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七章 潜入卢奥城

魔金法则 第七十七章 潜入卢奥城


    不过事情并没有阿诺尔设想的那么简单,两名黑袍人自从进入房间,便没有出来过,对此亚格的解释是那两人比较认生,何况以他们的身份是不可以和大家在一张餐桌上吃饭的。所以每次都是仆人把食物送到他们的房间,阿诺尔见不到那两人,自然也没法获得线索。

    亚格阿诺尔倒是和他擦肩而过,不过阿诺尔朴实无华的衣服并没有引起亚格的注意。

    他的身上的确有一些亡灵魔法的气息,但可能是因为时间关系,已经变得很淡很淡,阿诺尔也仅仅是察觉到,但气息已经淡到无法用嗅觉嗅出。

    阿诺尔也不能频繁出现在亚格身边,这样只会引起他的警觉和怀疑,而这时,亚丝娜已经回来了,阿诺尔赶忙在宫殿门前把她拦下,拉着她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坐下的第一件事,阿诺尔没有说话,而是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看到亚丝娜并没有受伤,这才问道:“你接了什么任务,调查需要花费这么长时间?”

    亚丝娜并没有立即回答阿诺尔的问题,而是微笑地看着阿诺尔说道:“明明最先关心的不是任务,为什么故意只问任务的事呢?”

    “给你十五分钟把你调查好的东西说清楚,不然我可能会再招个仆人。”阿诺尔严肃地说道。

    亚丝娜站起身道:“边走边说吧,这样能节省时间。”

    阿诺尔点点头,幸好从宫殿里出来时就和希德嘉打好了招呼,这会儿倒也省事,两人朝城门走去。

    出了城门,亚丝娜才说道:“这次的任务在卢奥城,卢奥城出现一个盗窃团体,赏金一个金币。经过调查之后,那个团体基本是在卢奥城活动,相邻的城市并没有见过他们的踪迹。而且这个团体只对外来人员下手实施偷窃或抢劫,打听之后发现这个盗窃团体似乎和城门守卫有关系,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能准确地锁定外来人员。”

    “这里打断一下,”阿诺尔开口问道:“卢奥城的防守力量难道不归城主掌管吗?”

    “卢奥城这届城主有一个亲弟弟,当初他上任时为了弥补弟弟,将卢奥城的防守力量交给弟弟负责,结果出了这样的事,城主让弟弟去清理,弟弟每次答应的很好,的确也派兵围剿过,但不久之后,盗窃情况再次发生,城主开始怀疑这个团体可能和弟弟有关,所以才发布任务,还是找盗贼公会这种见不得光的组织,看来城主的确很为难。”

    “自作自受罢了,不值得同情。”阿诺尔很平淡地说道:“当初就不应该把权利分散,既然自己成为了城主,就有权利把权利集中在自己手中,他弟弟现在的情况全是城主一手造成的,既然不想让他做一些事情,就不要给他多余的期望,更何况这位城主亲手把力量交给弟弟手中,他弟弟怎么可能没有想法。”

    亚丝娜沉默了一会儿,小心地问道:“难道兄弟之间不能和谐的相处吗?”

    阿诺尔回答这个问题很明显思考了片刻,才谨慎地回道:“其实不能说兄弟之间没有和谐关系,在无法拒绝的利益面前,亲情或是其他情感,很容易败给欲望。卢奥城的城主和弟弟如此,我和路德也如此。假如我们都是平民,我相信我和路德的关系会很好,最起码会比现在这样好很多。”

    和阿诺尔相处了不短的时间,亚丝娜只是隐约知道阿诺尔和他弟弟路德的关系不好,但没想到已经不好到这种程度,不由得让她感叹,大家族的竞争真的很激烈,甚至能达到付出生命代价的程度。

    平民总是羡慕贵族一出生就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用为了生计起早贪黑四处奔波。他们只看到了身为贵族最肤浅的好处,殊不知他们还要面对比生计更加困难的处境。

    这也是阿诺尔远离拉斯加顿的一个原因,他恢复自由后势必会和路德爆发冲突,至于爆发只是时间的问题,不可能避免。

    见亚丝娜沉默不语,阿诺尔大概猜到她又在想一些无聊的东西,伸手在她耳边打了个响指,把亚丝娜吓了一跳,皱着眉毛看着阿诺尔脸上写满了不爽。

    “知道那个组织的据点吗?”阿诺尔把话题转移到任务上。

    “嗯,找到一个疑似盗窃团体的聚集地,但不清楚是不是全部人员都在那里。”亚丝娜回答道。

    阿诺尔嘴角勾了勾:“为什么要全部杀掉?清掉一个盗窃团体才一个金币的赏金,这个城主未免有些小气了吧。不过既然只有一个金币,那我们就完成一个金币的量好了。”

    亚丝娜有些惊讶:“那样的话城主会不会判定任务未完成,到时候可是一个金币都没有了。”

    “他也该醒悟了,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连一个十几岁的人都不如呢,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如果他能明白这个道理,会不会增加赏金呢?”阿诺尔笑着说道。

    可亚丝娜听了他的话完全笑不出来。

    到达卢奥城时,太阳正悬于头顶。在通过城门时,果然如亚丝娜猜测,守卫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停留了不短的时间。

    阿诺尔和亚丝娜通过城门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绕了个圈找了个能观察到城门的地点,静静守着。

    如果阿诺尔没有猜错的话,城门守卫一定有手段联系盗窃团体,阿诺尔需要更多的线索,单纯去清理一个据点是很不明智,也很不划算的。

    等了约十分钟,一名守卫走到城门处,对城门守卫使了个眼色,两人换了岗位。

    “我知道了!原来是守卫把陌生的面孔记住,然后汇报给盗窃团体!难怪他们那么精准地找到非卢奥城的人。”亚丝娜小声地说道。

    “跟上他。”阿诺尔无声地移动脚步,从隐藏的地点走出来,与那名守卫隔着十米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跟着他。

    早在观察城门的时候,阿诺尔和亚丝娜就已经换了一身装扮,亚丝娜早已准备好易容的服饰,相信不仔细看脸的话那名守卫是很难发现他们身份的。

    亚丝娜并没有和阿诺尔一起跟踪,而是在阿诺尔侧后方,与阿诺尔保持着二十米的距离。

    走了半刻钟,那名守卫拐进了一条小巷里,阿诺尔并没有跟进去,而是在巷口站住脚,四处张望似乎是在寻找方向,余光扫过巷里,那名守卫进了旁边的一个屋子里。

    这时亚丝娜从阿诺尔身边经过,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这里不是据点。”之后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向前走着。

    阿诺尔在附近的摊位随便拿起两间物品询问着价钱,摊主很热情的给阿诺尔讲解他的商品有多么多么好,阿诺尔心不在焉地听着,余光始终在巷口扫过。

    不长时间,阿诺尔放下手中的物品,扭头就走,而摊主正在给其他顾客推销着,见阿诺尔看了这么长时间却什么都不买,心里默默地啐了一口,嘀咕了两句,继续笑脸迎客。

    看来那个屋子只是为了方便他们更衣准备的,从巷里走出来的一个平民服饰的人毫无疑问正是刚才的守卫,换完衣服之后应该是要回据点了吧,跟着他应该不会错了。

    走出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期间没少绕路,不得不说这名“守卫”还是挺敬业的,防范意识不错。不过想把阿诺尔甩丢就有点异想天开了。

    最后,那人走进一家酒馆,这时亚丝娜出现在阿诺尔身旁,低声说道:“这里就是我查到的那个据点。”

    阿诺尔点点头,两手抱着后脑说道:“走吧,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

    “不进去吗?”亚丝娜问道。

    “现在就把他们清除掉倒是不怎么费功夫,但既然有大鱼,我们还是耐心点放长线吧。”阿诺尔转身离开,亚丝娜抿抿嘴唇,跟上阿诺尔。

    —————————————————————————————————————————————

    夜晚,阿诺尔从居住的旅店出来,独自一人朝卢奥城的城主宫殿走去,不过却是走的屋顶。

    在盗贼小镇待的时间长了,他也染上了不走寻常路的习惯,不得不说走屋顶的确是快很多。

    亚丝娜被阿诺尔留下观察酒馆据点,不出意外的话今晚盗窃团体又会行动了。

    今晚阿诺尔的计划是潜入城主宫殿找到城主,和他“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潜入宫殿。

    不懂魔法,但阿诺尔还有药剂帮忙。一下午时间,阿诺尔已经调了一些可能用到的药剂,想混进宫殿应该不成问题。

    今晚的阿诺尔为了方便潜入换上了一身黑衣,到达城主宫殿后,阿诺尔装作路人围着宫殿周围转了一圈,然后惊喜地发现后面的围墙竟然有一扇铁门,应该是为了方便装的。

    原本阿诺尔打算翻围墙进去或者模拟守卫的盔甲混进去,就像在莱空城一样。这回倒方便了,现在只等街上没人,自己便能轻松地潜入宫殿。

    耐心这种东西阿诺尔早在黑塔就磨炼出来了,相信就连一些成年人在这方面都不一定有阿诺尔做得好。

    阿诺尔耐心地缩在一个能看见后门的角落里等待着,已经是夜晚,街上的行人已经是屈指可数,倒是不少巡逻的守卫经过,给阿诺尔的潜入增添了一点点麻烦。

    观察了一阵后,阿诺尔已经摸出了守卫们经过的时间,卡好时间,左右看街上并没有人,阿诺尔弓起身,鞋底爆金颗粒覆盖,一声沉闷地响声之后,阿诺尔人已经冲到了后门旁边,完全无视锁这种东西,拉开一条门缝,从门缝中挤了进去,关上门,从角落冲出来算起到进到门里,整个过程不到三秒。

    即使守卫听到不对劲的声响,赶过来的时候也什么都见不到了。

    门后面如阿诺尔所想,并不直接是围墙的里面,两米厚的围墙怎么可能只装一个单薄的铁门?

    这里似乎是一个房间,不过说是房间都有些勉强,这个房间只有前后两扇门。

    伸出手指在门上戳了一个洞,一只眼睛凑上去观察,从这个洞所看到的视野里并没有守卫。为了安全起见,阿诺尔上下左右又戳了好多个洞,依旧没有看到人影后,才打开门顺着门缝挤出去。关门的同时不忘把门上的洞填满。

    出来以后阿诺尔发现了这里看不到人的原因——铁门的位置是在围墙的后面,门的另一边,也就是围墙里面,当然也是宫殿的后面,这里的空地面积很小,而且看样子这里久经打扫,地上的杂草已经不少了。

    不再地上留下丝毫痕迹,阿诺尔轻巧的潜入了宫殿。

    而关上门的时候,阿诺尔的全身已经被盔甲包裹住,之前在角落里等待时,阿诺尔早已将守卫身上的盔甲样式记住,现在还原出来没有丝毫难度。

    不过阿诺尔也是赌了一把,他在赌宫殿里的走廊里的确有守卫在巡逻,而且还是单独巡逻。

    当走上走廊之后,向前走了不远,看到一个盔甲从尽头的拐角转出来,阿诺尔不禁感叹自己运气确实不错。

    亚丝娜已经调查好城主所在的楼层,这个时间希望城主还没睡觉,不然自己闯进城主的卧室不相信看到穿着简单的城主夫人,那自己的任务可能就出偏差了……

    也许是因为守卫力量主要掌管在城主的弟弟手中,宫殿里的守卫少的出奇,阿诺尔都在感慨自己一进来就碰见一名实在是运气使然。

    按照惯例,城主这个时间不是在卧室,就是在书房,先去位于二楼的书房一趟,找不到人的话再去三楼卧室。

    来到书房门前,看到门缝里的亮光,阿诺尔头盔下的嘴角翘了翘,今晚的运气果然不错。

    宫殿里的守卫已经少到让阿诺尔看都不看周围直接推开了书房的门,却发现城主衣衫不整地抱着一名同样衣衫不整的女子,女子两手支在书桌的边缘,城主在她身后不断地用下半身撞击着女子,女子半抿着嘴唇,眼神迷离妩媚,城主双目瞪圆,大展雄风。

    刚打开门时两人粗重的喘息声把阿诺尔吓了一跳,而突然打开的门也将两人吓得停住了动作,以至于阿诺尔和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城主才想起他们两人的身体还连在一起……

    “你是什么人?没有我的允许谁让你进来的!”城主大发雷霆,如果不是他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话的话,他的话可能更有威严。

    阿诺尔没有说话,而是关上了门,对城主说道:“任务是我接的。”

    一句话,顿时浇灭了城主的怒火,城主尴尬地整理好衣服,轻咳一声问道:“那任务已经……”

    “还没开始,”阿诺尔毫不担心地说道:“一个金币就清理掉一个组织,阁下是真的穷困潦倒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不过看您刚才的样子,不光不潦倒反倒还挺滋润的。”

    城主一个大男人脸“唰”地一下变得通红,倒是那名女子缓步走到城主侧前方站定,婷婷大方地问道:“阁下真会开玩笑,一个金币是我们和公会共同协商之后得到的答案,如果阁下有什么不满,也应该去公会寻求解释啊,难道阁下这么晚潜进来是专程看我俩的笑话的吗?”

    “哈——哈——哈——”一阵完全没有感情色彩的笑声,这已经不能说是勉强了,完全是在刻意的嘲讽。笑声戛然而止,阿诺尔低沉地声音从头盔里传来:“你们没有全盘托出,发布的任务没有任何线索,所有的线索需要我们亲自收集,不算这个,那盗窃团体背后站着的人是谁你们会不熟悉吗?如果到现在你们还认为一个金币作为赏金很合适的话,那我们会选择把任务单重新挂回去。”

    女子和城主对视一眼,声音温婉地说道:“那先生认为多少赏金算合适呢?”

    阿诺尔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两人身上扫过片刻,才开口道:“难怪呢,身为一名城主,这种事情都需要你夫人帮你处理,你当初是怎么当上城主的?我要是你弟弟我也造反了。”

    这回城主开了口:“先生还是说下任务的事情吧。”

    “啊——”阿诺尔突然从原地跳了起来,空中转了个圈,发出一声烦躁地吼声,然后指着城主喊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磨叽,你往后站!我和你夫人说!”

    阿诺尔两手在胸口处向上平举,似乎是在调整呼吸,完毕后才看着城主夫人说道:“我们的确查到了那个盗窃团体的据点,不说赏金的问题,我们想把那里清除掉也不难,但之后呢?

    原先一直是城主的兄弟负责围剿吧,你们相互之间也心知肚明,据点被灭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想起的就是城主,而现在卢奥城的守卫力量在谁那里不用我说了吧,知道为什么这宫殿里的守卫这么少吗?那是因为没有必要!

    就算你们要和他把矛盾摆上明面,有宫殿里的这些守卫做内应,不用一天时间就能把你们控制住!

    某个麻瓜城主还以为他自己背着别人组织起来的力量很强大呢,他就从来没想过没准自己努力了半天却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城主的脸色变得铁青,指着阿诺尔吼道:“你来到底是干什么的!要是不想……”话没说完,城主便被女子拦住,女子纤细的眉毛微皱:“阁下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已经有了明确的证据?”

    阿诺尔摊摊手:“证据?不过是猜的而已。”城主正要发作,阿诺尔一拳锤在墙上抢先说道:“不过既然身为城主,这点顾虑都没有吗?那你还不赶快让位?难道一辈子都要靠女人吗?”

    “先生言重了,既然身为夫妻便是要共患难,哪有什么靠不靠的道理。”女子淡然地说道。

    阿诺尔点点头,实际上却是盔甲小幅度地晃了晃,不急不缓地说道:“我这个人比较爱开玩笑,所以可能说的话有些不合适,还请见谅。”

    一听这话,城主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很多,女子也放开了抓住城主的手,正要说一些客套话,就听阿诺尔继续说道:

    “也许是你们的视觉误导,我进来之后把你们说成了夫妻。很抱歉,进入宫殿以后,我以为这个时间城主已经睡下了,便先去了一趟卧室。”说到这儿,阿诺尔忽然不说了,而对面的两人表情很明显地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城主,原本缓和的脸再次铁青,额头甚至还是渗出细微的汗珠。

    就连一直以来表现沉稳的女子也明显慌了神,游移不定地眼神很好的反应了主人的心情。

    一句话,原本中立的主动权顿时易主。阿诺尔像在自己房间一样,悠闲地从二人眼前走过,一屁股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沉重的盔甲把让沙发陷进一个大坑。

    一旦坐下,阿诺尔便不再出声,甚至开始悠闲地吹着口哨。

    终于,还是城主最先沉不住气,脸色阴沉地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阿诺尔摆摆手,手指点了点城主身旁的女子道:“让她和我说话,你放心我不是对她感兴趣,只是对你提不起兴趣而已。”

    女子悄悄握住城主早已攥紧的拳头,对阿诺尔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阿诺尔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指着女子对城主说道:“看看,看看人家是怎么说话的,想想别人是怎么思考的,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问那种白痴问题,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但如果没了你身边这位,你真的混不到今天。”

    “别说我说话说得难听,你听了觉得不好受,那是因为我说对了!”

    阿诺尔毫不客气地数落着这位卢奥城城主,而城主涨红着脸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女子安慰地把城主的拳头送开,与他十指相握,对城主说道:“还看不出来吗,这位先生的真正目的?先生冒着危险潜进来难道只是为了讽刺你的?”随后又对阿诺尔说道:“既然阁下打算帮助我们,何必非要用这种摸黑自己的方式呢?把话放在明面上不好吗?”

    阿诺尔轻松地向后靠去,慢悠悠地说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自从进来就一直在说废话,终于可以说一些正经的话了。”

    “长话短说,我为了谋取到更多的利益,你们也是为了守住城主的权利,这是一桩互惠互利的交易。不过我认为,当其中一方为对方带来了更大的利益,就有权利得到更多的收益,这一点不反对吧?”

    “您说的很对。”女子同意道。

    “很高兴达成一致,”阿诺尔微微点头:“如果我说我不仅能帮你把那个盗窃团体清理掉,还能帮你把你兄弟手中的权利夺过来,那我是不是应该受到很大很大的奖励?”

    这回女子倒是显得很吃惊,城主反而很冷静地思考,很显然阿诺尔的那番话给了他不小的震动。

    女子没有代替他说话,而是鼓励地握着城主的手。思考了很久,城主才缓缓说道:“我知道我不是这块料,你说的没错,这么些年如果没有温蒂的帮助,我不可能会有今天这样的地位。你应该猜到了,温蒂的确不是我的妻子,但却是一直帮助我的人。如果不是世俗的眼光和地位原因作祟,就算她是我妹妹又怎样?我依旧会娶她!”

    被唤作温蒂的女子脸上升起一层淡淡的红晕,低声对克莱,也就是自己的兄长说道:“这种事不要说出来啊……”

    克莱严肃地看着阿诺尔道:“阁下今天的一番话将我唤醒,我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不能总是依赖温蒂。”

    阿诺尔看着十指相扣的两人,不禁暗暗庆幸,幸好有头盔,不然自己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两人呢?

    自己压根就没去过三楼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