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一章 音乐之城

魔金法则 第七十一章 音乐之城


    “这个私斗场好大……”阿诺尔跳上角斗台,环视了四周,这个五十八号私斗场要比玛莎拉蒂负责的三十三号私斗场大上不少,别说两个人角斗,就是上来十个八个也不会挤。

    曼妥思等人也跟了过来,虽然私斗是阿诺尔自己决定的,但身为自己队员的队长,他怎么可能会把队员丢下自己跑路。

    亚丝娜更不用说了,崔斯特倒是来凑热闹的,同时也想看看阿诺尔到底还有多少底牌没有露出来,和黑虎蝰蛇打斗时,阿诺尔用三叶镰破开黑虎蝰蛇鳞片时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一番,那种神乎其技的手法可不是三五天能练出来的,不仅需要超人的努力,更是要极强的天赋。

    天赋这东西,有时候很难用后天的努力去弥补。

    艾吉看着台上跃跃欲试的阿诺尔,冷笑着对身后一名壮汉说道:“米勒,你去。”

    米勒是一名皮肤黝黑的大块头,拖着一把钉头锤跳上角斗台,阿诺尔打量着米勒,这家伙的身材快赶上长威队长费南德斯了,而且武器竟然是一把锤子,这是要和自己正面硬刚吗?

    可惜阿诺尔并没这个打算,他不信来一次私斗场就只和这个大块头打一场,还是做好和所有人分别打一场的准备吧。

    所以阿诺尔并没有把巨头锤拿出来,反而用了他很少用的武器——匕首。

    其实想想,阿诺尔用的武器没有一把是正常的,从狰狞诡异的螳螂刀到大到离谱的巨头锤,反而越是卖相正常的武器他用的越少。

    当阿诺尔拿出匕首时,众人的表情明显一愣,包括艾吉也是微微眯起眼睛,成缝的眼神看着阿诺尔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诺尔把玩了两下匕首,左手正握右手反握,对米勒说道:“准备好就上了。”

    米勒举起钉头锤,大步流星地朝阿诺尔冲过来,阿诺尔俯身冲出,不过并不是迎头冲去,而是跑过一道弧线,用匕首和钉头锤打正面战是很不理智的。

    可阿诺尔没想到的是,这个大块头身体竟然这么灵活,一个反常的扭转竟转过九十度朝阿诺尔拦截过来,是阿诺尔拳头两倍大的锤头横向挥来。

    对付重型武器最好的办法就是贴身,但如何贴身这才是最难的地方。

    奔跑中的阿诺尔余光看见米勒调转了方向,头也不扭抬手将匕首扔了过去,匕首直直地扎向米勒的脖颈。

    米勒强行止住挥舞的钉头锤,费力向上挥去,将匕首打飞。

    而下一秒,米勒的冷汗瞬间冒出,他明明把匕首打飞了出去,可为什么它的刀尖依旧指向自己?!

    从米勒自己的视角想在如此短时间弄明白有些不现实,而台下的众人却看得清清楚楚,阿诺尔右手在甩出一把匕首之后,左手借着右手大幅度的挥舞作掩护,将匕首弹了出去,两把匕首的飞行轨迹完全相同,只不过是一前一后,从米勒的角度看只能看到一把匕首。

    情急之下,米勒只得松开钉头锤,一巴掌把匕首拍飞,而再一看,阿诺尔早已消失在他视野范围内。

    “这算我赢了吧。”阿诺尔的声音突然从米勒身后响起,米勒一惊转过头去,只见阿诺尔单手拎着钉头锤指着自己,还是用锤头背面的尖端……

    “啪,啪,啪……”一阵稀疏的掌声,艾吉拍着手道:“米勒是你输了,下来吧。”

    米勒一把把钉头锤从阿诺尔手中夺过来,狠狠地瞪了阿诺尔一眼,有些失落的走回队伍里,看来回去以后免不了一顿臭骂了。

    阿诺尔从地上抄起匕首,不等艾吉开口,一溜烟跑下了台,艾吉嘴角抽了一下,还是强挤出笑容道:“这位小兄弟怎么下了台了?我看你精力还挺旺盛的,正要再换个人陪你玩玩呢。”

    阿诺尔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人上了岁数,随便活动活动就腰酸背痛,我得回去休息一下了。”说着话的同时阿诺尔朝亚丝娜使了个眼色,亚丝娜会意赶忙上前扶住他,仿佛下一秒阿诺尔就会倒地不起似的。

    先不说艾吉听到这话的反应,曼妥思是气得山羊胡子直抖,你想当逃兵可以,但非要用这种手段吗?不知道自己还是很在意年龄的!

    艾吉看向曼妥思,嘲讽道:“你们队里都是这样怂的家伙吗?”

    曼妥思打断艾吉的话:“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处理一下我队伍里的私事,就不奉陪了,”艾吉刚要继续嘲讽,曼妥思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别说什么看上去精力旺盛的混蛋话,我们已经手下留情了,你见好就收吧。那个漆黑的家伙也没受伤,要不再让他们打一场?”

    说完也不看艾吉铁青的脸色,曼妥思一把拽着阿诺尔胳膊骂骂咧咧地嚷着要找一间私斗场把事情说清楚,阿诺尔苦着脸各种求饶,七十八小队在两人哄闹中离开了五十八私斗场,留下了如死般寂静的艾吉小队。

    队员们连大气都不敢出,尤其是米勒和鲁特,看队长那锅底一样的脸色,深怕下一秒队长的拳头就朝自己飞来。

    “曼妥思……这笔账我记下了,我们慢慢算。”艾吉冷笑着说道,然后转身跳上了角斗台,将上衣脱掉扔下台,背着身说道:“米勒,上来,你差的太远了,我亲自指导指导你。”

    —————————————————————————————————————————————

    走廊上,曼妥思边走边教训阿诺尔,脸上的怒火早已褪去,反正也是配合阿诺尔装出来的:“你下次不要拿别人当挡箭牌,自己的惹的事自己去解决。”

    阿诺尔抱着后脑很随意地说道:“这不是碰上麻烦的人了吗,能避免就避免,我可不想在晚饭前就饿肚子。”

    “不过艾吉那家伙的确很麻烦,以后躲着点,能不惹麻烦就不惹麻烦,想去锻炼去找其他方法,盗贼公会里的人大多不好相处。”

    阿诺尔沉默了一下问道:“那在没有任务的时候我可以自由活动?不用待在小镇里也行。”

    “只要没有任务就行,或者公会没有硬性要求时,都可以自由活动。”崔斯特插嘴道。

    “那就方便了,反正我们小队平时很少有任务。”阿诺尔轻松的说道。

    “说话注意点!”曼妥思一巴掌拍在阿诺尔身上,吹胡子瞪眼道:“就算接不到什么任务这也是你的队伍。”

    “队员阿诺尔和队长请假,要离开几天,并且不确定几天能回来!”阿诺尔非常“严肃”地和曼妥思请假。

    曼妥思现在已经多少习惯了,要是每件事都和他计较自己不被累死也会被气死:“去吧去吧,就一个人请假?”

    “两个,”阿诺尔拽过亚丝娜:“钢珠滚滚就不用了,让它在据点待着吧。没什么事我们现在就走啦,回见。”说完阿诺尔拉着亚丝娜往出口走去,边走边背对着曼妥思几人挥手。

    曼妥思和崔斯特对视了一眼,无奈地回到了据点。因为他们对任务的要求太过苛刻,连续两次任务已经是很难得了,按照常理来说这一个星期都不会再有合适的任务了,反正也是无所事事,阿诺尔想出去就让他出去吧。

    然而,当天晚上,整个盗贼公会被一件事情惊动,甚至连公会的高层都下命令暂时禁止成员外出,已经离开了公会的成员今天夜里不允许回来,在其他地方过夜。

    也许阿诺尔已经忘了,他和亚丝娜刚来盗贼小镇时被三兄弟劫走,将他们干掉后便将他们锁在房间里。

    现在,三兄弟的尸体被人发现,毕竟即使是出任务也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三人离奇的失去音信实在反常。

    所属队伍的队长亲自找上门来,本来想的是看看在房间里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以前也发生过队员无故脱离公会的事情。可没想到三兄弟哪儿都没去,安安静静躺在已经干了了血泊里,房间里聚集了大片的苍蝇,三兄弟身上还有不少白色的苍蝇幼虫蠕动着,那恶心的场景即使是身经百战的队长都吐了出来。

    之后三兄弟的死被上报给上层,这种手法凶残的杀人方式难免让人联想到是仇家所为,而三兄弟平时就不是什么善茬,招惹过的人不计其数,想从这一点找出凶手十分困难。

    更让高层派来的调查人员为难的是,这名凶手心思十分缜密,现场里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就连他是怎么把门锁上的不清楚,三把钥匙全在三兄弟身上,还有备用钥匙是总部管理,除非是拿总部的钥匙,否则是无法将门锁上的。

    一桩恶意凶残的杀人事件,加上没有痕迹,密室,被杀者生前作恶多端等因素,变成了一件极为复杂事件,复杂到他们找不到事件的任何一点脉络。

    在调查人员没有头绪,盗贼公会暂时封闭,公会上下乱成一团的时候,罪魁祸首正躺在马车里枕着亚丝娜的大腿悠闲地哼着曲子。

    “啊——有座位的感觉真是太舒服了,让你们不让我上马车,上了马车还没我的座位!这回我不光有座位,我还能躺着,羡慕吧!哈哈。”

    马车车夫听到车厢里的怪笑声,不禁甩了甩缰绳加快了速度,心里不断懊恼:“真是倒霉,大晚上碰到一个疯子!要不是因为钱,我才不会拉一个神经病呢!”

    亚丝娜捋了捋阿诺尔的头发,面具下的嘴角勾了勾,尽管没听阿诺尔抱怨,但她清楚阿诺尔并不喜欢待在盗贼公会的房间里,那里的房间和黑塔很像,阴暗湿冷,甚至还不如黑塔,起码黑塔还能看见阳光。而且阿诺尔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再限制他的自由他会暴走的。

    阿诺尔没和她说要去什么地方,亚丝娜也没有主动问,反正他去哪自己就跟着去哪就行。

    马车在夜幕下行驶了三个小时,在一座城池城门前停下,阿诺尔付了钱叉着腰看着城门上的“莫扎特城”四个大字,对亚丝娜说道:“这座莫扎特城据说是一座极其崇尚音乐的城市,连五岁的孩子都会演奏乐器。这里一个星期举行一次小型音乐会,一个月举行一次大型音乐会,到了年末还有最盛大的音乐盛典,在拉斯加顿的时候我就知道有这样一座城市了,正好现在过来见识一下。”

    亚丝娜想到阿诺尔在黑塔无聊时吹奏的短笛,如果那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乐曲被这里热爱音乐的人听到,会不会强行把他留在莫扎特城?

    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阿诺尔有些迫不及待地拉着亚丝娜走进了这座音乐的城池,可能是因为音乐的熏陶,城门这边的防守并不是很森严。莫扎特城的居民凭借这他们对音乐最纯粹的热爱,组成了最安宁的城市,这里的犯罪率几乎为零,就连盗贼公会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拒绝接有关莫扎特城的任务单,他们的纯粹无意中影响了不知多少人,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能有如此干净。

    原本这座城市是贝拉德为阿诺尔选择的第一座城市,但考虑到阿诺尔的音乐能力,贝拉德还是退而求次选择了克里森堡以及盔铁城。

    没想到阿诺尔直接去了最混乱的盗贼小镇,并且成为了盗贼公会的一员。

    如果贝拉德知道了,肯定会埋怨丽贝卡的。

    漫步在洒满星光的街道上,街上一尘不染,夜晚街上的人不多,但每一个都是面带笑容,使人不经意被那抹温和所感染。周围的建筑里总会音乐从窗户传出,一个个彩色的音符摇摇晃晃地顺着气流上升,如气泡一样无声破碎,只剩无形的声波随着空气飘游,先后飘进人的耳朵里,然后在脑海里重生。

    “这个城市真是太棒了!”阿诺尔冲在窗边演奏竖琴的长发男子比了个大拇指,得到男子帅气的微笑,现在他已经兴奋地有些飘飘然了,看来这里的确很让他满意。

    “其实当时应该直接来这边的,凭借你的音乐肯定能比现在过的好很多。”亚丝娜替阿诺尔着想到。

    “如果我老了以后,或许会来这边定居吧,”阿诺尔道:“但现在可不是享受安逸的时候,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对了,你懂不懂音乐?”

    亚丝娜把一缕头发捋到耳后:“我和你说过吧,在鲁尼古纳有一种特殊的职业是‘妓’,妓也分很多种,其中有一种叫做艺妓,她们靠演奏乐曲或者歌唱谋生。”阿诺尔见亚丝娜忽然止住了话头,疑惑地问道:“怎么不说了?”

    亚丝娜笑笑:“我曾经被作为艺妓培养,对音乐还是懂一点的。”说完看着阿诺尔笑着补充道:“你不用担心,艺妓是卖艺不卖身的!”

    阿诺尔很是纳闷:“我有什么好担心的?真是奇怪。”

    “嘻嘻嘻。”亚丝娜笑不作声。来到这座音乐之城,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应该没有女性喜欢那种昏暗的地方吧。

    两人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溜达,莫扎特城的大小要比莱空城大很多,这里实在是太适合居住了,很多人来了以后便决定永久定居在这里。

    忽然阿诺尔跳上旁边的树,几下跳到了树冠上方,朝一个方向望去,很快便跳了下来,拉着亚丝娜往左边的街道跑去,边跑边说:“那边的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应该有什么活动,我们去看看。”

    被阿诺尔拉着,亚丝娜有一点恍惚,貌似自己是侍女吧,而且从年龄上看也是自己拉着他才对,为什么两人完全调了过来?这是主人宠侍女的节奏吗?

    两人跑出了大约有五百米,亚丝娜才看到了那个热闹的广场,心里暗暗叹道:“这是什么听力?五百米之外的声音都能察觉到……”

    果然如阿诺尔所料,广场中央或坐或站了一圈人,每个人都拿着自己的乐器,边演奏边随着音乐的节奏微微晃动着身体,周围围了一圈人们,大多都闭着眼睛,安静地欣赏着,

    阿诺尔也围了上去,心里也有所感慨:这么和谐的音乐在拉斯加顿是很少听到的,没想到在莫扎特城只是居民自行演奏的水平,看来这里的人们音乐造诣很高啊。

    在黑塔的三年,让阿诺尔对音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早先能接受成为囚犯的现实,音乐帮了他不少的忙,那时是贝拉德给他演奏,后来他向贝拉德学习音乐,再后来在音乐方面他就甩贝拉德好几条街了。

    这里的音乐和拉斯加顿的风格不太一样,拉斯加顿作为教区国家,音乐大多离不开庄严肃穆的风格,那种音乐阿诺尔一直很反感,他相信就连教皇自己都不会喜欢那种音乐,只不过因为音乐的肃穆能衬托出他们的地位,他们是因为地位才接受音乐的。

    和这边完全没法比,这边自由的民风使得人们演奏出的音符都迈着快乐的脚步,广场中有优雅的竖琴,也有简谱的笛子,庄严的大提琴也有,但这些风格迥然不同的乐器却能和出极其和谐的和音,让人如痴如醉,如沐春风。

    “不过还是差了一点东西……”阿诺尔嘀咕道,转身对亚丝娜说道:“你有没有带多余的衣服?”

    亚丝娜摇摇头,她把衣服全留在了房间。

    “你去那边,帮我找找有没有买衣服的店铺,我去这边,十分钟后在这里集合。”说着阿诺尔如游鱼般从人与人的空隙中窜出,而那些闭着眼睛欣赏音乐的人们丝毫没有察觉,细心地最多只是感到有一股微风吹过。

    十分钟后,阿诺尔一无所获地跑回来,然后欣喜地看到亚丝娜正抱着一身衣衫等着他,立刻接过来换上。

    亚丝娜趁他换衣服时问道:“面具用不用带着?”

    “不用,换成眼镜框就行。”阿诺尔利索地套上衣衫,手在脸上一抹,面具顿时变成一副黑色眼镜框架在鼻梁上,抬起手时手里已经拿着一只被铁丝吊着的银白色三角铁,另一只手拿着一根同样颜色的金属棒,轻轻敲在三角铁上。

    “叮——”一声极脆的金铁声荡着余音响起,穿插在这优美的合奏声中。

    几乎是瞬间,几乎是所有人都看向阿诺尔这边,包括演奏的人员,虽然演奏没有丝毫影响,但他们游走的眼神也在寻找着刚才的声源。

    阿诺尔冲周围看向他的人微微点头,随后敲响了第二下。

    周围的人惊讶的看着阿诺尔,刚才第一下他们以为只是凑巧,而这第二下是在他们注视下敲响的,这时他们才明白这个带着眼镜的斯文少年不只是懂音乐那么简单。

    每次他敲击都是卡在一个很玄妙的点上,原本优雅温驯的合奏在他有些野蛮的金铁敲击声的加入下变得活泼起来,就像是一个挽着发髻的高贵女子,将发髻上的昂贵饰品拿下来,将头发散开披在肩上,褪掉大红色的蓬松长裙,换上简便的短裙,踢掉绑在脚上的鞋子,变成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赤着脚在铺满阳光的草地跳跃,旋转。

    让人们惊讶的是,这名少年仅凭简单的连乐器都称不上的金属制品,就能把整个合奏完全变个风格!

    到现在,众人都已明白,乐曲的走向完全是在这名少年在控制,广场中央的演奏者们早已发现这个问题,但他们无法反抗,因为在少年的加入下,这首曲子已经完全变了样,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演奏的速度,一首他们十分期待的曲子正在少年的带领下,他们的合作下诞生。

    亚丝娜站在阿诺尔身后,看着他有些瘦弱的背影,心里感慨万分,他就应该站在一个万众瞩目的地位,他天生的领导能力不允许他被埋没,她在他身边见证着他成长成一个“恐怖”的“怪兽”。

    阿诺尔面前的人群已经让开了一条通道,通道的那边正是广场的中心,演奏者们的视线全部集中在阿诺尔身上,在场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希望阿诺尔能去广场中央,让人们见证这一崭新乐章的诞生。

    阿诺尔也没让众人失望,抬脚走进广场,站在演奏者们的一边,继续敲着注满魔法的三角铁。

    在阿诺尔的带领下,乐曲变得和以前几乎没有相似之处,完全是一首崭新的曲子,每个演奏者都发挥地淋漓尽致,现在他们没有了乐谱的限制,完全是凭着音乐的本能在演奏,而这时演奏出来的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乐曲。

    到乐曲结束,周围的人们依旧留恋不舍,而此时广场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几乎都是肩挨着肩,踵接着踵。直到在广场上空回响的声音都消失了,人们才反应过来,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哄然响起,中心的演奏者们都站起身给阿诺尔鼓掌,阿诺尔有些受宠若惊地挠着后脑,人群中的亚丝娜看见阿诺尔这幅有些发窘的模样捂嘴笑出声来。

    “不可思议,这太不可思议了!”大提琴的演奏者,一名蓄了大胡子的中年男子拍着手对阿诺尔说道:“少年,你简直是个天才,我从没见过有人能用如此简单的乐器引领着整个乐曲的节奏!”

    阿诺尔不好意思地笑笑,最开始他只是想给这首曲子加一点辅料,没想到却把整个曲子带离了方向,硬生生地创造了一支曲子。

    “少年,你还会别的乐器吧?”“是啊,请务必和我们再演奏一首!”

    没等围观的人们说话,演奏者们已经按耐不住了,纷纷劝着阿诺尔。

    阿诺尔也很兴奋,和一群爱好相同的人聚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件快了的事,何况在众人的合作下没准又会诞生一首新的曲子呢?

    当阿诺尔把短笛从怀里取出来,周围人一片欢呼。

    “呼——”阿诺尔长出一口气来缓解兴奋地紧张的心情,他有预感,这首曲子又会是个令众人欢呼的曲子。

    现在广场周围的树上,屋顶上都挤满了人,这是莫扎特城第一次室外非正式演奏聚集了这么多人。

    今晚注定不是个安眠的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