西总能带给人安慰。

    亚丝娜也搂住阿诺尔的头,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希望能让他心里好受一些。他承受了太多不应该在这个年纪承受的事情,但都是自己咬牙默默忍受过去,像一只受了伤还倔强地站起来的小兽,倔强地让人心疼。

    哪怕自己小时候也承受了很多不想回忆的事情,但和阿诺尔比起来,那些事情真的算不了什么,起码自己从来没有为性命担忧过,他却是在刀尖上舔血,明明自己痛得要死却还做出平静地表情对你说男人受伤才能成长,把自己气得想把他狠狠打一顿,却又心疼地下不去手。

    让我怎么对你,你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混蛋!

    一夜无话,所有的话都被温暖的拥抱代替,尽在不言中。

    第二天,卢奥城的狂欢依旧在持续,阿诺尔没有理由不参加,这里的黑啤酒他可还没喝过瘾呢,亚丝娜安静地跟在阿诺尔身后,看着他蹦跳,看着他欢笑,看着他和啤酒肚大叔对吹,她的眼里只有那并不魁梧的身影,他和周围的人笑得同样开心,只有她能听到那被笑声掩盖了的抽泣声。

    怎么办,为什么视线从他身上移不开了?

    怎么办,我该怎么对你?

    把啤酒肚大叔再次放倒,两人遇上了七十八小队的成员,除了没有离开卢奥城的崔斯特和对酒情有独钟的曼妥思,蔚,鲍勃和安妮安米也都来了,除了被留下看门的钢珠滚滚,七十八小队时隔半个多月在卢奥城齐聚。

    于是在剩下的一天半时间,小队聚在一起,痛痛快快地享受着啤酒节的狂欢,几人找了家酒馆,阿诺尔崔斯特和曼妥思从夕阳西下喝到午夜时分,三人瞪着通红目光涣散的眼睛,眼泪都被瞪得在眼眶里打转,愣是不肯眨一下眼皮,深怕闭上以后就睁不开了。

    曼妥思一改平时的严肃,一脚踩在椅子上举着酒杯满嘴的老子当年如何如何,老子年轻时怎样怎样,然后一口把杯里的酒喝光,重重地叹一口气道:“时光如刀啊,唉——”

    阿诺尔像只愤怒的小狮子,脖子上青筋暴起,只要谁朝他举杯二话不说就举着杯碰过去,然后一扬脖把酒倒进嘴里,然而洒出来的比喝下去的都多。

    崔斯特倒不像两人那样不顾形象地狂饮,尤其是阿诺尔,把上衣喝得往地上滴酒。每次碰杯都一滴不剩地把酒倒进嘴里,咕咚咕咚的咽酒声十分响亮,但眼神已经呆滞了,眼球盯着一个方向转都不转,配上英俊的面容和微醉时脸上柔和的红光,愣是把对面桌的中年肥婶看得满脸通红,不住地朝他飞眼。

    鲍勃的酒量显然和三人没法比,夕阳还有一半露在地平线上时四人开始对吹,当太阳完全落下去时,鲍勃的头和太阳一同落了下去,抱着酒杯趴在桌子上睡得和死人一样。

    蔚和亚丝娜在旁边的桌子上,慢慢地喝着黑啤酒,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氛围,喝了点酒,亚丝娜的眼睛更离不开阿诺尔了,看着他时而嘴角上扬时而泪湿眼眶,让蔚都无声地把视线移到了一边。

    没有人注意到,其实蔚喝下去的酒并不比那边三人喝得少,但此时的她看不出丝毫醉意,和平时并无两样。

    安妮安米两女没有到喝酒的年龄,再加上黑啤酒的味道很重抿一小口就让两女直皱眉,两女把各种食物扫荡进肚子里,揉着圆鼓鼓的小肚子趴在桌子上直哼哼,哼着哼着就睡着了。不得不说两女不愧是双胞胎,连梦话说的都是那么灵性。

    安妮这边嘀咕着:“蛋糕~”安米那边立刻就接道:“多加大颗草莓!”

    这边:“巧克力~”那边:“和音乐更配哦!”

    最后蔚把安妮安米和亚丝娜带到酒馆上面的旅店房间里睡觉,把趴在桌上睡成烂泥的四人留在了酒馆。

    夜里,亚丝娜被渴醒了,喝了些水后,忽然想起晚上阿诺尔喝酒把上衣全弄湿了,穿着湿透的衣服趴在桌子上睡觉可是会生病的!亚丝娜立刻轻手轻脚地朝楼下走去。

    脚还没踩在酒馆的木地板上,还在楼梯上时亚丝娜就朝他们喝酒的桌子那边看去,曼妥思崔斯特鲍勃都趴在桌子上,曼妥思打着呼噜,崔斯特吹着口哨,鲍勃被吵得眉头紧皱,可阿诺尔并没有在桌子上,亚丝娜心想难道他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趴在地上睡的?脚步不由得加快。

    但还没走到桌子旁,亚丝娜就停住了脚步,她已经看见了阿诺尔,此时他正坐在酒馆门口的台阶上,赤裸着上身,抬着头看天。

    亚丝娜无声地朝阿诺尔走去,但还是在走到他身边之前被察觉到了。

    “醒了啊,是不是口渴了?”阿诺尔往一旁挪了挪,亚丝娜乖巧地靠着他坐下。

    “嗯,你呢,我还以为你已经烂醉如泥了呢。”亚丝娜柔声说道,此时的阿诺尔脸上哪能看得出醉意,亚丝娜丝毫不怀疑之前那副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就是他假装的。

    “哈哈,本来我酒量就不差,再加上一杯酒大半都被我倒了出去,哪能喝醉啊。”阿诺尔看了眼身后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三人,得意地笑道:“倒是你,我看你喝得眼睛都直了吧。”

    “是啊,喝完酒眼睛都不想动,正好你在视野范围内,就盯着你看喽。”本来亚丝娜还想帮阿诺尔披一件衣服的,但靠近了才发现阿诺尔身上热得像一只暖炉,卢奥城的夜清冷了很多,亚丝娜干脆抱着阿诺尔的身子躺在他腿上,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幸好你看的是我,要是看别人的话我就该考虑换个女仆了。”阿诺尔半开玩笑地说道。

    “看别人都不行,你太霸道了吧。”平日的亚丝娜都是照顾阿诺尔的,今天借着酒意,亚丝娜竟然朝阿诺尔撒起了娇,这让阿诺尔大开眼界。

    “做女仆本来就应该看主人,这点没什么好怀疑的吧。”

    没有回答,阿诺尔低头,发现亚丝娜的呼吸已经变得均匀,在没有完全过去的酒意和阿诺尔温暖的怀抱的双重作用下,亚丝娜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其实在她眼皮合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结果了。

    抱着亚丝娜,阿诺尔看着街道,平日的夜晚街道的魔晶灯就不会熄灭,为了庆祝啤酒节,家家户户都用五颜六色的小型魔晶灯装饰着自家的院子和窗户,此时的街道看不到一丝黑暗,地面的彩灯完全压过了天上的星,仿佛黑夜之下全是光明。

    阿诺尔闭上眼睛,嗅着街道上弥漫着的酒香,听着亚丝娜柔和的呼吸声,心平稳地跳动着,享受这温馨的夜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