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七十二章 决定参赛

魔金法则 第七十二章 决定参赛


    当阿诺尔睁开眼睛时,阳光已经洒进了房间,迎着阳光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昨天晚上是真正的不眠之夜,莫扎特城的居民并没有放过阿诺尔,要不是广场实在挤不下人了,人们一定会起舞。

    庆典一般热闹的夜晚持续到凌晨两点多,最后连城主都惊动了,好不容易才在守卫的帮助下挤进人群,小小的利用了一下私权让众人快去休息,这才将阿诺尔解放出来。

    城主知道阿诺尔是外来人员后,热情地邀请阿诺尔到他的宫殿休息,于是阿诺尔和亚丝娜省了一笔住店钱,和城主来到了他的宫殿。

    很凑巧的是,这天夜里似乎是阿诺尔太过亢奋的原因,对绿光的提炼工作进行到了尾声,阿诺尔急忙把亚丝娜拉进房间锁上门,在亚丝娜的惊呼声中飞快地把她全身上下扒的一丝不挂扔上了床,抱着这具有些发烫的娇躯闭上眼睛,全身心投入到提炼绿光的工作中去。

    亚丝娜现在还没醒过来,没有人想阿诺尔一样精力旺盛地不需要睡觉,昨天晚上她站在人群中听着阿诺尔的演奏直到凌晨,也是累的不轻。

    阿诺尔张开十指又合拢,绿光完全吸收后,他的身体仿佛也被提炼了一遍,尽管从外表看看不出什么变化,但阿诺尔却觉得体内充满了力量,直接抬手将巨头锤召了出来,果然,即使是实心的巨头锤阿诺尔也能很轻易的举起。

    阿诺尔有信心一击把那个黑不溜秋的米勒打成终身残疾。

    体内的能量团也发生了不少变化,原本只是有大量绿色光点糅杂在其中,现在整个能量团变成了墨绿色,而且要比之前凝实不少,不过卖相不太好,这个颜色这个形状,像极了低级魔兽史莱姆……

    反正只有自己能看见,倒也不丢人。

    从三年前“左”“右”觉醒到现在,阿诺尔吞噬了黑铁,锻钢,爆金,粉红金属以及绿光,体内的能量团从最先的气状变成现在的浓稠胶态,阿诺尔猜测会不会之后变成液体再到最终的固体?

    阿诺尔很期待到那时自己的身体会发生什么变化,不过到现在他已经吞食了五种金属,也只是离液态近了一步,到完全转化成液体还差得很远。

    自己还要吞食更多的金属才能变得强大,而且还得是种类不同的金属,他已经试过,现在再吞食黑铁和锻钢吸收的能量微乎其微,已经达到吃掉一吨黑铁而体内能量团毫无波澜的恐怖程度,要是紧靠黑铁和锻钢,他把自己家的矿山全吃干净也没有太大作用,到那时不说罗伯什么反应,席尔多肯定会疯掉的。

    变强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事情,在拉斯加顿还有他的亲弟弟在觊觎着赫芬斯家的资源,他从黑塔解放出来并没有回家也是为了躲避路德,这三年时间路德的力量在飞快的变强大,而且路德本身还是个不弱的魔法师,起点就比阿诺尔这个魔法废材高不少,所以阿诺尔离开了自己的家乡,来到人生地不熟的这里。

    不怕说的难听,阿诺尔其实是被迫离开的。

    这一点相信路德自己也清楚,不光是他,塞西莉娅,丽贝卡,琳,贾博尔罗伯他们都清楚,但涉及到大家族的暗斗,别说他们这些外人,就连塞西莉娅都没有办法,在阿诺尔恢复自由之后,她继承赫芬斯家族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先把拉斯加顿放在一边,在斯巴达克,还有那两个神秘的斗篷人,再过不久他们在斯巴达克军队也就站稳了脚跟,到时候一直和斯巴达克争纷的拉斯加顿也会陷入不小的麻烦。

    而且阿诺尔还打着拉斯加顿第一道防线的幌子,没准鲁尼古纳也会找拉斯加顿的麻烦吧。

    这两件事是阿诺尔猜测注定会发生的事,但他并不能估计出具体时间。他离开拉斯加顿也有避开战争的意思,如果真的发生战争,他作为赫芬斯家族的长子一定会被派往战场,就算他不会魔法,相信路德也会从第一继承人的角度逼迫阿诺尔出战吧。

    再看这里,刚离开拉斯加顿没半个月,他就已经招惹了不少麻烦,莱空城他是不能再去了,在盗贼公会里又惹了艾吉的小队,还真是一点都不太平。

    如果阿诺尔知道现在因为被他杀掉的三兄弟的事,盗贼小镇都被封闭,一定会仰天长叹的。

    “还是走好脚下的路吧,即使前途未卜,后面还有名为‘麻烦’的追兵。”阿诺尔心里叹道,扭过头看着还没醒来的亚丝娜,嘴角的角度柔和了一些。

    起码自己还是有人陪着不是吗,要学会知足生活才能变得更轻松。

    食指微弯第二节指节轻轻刮过亚丝娜纤长的睫毛,亚丝娜眼睛一颤,眼皮抬起一条缝,看了看手的主人,嘟囔了一句:“早~”又闭上了眼。

    阿诺尔不禁起了玩心,话说他玩心本来就很重,发出一声邪恶的“嘿嘿”声,将亚丝娜盖着的被子掀了起来。

    “啊——”亚丝娜顿时睡意全无,蜷起身子用手捂住私处叫道:“我没穿衣服把被子给我!”

    阿诺尔把被子团成一个球砸在亚丝娜身上:“快点起来,我们还得去见莫扎特城的城主呢。”

    说完阿诺尔从床上跳起来,推开了窗户,让新鲜的风吹进来,驱赶掉房间里还带着困意的空气。

    趁阿诺尔背过身去,亚丝娜赶忙套上衣服,嘴里无声地发着牢骚。

    等亚丝娜收拾完,阿诺尔打开房间的门,门两边的守卫立刻向他鞠躬,阿诺尔回礼,由守卫带着两人去见城主。

    城主的宫殿样式和莱空城的城主宫殿差不多,不过少了富丽堂皇的装饰,而多了很多艺术的痕迹,每个走廊的拐角都放着一台放声机,这是以魔晶作为核心将音乐记录并保存下来的中型音乐盒,每个魔晶只能存一支曲子,好在放声机对魔晶的等级没什么需求,最低级的魔晶也能起作用。

    墙壁上是一些壁画,全是和莫扎特城的历史有关,或者刻着哪首名曲的创作经历。

    路过大厅,大厅正北的墙上挂着一张巨型肖像,一个白色卷发的男子手里拿着曲谱,目光很是深邃。

    守卫见阿诺尔正在看巨幅肖像,骄傲地说道:“那就是这座莫扎特城的创始人,同样这座城市也是用他的名字来命名的,在建城之前他就是一位远近闻名的音乐大师,到现在公认的最经典的乐曲都是出自他手。”

    阿诺尔点点头,跟着守卫来到了城主会客的房间。

    守卫敲了两下门后打开了门,城主正浏览着纸稿,见来的人是阿诺尔立马起身迎了上来,笑着说道:“怎么这么早就起了,昨天睡得那么晚应该多休息一下啊。”

    阿诺尔笑着和热情的城主拥抱了一下,回道:“平时养成早起的习惯了,无论晚上睡得多晚早上都会这个时间醒来。”

    “这个习惯很好,对了,昨天情况有点乱,没有正式作自我介绍,我是莫扎特城现任城主,肖邦,郑重地欢迎两位来到音乐之城!”肖邦笑着说道:“这些是场面话,身为城主必须说的,不过作为音乐爱好人,那些话我听了都烦,还是说一些有意思的话题吧。”

    城主也没有忽视亚丝娜,赞叹了一句“您头发的颜色很漂亮”,自来熟地搂着阿诺尔的肩膀来到桌前,拿起纸稿给阿诺尔看:“这是我前几天写的谱子,现在还在修改,你看一下哪里有可以修改的地方。”

    阿诺尔连连摆手:“您太抬举我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音乐爱好者,哪能……”

    “你太谦虚了!”肖邦丝毫不掩饰对阿诺尔的夸奖:“其实我在一点的时候就到了广场那边,听了一个小时然后才露的面,你那天生的领导能力真是我见过最出色的,我其实挺后悔的,要是你刚到广场我就赶到,就能见识一下仅凭简单的打击声领导整个团队的。所以你就不要说那些话了,过度的谦虚可就成了虚伪喽。”

    阿诺尔也不好意思再矫情下去,接过乐谱看了看,然后和肖邦讨论起来,肖邦听了两句,眼神大亮,不过还是将激情压了下来,招呼亚丝娜随便坐,之后和阿诺尔兴奋地研究起来。

    亚丝娜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一个没有一点城主架子的中年男子搂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冲着乐谱指指点点,激动时拿笔在上面圈圈画画,零星的吐沫如流星般划过。

    足足半个小时,肖邦才松开了阿诺尔的肩膀,阿诺尔趁机直起腰来活动筋骨,半个小时保持着一个费力的姿势,即使他的身体能力远超常人也是很累的。见亚丝娜捂着嘴偷笑,阿诺尔偷偷冲她做了个鬼脸。

    此时城主已经暂时地失去了语言能力,顾不得坐下,拿着笔趴在桌上涂涂画画,阿诺尔摊了摊手,点了点房间的门,亚丝娜会意,两人轻手轻脚地走出了房间,而注意力全集中在乐谱的肖邦连关门的声音都没有察觉。

    阿诺尔和门口的守卫解释了一下原因,相比守卫们都清楚自己的城主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不好意思地和阿诺尔道歉,还没等阿诺尔摆手,一个清脆地道歉声从身后响起:“真,真是十分抱歉!”

    扭过头来,才看到是一个小女孩,应该是急忙跑过来的,两只手按在膝盖上,便喘着粗气边道着歉:“我父亲,他一说到音乐就进入了近乎癫狂的状态,我猜他就会把两位忽视掉,于是急忙赶了过来。”

    亚丝娜轻轻拍着小女孩的背,示意她不用急,先缓过气来。

    小女孩深呼吸以最短的时间调整过来,右手抚胸微笑着说道:“我是莫扎特城现任城主的大女儿,请允许我代替我那不负责任的父亲向你们表示诚挚的欢迎,欢迎两位来到莫扎特城。”

    亚丝娜和阿诺尔对视一眼,阿诺尔笑着摸摸女孩的头:“看样子你比你父亲要可靠的多啊。”

    “很抱歉家父一涉及到音乐方面就失去了理智,”小女孩扶额一副苦恼的样子,这个表情配上这个语气,和她的年龄十分不符。

    “能冒昧问一句,你今年多大了?”亚丝娜温和地问道。

    “刚过十岁生日,”说完小女孩忽然惊呼一声:“啊!不好意思,我竟然没有介绍我的名字,十分抱歉!我叫希德嘉。”

    “我不希望你太过拘束,其实我们比你大不了几岁,”阿诺尔说道:“那能麻烦你带我们参观一下这里吗?”

    “乐意至极!”希德嘉微微行礼。

    这时阿诺尔忽然凑到亚丝娜耳边用仅有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我说了谎。”

    亚丝娜一头雾水,不明白阿诺尔这是要干什么。

    阿诺尔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道:“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只有我,你的年龄可是比她的两倍还多呢。”说完抛下气得满脸通红的亚丝娜,跟着希德嘉身后问这问那,亚丝娜只得把这口气咽下,愤愤地冲阿诺尔挥了挥拳头。

    希德嘉表现出了远超年龄的成熟,给阿诺尔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以前的他也是这个样子吧。

    一圈下来,阿诺尔和希德嘉已经是相当熟了,小姑娘已经是搂着阿诺尔手臂不放了,平时父亲有很多工作,工作之余就投身在音乐之中,而妹妹完全是和父亲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整天沉迷在音乐中不能自拔,而希德嘉对音乐的爱好程度远不如两人,于是她没法和两人融洽地处在一起。

    阿诺尔是她碰见的第一个愿意和她说这么多有意思的事情,而且她惊讶地发现,阿诺尔懂得好多东西,而且很神奇地通过自己的话猜到自己内心的想法或担忧,这种被人理解的感觉真的太美妙了!

    亚丝娜跟在两人身后,看着挂在阿诺尔手臂上的小女孩,暗暗担心,以阿诺尔的心思想掌握一个孩子的想法太简单不过了,很明显希德嘉已经有赖上阿诺尔的感觉了,即使她要早熟一些,但内心还是个渴望有人宠自己的小孩子,放任不管的话肯定会被阿诺尔拐跑的!

    正在这时,肖邦急匆匆地从前面的拐角处冲了出来,扭头看见阿诺尔立刻往这边赶来,而当他看见自己的女儿竟和阿诺尔如此亲昵,眼神里闪过一道没有掩饰的欣喜。

    “哈哈,不好意思小兄弟,我这人就这个毛病,为此我女儿没少责备我。”肖邦一上来就道歉道,惹得小丫头很不满地一撇嘴:“那么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城主的!”

    肖邦苦笑了一下,然后摸着下巴看着紧搂着阿诺尔的女儿道:“我本来还想把你介绍给阿诺尔呢,没想到你下手还挺快。”

    “你这个作城主的不尽责任,那只能我这个做女儿的来代替了!”希德嘉愤懑不平地说道。

    肖邦笑着对阿诺尔说道:“阿诺尔小兄弟,我也不是那种拐弯抹角的人,其实我是有小心思的,我本意是想撮合你和我女儿的,你这样的音乐奇才说实话我是起了爱才之心。不过没想到的是希德嘉下手这么快,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阿诺尔苦笑,这算什么事啊!我只不过是想来见识一下音乐之城的魅力的,怎么会碰到一个强行推销女儿的城主啊!

    更大的问题是,希德嘉尽管红着脸嘟着小嘴,但竟然没有出声反驳!反而是一脸期待的样子!

    而肖邦见自己女儿这幅模样,笑得更加灿烂了。

    “其实……”阿诺尔把亚丝娜拉过来,正要把亚丝娜当成挡箭牌,没想到肖邦抢先一步说道:“你可不要说这是你的妻子或是未婚妻,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位女士应该是你的随从或者仆人吧,你可不能拿这位美丽的小姐做挡箭牌哦。”

    阿诺尔心里一颤,肖邦能作为莫扎特城的城主,果然有两把刷子,眼光毒辣的很啊。

    轻咳了一声,阿诺尔笑着说道:“你说的没错,亚丝娜的身份的确是女仆,不过她的主人不是我,而是我的未婚妻。”

    看到希德嘉明显黯淡了的眼神,阿诺尔心里说着抱歉,不过却并不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自己是出来历练和增长见识的,他可一直记得自己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忽然肖邦笑了,摇着头笑着说道:“阿诺尔啊,你还是太年轻了,女人的心思可复杂的很呐,如果我是你的未婚妻的话,我是一定不会让这么漂亮的仆人跟在你身边的,换一个男性是最放心的。”

    阿诺尔保证他从没有今天这样如此尴尬过,肖邦这家伙在不提音乐时简直就是一个带着笑脸面具的老狐狸!

    沉默了片刻,阿诺尔抬起头看着肖邦缓慢地说道:“您真的觉得……男性就一定放心吗?”

    肖邦听完先是一愣,随即缓缓长大嘴巴,一副恍然大悟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惊异表情。

    “别听他的,”希德嘉扯扯阿诺尔的手臂,似乎并没有松开的意思,城主刚才的问题又给了她希望:“他要是明白女人的心思,我母亲就不会离开了!”

    肖邦一脸的尴尬,阿诺尔心里平衡了很多,随口问道:“难道你母亲不喜欢音乐?”

    希德嘉摇摇头:“不是,她嫌弃我父亲总把时间浪费在工作上,说他对音乐不专一,自己离家出走去寻找创作最好的音乐去了。”

    阿诺尔:“……”

    “……差点忘了正事,”肖邦赶忙转移话题,毕竟自己老婆因为嫌弃自己离家出走实在不是一件值得外传的事情:“阿诺尔,你有没有兴趣参加莫扎特城每年一次的最盛大的庆典,在那里能欣赏到最震撼的音乐,当然也是有奖励的,如果能在那里表演,就能获得莫扎特城的永久居住权以及由顶级音乐匠师为你量身打造的顶级乐器,别的零零碎碎的奖励也不少,你看呢?”

    还没等阿诺尔思考,希德嘉急着说道:“每年的庆典不是要先参加比赛的吗?每年从各个地方的音乐爱好者聚集到莫扎特城参加年末庆典的选拔赛,只有在选拔赛中的前几名才有资格参加庆典,而庆典前的比赛才是最困难的,会有上百个人参加……”

    “你怎么比阿诺尔还着急啊!”肖邦玩味地看了希德嘉一眼,直接将小丫头看的满脸通红:“不过你没听过阿诺尔的演奏,作为每年的比赛举办人,我有信心保证阿诺尔能获得庆典的资格!”

    阿诺尔本身也有些心动,莫扎特城对入住的条件十分严格,仅仅是这居住权就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莫扎特城的居民对钱并不怎么看中,相对于物质,他们更在乎精神世界的满足。

    如果能获得居住权的话,阿诺尔还是有必要拼一把的,能住在这样淳朴的城市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而且能有一把匠师为自己定做的乐器,这个诱惑对他来说也是很大的。

    为了将来,阿诺尔还是需要这一份居住权的。

    “那我就试试吧,”阿诺尔对肖邦说道:“不过比赛的内容是什么呢?”

    一听阿诺尔同意参加比赛,父女两人都笑了起来,肖邦说道:“比赛要比三场,比如参赛人数有四百人,第一场选出一百人,第二场选出二十五人,第三场选出十人获得年末庆典的资格。不过比赛有规定,三场需要演奏不同的乐器,而第三场则是命题比赛,我们选出一个关键词,在第二场比赛结束时公布,要求在一天时间按照命题创造出一首乐曲,允许和其他已有的乐曲有雷同,不过雷同部分不能超过百分之十。从时间上看,这还算是比较困难的比赛。”

    阿诺尔思考了片刻,问道:“乐器方面我会的不是很多,也只有短笛能拿得出手,可不可以告诉我那里有卖乐器的地方?”

    肖邦摇摇头:“如果你想用外面的那些简陋品参赛的话,你获胜的几率会很小,乐器的好坏直接决定音乐的质量。你的短笛从音质上来看算是中上等,但你只能用它参加第一场比赛,并且靠着乐谱来弥补乐器上的不足才行。”

    阿诺尔有些苦恼,他脑子里存的乐谱倒是很多,但乐器方面实在是……

    “你不用担心乐器方面的事情,既然我邀请你参赛,肯定不会置之不理的。我想,希德嘉很乐意把她的‘斯特拉迪瓦里’借给你的。”肖邦冲希德嘉眨眨眼,希德嘉早有这想法,有些担心地说道:“不过那孩子很难驾驭,如果阿诺尔没有用过小提琴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先用普通的琴练习,然后和那孩子进行磨合,这样比较好吧。”

    肖邦点头:“嗯,确实这样比较快,比赛的日子是下月中旬,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要掌握两种乐器还是很困难的,如果阿诺尔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在这里住下,有希德嘉的指导你会很快掌握的。”

    肖邦说着,隐晦的比了个大拇指,希德嘉表情不变,小手藏在阿诺尔手臂后,也比了个大拇指回应肖邦。

    “好吧,那这些日子就麻烦你们了。”阿诺尔摸着后脑笑着对肖邦希德嘉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希德嘉兴奋地溢于言表,拉着阿诺尔边走边说:“我带两位去你们的房间。”

    肖邦心里暗道:“女儿啊,父亲我可是帮你把握住机会了,剩下的可要靠你了。”

    希德嘉果然没让肖邦失望,先带两人来到一层尽头,将亚丝娜安排在一个房间里,之后拉着阿诺尔直接来到了宫殿顶层,来到一个明显比亚丝娜那间格调高很多的大房间,说道:“这些日子你就住在这里,本来父亲还想要一个儿子,这间房间本来是给弟弟准备的,结果母亲离家出走了,父亲有心无力,这间房间就空下了。我的房间就在隔壁,很方便的!”

    阿诺尔只得苦笑,方便?方便干什么呀这个丫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