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 魔金法则 > 魔金法则最新章节 > 第六十八章 进入伐米亚森林

魔金法则 第六十八章 进入伐米亚森林


    被拽到床上的阿诺尔也没挣扎,话说他为什么要挣扎?吃亏的又不是他。

    亚丝娜拉过被子将两人蒙上,自己紧紧抱住阿诺尔,阿诺尔感觉自己被一大团温热的弹性棉花压在身上,不太容易呼吸。

    “谢谢。”亚丝娜把嘴巴埋在阿诺尔臂弯,闷闷地说道。

    “就一句谢谢啊……”阿诺尔故意表现地很失落,亚丝娜噗嗤笑出声来,眼睛眯起一个柔和的弧度道:“那你想让我怎么谢你?”

    阿诺尔顿时开启发牢骚的模式:“身为女生应该是很在意自己的身体的,这种伤疤不可能忍得了,我帮你去掉这么可恶的伤疤你竟然只说一句谢谢,一点诚意都没有,这会让我有些怀疑自己的选择……”

    有的时候一种感官受到强烈的刺激时会让其他感官暂时丧失功能,阿诺尔现在就是这样,视觉上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突然把他的话语止住了。

    他看见,亚丝娜伸手从被子里拽出了一条裤子,又伸手进去,把一条黑色的三角形物体拽了出来,在阿诺尔眼前晃了晃,轻轻扔在了一边,笑着问道:“这样呢,有没有诚意?”

    阿诺尔咽了一口口水,他忽然发现自己说话竟然有些结巴,貌似自己还没有这么不知所措过:“你,你想干吗?”

    亚丝娜支起手臂,往阿诺尔脸边凑了凑,从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阿诺尔的嘴唇上,麻痒感让阿诺尔脑子顿感一热,吓得他连忙运转能量将热感散去。

    “怎么,你不是想要回报吗?为什么要躲呢?”亚丝娜似笑非笑地打趣阿诺尔,她从未见过现在这样的阿诺尔,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被野豹摁在爪子下瑟瑟发抖。

    当然阿诺尔并没有那么不堪,他现在大部分的注意力已经聚集在体内,他发现当自己心跳变快时,腹部的能量团旋转的速度会变快,对绿光的吸收速度也就会加快,大量的能量不断填充着能量团,这饱涨的充实感让他无暇顾忌其他的感受。

    “喂——”亚丝娜在阿诺尔眼前晃了晃手:“怎么呆住了?刺激有那么大吗?”

    感觉体内渐渐稳定了下来,阿诺尔才重新恢复感官,看着亚丝娜近在咫尺的小脸,突然说道:“以后每天晚上你就这样睡觉吧。”

    亚丝娜眨眨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你有帮助吗?”

    阿诺尔点点头,补充道:“帮助很大。”

    “好呀,反正我是你的女仆,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不能反抗不是吗。”亚丝娜做出一副调皮的表情。

    阿诺尔隔着被子将亚丝娜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之前和你说过,女仆只是给外人看的身份,我不希望你一只以女仆自居。你和我说过在鲁尼古纳,女性的地位没有达到和男人一样平等,我不希望你把我当鲁尼古纳男人那般看待。贝拉德名义上是我的管家,但我一直把他当做兄长和朋友,我不喜欢贵族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这也是我不愿意会赫芬斯家族的原因之一。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自己为难自己,你说呢?”

    亚丝娜沉默了一会儿,在阿诺尔耳边问道:“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按你的喜好来就行,不要太拘束自己。”

    亚丝娜挣开阿诺尔的手臂,一卷被子裹在自己身上,起身抬起光洁的脚丫踩在阿诺尔的脸上,很是豪爽地说道:“小阿诺尔,赶快给我把伤疤除掉,否则晚上不给你饭吃!”

    阿诺尔眼里腾地一下冒起了怒火,抓住亚丝娜的脚腕把她的脚从嘴巴上移开,气得只能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怒吼,在亚丝娜惊笑声中把她扑倒在床上……

    玩闹了一番,阿诺尔正式开始给亚丝娜除伤疤。让亚丝娜背对着他坐在床上,在身下铺了大量的纸,手里握着一把漆黑的极锋匕首,对亚丝娜说道:“要开始了,你忍着点疼啊。”

    亚丝娜本想笑着回道这点疼痛算什么,比这痛更多的伤她都受过。可嗓子一紧,把话咽了回去。

    她从没想过自己身上的伤疤能够去除掉,她以为自己要背着这丑陋的伤疤过完一生的。就像阿诺尔说的,哪个女人不在乎美貌?何况是这两条蜈蚣一样狰狞的伤疤,亚丝娜无比憎恨那个给她留下伤疤的人,但现在她已经不再恨了,因为那个人已经被她以她认为合适的方式除掉了。

    整个除疤过程很简单,用匕首将伤疤划开,把绿光粒子覆盖在伤口处便可。

    阿诺尔也是松了口气,绿光的效果真的很强大,伤口还没来得及流出太多的鲜血便已经愈合,一层粉嫩的新肉长了出来,过一段时间便会和旁边的皮肤无恙了。

    阿诺尔除完第一条伤疤时,突然灵机一动,将漆黑匕首收了起来,手一握捏住一把浅绿色的单刃刀,利用锋利的刀刃划开伤疤时,刀身还没有完全离开皮肤,伤口就已经愈合,衔接速度快到没有一点血流出来。

    阿诺尔大喜过望,没想到绿光这么有效,欣喜的同时阿诺尔也在心底叹了口气,果然如自己所料,没有任何力量是不付出代价的,动用还没完全掌握的绿光给他带来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尤其是凝聚一把绿光单刃刀,现在阿诺尔是强撑着帮亚丝娜切开伤口,他需要咬着舌尖才能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亚丝娜背上,才不至于割伤她。

    将连着的最后一点伤疤切开,阿诺尔再也撑不下去,想把亚丝娜推开却用不上力,压着亚丝娜趴到了床上。

    “怎么了?”亚丝娜焦急地问道,阿诺尔的身子特别的沉重,这是只有人失去意识时才会有的现象。

    “没……事,”阿诺尔有气无力地说道:“消耗过度,累了。”

    亚丝娜这才松了口气,把阿诺尔放平,见他累得睡着了,才想起自己的事情。

    尽管经历了无数的磨炼,已经十分坚强的亚丝娜,当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摸到柔软的新肌肤时,眼眶还是被泪水打湿。

    情不自禁的她俯下身在阿诺尔嘴唇印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把眼泪擦掉,就听阿诺尔的声音响起:“……其实我还想说,虽然我现在很累,但没有昏睡过去,只是身体没了力气,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我说话都是张开一点缝把话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又不是趁你睡着的时候才敢亲你的,我很光明正大的好吗!”亚丝娜为了证明自己,又印在阿诺尔嘴唇上。

    “唉——”阿诺尔感叹起自己的命运,为什么自己总是这么被动?

    亚丝娜见阿诺尔叹气,嘴角轻微勾起,自己也钻进被子里,把阿诺尔搂的紧紧的。

    阿诺尔咳嗽一声,道:“那个,虽然我动不了,但我还是有知觉的。”

    “别说话,”亚丝娜在阿诺尔身上蹭了蹭:“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任务呢。”

    阿诺尔闭上嘴巴,度过了无声而又柔软的一晚。

    —————————————————————————————————————————————

    第二天天还没亮,七十八队便已经开始集合,他们需要早上到达风伽城,只有提前四个小时出发才赶的到。

    阿诺尔经过一晚,已经恢复了过来,这也多亏了亚丝娜,要不是她一丝不挂地贴在身边,阿诺尔的心跳也不会那么快;要不是心跳像奔跑的小鹿一般,对绿光的吸收也不会这么快。

    绿光已经被他提炼了一半,再过不久就能完全掌握……或者说再这样睡几晚就能完全掌握了……

    阿诺尔很悲剧的没被允许上马车,并被曼妥思严令必须跟在马车后面,不许自己乱跑。

    亚丝娜偷偷冲阿诺尔吐吐舌头,便上了马车,阿诺尔只得和钢珠滚滚在凌晨追着马车。为了不发出大声响,阿诺尔不能利用爆金爆炸后的推动力前进,只能不断燃烧爆金颗粒,代替爆炸来前进。

    也幸好他完全掌握了爆金,而且体内的能量团比以前凝实了不少,四个小时是能撑下来的。

    好在马车不快,阿诺尔一路上也算悠闲,只需要控制爆金的燃烧,也不需要看路,跟着前面的马车走就行。

    天还没亮,路上看不到行人,给赶路的他们提供了不少便利。

    风伽城在众多城市的北边,紧挨着伐米亚森林,伐米亚森林虽没有挪威森林那么占地极广,但这里的魔兽数量却不容小视。不过近几年很少有魔兽离开森林袭击路过的行人,这也是让魔兽轻易得逞的原因——人们压根没想到怎么会在森林以外的地方遇到魔兽的袭击。

    曼妥思估计的不错,当第一缕阳光刺破夜的幕布,七十八小队到达了风伽城。

    阿诺尔早已把钢珠滚滚身上的铁架收了起来,骑着钢珠滚滚一跳一跳地跟着马车。

    在马车接受检查时,阿诺尔从钢珠滚滚身上下来,打量着风伽城的外貌,看来这边的建筑风格大致相同,都是中规中矩的建筑,倒是城门上方“风伽城”三个字写的十分大气,缥缈和苍劲融合地恰到好处,阿诺尔不禁咋舌感叹。

    “哈哈哈,这位小兄弟,你是在欣赏风伽城这三个字吧。”一名城门守卫见阿诺尔仰着头目不转睛,笑着走了过来。

    阿诺尔点头:“是啊,这字写的太棒了。”

    城门守卫满脸红光,像是在夸他一样:“这字可是我们现任城主的父亲,上任城主亲笔题的字,小兄弟眼光不错,是识货的人!”

    这时亚丝娜从车窗探出头来,见守卫在和阿诺尔交谈,以为阿诺尔被拦了下来,立刻从车厢里跳出来,快步走到阿诺尔身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阿诺尔这才察觉亚丝娜可能是误会了守卫,连忙拉过亚丝娜的手,示意她没什么问题,对守卫说:“这是我饲养的魔兽,不是什么凶猛的魔兽,素食的,带进城没什么问题吧。”

    守卫对阿诺尔很是欣赏,但涉及到工作还是另当别论,检查了一下,和钢珠滚滚对视了两眼,守卫道:“你这魔兽看上去挺温和的,只要你看紧不出问题就行。”

    阿诺尔和守卫道谢,这才想起自己拉着亚丝娜的手已经好一会儿,连忙松开。

    亚丝娜勾勾嘴角,安静地跟在阿诺尔身后。

    “队长,我们要去北门集合。”阿诺尔冲曼妥思说道。

    “这是南门,我们还得穿过整个风伽城,”曼妥思说道:“抓紧时间跟上。”

    亚丝娜冲阿诺尔挤挤眼睛,跳上马车,阿诺尔撇嘴,趴在钢珠滚滚背上任由它弹跳着。

    风伽城距离莱空城很远,应该不会有人特别注意钢珠滚滚吧,阿诺尔离开莱空城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疏漏之处——钢珠滚滚被城主夫人接收后被他带了出来,然后自己穿上守卫盔甲又把它送了回去,和莱泽西离开时又把它带了出来,肯定有人会察觉不对劲,然后分析出一个信息:这只圆滚滚的魔兽对这个盗贼很重要,不然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把这个特征明显的魔兽带出城。

    钢珠滚滚这种魔兽在拉斯加顿或者城邦是很少见的,但在斯巴达克那边的森林里数量还是不少,要不是这种魔兽已经连交配都懒得做,它们的数量不会像今天这么少。

    以后难道要少带钢珠滚滚露面?为了自己的安全还要妨碍到魔兽的行动,这样是不是有点自私了?

    算了,有什么麻烦坦然面对吧,何苦为难自己的魔兽呢。

    提到懒,阿诺尔这才注意到,自从离开拉斯加顿,钢珠滚滚比以前勤快多了,简直像变了一只兽一样,虽然没任务时在房间里睡上一天,但用到它的时候从来不偷懒。这个改变让阿诺尔想不到原因,总之是往好的方面改变,也没什么坏处。

    风伽城的居民大多还没醒来,街道上寥寥几人,钢珠滚滚倒是吸引了不少的注意,人们也见怪不怪,这年头把魔兽收作宠物也不算少见了。

    几人来到北门,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曼妥思有些不理解,刚一下车,一个微笑着的男人就走了过来,点头哈腰道:“你们就是代表盗贼公会接受任务的队伍吧,我是这次任务的发布者,也是风伽城城主的手下。事情是这样的,这只魔兽有些棘手,我们就把任务发给了两家公会,佣兵公会的人已经到了,你们来了就可以出发了。”

    曼妥思看了看男子身后那一群彪悍的人们,对男子说道:“那只魔兽是什么情况,我们也好提前做准备。”

    男子笑道:“这件事我会在路上和你们说,从这里到伐米亚森林还有一段路程。”

    曼妥思点头,男子已经安排人帮他们管理马车了,很圆滑的一个人。

    七十八小队跟着男子和佣兵公会的人集合,男子免不了一番相互客套,阿诺尔没耐心听这些无聊的话,打量起对面佣兵公会的人来。

    为首的那名近两米高的壮汉肯定是队长无疑,他的体型让阿诺尔想起了帕特里克,一个小了一圈的斯巴达克人。

    旁边两个体型不比他们队长差的男子和阿诺尔一样,正在打量他们,主要是在打量蔚,看他们跃跃欲试的眼神似乎想和蔚比上一场。

    后面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和他旁边的文静女子站在一起聊着什么,很明显两位是魔法师,以他们俩那体格想挥动他们队长背上两米多长的巨斧太难为人了。

    还有一名比较较小的女子,说是女子倒不如说是女孩,个子比阿诺尔矮,长得还挺精致,但穿着就很彪悍了,精练的背心和短裤,她身上的布料少的可怜,腰间和大腿各绑了一把匕首,看来她的攻击方式和大部分盗贼一样,走的是灵活的路线。

    此时彪悍女孩正盯着阿诺尔身边的钢珠滚滚,似乎对它很感兴趣,阿诺尔刚想到她不会过来摸一摸的时候,没想到彪悍女孩迈开步子朝这边走过来。

    阿诺尔发现女孩走过来时,第一时间是看佣兵小队其他人的反应,没有人阻止,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女孩身上,就连和任务发布人说着话的佣兵队长的眼神也往这边瞟过来。

    看来这女孩在队伍里是深受宠爱的一位,一般来说人品正直长得漂亮的女孩在那里都是很受欢迎的。

    阿诺尔特意观察了一下队伍里的另一位女子,那名魔法师,从她的眼里阿诺尔并没看到嫉妒等类似的情绪,这么说这彪悍女孩的为人处事还不错。

    根据上述分析,阿诺尔决定和她多说一点话。

    “这只魔兽是你的吗?”女孩声音和她的年龄很符合,看着钢珠滚滚的小眼睛,又扭过头问阿诺尔:“我能摸摸它吗?”

    “它的手感还算不错。”阿诺尔示意女孩自便。

    看得出女孩胆子挺大,不清楚这是什么魔兽就敢伸手摸。钢珠滚滚才懒得躲开,反正被摸一摸又不会掉块肉。

    “毛绒绒的,的确不错。”女孩点头道:“它没有腿的吗,那它是怎么行动的?”

    “它是钢珠滚滚,但现在我想给它改成钢珠跳跳。”阿诺尔说道:“最近我总是坐在它身上,它没法滚,便开始跳着前进。”

    女孩有些吃惊:“还能坐在它身上?不会掉下来吗?”

    阿诺尔余光看了佣兵队长一眼,对女孩说道:“要不要试试。”

    女孩没有任何迟疑地点头,倒是队长的眉头跳了一下,似乎女孩的行为让他有些不满。

    阿诺尔简单解释了一番,女孩便迫不急待地跳上钢珠滚滚,在阿诺尔的指示下,钢珠滚滚很不情愿地在周围跳了几圈。

    女孩兴奋地发出银铃般的清脆笑声,阿诺尔不难发现佣兵小队的几人明显放下了一些戒备。

    看来自己做得还不错。

    佣兵队长对曼妥思说道:“很抱歉,刚开始我对你们抱有几分警惕和不屑,但现在我为我的鲁莽行为道歉,你们和那些无良的盗贼不一样。”

    曼妥思对队长的道歉有些惊讶,不过队长的毫不遮掩很合他的胃口,笑着回道:“不怪你,是盗贼公会的名声太差了。不过我们七十八小队和别的小队不一样,我们自建队以来从来没接过不道德的任务,每个任务都是光明正大的,我的队员也是严格筛选过后才加入的,和我们合作请你们放心。”

    佣兵队长点头,把几名队员叫了过来,曼妥思也挥手让几人过去。

    “介绍一下,我是佣兵公会长威小队的队长,费南德斯,这两个是库奇和库克,他们是双胞胎,那一对是我们队里的魔法师,赛辛斯和瑟琳娜……”

    “他们是情侣哦。”库克笑着补充道,赛辛斯腼腆地笑了笑,倒是瑟琳娜有些脸红,冲库克挥舞着小拳头。

    “……那个丫头,杰茜卡,有点任性的小女孩,不过心地不坏。”费南德斯说道。

    曼妥思也将自己和队员介绍了一遍,良好的气氛让任务发布人很是高兴,他可不想两队闹别扭,最终影响到任务的进行。

    杰茜卡被费南德斯叫了下来,两队朝伐米亚森林出发。

    路上任务发布人和众人介绍着魔兽,阿诺尔听了一句那只魔兽经常会离开森林,袭击路上的行人,便不想再听了,反正有其他人听着,自己还不如多戒备一下四周呢。

    ……看来并不需要自己,阿诺尔敏锐地感觉到赛辛斯和瑟琳娜,长威队伍里的魔法师,释放了感应魔法,两人默契地分别负责队伍左边和右边,这样倒没阿诺尔什么事了,这时杰茜卡放慢步子,和阿诺尔并排,询问关于钢珠滚滚的事情,无事所做的阿诺尔耐心地给这个也许比自己还大的女孩讲着魔兽的事。

    亚丝娜始终走在阿诺尔的侧后方,这个位置是保护人的最佳位置,不影响阿诺尔的行动,又能警觉周围,不方便观察到的方向自己又能用身体帮他阻挡。总之亚丝娜的行为让阿诺尔挑不出毛病,这让阿诺尔再次对自己看人的眼光沾沾自喜。

    一个小时后,众人在伐米亚森林入口处停下来,费南德斯一声令下,库奇库克把背后的长枪抽出来,一左一右护在队伍两边。

    赛辛斯和瑟琳娜退到队伍中间,魔法师是队伍首要保护对象,两人各自拿出魔法杖,魔力汇集在拳头,随时准备勾画魔法阵。

    杰茜卡也把两把匕首拔出,守在魔法师后方,伺机而动。

    相比以守待攻的佣兵们,盗贼有自己的作战方式。曼妥思,阿诺尔和亚丝娜行动灵活,散开为队伍探路,崔斯特和蔚守在队伍两边,鲍勃和安妮安米也跟着队伍。

    说句实话,阿诺尔并不觉得他们那点像盗贼,尤其是蔚,体型和库奇库克有的一拼,如果她是男性的话,但从体型上看不会输给费南德斯。

    曼妥思在最前方,阿诺尔在左亚丝娜在右,三人都是不走寻常路的主,在树枝间灵活的上下跳跃,让库奇库克羡慕不已。

    几乎所有的森林都是魔兽的聚集地,这里的魔兽数量不下五位数,想在这里找到一头伤人的魔兽的确有些困难,还是等着它主动现身攻击来的比较快。

    相比曼妥思和亚丝娜的小心翼翼,阿诺尔倒像是在逛自家的私有树林一样,强大的感知力让他发现他靠近了的魔兽全部四散开来,果然自己没有发生变化,魔兽像是遇到天敌一样逃得飞快。

    左边树枝上的魔兽并没有逃开,阿诺尔不禁产生了兴趣,朝那边跳去,他也想见识一下是什么魔兽不怕自己,而且感应之后还是只不怎么强的魔兽。

    站到树下,阿诺尔这才看见树枝的顶端有一个不小的黑色鸟巢,一只暗黄色的大鸟焦急地守在鸟巢旁边,冲阿诺尔鸣叫警示。

    看来这是一只魔兽妈妈,鸟巢里的鸟宝宝还不能飞,鸟妈妈虽然感到了威胁但本能还是让它留了下来陪在自己孩子身边。

    阿诺尔朝它挥了挥手,绕过鸟巢继续前进,他可不想让这位母亲感到害怕,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

    甩甩头,把不该想的甩到一边,阿诺尔这才想起,他貌似并没有听到他们要找的是什么魔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