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六章 亡灵魔法的气息

魔金法则 第七十六章 亡灵魔法的气息


    新吸收的这种金属到底不能和爆金绿光相比,到了凌晨左右,阿诺尔就已经吞食了足够的量,剩下的提炼则不需要他刻意费心,体内的能量团自己便能完成。

    离天亮还有不少时间,阿诺尔其实挺想溜出城去四处转转,从小他就不是个安分的人,可这个时候街上空无一人,自己一个人出去乱转未免显得太白痴了……

    正当阿诺尔无聊的在房间里乱转,思考接下来要干点什么的时候,房间的门把忽然无声地向下扭动。

    几乎是瞬间,阿诺尔冲到床边,将枕头塞进被子里,假装成有人睡觉的样子,自己翻身滚进了床底下。

    为了开门不发出声音,门把转动得很慢,给了阿诺尔足够的准备时间。在没有弄清楚来人有什么目的,阿诺尔还是选择谨慎一些,不过潜意识告诉他这里并没有什么危险。

    当从床下看到两双赤裸的小脚时,阿诺尔开始懊恼自己对潜意识太过信任,在莫扎特城没有什么比那两个丫头更危险了,如果有的话,就是两个丫头一同在夜里偷偷摸进自己的房间……

    两双脚丫脚掌着地,加上地上厚厚的地毯,想要不发出声音并不难,两人一左一右走到床边,迈腿爬上了床。

    阿诺尔默默叹了口气,耐心等待着。

    “啊——”希德嘉的尖叫声如阿诺尔预测的一样响起,她们应该想不到这个时候在床上的不是阿诺尔本人吧。

    “阿诺尔不在?他去哪了?”蓓沃芬的声音。

    “不,不知道,难道他离开了宫殿?可是这么晚他会去干什么呢?”希德嘉的语气不难听出,她还是在担心阿诺尔。

    “嗯……”蓓沃芬沉疑了片刻,忽然说道:“难道他和那个大胸侍女去爱爱了?”

    阿诺尔死死地把嘴闭住才没有发出声音,蓓沃芬果然不出阿诺尔的期待,依旧是语出惊人,也幸好阿诺尔做好了心理准备,才不会太过惊讶。

    “不,不是吧……”从希德嘉的话语里不难听出有浓浓的怀疑,阿诺尔无奈地摸了摸额头。

    “不要告诉我你看不出来那两个人不是普通的主仆关系,你只不过是不想承认罢了。”蓓沃芬很不客气地说道,阿诺尔已经能想象到希德嘉此时的表情了。

    “……我还是相信他,现在没有和亚丝娜在一起。”希德嘉的话让阿诺尔默默叹了口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受到两个小丫头的青睐,自己貌似没做什么啊?

    而且一想到某一天她们得知她们认识的阿诺尔是个不存在的人,阿诺尔心里就堵得难受。

    尽管他能眼睛不眨地杀掉三个壮汉,但让他对两个孩子这般欺骗,他实在是……

    不等两人继续说下去,阿诺尔从床底下钻了出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说道:“大晚上你们不睡觉跑到这里干什么?”

    因为房间里没有开灯,两个丫头是摸黑溜进来的,阿诺尔起身时动作轻缓,加上地毯的帮助,直到阿诺尔出声前,两个丫头根本没有注意她们旁边多出了一个人。

    “啊——”希德嘉和蓓沃芬被吓得惊叫,好在阿诺尔的声音对两女很是熟悉,及时停止了尖叫,这才没有引来守卫。

    “你怎么钻到床底下去了?难道你有在地上睡得习惯吗?”为了掩饰尴尬,蓓沃芬用生气来作伪装,阿诺尔想分辨出来并不困难。

    “察觉到有人进来,下意识地躲在床底下了,因为家庭的关系,需要时刻保持警惕。”阿诺尔说完,拳头早已攥紧,说谎,什么时候已经如此娴熟了?

    “你们还没有说你们跑到我房间里的原因,希望这个原因能得到我的理解。”阿诺尔转移话题,也是为了转换自己的心情。

    “我们,突然想起一件事,想要来告诉你……”希德嘉支支吾吾地说道,尽管光线不好,但阿诺尔还是看到希德嘉的脸上泛起红晕:“明天,父亲朋友的儿子要来莫扎特城,他也是为了参加这次比赛,但因为……他……”

    “那家伙莫名其妙地对姐姐有好感,所以姐姐怕你明天收到莫名其妙的恶意,过来向你解释一下……”蓓沃芬抢过希德嘉的话继续说道,完全无视姐姐已经红的发烫的脸蛋,希德嘉更是紧张地暂时失去语言能力。

    阿诺尔点头:“好吧,我会注意躲着他的,对了,要不要我先搬出去几天,等比赛……”

    话还没说完,两个女孩异口同声地喊道:“不行!”然后是有些尴尬的沉默,阿诺尔叹了口气,放弃了自己的打算。

    “你们已经通知到了,现在为什么还在我的床上躺着?”阿诺尔装傻充愣,问道。

    希德嘉刚把视线转向蓓沃芬,蓓沃芬一翻身钻进被子里,夸张地叫道:“不好,这张床竟然被施了魔法,我被床吸住,动不了了!希德嘉你呢?”

    希德嘉也钻进被子里,不过不难听出她的声音里带着极力掩饰的笑意:“啊,我也动不了了!阿诺尔快救救我们!”

    阿诺尔心里感叹她们到底还是小孩子啊,这种“手段”只有在她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用出来,才让人觉得丝毫没有违和感。

    “啊,既然你们被床吸住了,没有办法,你们只能在这里过夜了,”听阿诺尔说话,两女还没来得及兴奋,阿诺尔下一句话让她们脸上的笑容瞬间褪去:“看来这张床被施加了魔法,那我怎么可能笨到爬上去被吸住,我去沙发上睡觉,晚安,小公主们。”

    阿诺尔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床上默无声息躺着的两女,似乎是随口不经意地说道:“唉,要是你们没有被吸住就好了,我就能在床上睡,你们也就能回你们的房间了。”

    这回补的一刀,彻底让两女的打算落空,离开?还不如在这里睡呢!起码也是和阿诺尔共处一室啊。

    不过貌似阿诺尔并没有注意,两女在被子的遮盖下,搂着阿诺尔的枕头,小鼻子微皱,偷偷吸着上面阿诺尔独有的气息,皆是无声地偷笑起来。

    阿诺尔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体内能量团快速地旋转着,粘稠的能量团周围是淡白色的雾气,这些正是还没来得及提炼的金属能量,经过这一晚的提炼,早晨应该就能全部提炼完成了吧。

    一夜无话。

    —————————————————————————————————————————————

    无论两个女孩起得再早,都不可能先于一个晚上没有睡觉的人,希德嘉从睡梦中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坐起身望向沙发,当看到沙发上并没有人影,这才在失落情绪的帮助下彻底清醒了过来。

    阿诺尔呢,一大早就离开了城主宫殿,在街上四处乱绕,很多店铺很早便开始营业,一方面阿诺尔想碰碰运气,能不能遇上有特殊能力的金属,另一方面也是想多了解一下莫扎特城。

    和那两个丫头出来,游览便成了一种锻炼,两臂各挂着一个不轻的负重,再美丽的景色也没心情去欣赏了。

    莫扎特城的建筑风格就和其他城市有很大的区别了,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会和音乐扯上关系,尤其是中心广场的音乐喷泉,不难看出在地下有一个以魔晶为动力源的装置,将水从地下挤出,而水柱的高低起伏竟然能和音乐的节奏相呼应,看得阿诺尔惊叹不已,能想出这种装置的人一定是个天才。

    在一些乐器的店铺,阿诺尔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金属,倒是发现了一件从未见过的乐器,一个名为八音盒的小盒子,廉价一些的通过手摇摇杆,清脆的乐声响起,组成优美的旋律。还有一些比较昂贵的,则是通过镶嵌魔晶作为动力源,不需要手摇,音乐会一直循环直到魔晶用完,而想把最低级的魔晶通过这种方式耗费完,大概能用坏十个八音盒。

    阿诺尔对这种乐器很好奇,店主也很热心,拆开了一个八音盒为阿诺尔讲解发声的原理,让阿诺尔再次感慨自己见识浅薄。

    直到太阳大亮,阿诺尔才往宫殿走去,这个时间莫扎特城已经完全苏醒过来,整个城市的上空再次飘荡着各式乐曲。

    快到宫殿的大门时,阿诺尔神色一动,立刻闪身进一旁的小巷里,偷偷看向宫殿门口。

    此时城主以及希德嘉蓓沃芬都在门前站着,应该是在等城主那位朋友的儿子。

    不过等一个晚辈需要城主亲自来迎接吗?看来这个“朋友”应该很不简单。

    大约十五分钟,一辆颇为豪华的马车进入阿诺尔的视线,看城主的反应,那里面应该就是那个朋友之子了吧。

    马车停在宫殿门口,肖邦笑呵呵地迎了过来,马车门打开,一名颇为英俊的男子从车上下来,微笑着和肖邦拥抱,马车上又下来两位,但从服装上看和男子似乎并不对路,与男子的华袍不同,两人是一身黑色长袍,带着同样黑色的礼帽,男子似乎正在向肖邦介绍这两人,不过从希德嘉和蓓沃芬的表情里不难看出,两女似乎并不认识那两个黑袍人。

    阿诺尔并没有打算现身,毕竟自己才算是外人,何必掺和呢。

    等六人进入了宫殿,阿诺尔也就从巷子里拐出来,朝宫殿走去。他们应该回去大厅那里吧,自己趁机能溜回房间。

    但快到宫殿门口时,阿诺尔突然嗅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这股气息他并不是很熟悉,但却能立刻分辨出来——这是亡灵魔法的气息!

    这股阴冷森寒的感觉,错不了,绝对是亡灵魔法独有的气息,而他敏锐的感知力则告诉他,这股气息的源头,在那辆马车里面!

    阿诺尔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路过马车时往里瞟了一眼,车厢里空荡荡的,而这时车夫挥动缰绳,马车的轮子滚动起来。

    “不对劲!难道那三个人之中有邪法师?”阿诺尔皱着眉头看着宫殿大门,毫无疑问有人在车厢里施展过亡灵魔法,唯有这种魔法施展过后,魔力粒子经久不散,就像附骨的蛆虫,因为亡灵魔法几乎间接和厄运划等号。

    这个时间来到莫扎特城,到底有什么打算,难道目的是这次比赛?

    这已经不能置身事外了,阿诺尔轻咳了一声,似乎是在缓解心头的疑惑,快步走进宫殿。

    —————————————————————————————————————————————

    “亚格啊,你也有快一年时间没来莫扎特城了吧?一年不见你比以前高了不少啊。”肖邦笑着对亚格说道,他在不接触音乐时还蛮正常的。

    “托您的福,我不光身高高了不少,在音乐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进步,这次也是打算参加庆典的选拔赛才来麻烦您的。”亚格的微笑很迷人,配上他英俊的外表,杀伤力顿时上升一个档次。

    不是希德嘉不喜欢俊美的男子,实在是因为——亚格他已经十八岁了,整整比希德嘉大八岁!这也是肖邦一直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尽管亚格已经几次表示出对希德嘉的好感,但碍于好友的面子,肖邦只能推脱说等希德嘉再大一些吧。

    肖邦和亚格笑谈,希德嘉和蓓沃芬紧紧跟在后面,原本她们是不想离亚格这么近的,但身后两名黑袍人所散发的阴冷气息实在让她们很不舒服,下意识地想远离他们。

    “你们大清早赶过来,一定很劳累了吧,马车那东西坐久了也很难受的。希德嘉,你去给亚格和他的朋友准备房间,我还有不少事情要忙,先离开了。”肖邦和亚格再次拥抱,匆匆往书房走去。

    希德嘉看着微笑着看着自己的亚格,没有说话,径直地往客房方向走去,礼貌性地说了句:“跟我来。”而蓓沃芬则完全视亚格如无物,亚格笑笑没有介意,他早已习惯蓓沃芬的态度,她能出来见自己一面,自己就已经很荣幸了。

    希德嘉给两名黑袍人安排好了房间,正要推开另一间客房,亚格却开口道:“希德嘉妹妹,难道你要安排我睡客房吗?我在这里也住过几次,每一次都是顶楼那个房间啊,怎么一年没来,就从顶楼降到一楼了呢?”

    希德嘉轻咬嘴唇,尽管不喜欢亚格,但礼数却不能差了。情急之下希德嘉编了一个借口:“那件房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了,不像客房这边每天都会开窗通风,那个房间的空气很差的。”

    亚格并不在意,笑道:“没有关系,我又不是不会打扫,开窗换完气我再进去不就行了。”

    “哪能让您住那种房间呀……”希德嘉还想找借口,但亚格毕竟是比她大八岁,她什么心理难道还猜不出来吗,一句话直接堵住了希德嘉的嘴:“我只是想住在你的隔壁,这样鲁莽的话就一定要让我说出来吗?”

    希德嘉被憋得说不出话来,亚格却见希德嘉脸颊微红,以为她是在害羞,面色不变心里却偷笑。

    偏偏蓓沃芬视亚格如无物,压根没有为希德嘉解围的意思,可怜的希德嘉完全找不到拒绝亚格的借口。

    只能让亚格住那个房间了,打不了,让阿诺尔和自己……和自己住一间……

    这个念头冒出来,希德嘉连忙抑制住脸红,也不再找借口了,快步朝顶楼走去。

    打开原本是阿诺尔的房间的门,亚格很不客气地走进去,环顾了一下房间,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肯定有定期做清洁的吧。”

    希德嘉并不想和他待的时间太长,礼节性地说道:“那这些日子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我和蓓沃芬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说完蓓沃芬迫不及待地拉着希德嘉离开。

    亚格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着急,对于如何获得女孩子的欢心,他还是有很多经验的,他有信心在这些天让希德嘉对自己产生兴趣,至于蓓沃芬,一个目中无人的小丫头并不能让亚格提起兴趣,热脸贴冷屁股的行为没有人会喜欢的。

    希德嘉被蓓沃芬拉到她的房间里,蓓沃芬此时的心情并不好,直接质问道:“为什么不拒绝掉他?阿诺尔该怎么办?难道那家伙比阿诺尔还重要吗?”

    希德嘉轻轻顺着蓓沃芬的头发,语气很温和地解释道:“亚格他是父亲朋友的孩子,我们不能冷落了他,至于阿诺尔……”希德嘉在蓓沃芬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蓓沃芬的小脸立刻多云转晴,张开双臂抱了抱脸颊微红的姐姐。

    此时的阿诺尔也在顶层,不过却是在蓓沃芬的练琴房,走廊里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果然那个亚格要住在希德嘉隔壁,幸好自己提前遛进房间把一些痕迹清理掉,不然多少会被察觉房间里不久前还住过人。

    在嗅到车厢里的亡灵魔法的气息之后,阿诺尔便决定这段时间还是小心一点,这个亚格他还没有近距离接触,不清楚他的状况,不过三人之间肯定有亡灵魔法的使用者,至于是不是邪法师还待定,但这个时间点的确很微妙。

    这件事要和那两个小丫头说一说,至于怎么把两女吸引过来,对于阿诺尔并不难。

    打开琴盖,挑了挑琴椅的高度,阿诺尔手指如翻花蝴蝶般在琴键上跃动,优美的音符不断充斥着房间,阿诺尔已经能轻松地演奏出一些偏难的曲子,不得不说他的身体接受能力实在是有些夸张。

    不出半分钟,密室的门猛地被推开,蓓沃芬直接朝阿诺尔扑了过来,感受到身后的微风,阿诺尔的手离开琴键,无奈地接住蓓沃芬。

    细心的希德嘉把门关住,她可没有蓓沃芬这样的胆量,尽管她也想和蓓沃芬一样扑进阿诺尔的怀里……但性格使然,只是站在阿诺尔身旁,眼睛里跳动着欣喜的光芒。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们还以为你去找你的大胸女仆了。”蓓沃芬毫不客气地用脑袋拱阿诺尔的肚子,把自己头发弄得如鸟巢一样杂乱。

    “刚回来不久,不过看样子我不能在那个房间了,正好……”

    “正好你可以来我们房间啊!”蓓沃芬眼睛眨呀眨,她似乎认为这种方式效果很出众,不过下一秒立刻收起表情,指着希德嘉说道:“这是出姐姐的主意。”

    瞬间被出卖的希德嘉满脸通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阿诺尔拍拍蓓沃芬的小脑袋,说道:“有一件正事要和你们商量,这段时间我就尽量少露面,如果真碰见了,就说我是在和蓓沃芬学习钢琴,那两个黑袍人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但不对劲,所以我要偷偷观察一下,没准和我家族的仇人有关呢。所以这段时间就需要你们帮我打掩护了,拜托了。”

    希德嘉和蓓沃芬对视一眼,这些天相处下来,两女也大致摸到一些阿诺尔的性格,如果不是十分重要的事,他是根本不会开口的。

    但见到阿诺尔委托,或者说是依赖她们,她们真的很高兴!

    “我们当然会帮你了,而且我们也会多注意那两人的。”希德嘉微笑着说道。

    阿诺尔摇头道:“我并不希望你们去接近他们,这样很危险的。”

    刚刚说完,阿诺尔便发现这句活啊说的有问题,果然,两女的眼神里泛着奇异的光泽,阿诺尔暗骂自己太不谨慎,明明不打算和她们走的太紧,但刚才那句话势必会引起误会。

    赶忙岔开话题,阿诺尔问蓓沃芬一些关于钢琴的问题,希望两女把刚才的话忽略掉……

    怎么可能会忽略掉!蓓沃芬完全没有听见阿诺尔的问题,大眼睛看着阿诺尔的脸,早已魂飞天外了。

    唉——真是……该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