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八章 来自白衣面具的刺杀

魔金法则 第七十八章 来自白衣面具的刺杀


    “阁下应该有什么计划吧,能不能告知一二,我们也方便配合。”克莱好歹也坐在现在的位置不短时间,处理问题还算说得过去,相信温蒂应该在有意识地培养他。

    “在说计划之前,我需要你的一个态度,”阿诺尔故作深沉地说道:“今天令你头疼的问题正是当年不成熟的你犯下的错误,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改正错误的决心,那这计划执行不执行也没什么意义。”

    克莱认真道:“阁下请说。”

    阿诺尔点点头,还是插了一句题外话:“你这个性格就不适合坐在城主这个位置,真羡慕你运气这么好。”

    说是题外话,但这句话应该能拉进不少双方的距离。

    “现在卢奥城的防守力量是完全掌握在你兄弟手中吗?”阿诺尔问道。

    “……没错。”克莱有些尴尬地回道。

    “如果城里出现混乱,你们能不能借此向你兄弟发难?”迟疑了片刻,阿诺尔缓缓说道。

    克莱毫不犹豫地回道:“这个可以。”

    “能给他带来多少压力?这一点很重要。”阿诺尔追问道。

    温蒂接过话题说道:“过几天是卢奥城的黑啤酒节,如果这时城里出现安全问题,库勒的压力一定不小。”说完又补充道:“库勒就是克莱的弟弟。”

    “这是个好机会,应该可以利用一下。”阿诺尔嘴上说着,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黑啤酒节!竟然没听说过,看来有口福了!

    “阁下的计划是……”克莱小心地问道。

    “当然是制造混乱啊。”阿诺尔语气显得很轻松:“据点明面上都是一些酒馆旅店之类的地点,不然盗窃团体那么大的人员流动不可能不会引起注意。”

    “可是……”温蒂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这样做的话是很危险的,我们不希望您要冒着如此大的风险。”

    阿诺尔摆摆手:“我的工作就是在刀尖上舔血,舔血的同时可能会不小心划破舌头,这点不是问题,我之前说了,我是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所以我希望你们能付出和我的劳动等价的东西。”

    温蒂和克莱对视一眼,沉声道:“如果阁下真的帮助克莱坐稳现在的位置,我们保证结果会让您满意的。”

    “还是说点实际的吧,这些虚的我总觉得不踏实。不过不用现在给我答案,你们先考虑着,我先去证明一下我的本事。”阿诺尔手按在膝盖上缓缓起身,这时温蒂急忙说道:“阁下请稍等,这些是我们手里调查到的据点位置,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阿诺尔接过温蒂递过来的卷轴,收在怀里,准备离开。

    “那阁下……以后我们该怎么和您取得联系呢?我们也没见到您的样子……”克莱追问道。

    阿诺尔抬起手,把一个不足一巴掌大的小黑匣放在温蒂手中,说道:“拿着这个。”说完便离开了书房。

    温蒂看着房门被关上,才把注意转移到手中的黑匣,翻看之后并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把黑匣放在克莱手中。

    克莱看了看,又把黑匣还给了温蒂:“这个还是你拿着吧,我现在需要立刻做好准备,先生说的没错,我不能总是依靠你,只有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高枕无忧。好在现在还不晚,今晚麻烦你了,晚安。”

    温蒂看着匆匆离开的克莱,眼神里充斥着两种以上的感情。

    —————————————————————————————————————————————

    阿诺尔如法炮制,毫无阻拦地离开了宫殿,但回到那个只有前后两扇门的房间后,阿诺尔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拿出一个和给温蒂的那个一模一样的黑匣,放在耳边仔细听着。

    这个黑匣是阿诺尔根据留声机的原理,制作的特殊装置,说白了就是改造后的迷你留声机,不过阿诺尔利用到自己的能力和感知力之后,这东西便有了特殊的功能:

    当阿诺尔把这个黑匣放在耳边时,变能听见另一个黑匣周围传来的声音,不过这要受到距离的限制,一旦超出五百米的距离,便很难再完整地听清一句话,八百米之外这东西会彻底失灵。

    原本阿诺尔以为这次的任务并不难,但和城主接触过后,阿诺尔发现自己低估了这次任务的复杂程度。

    城主的情人是自己的妹妹,城主的对手又是自己的弟弟,那温蒂和库勒是什么关系?

    在没有搞清楚其中的关系之前,阿诺尔并不的打算轻举妄动,谁知道最后的受益者是谁?

    从黑匣里听到的内容里,克莱和温蒂已经分开,而且今晚克莱应该会老实地待在卧室和他的夫人在一起,要是阿诺尔处在温蒂的位置,今晚绝对会利用起来,如果她真的有异心的话。

    阿诺尔仔细听着黑匣里传来的声音,除了窸窣的杂声和微弱的脚步声之外,并无其他异样声音。

    直到一声“吱呀”声响起,阿诺尔猛地抬头,伸出手指在门上划了一道细微的缝,凑近去看,果然看到温蒂从城堡的后门出来,那声“吱呀”声果然就是那扇门发出来的!

    很明显温蒂打算从这个后门离开宫殿,也就是她一定会进入阿诺尔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而背后的门那边阿诺尔并不清楚有没有守卫巡逻,一旦贸然冲出去被发现,势必会打草惊蛇,温蒂接下来的行动一定会取消,而且会提高警惕,再想找线索就更加困难了,难道真的要赌一把吗?

    温蒂已经走下台阶,到达这里只需十秒左右,阿诺尔抬手将划出的细缝填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做选择。

    十秒的时间在几次呼吸间便悄然流逝,温蒂摸出钥匙,打开门立刻闪进去,将门关严。

    魔法阵的光芒闪过,一个光球出现在温蒂手中,照亮这个狭小的空间。温蒂的另一只手上握着一只小巧的怀表,似乎是在计算时间。

    不多时,温蒂打开通向宫殿外的那扇门,迅速地闪身离开。

    门刚被关上的瞬间,一个黑影无声地跳了下来,手掌贴在门上,无声地推开门,此时温蒂的注意力在左右两边,全然没有发现身后的门打开一条缝,而一个人影正从里面溜出来。

    阿诺尔情急之下,利用四肢将自己固定在天花板上,好在这个房间的屋顶比较高,阿诺尔才躲过一次。

    之后的任务就是跟踪温蒂,跟踪对阿诺尔来说并不难,何况温蒂身上还有黑匣。

    温蒂的目的地很明确,很明显她要去见某个人,而且从她略显匆忙的脚步,看来阿诺尔的出现让她不得不立刻告诉某人。

    大约一个半小时,阿诺尔躲在屋顶的烟囱后面,拿出温蒂给他的卷轴,扫了一遍上面的名字,嗯,果然没有这家地下酒馆的名字。

    温蒂已经走了进去,阿诺尔也换了个藏身地点,将黑匣凑近耳朵,之后的信息来源就全靠它了。

    嘈杂的谈笑声,很符合酒馆这样的环境,现在就很难再听到脚步声了,连对话阿诺尔都需要屏气凝神才能听清。

    “玛格丽特。”温蒂的声音。

    回答的是一个男声:“您要的酒有三个年份的,都放在地下的酒窖,方便的话请您和我一同去选酒。”

    嘈杂声减弱,脚步声变得清晰,听声音两人似乎是在走台阶,但阿诺尔的眉毛挑了挑。

    如果是去酒窖的话,那他们应该是下台阶去更加地下的酒窖,但现在黑匣里传来的声音怎么变得清晰起来了?

    唯一的解释,他们不是去地下,而是在上台阶,只有黑匣之间距离越近,声音越清晰。

    所以温蒂要见的人,是在酒馆的上面吗?

    看样子只是一个普通的民居,毫不起眼的那种,就连它的门都是冲着巷里而不是街上。

    黑匣里继续传出声音:

    “笃笃。”短促的敲门声。

    一个人的脚步声,那名男子应该是留在门外并没有进来。

    “怎么?这么晚来找我,莫非出了什么事?”这个声音传进阿诺尔的耳朵里,阿诺尔的眉毛再次皱了皱。

    和他料想的结果不一样,这个声音竟然是……女声!

    “盗贼公会的人出现在书房……”温蒂把阿诺尔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结尾时问道:“现在怎么办?”

    沉默了片刻,那个女声道:“凭他一个人想做到他所说的结果,据我的了解盗贼公会里只有那些成名已久的人才能做到,可那些人怎么会接这种任务?他真的没有夸张吗?”

    “他骗我们对他有什么好处,而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温蒂说道:“我给他的卷轴上的地点大多都是库勒守卫力量比较强的据点,如果他真有本事的话全部清掉对我们也没有坏处。”

    听到这儿阿诺尔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听这话的意思,温蒂似乎和库勒的关系并非他猜想的那样,难道温蒂代表的是第三方力量?

    “先等那人的消息,他的计划是自己去给库勒制造麻烦,再由克莱发难给库勒施压,临近啤酒节的关系,克莱可以以此为借口从库勒手中抽回一部分力量,但之后怎么办?要想从库勒手中把守卫力量全部掌握到手中光凭这点肯定是不够的,有点好奇那家伙会怎么做。”

    阿诺尔有些惊讶,看来这女子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将阿诺尔的一部分计划看的很透彻。

    幸好阿诺尔还有后手,不然计划被看穿是小,自己被完全看透,这种情况是阿诺尔决不允许发生的。

    又等了一会儿,阿诺尔叹了口气准备离开。

    没办法,那两个女的竟然去沐浴去了,哪有沐浴会穿衣服的,黑匣肯定会和她们分开,有这等待的时间自己还不如去找盗窃团体玩玩。

    —————————————————————————————————————————————

    阿诺尔并没有参照温蒂给出的卷轴,而是去了亚丝娜调查出的酒馆,现在已过午夜时分,这个时间还在酒馆里待着的,酒客的可能性并不大吧。

    果然,阿诺尔赶到那件酒馆时,酒馆里面虽然还亮着灯,但门上已经挂上打烊的牌子。

    扭动了一下门把,似乎已经上了锁,而阿诺尔再次拧门把时,木门轻轻打开了一条缝。

    酒馆的门后面是一条不长的走廊,两边挂着一些装饰用的画,阿诺尔停住脚步,将身上的黑衣扯开,露出一身纯白色的长风衣,抬手按在脸上,一副白色的面具罩在脸上。

    阿诺尔抬脚向前走时,地上的黑衣突然自燃起来,没有一颗爆金颗粒洒在走廊的木地板上,黑衣凭空化成一股灰烟。

    从走廊里走出来,阿诺尔慢悠悠地左右看了看,酒馆里空无一人,实木的架子上摆着各式酒瓶,桌椅也摆放的整整齐齐,装饰也做的有模有样。

    但就是没有人。

    酒馆不大,一面窗户三面墙,怎么看都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阿诺尔翻身跳进柜台里,落地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蹲下身检查了一遍柜台,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把柜台完全摸了一遍,没有发现异样,阿诺尔起身,把目光放在酒架上。

    看样子这里的酒类要比拉斯加顿丰富很多,难怪卢奥城会有黑啤酒节,这里的酿酒业要比拉斯加顿强的很多。可能因为教廷的关系,拉斯加顿的酿酒技术并不精湛。

    看来,应该让罗伯引进一下这边的酿酒技术了……

    阿诺尔拿起一瓶酒看了看,放下再拿起另外一瓶,似乎对这边的酒很感兴趣的样子。

    直到第二十四瓶酒拿起来时,对面的墙上突然无声地弹开一条门缝。

    阿诺尔把酒放回酒架上,在暗门外听了听里面,才推门进去。

    又是走廊……暗门背后一定要有走廊吗?阿诺尔无语地嘀咕着,不是台阶就是走廊,这些人的想象力就这么匮乏吗?

    走廊里没有任何发光的东西,只有走廊尽头有微弱的光,而那边也隐约传来人语声。

    这个走廊……简直就是为阿诺尔设计的!在没有比这更适合作为刺杀地点的存在了!

    阿诺尔靠在墙边,一边把身上的白色风衣和白色面具换下来,一边埋怨自己为什么想着耍帅把黑衣烧掉,这种地方穿着白衣,哪怕在黑暗也会被人察觉到,自己真是没事找事……

    等待之余,阿诺尔不断把玩着手中的刀子,这把刀可是阿诺尔的得意之作,整把刀算上刀柄也只有小臂长,只能归结为短刀一类。

    刀刃的材质是绿光,也就是说这是一把可以愈合伤口的刀,如果这把刀被医师们得到,估计会被奉为医师界的圣刀。

    试想一下,在这个魔法的世界,有治愈性的魔法大多是水属性的魔法,水属性的魔法大多有一个共同特点——湿冷。而湿冷对伤口的愈合上却起着不利的作用,所以水属性的治愈魔法也只是加快伤口的愈合。

    而这把刀,只要灌输魔力进去,便能立刻让伤口愈合!这一比较,简直是天差地别。

    不过这把刀现在在阿诺尔手中,那它注定不会只是简单的愈合伤口。

    突然阿诺尔停止了翻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眼睛微微眯起。听声音应该是有人打算出去,第一个猎物马上就要出现了。

    一个男人,走进了走廊的阴影中,为了不打草惊蛇,阿诺尔是用余光在观察,计算了男人的前进速度,待男人走进他的一米范围内时,阿诺尔雷霆般的挥臂。

    当男人察觉到气流不对劲时,脖颈已经一热,全身的力量急速流逝,男子早已放弃自救,挣扎着想出声提醒里面的人,但已经失去了说话能力,“嗬嗬”了两声后身体无力地软了下来。

    阿诺尔扶住男人的尸体,轻轻放在地上,继续在黑暗中等待着下一个猎物。

    绿光短刀最恐怖的地方,当阿诺尔用它飞快地划过他人的脖颈时,深入脖颈的刀尖会将气管切断,但在飞快的挥切时,加上阿诺尔的控制,不仅可以让皮肤快速愈合,甚至一同被切断的血管经脉也全部愈合,除了气管被切断,再也找不到任何伤口。

    除非将这人解剖开,否则不会有人知道这人是怎么死的。

    而要做到上述这点,不仅要对人体构造有着清晰的了解,还不能有任何犹豫,只有速度达到了,才能做到不流出一丝鲜血。

    这是阿诺尔第一次用实物祭刀,不过之前已经经过数次的脑海演算,这个结果和他想象的差不多。

    不一会儿,又有一人走了出来,阿诺尔如法炮制,将此人的尸体叠在前一具上面。

    一个小时内,阿诺尔陆续斩杀了五个人,而里面的人依旧没有丝毫察觉,即使走廊上已经堆了五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再次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出来,阿诺尔又把白色风衣拿出来套在身上,那面具遮住脸,带着白手套的右手握着绿光短刀,无声地朝光亮处走去。

    当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家伙突然出现在走廊口,屋子里的四人完全愣住了,而阿诺尔脸上的面具,成功地让四人多愣了一秒。

    纯白的面具上画着黑色的短条纹,本应该很简洁,但让人看了之后却离奇的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面具的作用达到了。

    在四人回过神时,阿诺尔俯身朝四人冲过来。两人拔出武器向阿诺尔迎过来,另外两人开始构建魔法阵。

    然而朝阿诺尔冲过来的两人低估了阿诺尔的诡异性,长剑朝阿诺尔挥过来时,阿诺尔违反常理一般屈身小撤步,紧接着绿光短刀擦着长剑,阻止男人用力的同时飞快切向男子的手指。

    另一名男子为了救下长剑男子,将手中的匕首朝阿诺尔扔过来,想将阿诺尔逼退。

    然而阿诺尔却张开手掌迎向飞来的匕首,另一只手上的绿光短刀目标不变,却加快了速度。

    长剑男子苦不堪言,没想到自己的长剑竟然被一把短刀压制住,不仅仅是压制住,完全被吸在一起,连分开都十分困难。

    当机立断,男子松开了剑柄,飞快地向后退去。可阿诺尔完全不给他机会,脚底爆金颗粒爆炸,瞬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而在爆金爆炸的同时,阿诺尔手指弹在匕首的握柄上,匕首旋转着扎向正在刻画魔法阵的两人。

    贴身后的阿诺尔岂能被阻拦?短刀在男子身上一挥之后,手背拍在男子后背,将他推给匕首男,自己朝那两人冲去。

    旋转的匕首让两人无法准确的分辨轨迹,两人也是配合默契,一人立刻放弃刻画魔法阵,打算将匕首弹开。

    然而这时白衣面具朝自己扑过来,男子心一惊,冷汗立刻冒出,如果自己把匕首弹开,以白衣面具的速度自己不可能再挡住他!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生死只在一瞬间。

    而此时背后的男子吼道:“那人交给我!”说着魔法阵光芒闪过,一阵猛烈的风从魔法阵中吹出,尽管阿诺尔即使降低重心,但还是被这股狂风吹了出去,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两脚踩在墙上与狂风对抗着。

    匕首男这边接过被阿诺尔扔出去的男子,见他只是衣服被划开,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以为是他运气好,躲过了白衣面具的一击,刚一松手,男子顿时如一摊死肉一般摔在地上,肚子和地面的挤压下,从嘴里喷出一股深红色的鲜血。

    见男子吐血,匕首男呆住了,这鲜血的量无疑是受到了致命伤,但……

    匕首男的两腿无意识地颤抖起来,甚至用尽力气才没有坐在地上,尽管他的腿已经软得无法移动了。

    伤口……匕首男缓缓蹲下身,让男子的身体平躺,瞪大眼睛在男子身体上来回扫视,瞪得眼睛通红,却连一点伤痕也没看到……

    另一边,狂风戛然而止,正在刻画魔法阵的男子转过头正要骂道,却见身后的同伴脖颈上插着一只飞镖,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置信,带着至死都不解的疑惑,缓缓倒地。

    男子正在刻画的魔法阵因为主人动荡的心情,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化成光芒粉末消散。

    阿诺尔淡定地从墙上跳下来,缓步走向幸存的两人,不过两人此时的战意已消散殆尽,分别被同伴不明不白的死打击得失去反抗的勇气。

    而阿诺尔当着两人的面,走到那名死去的魔法师身边,伸手将他脖子上的三叶镰拔下来,三叶镰离体的同时,一股血柱喷出,淋了另一名魔法师一头一脸。

    “魔鬼!他是魔鬼!是地狱派来的恶魔!啊——”匕首男最先崩溃,尽管身前血柱喷溅,白衣面具身上却连个血点都不沾!之前也是,杀人之后,别说身上溅血,就连尸体身上都找不到任何伤痕!

    鲜红的血柱,纯白的人型,诡异的搭配和对未知的恐惧,加上强烈的视觉震撼,匕首男没有任何意外地崩溃了,抬手在自己脖子上抹了一刀,倒在男子的身上,不动了。

    白色风衣的作用也达到了。

    阿诺尔缓缓蹲下身来,和男子保持同一高度,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面对面看着。

    男子早已被吓破了胆,眼泪早已把面颊打湿,无声的瞳孔抖动着,毫无血色的苍白嘴唇颤抖着嘟囔道:“魔鬼……你是魔鬼……”

    很显然,现在就算问他什么,他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阿诺尔眼神下移,看见男子裤子湿了一大片后,无声地举起了短刀。

    见白衣面具举起刀子,男子脸上竟露出解脱一般的神色,囔囔道:“感谢……上帝……”

    手起刀落,男子安详地倒下。

    不过阿诺尔还是有些不满意,如果九个人全是用绿光短刀解决掉的话,他会满意很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